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73章、有点事问你(下)

辞别二长老,虎娃接着走向自己的修炼洞府,心中暗暗纳闷今天这是怎么了,碰到几位长老把自己叫住、都有点事要问他?唉,这些尊长为指点众弟子的修炼实在太操心了。其实虎娃的修炼一直用心自觉,实不必尊长们担忧,几位长老真是太劳神了!

虎娃来到主峰未久,这段时间除了炼器就是在参悟石刻,有些情况他还没搞太清楚。武夫丘上的这四位长老,当然皆精通四门秘传,但各有最擅长的手段。大长老最擅剑符、二长老最擅御剑、三长老最擅剑阵、四长老最擅炼剑。

虎娃已经走到了自己的洞府附近,这条沿着山壁开凿的小路,旁边就是一条武夫石矿脉,沿矿脉凿建了几十座修炼洞府。经过一座空着的洞府门前时,他迎面又看见了大长老桃东和一名年轻的女弟子走来。

他侧身让到了路旁,待大长老走过时便躬身行礼,心中暗自嘀咕道:“大长老该不会也站住,恰好也有点事找我吧?”

大长老果真站定了脚步,转身道:“小路,回洞府吗?”

虎娃答道:“是的,弟子正准备回去修炼。”

大长老:“真是巧啊,我恰好有点事想问你……主峰上的三十六幅摩崖石刻,你可曾都看过了?”

怎么又是这番话?虎娃暗自哭笑不得,恭声答道:“禀大长老,我都看过了,其上的御神之念,我也都尽量解读清晰……方才三长老解说了众师兄演练的剑阵,四长老让我当面炼器给他看,二长老则让我演示了一番御剑之术。”

形容秀美但神情一向冷峻的桃东大长老,此刻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:“我还没问你这些,你倒自己全说了!但山中那三十六幅摩崖石刻,并没有讲授剑符之术,你可知为什么?”

虎娃想了想,又答道:“剑符是一次性使用的秘宝,祭出之后以御器之法操控,可施展出封印其中的神通法术。由此可见,它的炼制过程异常凶险,尤其是凝炼封印神通法力的过程中,稍有不慎就可能提前炸裂,不仅剑符损毁,且会危及制符之人。若弟子修为不足、功力不够精深,绝不可勉强尝试。所以山中的摩崖石刻上,并没有剑符之术的传承让弟子自行修炼。需要师尊考查弟子已有此手段,不会出大凶险之后,才会从最简单的剑符祭炼开始单独传授,以循序渐进。”

大长老点了点头,微微露出惊讶的眼神,又问道:“你能答得这么明白,难道见过剑符吗?”

虎娃:“弟子从未见过剑符,但曾经见过符石,也曾亲手施展过。”

大长老似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,又点了点头道:“我这里有一枚剑符,你便拿去见识见识吧。”说着话一弹指,一柄银色的小剑飞来,伴随一道神念印入虎娃的元神。

这神念并不是讲怎么炼制剑符的,只是讲这枚剑符如何使用。虎娃接过剑符在手中仔细观瞧,此物乍看上去就像他刚在小四长老面前炼成的飞剑,但以御器之法感应,发现其并非普通的法器,有神通法力铭记汇聚于器物纹理中含而不发。

若使用剑符,实际上也等于是毁掉剑符,将其中封印的神通法力释放出来,并操控其施展出制作者所凝炼的法术。

虎娃赶紧行礼称谢,大长老又很突兀地问道:“你精擅符文神通吗?”

虎娃答道:“弟子绝不敢称精擅,但多少有些了解与体会。我曾跟随一位精擅符文神通的尊长行游数月,观他演化天地万物之纹理,颇有所获。”

大长老又点头道:“果然如此!那么在你看来,假如于武夫丘上炼制剑符,又可使用何种材质?”

虎娃继续答道:“武夫美石就是很好的天材地宝,但要求其材质极为纯净才行,而且炼制剑符也不容易。若是入手修习,可用冷剑杉那特异的叶片,与炼器手法近似又有所不同,亦需以类似阵法神通、将神通法术铭刻汇聚于其脉络纹理中封印。大长老的这枚剑符,应就是这样炼制的,不知弟子说的对不对?”

