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78章、谁都有故事(下)

剑煞笑呵呵地说出这些名字,因虎娃询问咳嗽功的来历,牵扯出了几位尊长当年的捣蛋事,虎娃倒不好再继续追问下去。但剑煞的谈兴很浓,显然谈这种事的机会也不多,就要抓住一名顺眼的弟子陪他好好聊聊。

虎娃不再问师尊,剑煞便问起了虎娃——他当初跟随仓颉先生行游时都看见了什么、学到了什么?假如不犯忌讳的话,不妨都说一说。虎娃对仓颉先生又如何评价,跟师尊相比谁更威武一些?

虎娃回答当然是师尊更威武,而仓颉先生则更为飘逸,至于修为境界,以虎娃的眼力都看不透,也就无法做出比较。虎娃还反问——难道师尊没见过仓颉先生吗、仓颉先生是否来过武夫丘?

剑煞则叹息无缘亲见,但仓颉几十年前确实曾到访武夫丘,当时剑煞外出了,是二长老负责接待这位高人。二长老精擅御剑之术,当然也曾私下里请教切磋,至于切磋的结果外人不知,二长老后来对谁都绝口不提此事,但对仓颉的修为神通却赞不绝口。

虎娃听了师尊的转述,也能猜到二长老与仓颉前辈动手切磋时肯定是没占着便宜,甚至可能很吃瘪,所以才会不提结果只夸仓颉。仓颉并没有传虎娃神通秘法,所以虎娃当时的所见所悟,也没什么不能告诉剑煞的。

仓颉的符纹神通到底有多厉害,虎娃也不可能尽然看出深浅,而剑煞对仓颉为人间万事万物之传承而造字之大愿,既惊讶又敬佩。虎娃与候冈在一起时,学了数百个为文之字,而且他自己也创了不少字与候冈及仓颉交流。剑煞听说了这些,便让虎娃都教给他。

虎娃便用那枚剑符在地面上画字,一边画一边讲解其意,剑煞则凝神静听。这里没有外人,所以也就没人意识到这场面看上去好像有哪里不对劲。剑煞刚刚收虎娃为徒,现在却不是他在教虎娃修炼,而虎娃在教他写字,这两人到底谁是师尊、谁是弟子啊?

从正午一直到黄昏,虎娃画了六百多个字,这已是他从候冈那里学到的全部了,有些字也是他自创的,比如那个“李”,都经过了仓颉先生的品定,可为成形之文。其实就虎娃亲眼所见,仓颉先生那三个月间,所画万事万物符文恐有近万种,但能为文之字者并不多,这些都是凝炼的精华。

面对的是剑煞这等高人,虎娃也不必担心师尊记不住或听不懂,他只管画一遍再解释一番就行了,包括这个字是什么意思、为何要这样画,像物之形、会事之意,无须神通修为,普通人也能看懂记住并学会使用它们。就是这样,也用了整整一个下午。

待虎娃讲完最后一个字,剑煞才开口道:“还有呢?”

虎娃:“眼下就这么多了,这里面有五百多个是仓颉先生教候冈的,另外几十个是我那三个月自己画的,仓颉先生也认为可以当作为文之字。”

剑煞的神情很凝重,微微点头道:“为师有个想法,在武夫丘上再造一幅摩崖石刻,就把这些字刻在上面,辅以御神之念讲解,让众弟子都可以修习。待他们下山之后,也可以继续教授世人。”

师徒俩一直聊到天黑,虎娃这才告辞离去。临行之前,剑煞又特意问道:“徒儿啊,我知道少务的大愿,如今又了解到仓颉先生的大愿,那么你呢?”

虎娃答道:“我所见之人,无论修炼何等秘法神通,无论在探寻万事万物何种真意,其实都因有道恒存。弟子心里想的,不仅是修成这些神通秘法、思索万事万物之真意,且要将化育万事万物的本源之道求证清晰。”

剑煞不禁眯起了眼睛,眼光于形神中莫名又散发出锋芒气息,显然弟子的话让他也颇为震憾,拍着虎娃的肩膀道:“你说的那本源大道,为师认为,它是看不见的。也许前人所能做的,就是告诉后人它的存在、并指出它在哪里。无论是仓颉先生演化的万物纹理、还是为师展现的锋芒剑意,其实都只是伸出的那一指,人们能看见的就是这一指,你要求证的却是指向何物。徒儿啊,下山之后好好修炼,山中的洞府也给你留着……你也不用谢为师,反正空的洞府挺多。”

