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78章、谁都有故事(上)

剑煞所谓的“独门绝技”磨刀功,具体地说,就是如何将武夫石壳以法力反复祭炼,最终炼化成一种坚韧无比的宝器。并非是炼制法器就是制作宝器,而且这宝器没什么别的妙用威力,就是特别地锋利耐磨。

剑煞年轻时也不知调皮犯了什么错,师尊罚他用武夫石壳炼制一百柄砍柴的斧子,就是下山卖给普通人用的。但师尊要求每一柄斧头都要极为耐用,砍木头自不必说了,就连砍石头都不许崩缺口!

这其实就是反复凝炼武夫石壳,使其物性坚韧至极,最终却让剑煞琢磨出一门所谓的绝技来,如今传给了虎娃,也算是意思一番。

但虎娃得到这门“绝技”传承之所以会发愣,不是因为它算不上什么了不得的神通,而是五百年前肯定有人也练过、并以之打造器物。路村中有一柄开山斧,是路村人的祖先路武丁当年带回蛮荒的,虎娃曾用那柄斧子劈削山崖、凿出了百丈山路,那件宝器斧头就是用类似的手法打造的,只是其材质并非武夫石壳。

看来天下各类所谓的神通秘法,皆与一条本源大道谙合,而人们所能看到的不是大道本身,而是平常时万事万物的演变、修炼中层层境界的演化。五百年前与五百年后,都有人领悟与掌握了同样的打造宝器之法,首先是因为这种方法本已存在。

拜师、赐器等仪式结束之后,少务趁势提出了出师离山的请求。这种事情在武夫丘上也是第一次发生,他这才刚刚拜师呢,转眼就要出师离山了?

武夫丘并不禁止弟子离山,众人上山只是拜师学艺的,并非为奴为仆,修行宗门是一种传承关系而非人身依附关系。弟子在山中学艺就要守武夫丘的规矩,想离山也可随时离开,拥有武夫丘弟子的身份,在山外也需守护武夫丘的门规。

只有真正的清修之士,才会不问世事终身只在山中修炼。有很多弟子尘缘未断,或世间仍有许多俗务需要处置,也会带艺下山、不会终老于武夫丘上。

但一名正传弟子刚刚登上主峰不久,又能拜宗主剑煞为师,至少要潜心修炼几年,这可是他人梦寐以求的机缘,没有人会像少务这么做。但少务的身份特殊,而且他出师离山的原因众人皆心知肚明,剑煞也没多说什么,只是又给予了一番勉励。

趁此机会,虎娃、瀚雄、大俊也上前请求离山,盘瓠虽不会说话,但也和大家凑在一起表了态,剑煞点头道:“既然你们都有事,那就兄弟一同离山吧。至于路上要注意什么,就不必我多说了,你们心里有数……赶紧回去收拾一番吧,小路暂且留下,我还有话要单独交代。”

拜师、赐器、申请出师离山的一系列仪式都结束了,剑煞怎么还要把虎娃单独留下呢,他前天不是刚刚召见过这名弟子吗?看来宗主真是很钟爱这名传人啊,下山之前不放心,仍有事情要叮嘱交代一番。

等众人都散去之后,祖师殿中就剩下了这师徒两人。剑煞要虎娃拿个垫子陪他坐下,却没什么正经事,就是与他闲聊。其实真有什么要事,方才剑煞完全可以用神念叮嘱,这个时候留下他,显然就是有些舍不得。

剑煞叹道:“徒儿啊,可知道自从你上山之后,武夫丘上发生了多少前所未有的事?”

虎娃:“弟子知道,我因为不明状况,给诸位尊长带来了不少惊扰和麻烦。”

剑煞却笑着摇头道:“不不不,那既不是麻烦也不是惊扰,你知道二长老他们几个是什么感觉吗?还天天盼着出状况呢!你恐不清楚,你给这山中清修岁月带来了多少乐趣,这就要离山了,大家都很是舍不得呢!……孩子,你就说实话,对山中诸位长老的感观如何?”

虎娃眨了眨眼睛道:“实话吗?当然都很好,弟子心中充满感激。”

剑煞:“还有呢,难道就没有什么别的看法吗?比如我、还有四位长老,与你原先的尊长有何不同?”

虎娃:“这个嘛,弟子倒是有点好奇,四位长老包括宗主您在内,有时喜欢嬉戏,都有些……”

剑煞笑着插话道:“都有些老不正经,有时感觉就像在胡闹,对吗?”

虎娃赶紧摇头道:“这是您说的,可不是我说的!”

剑煞呵呵笑道:“就是我说的,没人怪罪你,实情是什么样,我还不清楚吗?为师还想问你——在武夫丘上的岁月感觉如何、是否觉得特别艰苦难熬?”

