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71章、传承(下)

虎娃自己有感觉,每多合炼一枚石头蛋,难度几乎是成倍的增加。原本他还有把握再合炼几枚,但前段时间闭关演化各种妙法,便暂且把此事放下了。如今回头看,他幸亏没有着急那么做。

虎娃新炼化的石头蛋带着剑意锋芒,幻化光影会呈现出飞剑的模样,这是他突破五境后,赋予法宝前所未有的灵性妙用。但石头蛋本身毕竟不是飞剑,只是被虎娃赋予那曾感应到的剑意锋芒。

假如将原本就带着剑意锋芒天材地宝,融合入石头蛋中炼器,那么就会得到一种全新的法器,本身便真正具备飞剑的神通妙用。

其实武夫丘上用特异的剑叶祭炼成套的剑阵法器,其思路与虎娃炼化石头蛋是类似的,由一棵树上结出的剑叶以合器之法炼制而成。一枚特异剑叶炼成的飞剑威力不大,但合炼成成套的剑阵法器之后,则可弥补这个弱点。

虎娃首先要做的,就是将每一枚石头蛋都与一枚特异剑叶融炼成新的天材地宝。他的兽牙神器里还有六十九枚已将物性炼化纯净、但尚未合炼成器的石头蛋。他可以将六十九枚特异剑叶的物性也炼化纯净,再分别与那些石头蛋融炼一体,使这种炼器材质本身就有飞剑的妙用。

但他一次都不能失败,因为身边只有这些石头蛋,失败一次便少一枚。虎娃感觉这些都不是大问题,真正难办的是那已将十二枚石头蛋合炼为一的法器。

那么他也要将十二枚特异剑叶炼化纯净,然后与石头蛋法器融炼一体,必须一次成功不能出丝毫差错,否则他的石头蛋法宝也就毁了。虎娃如今已可以做到,但尚无绝对能成功的把握,所以他还要继续修炼。

虎娃炼器有一个习惯或者说特点。除了那次在太昊遗迹中借助外力炼化神器,其他的时候,他都会将炼器之法的每个细节都体会清晰,知道自己要修炼到什么程度才能成功,没有绝对的把握便不去勉强尝试。假如没有意外的惊扰,他一旦动手便不会损毁。

虎娃要将八十一枚特异剑叶融炼到八十一枚石头蛋中,其中十二枚一次成器,另外六十九枚等到将来再分步合炼为器。这个想法太惊人了,但既然登上武夫丘,不就是来学艺的嘛!接下来的这段日子,他就先从一枚枚熔炼那六十九枚尚是天材地宝的石头蛋开始干。

突破五境之后,他能清晰的感应到天地万物的气息,参悟其物性纹理的变化,才能做到这一步。虎娃于元神中默默地模拟炼器的过程,感应恰好落在肩上的那枚特异剑叶,推算出各种可能的变化,在自己的炼器经验以及修为法力的基础上,得出能否成功的结论。

以虎娃的修为,当然还没有传说中的推演大神通。但他这么做也是一种推演,或者说在自然地模拟,借助自己的炼器经历。

恰在这时,趴在院中另一侧的盘瓠站了起来,晃着尾巴轻轻叫了两声。虎娃一挥手,院门便无声无息的打开了,他起身笑道:“小俊师兄,你果然来了,要不然我也明天也准备去找你的。”

小俊悄声道:“小路师弟,我们进去吧。”

盘瓠仍留在院中,虎娃和小俊走进了洞府,关上门来到后面的静室。虎娃一弹指,墙壁上嵌的一枚武夫美石发出了柔和的光线,照亮了静室中简单的陈设,他指了指石榻上的草垫道:“少务公子,坐下说话吧。”

小俊微微一怔,苦笑道:“你还是叫我小俊吧。”

虎娃早就知道小俊会来,因为他毕竟是巴室国的公子少务,在武夫丘上苦修三年有余、如今终于登上了主峰,这便是国君后廪让他来此的任务。其实就算少务上不了主峰,这三年的磨砺,同样也是后廪的目的。以少务的身份,在别处不可能拥有这番人生经历。

少务登上主峰了,可是他还没有见到剑煞先生,看来国君另有密托尚未完成。虎娃是武夫丘上唯一知道这些秘密的人,所以少务有事必然会来找他商量。况且如今两人的关系,也与上山前已大不一样。

小俊坐下说道:“我们昨天登上主峰时,四位长老都现身了,却没有见到剑煞前辈。”

