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79章、你自己的路(上)

但这些对于已是武夫丘正传弟子的大俊都不是问题,他将这副弓箭藏在身上,遭遇强敌时突然射出宝器短箭、凝聚武丁功的劲力可以射穿硬甲,在近处甚至可以穿透一堵墙,令人防不胜防,最适合他用了。

虎娃下山时仍背着一个大包袱,虽送出了这副弓箭,但包袱里装的东西更多了,看着很大有点夸张。他从兽牙神器中取出了六十九枚石头蛋,融合特异剑叶炼化成新的天材地宝,然后便放不回去了,只能继续背在身上。

这些石头蛋的样子倒没有异常变化,看上却更像鸡蛋了。虎娃的包袱里还多了一个瓶子,纯净的青碧色精美非凡,塞子和瓶身之间几乎看不出缝隙,里面装的是一瓶美酒。

这瓶子也是一件法器,是虎娃以武夫美石炼制,瓶中就是洞府里那位前人留下的美酒,虎娃用武夫美石炼化法器专门收存那美酒带走,他有一个想法或者说朦胧的愿望,希望将来能与谁共饮。

谁呢?在虎娃的梦中、定境中总有那么一个身影,在白云缥缈的秀美峰峦之间。若世上真有这样一个人,虎娃总有一天要找到她,共享那沉醉的滋味,这是他自己的秘密,跟谁都没有说过。

虎娃的包袱里还多了许多特异剑叶,那是他在砍柴峰深山中采集的。下山之前,他将这些剑叶分给了大俊、少务、瀚雄各百枚。众人虽离开了武夫丘,但仍可以借此物之助修炼武夫丘上的各门神通秘传。

瀚雄与大俊沿大道向北而去,路上恰好也有一支商队离开红锦城北行,走到无人之处,他们俩就悄悄上了商队中的一辆车,消失在这条道路上。而虎娃、少务和盘瓠在高处的密林间静静地看着,确认无人在暗中跟踪这支商队,这才离开。

他们没进城,而是从城外绕过往南行,看样子竟是返回武夫丘,可是到达登径峰脚下时却没有上山,沿武夫丘所在的几座巨峰脚下绕行,继续往南进入蛮荒。

少务在前面带路,虎娃跟后面突然以神识拢音悄声道:“师兄,我感觉好像有人在暗中窥探我们,应不是武夫丘上的尊长,而且这种感觉时断时续……假如有高手欲行不利,这里就在武夫丘脚下,我们可以火速进山。”

少务暗中答道:“我一直沿着武夫丘的山峰脚下走,就是这个目的……但后面跟着我们的,应是父君派来接应之人,先不要着急,看他何时会现身?若是企图对我们不利者,则不会在这个地方现身。”

他们虽然没上山,却一直在贴着武夫丘锁山大阵边缘走。从登径峰的山脚又绕过砍柴峰脚下,最后来到了磨剑峰的南面,这里曾经就是虎娃等人挑着大肥猪上山的地方。

少务站定了脚步仿佛在等待什么,盘瓠亦竖起了耳朵,因为它听见了远处山林中传来的脚步声。来者是一名高手,跟在虎娃等人后面,却没有向他们刻意隐瞒行迹,也没有露出有威胁的敌意。

而且此人并不是一直在跟踪,虎娃那种被窥探的感觉也是时断时续的,说明此人不时离开去做别的事,也不怕把人给跟丢了,仿佛知道少务就会在这里等他。等虎娃看清楚此人的形容相貌,心中不禁松了一口气,上前行礼道:“长龄先生好,没想到竟能在这儿见到您!”

长龄先生走到近前,微笑还礼:“彭铿氏大人,好久不见,你如今的修为已更加精深!国君料得不错,你果然随少务公子一同下山了,还有这位盘瓠先生。”

后廪安排了一支商队,就像护送真正的少务那样护送大俊,但暗中前来接应少务的竟然只有一个人,但此人便是巴室国长龄门的宗主、六境高手长龄先生。而且后廪还猜到了,虎娃很可能会护送少务一起归国。

长龄先生与后廪是儿时的玩伴,等他们成年后,瀚雄与少务也是自幼交好,而长龄先生是看着少务长大的。如果后廪要派出一位最值得信任的高手来保护少务,那么长龄先生就是最合适的人选。

这位尊长并没有什么高人的架子,神情语气都很随和,还顺口叫盘瓠为盘瓠先生,让这条狗站在那里抖了抖毛感觉十分高兴,也并拢前爪向长龄先生行礼。

少务上前道:“辛苦先生了!您这一路跟随而来,可有什么发现?”

