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75章、名震巴原(上)

虎娃心中已有决定,便带着盘瓠回去了。当路过砍柴峰半山腰时,他又站定脚步,祭出一枚银光闪闪的飞剑射入那“狗窝”洞府中,便是他刚刚炼成的那枚剑符。

剑符炸裂成十二道剑光,盘旋着削向石壁,切下的山石平滑而齐整,又将这座洞府扩建了一小圈。盘瓠瞪大眼睛看着,等洞府中的动静平息之后,却又撇了撇狗嘴。因为虎娃上次试用的剑符,可比这枚剑符的威力大多了。

虎娃看见了盘瓠的神情,心中暗暗苦笑。上次那枚剑符可是大长老亲手炼制的,自己所制的剑符怎能与之相比?此刻不过是相当于虎娃本人以这材质炼成的法器、施展剑阵神通的一击之功。

剑符这种东西,其实很少是炼制者本人用的,大多赐给晚辈弟子防身。因为虎娃本人以剑阵神通发出一击,随手即可施展,又何必这么费事?炼成这样一枚剑符,用了他近十天时间,几乎神气法力耗尽。有这个功夫,他都不知已能劈出多少剑了,且可用威力更强大的法器施展。

但亲手祭炼的剑符,其威力虽远不能与大长老所赐的剑符相比,可操控起来最为得心应手。

一人一狗回到主峰,盘瓠便每日去山中观摩石刻,虎娃则在洞府静室中继续炼制剑符。这回他收集了足够多且是最好的材料,大约用了七天时间,终于又炼成了第二枚。这枚剑符比上一枚的威力更大,不仅因为材质更佳,且炼符手法也更纯熟了。

虎娃并没有停手,他休息了两天,接着炼制了第三枚剑符。七日之后第三枚剑符炼成,再休息两天,他又用七日炼成了第四枚。但虎娃没有接着再修炼剑符之术,因为除了已用掉的那枚剑符之外,他新炼成的三枚剑符并无区别,威力也没有再变得更强。

以虎娃现在的修为、以这种材质、这等手法,炼成的剑符威力已经到达极致。除非他的修为更高,或者用更好的材质、更精妙的手法祭炼,否则这种剑符的妙用威力不会再有突破。

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他接连炼成了三枚剑符,而且在现有的修为基础上将剑符的威力炼化到极致,这恐也超出了山中诸尊长的预料。但如今对于虎娃这孩子,无论他在修炼中表现得多么出色,几位长老恐怕都不会太吃惊了。

虎娃收起三枚剑符走出了洞府,在泉池中沐浴一番,感觉十分舒爽。时节已是仲夏,可是宗主剑煞先生始终没有露面。看来小俊已无法再等下去了,虎娃决定去找小俊,打算问他何时直接表明身份求见剑煞?

但小俊并不在洞府中,虎娃又找到了瀚雄,这才得知小俊和大俊都下山了。

武夫丘上的弟子,开春后都会轮流下山采办。就在虎娃闭关炼符的这段时间,小俊和大俊带着几名杂役弟子,运送武夫丘上出产的一批器物到红锦城中,早有专门的商队等着收购。他们还要买一些日用之物上山,到现在还没回来。

而瀚雄已经去过山下一趟,昨日天黑时刚刚赶回武夫丘。他是一个人提前回来的,甚至将同行的其他人都甩在山下了,回山之前亦不知大俊和小俊也下山了,他这次带回了一个惊人的消息。

当时瀚雄正在院子里来回踱步呢,看见虎娃几乎是扑上来一把抓住他道:“小路啊,你总算出关了!……知道吗?我们出事了,出大事了!”

瀚雄的大嗓门震得虎娃耳朵里嗡嗡响,虎娃纳闷道:“我们不是好端端地站在这里吗,出什么大事了?”

瀚雄又凑过脑袋,压低声音道:“听说你这段时日一直在闭关修炼,恐怕自己做梦也想不到吧?你已受封赏、成了郑室国供奉的国工大人,而且名震巴原!就连兄弟我,都跟着你扬了一回名……”

虎娃被瀚雄给整懵了,这都是哪跟哪儿啊,难道是瀚雄修炼出了差错、犯魔怔了吗?他这些日子一直在闭关修炼,连洞府都没迈出过一步,怎么就莫名其妙成了郑室国的国工,而名震巴原又从何扯起?

他反手抓住瀚雄道:“我出关是来找小俊的,他不在洞府中,便来找你问一声,而你刚才说的都是什么胡话啊?”

瀚雄:“小俊和大俊下山还没回来,我也是刚知道的。我刚才说的可不是胡话,我比他们先下山,和另一伙同门一起,本来还打算在红锦城中多玩几天,结果听说了一个惊人的消息,便立刻先回来了……刚才说的事情,除了几位长老已知情,此刻山上的众同门还不知道呢!”

