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72章、山川巨图(上)

有同门告诉小俊,像他这种情况非常罕见。但其实也好办。平日向哪位尊长请教的最多、尊长看他也顺眼,便可提出要求拜其为师,应该也不会遭到拒绝。可是以小俊的身份,又受国君密托,当然要拜剑煞本人为师,可是到现在连剑煞的面都没见着。

虎娃听完后,亦无奈道:“这里既然有你要学的东西,而你能留在武夫丘的时间已经不多了,那就好好珍惜吧……我昨天得知火伯原来就是三长老,我们在武夫丘上的行止恐早已看在各尊长眼中。”

少务沉吟道:“很显然,三长老已打算收瀚雄为弟子,这我们都能看出来。而小路先生如此出色,恐怕武夫丘上的每一位尊长都会中意的。我估计,你会在我之前见到剑煞先生。”

虎娃:“师兄的意思难道是说——剑煞宗主想收我为徒?”

小俊笑了,此刻说话的语气、看待事情的眼界,就是将来的一国之君少务:“我若是武夫丘宗主,绝不会错过你这样的出色的传人,以剑煞先生的眼光,又怎么会看不到?我估计山中各位长老,都对你感兴趣。

但你另有修炼传承,小小年纪已有如此修为手段,师尊必是当世高人。武夫丘上众尊长,应是不好意思厚着脸皮主动来占这个现成的便宜,但你若提出想拜谁为师,且原先的师尊并不反对,我想武夫丘的任何一位尊长都不会拒绝的。

所以我估计,你应在之前见到宗主。届时只要你开口提出欲拜他为师,剑煞先生也定会欣然答应,而我想,你也是愿意这么做的。如果是这样,你能否找一个私下的机会,为我向剑煞前辈传几句话?告诉他我的身份和来意,这样此事就不会泄露出去了。”

虎娃眨了眨眼睛,点头道:“好吧,若有这样的机会,我一定为你传话。假如等到你必须下山之前,还是没有办法私下见到剑煞宗主,那就亮明身份求见吧。”

据小俊判断,虎娃一定早会在他之前见到剑煞。这还真没猜错,虎娃早就见过剑煞了。在红锦城的集市上,虎娃连续三天都去了剑煞卖剑胚的摊位,每次都仔细研究一番那柄剑胚,还跟剑煞聊几句。

后来得到剑胚的并非虎娃,却是虎娃指点瀚雄将剑胚买下,从那时起,剑煞就开始关注他了。而小俊本人其实也早就见过剑煞,便是南荒之行所遇到的那位砍柴老头。

接下来的这段时间,虎娃便在洞府中炼器,不紧不慢地每天炼化两枚天材地宝。先将那沉入池底的特异剑叶取出、物性提炼精纯,再与石头蛋融炼一体。起初用时较久,到后来已经渐渐较为轻松,但他仍是每天炼化两枚,总计用了一个月出头的时间。

身为一名五境修士,原本就擅长炼器,在将物性感应清晰之后,能融炼两种不同的天材地宝,并不会令人感到意外。可是虎娃连续做了六十九次同样的事情,而且一次都没有失手,这就令人难以想象了。

成功祭炼了这么多石头蛋,虎娃也感觉自己的神气法力有所增长。炼器亦是炼人,人的形神便是这世间最玄妙的器用。

刚开始的十几天,虎娃每日炼器几乎抽不出空来,间歇时要抓紧时间涵养恢复神气法力。到后来则感觉越来越娴熟轻松,炼器之余便跑到山中去研究摩崖石刻。

这些摩崖石刻,有半数的御神之念中是在讲解御剑之术。通常情况下,二境或相当的修为,能有朦胧恍惚的感应与领悟,三境修为便可以接受更多的神念信息,四境修为方能在元神中将之解读清晰。

但山中有一面最大的石刻,对观看者的要求很高,它在后山一片较为偏僻荒凉的地方,其中上图案刻画得密密麻麻极为精细,细看居然是一幅巴原地图。虎娃的足迹虽从巴原北荒一直来到了南荒,但他还有太多的地方未曾涉足,也没见过如此完整的巴原地图。

在那样的年代,想绘制这样一幅疆域广阔的精确地图,其难度是超乎想象的。虎娃也了解巴原上很多地方的地形地貌,是当初山神以神念介绍,可是远远比不上这幅地图完备。

这幅摩崖石刻图有两丈方圆,当然很大,可就算图案本身刻画得再精细,也只是一种示意,不可能展现巴原上真正的景物。但它带着御神之念,信息异常的庞杂,比如在图上的一条线,可在元神定境中展开成宏伟的山脉。不仅有山川地貌,还有人烟村落、飞禽走兽、各种物产的介绍。

