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77章、谁都有秘密(下)

少务:“师尊看得明白,这样的情况,正是弟子所担忧的。”

剑煞:“若有大派宗门卷入其中,向巴原各宗室及盐兆后世子民出手,武夫丘不卷入这场纷争,但亦会阻止他们卷入。可是以武夫丘的实力,在这南荒之地依托锁山剑阵可自保无虞,且无法远离南荒在巴原上与赤望丘争锋。而且以巴室国的位置,欲成就此大业,必须从远离赤望丘的相室国或郑室国入手。但孟盈丘坐落在巴原腹地、处于此三国交界之处。你若想实现志愿,也须先得到孟盈丘的支持。我知道三年多之前,你父君后廪曾派人见过命煞,不知命煞的态度如何?”

少务:“弟子不敢向师尊隐瞒实情,三年前父君派人向命煞先生求取不死神药。命煞提了两个要求,一是将来的巴室国新君,要立一位孟盈丘弟子为正妃,至于钟意谁可自己去选;二是要奉命煞先生为巴国主祭之神,位列太昊之后、盐兆之前。”

剑煞皱眉:“第一个要求很实在,我也能想到,可是那第二个要求却是万万不能答应的……但若你不答应她,就不可能得到孟盈丘的支持;假如其余四国中有人答应了她这个要求,你又打算怎么办呢?”

少务上前一步,以神识拢住声息悄然道:“师尊,谁说这个要求不可答应?命煞提出的两个条件,我已经准备都答应,其实也简单,只要……”

接下来的几句话似乎低不可闻,剑煞愣住了,看着少务露出很震惊的神色,过了半晌才突然哈哈笑道:“少务啊,你真不愧是我的弟子!心怀大志,欲立当年盐兆之功业,行事之气魄非凡,这种主意都能想出来!好好好,如果真是这样,我便答应你所请求。”

也不知少务跟剑煞说了些什么,剑煞竟当场承诺,假如少务能够取得孟盈丘的支持,那么将来若有赤望丘等大派修行宗门插手巴原五国之争时,武夫丘会联合孟盈丘一起阻止这种行为。

少务行跪拜大礼道:“弟子多谢师尊!”

剑煞并没有伸手去扶,而是站在那里受礼,又看着里的信物道:“巴原一统,恢复当年的巴国气象,亦是我所愿见。其实无论是谁拿着这枚信物,像你刚才那样提出请教,武夫丘都不会拒绝。”

少务很恭谨地答道:“可此刻来到您面前的,恰恰是我!”

剑煞若有所思地点头道:“是啊,偏偏是后廪保留了武夫祖师的信物、偏偏是你站在了我的面前,这便是缘法、你自己求得的缘法。”

少务告辞离去之时,又忍不住转身看了一眼那龙血宝树,他显然知道此树的来历。剑煞见状,很有些不好意思的咳嗽一声道:“这棵树嘛,就是百年前从彭山挖出来移栽此处的,那是我师尊年轻时干的。”

少务赶紧道:“父君曾说过,当年巴室国一带遭遇的战祸最为惨烈,宗室黎民皆难以自保,彭山禁地中的龙血宝树也是伤痕累累、几乎生机断绝。武夫丘上的高人将之移栽到此处,以保护其不被战祸所毁,是功德之举,就应让它在武夫丘开枝散叶!”

剑煞又解释道:“当年的情形确实是挺乱的,彭山禁地中的十三株龙血宝树已经有一株被毁,世间高人不想看见这等宝物绝迹于巴原,武夫丘、孟盈丘、赤望丘便各挖了一颗回去移栽。我师尊那么做,的确事出有因啊!”

剑煞此人一辈子都没干过什么亏心事,这棵龙血宝树是从巴室国彭山禁地挖来的,是他师尊年轻的时候干的,而且孟盈丘和赤望丘也干了。他向这名晚辈弟子解释当年往事,脸上也感觉有点挂不住。还好少务的应对十分得体,没有让师尊尴尬。

……

在少务见到剑煞后的第二天,武夫丘宗门祖师殿中又举行了一场拜师仪式,宗主剑煞先生同时收小路、小俊、汪汪为亲传弟子。诸尊长以及主峰上正传弟子皆到场观礼,有不少人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威名远扬、锋芒夺目的宗主本人。

大家看见汪汪那条狗竟然也能成为宗主的亲传弟子,既羡慕有感叹,简直是什么感觉都有。而盘瓠虽然是一条狗,但除了暂时还不会说话之外,各种礼数都懂,行礼叩拜都做得像模像样。

