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73章、有点事问你(上)

三长老摆了摆手道:“也没什么要紧事,就是找你随便聊聊。我方才听见了你对瀚雄说的话,已经想到以成套法宝去施展剑阵。听说你有一枚法宝是鸡蛋,已将鸡蛋演化出剑阵了?”

虎娃微微一怔,心中暗道应是在砍柴峰半山练剑之时,被飞天经过的三长老看见了吧,便点头答道:“那是一枚石头蛋,我自行祭炼的法器,闭关破五境时曾感受武夫丘上的剑意锋芒,便把此妙用也赋予法器中祭炼成功,尝试了阵法变化。”

三长老点了点头,又指着广场道:“这就是武夫丘的一种剑阵,由九名弟子配合施展,宛如战场的军阵。你需要注意的并不仅是他们的身形步法,若是真正的剑阵之术,这九个人是不存在的,他们手中的九柄剑也只是一种示意。你要看他们劈出的剑芒,若是御器施展应怎样演化?若不得尊长点化,很多弟子都不明白,为何金榕要让他们在这里公然演练剑阵?这不仅是让这九名弟子学剑,也是让大家都能看见武夫丘上的剑阵演示,从中领悟剑阵之术。它是如何从凡人的战阵配合,成为修士的剑阵神通?”

虎娃赶紧又躬身道:“多谢三长老指点!”

三长老笑道:“在我开口之前,你已经领悟到了。武夫丘弟子修炼时有问题,可以向任何一位尊长请教。关于剑阵之术,其实我也没教你什么。”说完这些,他便背手离去。

虎娃目送三长老离开,然后转身赶回自己的修炼洞府。在山中小路上刚刚经过一幅石刻,迎面又碰到了小四长老,他赶紧侧身行礼道:“四长老,您到主峰办事啊?”

小四长老站定脚步,看着虎娃道:“小路,真巧啊,我正好有点事想问你呢……登上主峰的正传弟子,所修习的传承秘法就在山中三十六幅摩崖石刻上,你看了多少了?”

虎娃答道:“禀四长老,弟子已经全看了。”

小四长老眉头一皱:“你才登上主峰两个月,就全看完了?这可不是仅看图上的花样,要将那御神之念解读清楚,才能领悟武夫丘的传承秘法之神妙。众尊长最忌讳的事情,就是弟子每次只是看看而已,却领悟不透、修为未得精进,又一次次总是去看。”

虎娃赶紧答道:“弟子也不知是否领悟透彻,但已尽量将所有石刻上的神念皆解读清晰,接下来便打算在洞府中慢慢参悟。”

四长老眉头皱得更深了:“已解读清晰?所有的石刻吗?”

虎娃:“是的,全部三十六幅石刻,难道山中还有别的吗?”

小四长老一挥手:“没有了,就这三十六幅摩崖石刻,你看得可够快的!也不知是不是真的解读清晰了?……这样吧,你就以此物在我面前炼器,让我看看你的炼剑手法领悟得怎样?损毁了不要紧,这只是验证你是否真的已将那石刻中的御神之念解读清晰,我一眼便知!”

小四长老递过来一片带着金属光泽的特异剑叶,居然要虎娃当场炼器给他看,说话时还带着神念,就是某幅石刻中的炼剑内容,还加上了他本人的炼器心得,专门就是讲授怎么炼制这种剑叶的。

虎娃没想到小四长老就随身带着这种东西,路上碰见了便要他炼器。他接过剑叶施法悬于半空,只见剑叶上的金属光泽流动,渐渐发出淡淡的光芒,树叶中的脉络纹理也在缓缓地变化。

小四长老微微一愣,随即面露不悦之色。虎娃很听话,说动手便动手了,他的炼器手法倒没什么问题,可样子也太随意了,刚接过去便站着炼器了,都没有端坐调神安稳身形。其实虎娃并非不认真,而是守礼数,小四长老还站着呢,他怎么好意思坐下?

虎娃的态度亦非随意,他做这种事情已经很熟练了。前段时间他将那么多特异剑叶和石头蛋融炼成全新的天材地宝,这可比单独以此物炼器更难,而他一次都没失手。尽管对他而言已是很简单的事情,可虎娃仍凝聚了全部的心神全神贯注,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小四长老好像有点不高兴。

看着看着,小四长老紧锁的眉头渐渐舒展开了,眼睛也瞪得越来越大。他原本只想看看虎娃的炼器手法有没有差错,至于能否将此剑叶炼成器物,倒是无所谓的事情。

却没想到虎娃的炼器不仅纯熟至极,且功力精纯无比,大约过了两顿饭的功夫,一枚一指长、银光闪闪的飞剑已炼成。虎娃以双手的拇指和食指捏着小剑,恭恭敬敬递过去道:“四长老,您看这可以吗,我还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?”