虎娃又摇头道:“哪有什么艰苦难熬,弟子过得非常快乐逍遥。自从我离开家乡以来,这是我度过的最快乐安宁的一段岁月,又有了生活在家乡与亲人相伴的感觉,假如不是有事,弟子也是舍不得离开的。”

剑煞的神情竟有些激动,连连点头道:“好孩子,很好,这是你的感觉!你觉得在这里很快乐很自在很逍遥,因为来的人是你,可是对这里的大部分人,尤其是那些杂役弟子而言,武夫丘上的生活枯燥而艰苦,就连山川的气息都是那么冷峻逼人。

所以几位长老并非刻意有嬉闹之心,但尊长尚不能让弟子感到轻松谐趣,仍以冷峻锋芒示人,那么众弟子在山中的岁月,就未免太难熬了。当初听见你提出要求,将汪汪那条狗留在山上为杂役弟子时,众弟子皆感惊诧,但你知道吗?小四长老心里都乐开花了!

孩子,多谢你给我们带来了这么多欢笑,我在武夫丘上这么多年,还没有见过哪位弟子能带来这么多乐趣呢。当然了,也没见过哪位弟子能像你这么出色。你虽拜我为师,武夫丘上的秘法传承却皆已自悟,让为师都没什么好教你的了。”

虎娃:“师尊为何要这样说?我在武夫丘上学到了太多的东西,若没有来到这里,恐怕很难有这么多的收获!祖师留在主峰上的三十六幅摩崖石刻就不必说了,我也从您这里学到了砍柴功、咳嗽功与磨刀功……砍柴功与磨刀功弟子能想明白,可我一直很惊讶,那门咳嗽功,师尊您当年是怎么创出来的?”

剑煞的神情变得有些得意,晃了晃脑袋道:“徒儿啊,为师年轻时也是武夫丘上最出色的弟子啊!这世上不仅只有你能自悟修炼境界中的秘法神通,想当年我修习御剑之术后,师尊还没有教,我就练出了无形剑气!”

虎娃附和道:“师尊当然了不起,否则怎会成为后来的宗主!可是弟子想问的是——修炼无形剑气干嘛要咳嗽啊?这显然不是随意为之,我听过您的咳嗽,就是一门习练纯熟的神通绝技,用以施展武夫丘御剑之术中的无形剑气。”

剑煞的解释,却让虎娃颇有些哭笑不得。修炼武丁功者,若过度使用劲力超出了身体所能承受,会导致内伤,这有点像人们平常所说的用力过猛。

剑煞年轻时就将武丁功修炼到极致,而武夫丘秘传的御剑之术,便讲究将这劲力隔空透过剑芒发出。他的修炼异常勤苦,以至于不知不觉中伤及了肺腑,可想而知,他每日劈出的剑芒有多么强劲犀利。

这样的内伤刚刚出现时往往很难意识到,剑煞每日练剑时渐渐开始咳嗽,他的剑芒越犀利,便忍不住咳嗽得越厉害,甚至控制不住有无形剑气散乱发出。幸亏师尊及时发现了他的内伤隐患,出手为他调治并辅以灵药滋补温养,才没有出大问题。

肺腑所受的内伤是治好了,可剑煞却落下了一个毛病或者说一种习惯,那就是隔空发出剑芒时会下意识地咳嗽,到了后来他的修为更高、功力也更加精深,手中已无需有剑,可直接以声纹化剑,将无形剑气练到了咳嗽声中,也算是自创的独门绝技了。

有一次,石娃子爬树砍寒火木,剑煞站在树下不小心一声咳嗽,竟将树给咳断了,石娃子一手拿砍刀一手抓着寒火木摔了下来。本来也没什么事,可是旁边看热闹的小金宝,却跑去将此事禀报了剑煞的师尊。

师尊便罚剑煞去打造一百柄世上最坚韧耐用的砍刀,材料就用武夫石壳,不完成便不许再练剑。剑煞受罚打造砍刀的过程中,又捣鼓出一门磨刀功,今天在拜师仪式上刚刚以神念传授给了虎娃。

虎娃听到这里,忍不住插话问道:“师尊,石娃子和小金宝是谁呀?”

命煞呵呵笑道:“石娃子就是二长老,小金宝便是四长老。那时候小金宝也就和你差不多大,是武夫丘上年纪最小的杂役弟子,成天跟在我们后面乱跑,就是他在师尊面前告了我的状!”

武夫丘的几位长老,如今已是巴原上威名赫赫的高人,但他们并非生来就有这等声名与修为。石娃子、小金宝都是普通村寨中非常普通的名字,他们当初也是从武夫丘杂役弟子开始做起的,修炼多年终有如今的成就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