三名弟子先拜了历代祖师,又向剑煞先生当众行师礼、接受同门恭贺,最后又聆听师尊教诲。

剑煞命司仪弟子取出一个托盘递到少务面前,托盘上是一柄黑黝黝的小剑。此物只比冷杉剑叶稍大,还不到二寸长,似是武夫石所制,色泽却浓郁无比。这位尊长说道:“当年武夫祖师的佩剑,归隐后曾命人送往国都,成为传国之重器,如今就在巴室国中。你若继位为新君,那神剑就将由你执掌,为师倒不必再赐什么法器了。这里有一枚剑符,是本门创派祖师武夫大将军当年亲手所制。为师与诸长老商量,赐你一支在下山后防身。”

众弟子皆露出惊叹之色,武夫大将军五百年前亲手炼制的剑符啊,整座武夫丘上如今恐怕也没留下几支吧,竟赐了一支给少务防身。但是转念一想,以少务的身份,剑煞恐怕也没什么别的东西能拿得出手。

而且少务若遇到了什么凶险,来者也不会是普通的高人,一般的剑符恐怕不好用,而这枚剑符,相当于武夫大将军本人施展神剑一击之威。

待少务收起剑符,剑煞又对虎娃道:“小路,这里也有一枚剑符赐予你,是我亲手所炼制,关键时刻或可助你一臂之力。另有一物业赐予你随身携带,便是我本人的信物,说不定会对你有用。”

虎娃身上已有星煞的信物,如今又多了一枚剑煞的信物。此信物是一柄可藏在袖中的三寸铁剑,也是一件法器,另有神通妙用,但在虎娃修为突破六境之前尚参透不了,暂时只能当信物用。他称谢接过时,元神中又印入剑煞先生的神念,另有一番叮嘱。

剑煞的信物与星煞的信物不同,巴原上的普通人很少见过,在不认识它的人的面前亮出来当然没什么用。但那些已出师离山的武夫丘弟子都是认识的,而巴原上各派修炼宗门尊长也是认识的,虎娃在这些人面前拿出来,则可表明剑煞亲传弟子的身份。

所以这件信物也是对虎娃的一种保护,剑煞本人的亲传弟子本就不多,能持有这种信物的更是没几个,比如少务和汪汪就没有。见此信物如见剑煞本人,那么谁也不会轻易去得罪虎娃,招惹虎娃不就意味着招惹剑煞吗?

但能保命的东西有时或许也能害命,因为信物毕竟不是剑煞本人。假如有人在不知情时已经与虎娃有大冲突,虎娃再将这个信物亮出来,说不定对方会干脆打算杀人灭口,防止消息外泄、剑煞找上门来。或者有人就是图谋这件信物,想从虎娃手中夺去,冒用这个身份去达到自己的某些目的。

所以剑煞提醒虎娃,出示这件信物的时候一定要看清形势,不要以为自己是剑煞的亲传弟子就可满不在乎,在有些场合下反而更危险。至于剑煞亲手炼制的剑符,与武夫丘大将军传下的那枚剑符样子差不多,只是色泽不是黝黑而呈黛青。

盘瓠的修为尚未突破四境,所以这场拜师仪式上便未赐予它什么法器,等将来有机会再说吧。剑煞又给每位亲传弟子留下一道神念心印,包含自己层层境界修炼的感悟,还有所擅长的神通秘法。

心印刚刚印入元神,虎娃又听见剑煞暗中说道:“孩子,收下你这名弟子,也让为师觉得是拣便宜啊。武夫丘上的御剑、炼剑、剑阵、剑符之术,没人教过你,你却已经掌握,为师也只能传你一些修炼中的感悟与体会了。

你和汪汪在南荒中遇到我,回到山中便尝试为师年轻时自悟的砍柴功与咳嗽功,那其实就是武丁功的发劲技巧与御剑中的无形剑气,难为你们一人一狗练得像模像样。我年轻时受过师尊一次罚,就在受罚期间还自创了一门功夫,叫做磨刀功。

为师也没什么别的秘法好教你的,但是此刻不传你独门绝技,又不好意思白白让你叫我师尊。所以再将这门磨刀功也传给你,你没事的时候就当练着玩吧,可别嫌弃为师的家底太寒酸!”

剑煞不让山中四位长老打虎娃的主意,他收了这名亲传弟子,但武夫丘上秘法传承,好像虎娃已经没什么不会的。剑煞本人的手段当然要比虎娃高明得多,但这只是修为境界的差别,若是指点这位五境弟子习练什么神通秘法,他好像也教不出什么别的花样了。

也真难为这位宗主摸兜翻箱掏家底,总算还有年轻时自创的一门磨刀功,以神念传给了虎娃。这门“秘法”并不复杂,在元神中眨眼间就能解读清楚,是讲炼器的,施展它也用不着太高的修为,三境即可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