小四长老将那柄小剑接了过去,此器竟然还很有弹性,能在指尖上绕来绕去,再看其脉络中的光华,蕴含着特有的剑意锋芒。按他原先的要求,虎娃能将材质物性炼化精纯就不错了,能炼成宝器就算是运气很好,毕竟是在半路上撞见、突然来了这么一出。

不料虎娃站在这里便将剑叶炼成了法器,而且以这种特异剑叶单独炼剑,成器后最好的品质也不过如此了,哪怕是小四长老亲自动手也一样。

小四长老看了半天,有点说不出话来了。虎娃以为这位尊长不太满意,小心翼翼地又问道:“四长老,我还是第一次用此叶单独炼化成飞剑,有何不足之处,请您多多指点。”

小四长老怔住了,抬头盯着他道:“第一次!那你前些天都干嘛了?”

虎娃答道:“前段时间,我都将此剑叶与我原先炼制的一种天材地宝相融合,炼化成了一种新的材质。”

小四长老露出恍然的神色: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,那比单独以剑叶炼器更难,你试了多少次?”

虎娃:“炼制了六十九枚。”

小四长老很满意地点头道:“嗯,不错不错,你对炼器之术还挺下功夫的!成功了几次?”

虎娃很老实地答道:“我炼制了六十九枚,就是成功了六十九次。”

小四长老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半天,眼神中仿佛带着炼化器物的法力,看得虎娃心里多少有点发毛,很没有底气地又问道:“四长老,您为何这样看着我?”

小四长老突然又一摆手道:“没事了,忙你的去吧!”

虎娃有些莫名其妙,但还是很恭敬地行了一礼后离去。等他走远了,小四长老仍站在路旁,一手掐腰一手拿着虎娃刚刚炼成的法器飞剑,在那里直叹气呢。

……

虎娃沿着山中道路刚刚拐过一个弯,迎面又听见有人喊道:“小路,回洞府啊?”

他赶紧又站定脚步行礼道:“二长老,您好!”

只见满头发丝黑白分明的二长老,背手从对面走了过来。在武夫丘上,虎娃见到这位长老时感觉最为拘谨,因为他刚上山就后半夜惊扰过二长老。

但二长老现在的样子倒不凶,他看着虎娃面带微笑道:“真是巧了,我恰好有点事想问你。登上主峰后这两个月,你修习了那些摩崖石刻上的秘法传承吗?”

虎娃答道:“是的,这段时间一直在修习,收获很大。”

二长老:“所谓收获,不能仅凭嘴说。那三十六幅石刻,有一半都是讲授御剑之术的。我这里有一柄剑,你试着施展一番,让我看看——你究竟有没有领悟真传?”说着话,他也递过来一片冷剑杉的叶子。

虎娃接过此“剑”时微微愣了愣,因为它看上去就像一片带着金属光泽、未经炼化的特异剑叶。可是接在手中以御器之法感应,便发现它是一件已炼成的法器。更特别的是,它不是用那种特异剑叶炼制的,就是用普通的冷剑杉叶祭炼的,且是可一化为九的成套飞剑。

用普通的冷剑杉叶祭炼的法器,其妙用威力要比特异剑叶祭炼的法器小多了,更适合用于平日的练习与演示。虎娃转身一弹指,手指长的小飞剑便射到了半空,随即一化为九。

只见空中九道青黑色的光芒盘旋不定,而二长老却摇头道:“我不仅是要你施展御器之术,这门神通在哪里学不到,更重要的是武夫丘上的御剑之术。”

虎娃再一弹指,那法器盘旋劈出了武丁功的隔空劲力,化为了九道剑光。以御器之法操控这九道剑光交织变化,在七尺方圆内竟布成了一座剑阵。

二长老的眼神有点发直,问道:“你这是跟谁学的,三长老教你的吗?……我刚刚听说了,他明天不是要收瀚雄为徒吗?”

虎娃说道:“我方才看见金榕师叔指点众师兄操演剑阵,三长老也在一旁指点了一番。您要我演示御剑之术,我便想到以这件法宝演化方才那九位师兄的剑光……若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,还请二长老指教。”

二长老:“行了,你将法器收起回吧,做得挺不错!……须知御剑之术博大精深,是武夫丘上各门秘传的根基神髓所在。就算你已能演化剑阵,但其威力也倚仗御剑功力,千万不要只追求神通变化之巧妙,而忘了修炼根基之重要。”

虎娃收起法器还给二长老,很恭谨地答道:“多谢二长老教诲,弟子定当谨记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