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70章、洞府(下)

不是在山崖上凿一间静室,就算得上真正的修炼洞府。武夫丘上的每座洞府中都有泉眼,有些是天然的,有些是以人工手段从岩层中引出。所谓洞府当然也不仅是山洞,其后方是崖壁,前方却有一个露天的庭院,院墙居然是与山岩一体凿成。

院中一侧就是天然山岩,岩上有泉眼,下方有聚泉之池,池分三叠,分别可沐浴、洗涤器物、引水灌溉。虎娃挑选的洞府,院中这三层高低相连的泉池在右侧;左侧是个小园子,约有五丈方圆,可根据自己的喜好种植花草、果蔬或灵药。

那泉池旁生长着一株奇异的树木,主干约有三丈余高,上方展开的树冠形似一头卧虎盘踞。此树就是武夫丘上着名的冷剑杉,虽在高原寒冷地带,但一年四季都有茂盛的枝叶。

冷剑杉的针叶扁平,约有一指长,形似一支小剑,就连脉络纹理都像剑身上的花纹。它在春天长出的新叶是嫩绿色的,到了夏季则呈翠绿色,入冬后又变成青黑色。每年春天嫩绿色的新叶发芽之后,那青黑色的老叶才会渐渐飘落。

虎娃在外面的深山密林中也曾见过这种冷剑杉,但很少能遇到,他对此树形状很特别的叶子也很感兴趣,曾顺手摘下来研究过,发现它可以当成炼器的天材地宝。但想将普通的剑叶物性完全炼化精纯,非常费力而且极难成功。

虎娃是第一个选定洞府的,大家都跟着进来参观了。瀚雄看着那株冷剑杉茂盛的树冠道:“这里恰好有树冠展开,罩住了这个最大的泉池。假如在泉中沐浴,有人站在山上也看不见。”

大家都被他逗笑了,金榕师叔笑着介绍道:“其实这样的冷剑杉,每座洞府的院中都有一株,就种在泉池旁。假如它意外枯死,门中尊长也会重新移栽一株过来。但瀚雄所说的那种用处,我还是第一次听说,或许也有点道理吧。”

小俊追问道:“每座洞府院中都种有这冷剑杉,难道它还有什么特别的用处吗?”

金榕师叔点头道:“是的,它对习练武夫丘上的四门秘传,御剑、炼剑、剑阵、剑符之术,都有大用。对于绝大多数弟子而言,它甚至必不可少。”

此时已开春,泉水中和地面上都落了不少青黑色的剑叶。金榕师叔一招手,施展御物之法同时卷起了九枚剑叶,在空中如操控飞剑般盘旋穿梭,隐约竟演化出一种阵法。他再一弹指,剑叶重新飘落,又向大家讲解了一番。

冷剑杉每年刚落下的青黑色叶子,也是一种可炼器的天材地宝,但品质不佳、炼化时极容易损毁,就算炼成宝器或法器,其威力也很小,在斗法中基本没太大用处。可是另一方面,它又有非常重要的价值,胜在数量极多。

武夫丘弟子就用落叶炼制飞剑,虽然几乎都会损毁,但可以反复练手,借此熟悉与掌握炼剑之术。

每年春天新叶发芽之后,并不是所有的青黑色老叶都会脱落,总会有那么几枚剑叶继续长在树上,渐渐呈现金属的光泽,而且随着年月长久,这光泽会越来越明显,其物性也会越来越精纯。这种特异的剑叶大约到十余年后才会脱落,入水即沉,且在水中不腐。

假如没有落在水中而是撒落在地面,日晒雨淋下其物性也会保持几十年不变,几十年后才会失去金属光泽渐渐腐朽。这种特异的剑叶更适合用来炼制宝器或法器飞剑,其威力虽不是很大,但对于掌握武夫丘的御剑术有很大的帮助作用,祭出时就像盘旋的飞针。

御剑之术当然也需要长年习练,但是修士的飞剑全力施展来,往往威力惊人,这洞府虽然还算宽敞,可也不够飞剑展开乱劈的。所以弟子平日于洞府中习练御剑术,都会以这种剑叶炼成的法宝施展,以助其手法纯熟、功力精纯。

至于这些剑叶更重要的另一个用处,金榕师叔方才已经展示了,就是演练剑阵。

剑阵可比普通的御剑难修炼多了,且需要特殊的法器施展。在没有炼成可施展剑阵神通的法宝之前,也可以用这些剑叶模拟练习剑阵之术,就像金榕师叔方才做的那样。而另一方面,真正威力强大的剑阵,在洞府中也是施展不开的,假如将飞剑祭出洞府之外,恐怕会惊扰到山中其他人。

