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74章、飞叶化龙(下)

山中百余座修炼洞府,还有很多是空着的,想必那些洞府院中的泉池里,应该还积攒了不少树叶,虎娃可以挑一个空得最久的院子去找。但这种事情他不能私自做,必须向山中尊长请示,要求得到更多的制符材料。

可是虎娃想了想,又打消了这个念头。在他看来,这座洞府空了近五十年,积攒的特异剑叶还不够他三个月用的,那么其他洞府中的叶子还是留给后来人吧,自己也不好去拿。

于是虎娃离开了主峰又去了砍柴峰,也不知盘瓠最近在那里修炼得如何了。他沿着山间小道刚刚走到那狗窝洞府旁,就听见两声惊喜的狗叫,盘瓠晃着尾巴蹦了出来。

盘瓠这段时间独自闭关修炼,已经有日子没见着人了,刚刚出关便听见虎娃的脚步声,显得很兴奋。虎娃问了它几句修行的情况,盘瓠连比划带哼哼,说了半天只有虎娃能听懂的狗话,原来这段时日盘瓠的三境修为自觉已达九转,但功力尚未圆满。

妖物修炼本就比寻常修士艰难得多,所需岁月也更加长久,这也是急不得的事情,而盘瓠的修为精进已算很惊人了。这条狗的“原身”明显强悍了不少,假如现在再犯什么错,用藤条抽它屁股,估计就跟挠痒痒似的,藤条打断了它都不带疼的。

凝炼神气之法,盘瓠也算修炼有成,已有所谓“妖丹”的雏形。

虎娃夸赞勉励了它一番,然后说道:“我这些日子在主峰炼制剑符,把那些特异剑叶给用完了。但冷剑杉在深山中应该也能找到,你前段时间总是钻到密林里练咳嗽,是否留意过哪里生长着冷剑杉?地方越偏僻、树龄越古老越好,最好树边还有水。”

盘瓠眨着狗眼想了半天,向虎娃重重地点了点头,转身就跑向了山下的密林中。虎娃跟在它后面快步急行,穿岩过壑走了很远,不禁叹道:“盘瓠,你平时可真能钻啊!”

武夫丘五座高峰,每座山的范围都非常大,三百多人生活以及经常活动的地方只是很小一片区域,还有大片苍茫的原始丛林平常极少有人涉足。但盘瓠从小就是一条喜欢在山野里乱跑的狗,它来到这里之后,在砍柴峰上可是去过不少地方。

假如换一个人,可追不上这条狗,也无法攀援这样的路。冷剑杉很少见,但虎娃沿途也看见了好几株,树下应该可以搜集到特异剑叶。可盘瓠并未停留,它最终越过一道山隙,高崖上有个缺口,泉流于山间汇成了一个水潭,下方是一道细细的瀑布。

水潭边有一株冷剑杉,要比虎娃洞府庭院中那株更加高大茂盛,感应其生机纹理中的岁月气息,扎根于此恐已生长了两千多年。

在大雪封山的季节里,泉流会冻成挂在岩壁上的冰瀑,水潭也会冰封。当开春后冰雪消融,也正是冷剑杉落叶之时,两千年来其飘落的叶子有一多半都落在了这水潭中,有些随着水流被冲走,有的早已腐朽无存,而那些特异剑叶却一直沉在水底。

这种带着金属光泽的特异剑叶,假如落在地面上、暴露于空气中,风吹日晒其光泽可以保持百年不散,但百年之后亦会腐朽。可是它若沉在水里,则万年不朽,那金属光泽甚至会变得越来越晶润,只是发生这种变化的过程可能需要近千年。

每株冷剑衫上每年只会飘落一枚到几枚特异剑叶,但是这么多年之后,清澈的水潭底部颜色已是密密麻麻一片青黑,水波中甚至荡漾着剑气森森的光泽。

虎娃伸手在水中捞出了一片剑叶,定坐于水潭边凝神感应。此地的这种天材地宝,有很多品质已达到了最佳,而且完全符合他的要求,全是同一株树上的叶子。

虎娃想起了当年寻找石头蛋时自行领悟的感应神通,他也曾用同样的手法,以那柄璞石剑胚感应武夫石矿脉走向,忽有一种如这潭水般明澈的心境。他的修为已比当年更高,又在武夫丘见识了那些石刻上的秘法传承,竟终于将这门感应神通参透。

虎娃从当年的朦胧有所悟,到当如今心境忽生纯明,不知不觉已自行创出一门完整的秘法神通,不仅可以自己施展、亦可传授他人。既知其玄理,他将来还可在修行中演化出更高明的法术手段,其妙用威力可不仅仅是拿来找几个石头蛋了。

