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71章、传承(上)

瀚雄赶紧解释道:“大俊师兄怎会不明白这些,他想问的其实是另一件事,这洞府可不可以与双修道侣同住?”

金榕师叔又笑了:“当然可以,宗门并不禁止这种事。假如大俊将来修为突破四境,又有自己的双修爱侣,可以在此选择一座洞府同住。若其爱侣并非本门正传弟子,则需尊长点头;若就是本门正传弟子,那只是他们自己的事。”

洞府中的情况交待完毕,众人又走出了院落,金榕师叔取出一面盘状的法器,施法祭出一道光华打在院门旁的一根石柱上。石柱表面出现了一片半透明的痕迹,他又说道:“小路,你运转自身神气、以精血在上面刻画一个标记。”

虎娃依言而行,刺破手指在那石柱上写了一个符文,便是当初他与仓颉喝酒时自行写出的“李”字。待光华消失之后,石柱上出现了一块镶嵌其中的武夫美石,石上便浮现出这个符文,仿佛还带着流转的生机。

金榕师叔看着那符文道:“这种标记我还从未见过,弟子们通常留下的都是所出身的各部族图腾。”

虎娃心念一动,问道:“每名弟子挑选洞府之后,都要留下一个印记吗?”他想到了一件事,仓颉先生十有八九来过这里,因为武夫丘上的洞府院门外,曾留有巴原上各部族的图腾标记。

金榕师叔点头道:“是的,表示这座洞府已经有人住了。”

瀚雄又问道:“这个标记会消失吗?我看原先没有啊。”

金榕师叔:“如果洞府主人离开武夫丘或者搬到别处,我便会施法把这个标记抹去。它与洞府主人的生机气息相感应,你在里面闭关时我便能知道。历代有很多人长年于武夫丘上修炼,最终便坐化于洞府中,此标记上的生机气息亦会消失。”

说到这里,金榕的语气又变得很伤感,众人也一时无语。接下来小俊和瀚雄选了最近的两座洞府,其中的格局差不多。小俊挑的那座洞府是三年前刚空出来,上一位弟子也留下了东西,一匹红锦花蕊织锦,是异常精美的衣料。

瀚雄猜测这可能是一位女弟子所留,金榕师叔却说他猜错了。据虎娃观察,三年前曾住在这里修炼的那名武夫丘弟子,应出身多木族,所以能织出这种蕊锦。这匹蕊锦还经过了法力的炼话,色泽常新且不沾尘埃,也算是一种特殊的宝器了。

瀚雄选的那座洞府则是二十多年前空出来的,前人也留下了礼物,竟然是以特异的剑叶炼制成的一套法器飞剑,可一化为九。瀚雄现在便用它来修炼御剑之术,若将来能突破五境修为,还可用它修炼与施展剑阵神通。

金榕师叔又露出笑容道:“还真是巧了!瀚雄啊,你挑的就是三长老当年的修炼洞府,而三长老便精通剑阵之术。这件成套的飞剑法器,便是他当年闭关习练剑阵时所用。”

看来瀚雄与火伯真是有缘啊,不仅被他抓去挑水,如今还挑选了火伯当年住过的洞府,得到了他留下的成套飞剑法宝器,这也是难得的宝物啊。

等金榕师叔走后,几人不约而同都在想一个问题——大家各得前人所赠,将来有一天他们也要离开时,又能给后来人留下什么礼物呢?

大俊说道:“小路的洞府中有前辈留下的美酒,我回磨剑峰拿几个碗过来,今天大家便庆祝一番。”

当晚四人一狗就聚在虎娃的洞府中饮酒,将那坛中美酒喝了一半。酒极其醇香,还有舒活筋骨的灵效,众人差不多都喝得快醉了,盘瓠晃晃悠悠几乎站不稳了,这才各归洞府休息。

虎娃的洞府中有两间静室与一间偏厅,当然变让盘瓠今后也留在这里修炼。而大俊则厚着脸皮要住在小俊的洞府里,却被瀚雄拉到自己那边去了。第二天早上,大俊又领着几位师弟参观了武夫丘主峰各处。

在祖师殿下方有一片开阔的广场,广场边的山石有几处被磨平,上面凿刻着各种纹路图案,各有一名弟子凝神定坐在这些摩崖石刻前。一面石刻前只坐了一个人,看样子正在参悟什么玄通,别人也不好打扰。

大俊介绍道:“这些石刻,皆带有御神之念,武夫丘的秘传传承便在其中。沿着主峰的这一圈,共有几十幅石刻,我们可以找没人占的地方仔细看看。”