虎娃迈出祖师殿时,剑煞又说了一句:“你下山后要记住,不可辱没剑煞传人的威名与美名!”他前天跟虎娃最早讲的就是这些,今天聊了这么多,最后又来了这一句。

……

武夫丘主峰上有五名正传弟子出师离山,众尊长与同门送别,随后武夫丘继续封山,一月之内仍不许任何弟子离开,暂时封锁了这个消息。

在前往红锦城的路上已走出了很远,虎娃驻足回望向武夫丘,那些山峰在云雾缥缈间看不真切。瀚雄拍着他的肩膀道:“舍不得吗?我也觉得很不舍!……没关系,等将来有机会,我们可以再回来,若是那时修为高超,就直接飞回来。”

大俊在一旁笑道:“瀚雄啊,你这么壮的身子骨,想飞得动可不容易,那得多宽的翅膀啊?”

瀚雄瞪眼道:“谁像羽民那么飞啊?我说的是御剑飞天,就像几位长老那般!”

只见盘瓠张开一对前肢做扑翼状,扭着屁股以两条后腿走直线,就是在模仿羽民族人飞郎那天踏长索的动作,把大家都给逗笑了。这笑声冲淡了些许离愁,又带着少务等人将见到家乡与亲人的渴望,众人悄然进了红锦城。

后廪派秘使安排了一支商队,将穿过郑室国进入巴室国。红锦城一带有很多巴原上独有的特产,很多商队不远千里来到这里收购,所以这支商队也并不起眼。商队的使命就是要将某个重要的人物秘密护送回巴室国,但他们并不清楚所护送者的身份。

这也是后廪当初送虎娃来到郑室国的方法,去年北刀氏大将军出使郑室国,使团中夹带了不少商队,虎娃便混入其中,并未被任何人察觉。

但令人感到意外的是,这样一支费尽心机特意安排的商队,所护送之人竟不是少务而是大俊!大俊只是一名普通军士,在四年前奉军令上武夫丘来接应少务,难道这就是他的接应方式吗?

可虎娃并未太惊讶,转念间就想明白了。万一少务归国之事以及秘使的安排已经泄露出去,众人也只会认为是少务在这个商队的保护下归国,将众人保护的大俊当作了他。少务本人接到的密令则是前往南荒,届时将另有人接应。

这个密令就连少务最亲近的仆从、一直守在红锦城中开商铺的小喜都不清楚。因为少务真正的归国之法,是后廪三年前在其离开时就已交代好的,如今的事情只是通知他什么时间走而已。但少务当时并不清楚,后廪还在武夫丘上又安排了一个大俊,而如今已是他的结拜兄弟,这就是缘分吧。

几人并没有再去小喜的商铺,少务接到后廪的指令后,小喜的任务就算完成了。他们穿城而过,那支商队就等在北门之外。瀚雄想了想说道:“小路,你随少务公子一起走,而我与大俊一起跟随商队归国。”

既然几人要分做两拨,瀚雄就决定跟大俊一起走,而让虎娃护送少务。原因也不复杂,长龄先生之子瀚雄到了武夫丘,如今消息已经传开了。万一少务从武夫丘归国的消息也泄露出去,有人在路上看见瀚雄并认出了他,便有可能暴露少务的行踪。

另一方面,少务是结拜兄弟,大俊也是啊。国君后廪的安排,就是把大俊当成真正的少务那样秘密接回国,大俊与少务一样可能遭遇凶险,瀚雄可在一旁保护这位师兄,他的修为毕竟比大俊更高。

至于虎娃,虽然他已是巴室国中闻名的彭铿氏大人,但见过他的人并不多。而且除了国君后廪以及武夫丘的尊长之外,并无他人知道彭铿氏大人也到了武夫丘。更重要的另一方面,虎娃的修为手段是几人中最高明的,当然也应由他来护送少务。

瀚雄并没有多问国君后廪另有什么安排、少务本人又将怎样归国?只是随大俊而去,兄弟几人就在红锦城北门外分手,互相叮嘱一切小心。

虎娃不放心,将自己所炼制的三枚剑符都留给瀚雄防身,而瀚雄身上也有一枚三长老亲手炼制的剑符,应能应付突发状况了。大俊尚无四境修为、未掌握御器之法,当然也无法使用剑符,虎娃想了想,又将包袱里的一根竹筒交给了大俊。

竹筒里是一张轻巧的短弓,还有九支短箭,材质精良经过特殊法力炼制。这是虎娃家乡的羽民族弓箭,山爷挑选其中最好的一副又专门以炼器手法处置,可以藏在衣服里隐蔽携带,但一般人根本拉不开,需要极强的臂力才能使用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