大长老居然叹了口气:“不错,你说的都对,却不是我教你的……其实真正威力强大、且便于操控的剑符,要到突破七境修为之后才好炼制。你手中的剑符,便是我前不久闭关破七境修为后,所炼制的第一枚,你拿去且试试威力与操控之法。以你如今的修为,若是御剑、炼剑、剑阵之术皆习练有成,倒也并非不可尝试炼制剑符,但要慎之又慎。如果是二长老在这里,他会告诉你——御剑之术博大精深,是武夫丘上各门秘传的根基神髓所在,就算你已能炼制剑符,但千万不要只追求手段之玄奇,而忘了修炼根基之重要。”

虎娃赶紧说道:“弟子刚刚见过二长老,他就是这么说的。”同时心中暗暗惊讶,难怪刚上山后有段时间都没有见到这位大长老,原来她恰好闭关了,如今已突破七境修为。

大长老:“哦?我就猜到他会这么对你说!……小路,你还有什么事情想问我吗?”

这番对话很有意思,虎娃侧身让到路边行礼,是大长老主动站定脚步找他说话的。在通常情况下,都是弟子在修炼中遇到问题去请教尊长,而方才却是大长老一直在向虎娃提问,现在终于让虎娃问她了。

虎娃心念一动,趁机问道:“弟子上山以来,已见过武夫丘上的诸位同门及尊长,那天登上主峰时,多谢四位长老同时现身接引。但迄今为止,我尚无缘见到宗主剑煞先生,请问何时才能有这样的机缘?”

大长老眉头微微一皱:“宗主?其实他早已见过你了,只是你不知情。你也别着急,宗主昨日刚刚有事下山,过几天就会回来,我想他一回来,就会叫你去见面的!……没事了,忙你的去吧。”

虎娃又行一礼,辞别大长老继续往回走,他没去自己的洞府,而是跑到瀚雄那边去了。三长老明天就将在祖师殿举行仪式、正式收瀚雄为徒,兄弟们当然要庆祝一番。而三长老说了,瀚雄要沐浴更衣、净心调神,所以酒就不能喝了。

……

看着虎娃离去之后,大长老身边那位女弟子不解地问道:“这位小路师弟,并不是就要出师离山,更非师尊您的亲传弟子,为何您要将突破七境后所炼制的第一枚符剑给他?”

符剑这种东西,通常都是师尊赐予弟子的,且平时很难得到。在弟子下山执行某些重要且危险的任务时,尊长有时会赐予其剑符在关键时刻保命。或者是身份很重要或特别受师尊喜爱的弟子,其出师离山之时,师尊有时也会赐予剑符防身。

但虎娃与这两种情况都不沾边啊,所以那位女弟子很惊讶,同时也非常羡慕。

大长老的神情又恢复了冷峻:“叶清,你不必羡慕他人。我给小路这枚剑符,是让他拿去研究如何使用与操控的。此物炼制不易,所以也只给这么一枚。我之所以会这么做,是因为他已有这个本事。”

那位名叫叶清的女弟子感慨道:“本门剑符之术,想习练有成实在太难了。炼制剑符之前,最好是亲手使用过剑符,用得越多便能感悟得越清晰,可是剑符太难得,不可能这样无谓地损耗。大长老看好这位小路师弟,想收他为亲传弟子吗?”

大长老面无表情道:“宗主已对诸位长老打过招呼,不要和他抢传人。我方才给小路那枚符剑,只是让他去自行参悟而已。”

剑煞宗主确实早就对几位长老都打过招呼,所以众长老也不好主动去抢这名亲传弟子。但他们不主动抢是一回事,可若是虎娃本人主动请求、要拜哪位长老为师,却是可以“被动”答应的,届时剑煞也怪不着谁。

所以昨天剑煞有事刚下山,今天这几位长老就都冒出来了,在路上拦住虎娃各用手段。有些事情虎娃若完成得不够好、有些问题他若答不上来,这几位尊长便可以趁机敲打,那么也就有机会暗示虎娃主动拜自己为师。

可是虎娃不明白啊,他没让这几位长老挑出什么毛病来,只认为诸尊长都很关心他,遇到了都特意给予指点教诲,心中甚为感激。

其实在这四位长老中,虎娃见到二长老时感觉最为拘谨,原因就不必说了。假如二长老主动开口要收虎娃为亲传弟子,他也不会拒绝,将欣然答应。可是剑煞宗主此前重点盯防的就是二长老,所以二长老也不好直接开这个口啊。至于另外几位长老,同样也是如此。但这等内情,桃东大长老怎能告诉身边的这位弟子。

叶清眨着眼睛道:“这位小路师弟,真不简单啊,能得到宗主与诸位尊长的垂青。我看他的年纪并不大,且形容端正模样俊朗,不知是何来历?”

大长老话中有话道:“我也不是很清楚,你就别打听了。据我所知,他曾救过南荒中的一位蛇女,还曾指点那蛇女二境炼体之术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