长龄先生:“我一直远远跟在你们后面,尽量抹去你们留下的行迹,也在观察有没有人暗中追踪,并无任何发现。”

少务:“父君当年说,会有人接应我,却没想到是长龄先生您亲自来。若早知如此,我应该劝瀚雄与我们一起走的。”

长龄先生笑道:“我也看见瀚雄和那位大俊混入商队中离去了,已经有一年多没见着他了,他不仅成功地登上了武夫丘主峰,且修为已突破四境,还被三长老收为亲传弟子。这段日子,他真是长出息了!”

长龄先生明明看见自己的儿子护送着大俊走了,身为父亲的任务却是来护送少务,早知如此,少务和虎娃都会劝瀚雄一起走的。但这是瀚雄自己做的决定,长龄先生虽在暗中看见了,却没有现身阻止。

显然这位高人对儿子非常满意,得知瀚雄在武夫丘上的经历与收获,心中也充满欣慰。假如不是要护送少务归国,换一种情况,他现在肯定会登上武夫丘拜访三长老。

至于瀚雄与大俊一起走会不会有危险?这很难说,但遭遇意外的可能性很小。虽然大俊只是一个替身,但后廪的做法,就是将他当成真正的少务来安排的。那商队中的人既不清楚他是少务,更不清楚他是少务的替身,只知道他们来秘密护送一个重要的人物回巴室国都。

其实对于大俊来说,在武夫丘上等待了四年多,也有极大的收获。不仅在于他执行了什么样的任务,更在于他已是武夫丘正传弟子、与少务是结拜兄弟。只要成功归国,那么将来也是新君少务最得力的臂助。四年前他不过是一名普通的军士,而将来便是国君最为亲近与信任之人,不受到封赏与重用都不可能。

见几人仍有些疑惑,长岭先生又解释道:“做任何事情,都可能会遭遇意外的凶险,要提前想到一切可能并尽量去避免。今日安排的那支商队,国君也曾与我商量过,要尽量隐秘不为人知,能不出事是最好不过。但大俊真正的任务,并不是少务的替身。车队中有不少高手潜伏,就算是我去偷袭也占不了便宜。那并非诱饵却是一个陷阱,假如真有人在途中企图行刺,那么商队中的所有人包括瀚雄与大俊在内,都只有一个任务,便是追查出对方的身份来历、搞清楚他们是如何得知消息的?”

几人在山脚下聊了一番国君的安排,虎娃又问道:“长龄先生,那我们又该以什么身份、走哪一条路返回巴室国呢?国君又是怎样安排的?”

长龄先生答道:“国君只是让我来护送少务公子归国,并说彭铿氏大人很可能会与少务公子一起下山。但并没有其他的安排,该怎么办,全由少务公子决定。”

众人对这个回答皆感到有些意外,国君只是派了一名高手来护送少务,至于少务该怎么回去、以什么身份走哪条路、如何隐藏行迹,则没有任何安排!

见少务愣住了,长龄先生又笑道:“没有安排就是最好的安排,不会有任何消息泄露出去、也不会有任何人能事先知道你的行踪。少务公子,你若胸怀大志将来欲平定巴原,那么就把今天当作一次行军,带着我们这些随从由南荒秘密返回巴室国。如果现在连这都做不好,将来又如何指挥千军万马穿行巴原?”

少务微微一怔:“这也是我父君的话吗?”

长龄先生点头道:“是的,这是国君在我临行前的交代、让我转告你,如今我只是护送你的随从。”

这是少务的路,由他自己决定该怎样走,大家都看着少务、等他做出决定。少务闭上眼睛思索了半天,突然露出笑容对虎娃道:“小路师弟,如今时节已是仲夏,不知夏卓师兄怎样了,我们离开之前应去再看看他。可惜啊,大俊和瀚雄不在这里,否则一定借机要你介绍蛇女姑娘结识的。”

长龄先生一皱眉:“瀚雄在这里招惹哪位蛇女了?”

虎娃赶紧解释道:“没有没有,瀚雄师兄并没有招惹哪位蛇女,倒是大俊师兄有这种想法……至于是怎么回事,我们在路上慢慢说吧……少务公子,你究竟决定怎样归国?”

既然后廪让少务自己决定,少务便决定先进入南荒看夏卓,几人在路上以神识拢音交谈,主要是向长龄先生介绍瀚雄这大半年来在武夫丘上的情况。少务也说了自己的计划,他竟然不打算由郑室国穿过,而是先从南荒中东行绕到帛室国的边境,然后再穿过帛室国返回巴室国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