离开这片广场沿环绕主峰的道路前行,树木掩映之间,又见山崖上有一幅幅磨摩刻,皆有弟子定坐于摩刻之前。转到山峰另一侧,在一片比手指还细的竹林后面,他们见到了三幅并排的摩崖石刻,每幅相隔大约五丈有余,此地无人,大家便上前仔细观瞧。

第一幅石刻图案勾画得很简练,竟是两支军阵在战场上厮杀的情景,图案中带着神念信息,展开元神才能感应与接受。此神念并非是一位高人当面发出,而是留在这石刻上的,此等神通手段,至少要有七境以上修为才能施展。

这些石刻都是当年武夫大将军所留,当初凝聚御神之念的法力,在这五百年来应该早就耗尽了。但由于武夫丘上传承不绝,历代高人不断施法凝聚其中,使这神念信息清晰长存,不仅能供后人感悟,且融入了历代高人的心得精华。

虎娃站在石壁前凝神感应那神念,其中的信息不仅是战阵厮杀的场面,也包含指挥军阵作战的种种谋略与心得。武夫丘大将军辅佐开国之群盐兆平定巴原,立下战功无数,他将自己操演与指挥作战所总结的兵法,用御神之念凝聚于这面石刻中传于后人。

虎娃又走到另外两面石刻前凝神感应。第二面石刻上的图案是一座军营,而神念中讲述的是安营、养军、行军、调军、分兵、合兵、励兵之法。第三面石刻上的图案是一支车队,神念信息中包含后勤辎重的征集、囤放、补给,不同的交通条件与军阵规模所需人力物力。

难怪这里没有武夫丘弟子定坐参悟,因为其御神之念与秘法修炼无关,涉及到战略的布置、战术的指挥、战场的变化、开战与休战的选择、后方的准备等等,一般人根本用不上。小俊却说道:“这个地方,我必须好好参悟一番。”

大俊有些意外的看了小俊一眼道:“这里很少有人来,这上面的神念也不像神通法诀般玄妙难解。以你的修为将其解读清晰,自可回到洞府中细细参详,倒不必天天坐在此地。每次触动这石壁上的神念,其中蕴含的法力就会消耗些许,虽很微弱,但到了一定程度,也需要尊长再行施法补充、使其保持清晰不散。”

虎娃和瀚雄倒没说什么,他们清楚小俊的身份,巴室国的未来国君,必然会对这三面石刻感兴趣的。武夫大将军留下这样的御神之念,或许就是让少务这样的传人修习的。想当年的北刀氏,应该也在此参悟过。

……

当天夜里,在山中逛了一圈的虎娃正闭目端坐。他并没有呆在洞府后面的静室里中,因为此时没有修炼任何秘法,就是舒展元神感应着武夫丘主峰上的气息,坐在院中的那株冷剑杉下。

他挑选的这座洞府,已经快五十年没人住了,虽然每年都会有山中弟子来打扫庭院,但那树上落下的特异剑叶却没有被取走。沉入池中的就一直留在池底,而落在地上的特异剑叶也被拣起放入池中,竟已积攒了百余枚之多。

那茂盛的树冠中,嫩绿的新叶已长出,而青灰色的老叶仍未落尽。显然今年此庭院还没人打扫过,当虎娃入住之后,也不会再有别人来打扫。一阵清风吹过,又有片片杉叶落下。

虎娃感应得非常清晰,树上还有二十多枚带着金属光泽的特异剑叶,这种叶子会生长十几年,看来大多年限还没到,而刚刚有一枚恰好飘落在自己的发丝上。

这满树满地的剑叶,其实都是一种天材地宝。但这种天材地宝没有太大的价值,想将物性炼化精纯很不容易、炼器时损毁的可能性也极大,就算炼成法器也没有太大的威力。而在武夫丘上,它是让弟子平常练手用的,因为剑叶很多,不怕损毁。

同一棵树上的特异剑叶、生机物性相通,可以祭炼为成套的法器,不仅可用来修习御剑、炼剑之术,还可用于施展剑阵之术。瀚雄的洞府中,便有当年三长老留下的一套剑阵法器。虎娃对此很感兴趣,他也想将刚刚领悟的剑阵之术在此地习练纯熟。

假如换一种情况,他可以把瀚雄那套剑阵法器借来修炼,但现在到不必了,他的石头蛋也可以演化剑阵。

虎娃的炼器计划,假如有他人知晓,恐会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,因为他要将八十一枚石头蛋合炼为一器,这几乎是不可能成功的事情。但也没人告诉过他,这么做不可能成功,虎娃一直在尝试,如今已合炼了十二枚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