虎娃以手中的这片剑叶为引,在水中轻轻一划。水潭中有浪涌盘旋,无数片剑叶受其激应汇聚,竟成蛟龙之形。在旁边看热闹的盘瓠,元神中隐约听见剑鸣之声,只见这条剑叶汇聚成的“蛟龙”冲出了水面,于水潭的上空穿梭飞腾。

虎娃很满意地点了点头,随即收了法术,将这些飞出水面的剑叶都收集起来,脱下外衣包了一包,总计有千余枚之多,都是水潭中品质最佳的。这种天材地宝小而轻,带在身上不占什么地方,等到虎娃将来离开了武夫丘,还可以借助它继续修习山中的各门秘传。

拎着一包特异剑叶,虎娃又对盘瓠道:“时节已是初夏,我们恐怕不会在武夫丘上再呆太长时间了。这几天你就去主峰吧,将那三十六幅摩崖石刻都好好看一遍,不论那些御神之念能领悟到什么程度,皆印于元神之中,待将来修行时慢慢解读。”

小俊不久后就要下山归国,虎娃原本可以继续留在山中修炼,但他却很不放心。登上主峰尤其是与小俊长谈了一夜之后,他也明白了很多事情。小俊说自己的身份如果提前泄露出去,在归国途中很可能会遭遇意外,这绝非虚言。

后廪对少务寄予厚望,否则何必将儿子送上武夫丘吃这种苦头?而少务也定然心怀大志,否则以他的身份又怎能留得下来?武夫丘上主峰上有什么、对少务又意味着什么,虎娃也清楚了。

虎娃也听说了,武夫丘主峰后山还有兵备库。武夫丘上有巴原最优秀的工匠团体,虽人数不多,但他们所打造的兵甲器械都是最精良的。众弟子平日打造的器物大部分并非军械,且大多都拿到山下卖了,要不哪来肉吃呢?但这么多年所积攒的兵甲器械,恐怕也足够装备几支军阵了。

至于武夫大将军所留下的那些摩崖石刻,当然比这军备库的价值大得多;而对少务来说,能公开成为剑煞的亲传弟子,则意义更为重要。

武夫丘正传弟子,如今在山中总共就那么六十余人。出师下山者,每年也顶多只有一两个,但历年加起来好像也有一批了,他们回到巴原各国都会受到重视与重用,比如巴室国的镇北大将军北刀氏。

虽然各国中都可能有武夫丘弟子为官、为将,但一位国君本人就是剑煞的亲传弟子,意义是完全不同的。别说是巴原分裂后的这百余年,就算自古一统之时,也从未听说哪位国君曾在武夫丘以杂役弟子的身份修炼,后来还登上了主峰成为正传弟子。

巴室国将来若有这样一位国君,对其他四国又意味着什么?恐怕很多人都会担忧的!

虎娃当初在彭山禁地,就已经察觉巴室国诸公子或有争位之心。但现在看来,少务归国所面临的主要凶险,恐怕并不是国中诸子争位,后廪在禅位之前想必也会将这种隐患尽量解决。

但巴原上的其他四国,定然不希望少务继位,最好的应对之策,就是让少务回不去。少务下山后最大的麻烦,就是武夫丘离巴室国太远,途中要穿过郑室国的全境,什么意外都可能会发生,甚至都搞不清会是谁动手。

后廪既然让少务来了,也一定考虑过这种问题,接应少务归国时会尽量安排妥当。可是虎娃既然想通了其中的关键,也不可能不担心少务的安危。

后廪曾承诺,会给少务留下遗命,将来以巴室国之力相助虎娃报灭族之仇。但这一切的前提,就是少务不能出事、将成功继位为新君。虎娃想先帮助少务,且如今他已与少务结拜为兄弟,那么兄弟之间就更应该守望互扶。

所以虎娃做了一个决定,少务下山归国之时,他也跟着一起走,一路护送少务平安到达巴都城。不知彭山深处那两头狂獒藤金、藤花如今修炼得怎样了?若不出意外,它们应已成功化为人形,应该去看看了。而山神让他行遍巴原五国,他还没有做到呢,接下来需要继续游历。

修为突破五境之后,虎娃也有感觉,五境中每一转的修炼,都比上一转须下成倍的功夫。他从初转突破二转很快,但接下来的这么长时间,如此坚持不懈地炼剑与炼符,修为也只堪堪达到二转圆满,离突破三转还欠了那么点火候。

山神也曾说过,五境中的修炼,在平日的行走坐卧中感天地万物以炼形神,若周而复始,直至九转圆满。世上大多数资质与悟性皆很优秀的修士,终身都在五境中修炼不止。虎娃欲将五境修炼圆满,最好在更广阔的天地中继续行走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