虎娃沉吟道:“剑煞前辈乃当世高人,神龙见首不见尾。大俊师兄两年前就已是正传弟子,至今没有见过宗主的真容……据说弟子突破四境之后,只要宗主在山中,赐器仪式都会由他亲自主持。

可我们的情况不一样,本就以修士的身份上山,且在登上主峰之前便已突破了四境。武夫丘信守本门规矩,并不疑忌我们是否来此偷师学艺,在我们立誓遵守门规之后,便与其他弟子一样看待,这已经很难得。

其实你要见到剑煞前辈也不难,只表明自己的身份与来意,剑煞前辈若在山中,就一定会见你的。若他不在山中,几位长老也会设法联络传讯,所以你也不必担心。”

小俊仍然苦笑道:“我确实可以那么做,就担心剑煞前辈此刻不在山中,那样一来,我的身份便提前泄露了。父君曾叮嘱,一旦说出自己的身份,就要立刻离开武夫丘,在他的安排下归国。若消息在我下山之前传开,归国路上或许会遭遇意外。”

虎娃问道:“不知国君是怎样安排的,你将在何时离开呢?按他的要求、也按我的推算,你最迟要在今年夏末下山。”他已受封为彭铿氏大人,也算是巴室国中的贵族了,按照礼仪,称呼后廪为国君而非国主也许更合适。

小俊低头道:“我很担忧与挂念父君,不想等到那么晚,仲夏时节便打算离开。”

虎娃:“那你还可以再留三个月。”

小俊:“其实我何时离开,要看父君的安排。若非您为我父君延寿续命,去年冬至你上山之时,我就该下山了。是您带来的消息让我留在此地,也是您指点我登上了主峰、并突破了四境修为。当初您告诉我,何时回国,父君会再派秘使通知并接应。”

虎娃:“我只是转述国君之言,至于他会派哪位秘使、怎么接应,我则半点都不清楚。”

小俊:“开春之后,山中弟子便有轮流下山的机会,父君会派人在红锦城约定的地方与我联络……假如我得到确切的指示,便得走了。”

他的心情很复杂,既想早点下山归国,毕竟已经三年多没见到父亲了,而且是在后廪已时日无多的情况下。但另一方面,他很清楚后廪让自己来目的是什么,恐不仅是拜见剑煞先生。武夫大将军留在主峰的摩崖石刻,其中有很多东西,就是后廪让他来学的。

巴室国中并不缺一位御剑高手,少务身为将来的国君,也没必要自己上阵斗法。那些摩崖石刻中,其他弟子并不是太感兴趣或下功夫去钻研的御神之念,对少务却有非常重要的、几乎是不可取代的价值,他要抓紧时间去学。

小俊今天就是来找虎娃商量,他最多能在山中呆多长时间、何时去见剑煞、怎样才能见到剑煞。其实有些事情与虎娃也商量不出结果,但少务憋在心里太久了,总得找个人说说,而虎娃是他唯一能说这件事的人。

两人又聊起了今天在山中见到的那些摩崖石刻,这就是武夫丘独特的传承方式。小俊今天还详细打听了,也找了不少师兄攀谈,了解到更多的详情。

那些摩崖石刻上的御神之念,最多的是讲解与传授剑术,其修炼的根基就是将武丁功修炼到极致之境。但并不是所有弟子都能领悟与解读清晰,每面石刻上所留的御神之念对弟子的境界要求也不同。

普通人察觉不出那石刻的异常,天生灵觉特别敏锐者,若站在石刻前定神观察,可能会感到一阵阵恍惚,初境修士的情况也差不多。若是修为达到二境,已可感应外物,从而能够接受到某些石刻上的御神之念,在某种朦胧不真切的状态下体会清晰。

刚刚登上主峰的正传弟子,绝大多数并非修士,但他们都将武丁功修炼到了极致之境,也能凝神入定感应外物,其神识敏锐不亚于二境九转圆满修士。在那些摩崖石刻前感应御神之念,于元神中解悟并受其指引,便有可能迈入初境得以修炼。

在这种情况下,他们的初境与二境修炼已有根基,只要功夫用足便可层层精进。若是与哪位尊长投缘、经常向其请教,将来便可拜其为师。另有一种情况,某些人在做杂役弟子期间就被尊长看中了。待其登上主峰之后,某位尊长便会专门指点、引其迈入初境得以修炼,那么这位尊长就是其师尊。

这是武夫丘上拜师的两种情况。御剑与炼剑之术弟子平日可自行修炼,而剑阵与剑符之术,则要由师尊单独传授。偏偏虎娃与小俊哪种情况都不是,小俊还打听了——像他这样的,若想拜师怎么办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