……

就在瀚雄这次下山时,红锦城中发生了一件大事。在城廓的北门上,城主大人命人挂出六个竹笼,竹笼中赫然竟是六颗人头,就是去年冬天在南荒中被斩杀的那六名众兽山修士的首级。

这六颗首级经过了法力处置,并没有腐坏,生前面貌仍很清晰,居然是武夫丘宗主剑煞先生早先派人送到城主府的。城主命人悬挂之时,还派出了一批中气十足的大嗓门,轮流向围观民众宣讲。

这六人皆是帛室国中众兽山的修士,各叫什么名号、有什么来历、其师尊是谁,甚至包括扶豹就是众兽山宗主琮余的亲外甥,这些情况都介绍了。

这伙人去年冬天曾在红锦城外的山野中企图强掳蛇女,被武夫丘弟子小路先生阻止。小路先生心地仁厚,给了他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。

但这伙凶徒恶习不改,后来又潜入南荒,强掳良家妇人,又被奉命于南荒试练的小路、瀚雄等武夫丘弟子撞见。这伙凶徒竟妄想杀人灭口,被恰好路过的剑煞先生顺手诛杀。如今武夫丘将凶徒首级送到红锦城,城主命人高悬北门,以儆世间作恶之徒。

不仅如此,城主还提到了另一件事,发生在小路先生第一次阻止那伙凶徒之后。来自英竹岭的修士延丰,亦见财色起意,竟出手暗害武夫丘弟子小路,被小路先生当场斩杀、使其阴谋未能得逞。此事有武夫丘弟子瀚雄、延丰的师弟延刚在场见证。

剑煞此番下山这么长时间,并非是去了红锦城。那几颗首级,是他派人送到城主府的,让城主等候朝中诸大人的处置决定。而剑煞本人则去了郑室国都,到理正人那里“报案”,说自己在南荒杀了六名帛室国来的修士,在什么情况下出于什么原因,首级已送到红锦城中。

剑煞还顺便将小路杀延丰的“案子”也给报了,让理正大人派属下到英竹岭核实详情,然后在国中公布结果,免得今后再被人翻出来纠缠不清。对于郑室国来说,此事不仅是做个了结这么简单,还得考虑怎样褒扬剑煞先生与武夫丘弟子的义举、向民众公开宣布。

剑煞先生突然出现在国都,国君郑股当然被惊动了,欲在宫中设宴延请剑煞,以答谢与褒扬武夫丘斩杀凶徒、保境安民之举。剑煞并没去喝这顿酒,却带回了一块牌子,由工正大人亲自督造、以国君的名义颁发的国工信物,这是给小路先生的。

国君要褒扬,也不能只褒扬武夫丘宗主剑煞一个人,剑煞本人恐怕也不在乎国君会奖赏他什么。授予小路先生国工身份,象征着国君对武夫丘弟子的嘉奖,这个面子是必须要给的。

而且郑室国君还巴不得能将国工令牌送上武夫丘呢,听说武夫丘有一名年轻弟子修为突破了五境,又有这么好的机会,当然赶紧就做出了封赏的决定,甚至是央求剑煞替弟子点头答应。剑煞先生也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了,顺便替虎娃把国工信物带回了武夫丘。

虎娃得到的可不仅是一块牌子,身为国工大人,每年还可以得到一笔丰厚的供养,他都不用亲自下山,派人拿着自己的信物到红锦城中领取即可。虎娃领不领是他自己的事,但他只要派人去了,红锦城就得代表郑室国奉上。

等剑煞办完了这些事,红锦城城主得到了朝中的指示,这才把那六颗人头挂出来,并向民众宣讲情由。

……

瀚雄当时正在红锦城集市中闲逛呢,他还想看看能否遇见上次那位卖剑胚的砍柴老头?突然听说了这个消息,而集市上的人都纷纷涌往北门看热闹。瀚雄也混在人群中跑到北门,看见了那几颗人头,也听见了城主派人宣讲的内容。

有意思的是,剑煞所传的话中,只提到了小路与瀚雄的名字,并没有提及大俊、小俊与汪汪。其中提到小路是主要的,提及瀚雄只是捎带,但也介绍了瀚雄亦是巴室国长龄门弟子,奉其父长龄先生之命来到武夫丘学剑。

更有意思的是,剑煞只说小路与瀚雄是武夫丘弟子,却没说他们是何时成为武夫丘弟子的。

瀚雄震惊之余当即便意识到——那位卖剑胚的老者、山中咳嗽杀人的砍柴老头,原来就是武夫丘宗主剑煞先生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