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77章、谁都有秘密(上)

若是剑煞先生没有来这一出,少务这次回山,本也打算表明身份求见宗主。他在红锦城中已得知剑煞是谁、回到山中又听说剑煞正在召见虎娃,便先等虎娃回来商量。此时此刻,他已经不打算再隐瞒自己的身份与来意。

瀚雄叹道:“少务公子,我当初就很惊讶您为何会出现在武夫丘上?可是您示意我不要问也不要点破,我便不好再追问,原来果然是国君派你来的,这几年辛苦你了!”

而大俊的脸色也变了好几变,离席向少务跪拜行礼道:“北刀将军麾下亲卫大俊,拜见少务公子!”

少务赶紧起身搀扶道:“我们是结义兄弟,师兄不必如此行礼。”

大俊却没有起身,接着说道:“公子有所不知,我来到武夫丘上,也是奉北刀将军的密令。北刀将军下令让我来此学艺,等待将来执行一项任务,却没有告诉我是什么任务,只说届时方知。我这次下山才接到命令,我的任务就是接应公子少务归国;而此刻方知,原来您就是少务公子!”

众人皆吃了一惊,没想到大俊竟然也是被派来接应少务归国之人。就算有人知道少务到了武夫丘,恐怕也想不到接应他的人竟然在少务上山的一年之前就已经到了。看来后廪派少务上武夫丘见剑煞,是早有谋划。

少务非常激动,跪在大俊的面前扶着他的肩膀道:“原来你是父君派来接应我的,真是难为你了,竟在山上苦等了这四年多!”

大俊赶紧摇头道:“并非是苦等,我这四年也学到了很多,还认识了很多同门兄弟。当初我并不知这是国君之命,北刀将军只是让我上山学艺、等候命令。至于是什么命令,恐怕那时北刀将军自己都不清楚,他亦不知您会来到武夫丘上。”

瀚雄看了看大俊又看了看小俊,这两人的身形轮廓太像了,此刻又面对面跪在一起、穿着同样的武夫丘弟子服饰,若非众人已经很熟,从远处乍看上去确实不好分辨。他纳闷地问道:“大俊师兄,你曾见过国君吗?”

大俊答道:“有一年国君巡视军营,我站在北刀将军身后的阵列中,曾有幸得见君颜。”

听见这个回答,众人心中多少有些恍然。后廪当年视察军营时若看见了大俊,对这个身形轮廓极似少务之人,怎会没有印象呢?后来北刀将军派大俊上武夫丘,应该就是后廪授意的。至于后廪派大俊来的目的,其实也不难猜测。

虎娃上前道:“二位师兄,你们都起来说话吧。既然剑煞宗主已知道小俊师兄的身份,而小俊师兄也接到了国君的密令,那么小俊师兄打算怎么办呢?”

小俊起身道:“父君派我来到武夫丘、要登上主峰见到剑煞先生,最终必然不能再以小俊的身份。所以我说一切发生的正好,今日便去找尊长禀明身份与来意,直接求见宗主,而宗主恰好明日见我……几天之内,我便要下山归国。”

虎娃:“我和你一起下山,送你回巴室国都。”盘瓠站在他身边摇着尾巴呜呜叫了两声,显然也是同样的意思。

瀚雄亦说道:“我也去。”

小俊转过身,同时向这三人一狗行礼拜谢道:“多谢诸位兄弟,我若成功归国继位,必不忘今日在武夫丘上的恩义!”

……

当天下午,武夫丘众弟子听说了一个惊人的消息。原来在山中做了三年杂役弟子、刚刚登上主峰的小俊,其真正的身份竟是巴室国的公子少务。少务来到武夫丘学习当年武夫丘大将军留下的剑术以及各门传承,如今已将受召归国,特意表明身份求见宗主剑煞先生。

这个消息是诸尊长传达的,他们同时也传达了宗主的命令,武夫丘将封山一个月。在此期间所有弟子未得师命皆不可下山,而目前正外出的弟子回山之后,也不得再出去。看来剑煞先生也很明白少务的处境,封山以防消息外泄。