虎娃曾所走过的地方,图上神念中也有展现,但与他曾见过的情形却有些差别,最主要的是人烟城廓景象不同。这幅巨图当然是武夫大将军留下的,上面介绍的情况,都是五百年前的。

武夫大将军助开国之君盐兆平定巴原,经历南征北战,也亲眼见证了一条条道路的开辟、一座座城廓的出现。盐兆建国,是巴原上的一场剧变,各部族从此走出蛮荒时代进入了农耕文明。这幅巨图便是武夫丘大将军将各地所见整合而成,留下了如此庞然的神念信息。

有些地方的景物展现与介绍得非常详细,元神定境中令人如身临其地,但也有些地方的情形却很简略。比如虎娃所出身的那片北荒,在这幅巨图中只有从高空俯视的山川地貌,应是武夫大将军当年御剑飞行时所见的场景,但特意提了一句——传说中的太昊天帝修炼遗迹所在。

看来武夫大将军也不知道太昊遗迹究竟哪里,只是听过这个传说,在这幅地图上以御神之念告诉了后人。

这幅地图上的神念展示,是巴原上建立巴国之后的情形。在那样的年代,生产和交通仍极为不发达,只要没有大的变故发生,很多地方再过五百年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,至于山川地貌更是如此。

如果说这幅图与如今的情况最大的区别,除了很多新出现的道路、河道、桥梁、村落、城廓没有标注,便是巴原已分裂为五国。

虎娃感到有些纳闷,因为山中的摩崖石刻有历代高人维护、其御神之念才不会消失,其他的很多幅摩崖石刻中,又增添了武夫丘历代尊长新的感悟。而这一幅巨图,其蕴含的神念信息完全就是五百年前的原貌,后人没有做任何修改与添加。

这幅巨图所含的庞然神念,以虎娃的修为,也不可能在元神中一次完全清晰展开,他需要沿着地图一片片地去解读,依次将那些神念信息印入元神。就算是他,也用了三天三夜才把这幅图看完。

看完了,也不等于在元神世界中能完全展开,解读时每次只能展现其中的一部分,或者是一个大概的轮廓。这世上恐没有人的元神世界中能清晰如实的展现整座巴原,就算当年的武夫大将军,炼制这幅图恐怕也用了多年时间、一步步凝刻御神之念。

所以虎娃看完之后便多少明白了,为何这幅巨图还是五百年前的样子?因为它完成之时,其御神之念便呈整体,历代尊长可以继续凝聚法力使其不消散,后人也可慢慢解读。但再想修改它却不可能,没人能有这等大神通法力,武夫大将军本人恐怕都不能。

改一处便等于同时改全部,别的那些石刻或许可做到,这幅石刻却不行,所以五百年来后人看见的一直就是这幅图。

这幅巨图,三境修为根本触动不了那御神之念,拥有四境修为方可勉强去“看”,五境修为才能解读清晰。其中的信息只是介绍巴原五百年前的情形,并不涉及任何神通秘传,“观看”的要求这么高、想把它看全又这么困难,所以平日极少有人来。

但是虎娃看完了这幅图,立刻就把小俊给叫来了,并将自己解读地图的一些心得与发现都告诉了他。小俊如获至宝,就在这幅巨图前凝神定坐,平生第一地辟谷了,且进入了不眠不休的状态,忘记了其他的任何事情,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,才勉强将这幅巨图看完。

以小俊的修为,就算把图看完了,也不可能如虎娃元神中所印入的信息那般清晰详尽,但也是极重要的收获。他对此图的兴趣,超过了武夫丘上的任何其他弟子。幸亏在登上主峰时已突破了四境修为,否则他连看都看不了。

小俊在这幅巨图前凝神定坐了半个多月,当他看完这幅图起身时,忽感一阵晕眩当场倒地昏迷。其神气法力已完全耗尽,体力与精神上的消耗也超出了极限,也不知他是怎么坚持下来的?

小俊连续这么多天都在看那幅巨图,虎娃等人当然不放心。小俊与瀚雄好几次都想劝小俊,回头有时间再慢慢来看,却被虎娃拦住、让他们不要去打断小俊。因为只有虎娃清楚,小俊留在武夫丘上的时日已不多,他只能如此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