而那些适合炼器的特殊剑叶,又有一种很重要的用途。它们不仅可以单独炼化成法器,同一株树上的叶子、其物性相通,还可以将很多片叶子融合祭炼成同一件法器,而这样的成套法器,便是施展剑阵神通的基础。

所以武夫丘弟子,通常先要用那些特异剑叶祭炼出成套的法器,然后才能施展出真正的剑阵神通。金榕师叔刚才用的是几片普通的叶子,只是在演化剑阵,并不是在施展剑阵。

若一名弟子将上述的神通法术皆习练纯熟、掌握精深,便等于习成武夫丘上的御剑、炼剑、剑阵之术。这说起来好像很简单,但想做都到可就太难了。

武夫丘弟子只要有四境修为,当然都能施展御剑神通,只是功力与境界高低不同。但是炼制飞剑,就未必人人擅长了。有人想要趁手的随身飞剑,往往需要在同门的帮助下打造,或者由尊长赐器。至于剑阵之术,则需要师尊单独传授。

武夫丘上还有一门秘传,是剑符之术,其基础就是至少要将剑阵修炼至小成。制作剑符最常用的材料,也是那种特异的剑叶,手法类似炼化成套的剑阵法器,但最终炼成的并非法器,而是将很多片针叶融合在一起,方能制成一枚剑符。

也就是说,要将前面那三门秘传功夫全部习练有成,才有可能掌握剑符之术,就连五境修为都有些勉强。炼器不慎会损毁,还可能伤及炼器者本人,炼制成套的飞剑法宝则更加困难与危险。所以弟子用这种威力不大的剑叶先行掌握纯熟,而炼制剑符则更是如此。

金榕师叔本不必对刚上主峰的弟子介绍这些,可虎娃既有五境修为,而瀚雄又指着这棵树胡说八道,所以他特地讲解了一番。

众人啧啧称奇,这传承五百年的大派修炼宗门果然底蕴非凡,就连洞府中种的一棵树便有这么多讲究。瀚雄又笑着问道:“金榕师叔,武夫丘上的四大秘传,您都练成了吗?”

金榕师叔白了他一眼道:“我登上主峰已有四十余年,突破四境也有三十年了,如今是五境七转修为。想当初曾在洞府中先后闭关修习的御剑、炼剑、剑阵之术;至于剑符之术,我并不精通。武夫丘的每一门秘传皆博大精深,山中大部分正传弟子,主要修炼的都是御剑之术。炼剑颇耗费心血精力,至于修炼剑阵更讲究天赋。武夫丘历代尊长汲取世间工匠打造器物的经验,通常组织弟子合力打造法器飞剑。至于剑阵,则与战阵之术相结合,往往是由多名弟子持剑结阵施展。而剑符往往只在很重要的弟子下山时,由尊长赐以护身。”

众人赶紧行礼道:“原来如此,多谢师叔赐教!”

金榕师叔又领着众人穿过院中走进了洞府,其建筑不仅是在崖壁上开凿一个山洞,前厅有一大半是在山体之外的,就像一座贴山而建的屋子,正面门窗,墙壁和屋顶都是由突出山体的天然巨石削成。

正厅很宽敞、平常可用于会客,旁边还有一间偏厅、能放置各种杂物,后面则有一大一小两间修炼静室。在那间偏厅里,居然有一个武夫石壳炼制的宝器坛子,约有半人多高。瀚雄好奇地打开那坛子的封口,一股浓郁的酒香立刻弥漫开来。

众人惊讶道:“这洞府里怎么会有酒?大半坛呢!”

刚刚板起脸的金榕师叔又笑道:“当然是你们的前辈酿的,武夫丘弟子的擅长与爱好各不相同,有人在洞府中酿酒也不稀奇。这坛酒应该已经放了几十年了,以宝器封存得很好,就是留给后来弟子的礼物……小路,你将来若搬离这座洞府,也可给后来人再留下些什么。”

武夫丘还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。弟子在洞府中修炼,等到下山或离开时,往往会留下一些东西赠予后来人,比如这座洞府中的美酒。据金榕师叔介绍,这座洞府已有近五十年没人住了,房舍封存,院落每年都有人来打扫一次,今日才为虎娃重新开启。

金榕师叔又说道:“主峰上没有饭堂,你平日需要吃饭还是回磨剑峰那边,那大屋中的床铺也给你们留着,但可以把东西都拿到这洞府中来,平日修炼也可以就住在这里。”

大俊又说道:“这样一座洞府,可以住不止一个人啊!”

金榕师叔瞄了他一眼道: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这里确实可以住不止一个人。洞府也是闭关修炼之所,你到这里作客可以,但想蹭别人的洞府长住、打扰他人修炼就不太合适了……若是洞府的主人主动邀请,我倒也不会管闲事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