假如一个月后有武夫丘弟子下山,不慎把这个消息泄露去,那时少务恐怕早已走远了,想找恐怕都找不到了。

……

次日,就在剑煞见虎娃的那株龙血宝树下,少务跪在这位尊长面前,双手取出一物高举过顶。剑煞的身姿笔直,气势锋芒就像一柄出鞘的神剑。

剑煞接过此物,说话时语气却似有无限感慨:“当年先祖武夫归隐此地之时,曾派人将两样东西送至国都。其一是他的佩剑,也是流传武夫丘之外唯一的一支武夫神剑,其二就是这件信物。巴国先君盐兆的后人,若遇到什么麻烦,可派人持此信物到武夫丘求助。但五百年来,武夫丘历经七任宗主,谁都没有再见过件信物。它最终落在后廪之手,而我却没有想到,后廪派其子拿着它亲自来找我了。且起来吧,你有什么事情要求助于我或者武夫丘,请尽管开口。”

少务站了起来,仍然躬身道:“弟子的来意,师尊当然清楚。”他还没有拜师呢,这声师尊倒是先叫出口了。

剑煞当然也没有否认这个身份,又问道:“你父君让你来之前,教你见到我时要说什么话了吗?”

少务答道:“父君并没有教我什么,只是让我自己说出自己心中想说的话。”

剑煞看着他:“你既然叫我师尊,也不能让你白叫,明天这个时候,就在祖师殿中,我将正式收你与小路还有汪汪为亲传弟子……你和别人不同,自古以来山中就没有出现过你这样的弟子。你登上主峰后的这段时日都在做什么,我都看在眼里,当然也明白你的志愿。”

少务心里想说什么、他又有什么志愿,师徒两人到现在都没有直接提,说的话就像在打哑谜。少务又说道:“岂止是我,如今巴原五国之宗室,谁没有这个志愿?自从百年前的那一场大乱后,如今已平静了几十年,但巴原上的纷争恐将又起。”

剑煞叹息着点了点头道:“若非如此,后廪也不会让你到我这里来吃这等苦头、带着武夫大将军当年的信物找我。五国中若有人能成事,未尝不可恢复当年的巴国;若皆难成事,徒然又是一场纷争战祸。当今的五位国君中,我最看好的就是你的父君,他也是唯一可能成此大业者,可惜天不待人啊!”

少务低下了头面露哀戚之色,并没有接这番话。剑煞又说道:“天不待后廪,而后廪却待后人、寄希望在儿子身上。我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字,没想到这三年来你就在武夫丘,这确实超出了我的预料。

但你希望我或者武夫丘,能在这场纷争中能做些什么呢?武夫祖师留给当年国君盐兆这件信物,是希望能守护盐兆的后人,若是巴原上出现了祸害黎民的强大妖魔,也可请武夫丘出手斩除。

可是百年前巴国分裂,只是宗室内乱,五国宗室皆是盐兆后人,武夫丘又能向谁出手?若是巴原上战乱再起,武夫丘难道还要卷入吗?五国参战者皆是当年巴国的后世子民,就算我的神剑出鞘,锋芒又能指向谁?

而你也看见了,武夫丘是个什么地方?这里只有二百余名杂役弟子,正传弟子不足百人,他们下山后或能成为世间的壮士与工匠,凭所学技艺守护一方平安、造福一方民众。而山中长年清修之辈,则离世事很远。”

少务赶紧解释道:“弟子并非欲打扰众同门与尊长的清修,若巴国得复,武夫丘上众高人也能更加逍遥自在。少务若不能成事,不敢恳求师尊什么;他年我若有事之望,请师尊以及武夫丘众高人至少不要阻止少务。”

剑煞笑了:“这些你倒不必担忧,武夫丘如今虽在郑室国南荒,但巴室国与郑室国若有纷争,我绝对不会偏袒相助郑室国。其实成为我的亲传弟子,不久后将天下皆闻,这已经代表武夫丘的态度。这是你父君让你来求的,也是你自己努力求得的。武夫丘弟子下山欲寻世间功业者,恐怕也首先都会投奔你、为你所用。”

将来各国之间若冲突再起,武夫丘虽不会主动卷入,但也不会相助其他人来对付巴室国。其实只要少务的剑煞亲传弟子身份摆在那里,武夫丘就不必再做别的表态了,剑煞已将话说得很明白。

少务:“还有一件事,将来或许会向师尊求助。五国宗室之间的冲突,师尊及武夫丘不愿卷入,弟子完全能理解。但若有当世高人不愿见巴原一统,公然插手阻止,也希望师尊能出面劝阻这样的人。”

剑煞抬头望着远方道:“这里只有我们师徒两人,有话你可以直接说。你所指的当世高人,不可能是某一个人,而是某一批势力,也包括大派修炼宗门。如今有这个势力、也有这个意愿阻止巴原复国者,首推赤望丘。这些人若插手五国之战,定将以平息纷争的名义,亦能占得大义名份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