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70章、洞府(上)

虎娃如今以知道自己上次太冒失了,惊扰了二长老,而且将这位尊长晾在了这边。他心中十二万分的抱歉,但在众目睽睽之下又不好开口多说什么,只得又躬身向二长老行了一礼以示歉意。

第三个登上主峰的是瀚雄,他见到三长老也吃了一惊,随即微微点了点头,想必也收到了三长老暗中的神念。而三长老看着瀚雄,眼中隐含笑意,仿佛很满意的样子。二长老又气度威严的说了一番开场白,命瀚雄暂退虎娃身边,再一次祭出神剑运转大阵。

虎娃注意到二长老的鬓角微微出汗了,想必祭出武夫神剑运转锁山剑阵的玄妙,极耗法力神气。那千步长阶在云雾缥缈中重新化为剑光飞去时,带着移转与斩开空间的力量,假如剑阵以另一种方式运转、化剑光攻敌的话,恐怕世上没几个人能挡住几剑。

最后一个登上山峰的是小俊,这位巴室国的公子在长阶上走得有些慢,出现在众人面前时,眼中尽是欣慰与感慨之色。虎娃能感觉出来,终于迈到主峰之上,小俊的心情非常激动,却尽量保持着平静,就在这一刻,他其实又成了巴室国的公子少务。

少务毕竟是少务,不论他前段时间在修炼中寻求怎样的心境,但不可能永远是武夫丘的杂役弟子。他成功登上主峰,是一个心愿的完成,又是另一段历程的开始。

小俊上前向诸位尊长行礼,神态恭恭敬敬,却自然带着一种以前所没有雍容的气度。二长老照例开口勉励了一番,三长老却以神念悄声道:“二长老,你还行不行?要不,最后一下让我来吧!”

他指的当然是再度祭神剑运转大阵、将那长阶收起。在场的只有这几位长老清楚这是多么吃力的事,一次两次倒还行,但今天二长老可要接连来四次啊,连休息的机会都没有,别最后一下失了手,可就让满山弟子看笑话了。

二长老板着脸,以神念回到:“怎么不行?假如最后一剑让你来,周围的晚辈们不都看出我挺不住了?这个脸可丢不起!”

当二长老第四次祭出神剑时,连虎娃都暗中替这位尊长捏了一把汗,暗道今天他们四个一起登山的决定,实在把二长老给累坏了,再想起上次的惊扰之事,心中的歉意便更深了。还好二长老第四次施展神剑时,仍显得神威无比,众弟子的喝彩声更加热烈。

二长老轻轻喘了一口气,但又不敢喘得太厉害、让晚辈们看出破绽来,调匀神气这才开口道:“你们四个一起上前领受武夫丘上的门规,每位弟子登上主峰都要如此,若不愿遵守可就此下山,立誓遵守才能成为正传弟子。”

三人一狗皆拜伏于地,听二长老宣讲武夫丘的门规。其内容和各宗门的规矩大同小异,但也有一些独特的规矩有点像军规。当众宣读的内容比较简练,但二长老的声音中带着神念,给这几名弟子做了详细的解释。

恭敬尊长、关爱同门之类的规矩自不必多提,武夫丘的独门秘传未得尊长允许,不可擅传他人,这些也和各宗门差不多。比较特别的是,若得到武夫大将军的剑法真传,便要继承大将军的遗志,为世间斩除邪魔、守护巴国民众。

跪拜在地上的小俊露出思索之色,他没有听错,武夫丘的门规中提到的是“巴国”。可是当年的巴国早已不复存在,百年前便已一分为五。在武夫大将军的年代,刚刚平定了巴原建立了巴国,这位祖师爷恐怕也没有想到今天的况状。

当年祖师制定的门规就是这样的,后人也未做更改。小俊琢磨了半天,忽然眼神一亮,暗有喜色。

接下来几人便当众立誓,盘瓠说不了话,但也没有乱叫,与众人一样露出很认真的神情默念。这也算是立誓了,若盘瓠不愿领受门规,刚才便应选择自行下山。

接下来二长老又交待了一番其他的事情,语句仍很简短,主要是用神念,否则诸般杂事恐怕要讲很长时间。虎娃这才清楚,正传弟子平日主要仍是自行修炼,在主峰上有很多地方,都留有武夫丘大将军当年的传承。至于是怎么回事,看见了便知。

登上主峰成为正传弟子,也未必人人皆能成为修士。但他们既能走到这一步,又能得到高明的指引,最终成功迈入初境得以修炼的机会,当然比普通人大得多,甚至会超过半数。

若能迈入初境得以修炼,对于这些正传弟子来说,初境与二境的修炼并没有太大困难,因为他们早已将武丁功修炼到极致之境。到了三境之后,就可以自行修习祖师与历代尊长留下的各种传承秘法,如果在修炼中遇到了什么问题,可以向师尊以及各位尊长请教。

二长老最后说道:“只要修为突破了三境,便可于山中自行参悟与御剑与炼剑之术。而我武夫丘另剑阵、剑符之术,这两门传承则需师尊单独教授……瀚雄与小俊登上主峰时已破四境,小路更是破了五境,你们三人可在主峰上选择修炼洞府。至于具体杂务,可请教你们的舍长大俊。”

武夫丘有史以来,还是第一次有一条狗出神剑登上了主峰;而为四名弟子同时举行接引仪式,恐怕也是第一次。再仔细回想,自从虎娃等人上山以来,像这样的“第一次”已经接连发生过好多次了。

接引仪式结束后,众人散去,大俊笑呵呵地走过来朝几人道:“诸位师弟,刚才二长老的吩咐都记住了吗?我真羡慕你们啊,刚登上主峰就可以选择专门的修炼洞府。今天就先把这件事办了吧,我领你们去找金榕师叔。”

瀚雄仍未完全回过神来,环顾着四周说道:“接引仪式这就结束了?”

大俊:“你还想怎么样,难道要诸位尊长设宴吗?”

瀚雄又回头望了一眼道:“那我们怎么回去呢?方才门规中说,不得向杂役弟子泄露怎么来往主峰,不会仅仅是指打开长阶的玄妙吧?……对了,大俊师兄平时又是怎么回磨剑峰的,难道还要斩开那千步长阶吗?这边也没插着剑啊!”

大俊拍了拍他的肩膀,一指高崖下道:“你自己看一眼。”众人顺着他指的方向低头一看,在百丈之下,半山腰居然有一座索桥通往磨剑峰。说来也奇妙,他们未登上主峰之前,根本就没发现座桥。

大俊又解释道:“外面四座山峰,不仅有索桥相连,还各有一条索桥通往主峰。但桥头布有法阵,在那边是看不见的,开启法阵也须以武丁功的劲力。我们这些正传弟子,平常都是走索桥来往主峰,哪能天天去拔那神剑?”

众人这才清楚,原来出入主峰是这么方便,可是受门规所限,大俊先前并没有告诉他们。主峰上有祖师殿等各种宗门建筑,却没有饭堂和外峰那种供弟子住宿的大屋。像大俊这样的正传弟子,平时吃住还是在磨剑峰,只有突破四境修为后,才能在主峰上挑选修炼洞府。

忙完了刚才那些事,时间已是午后了,主峰明天再慢慢参观吧,大俊领着找到了管理山中洞府的金榕师叔。

这位长者头发花白,神情很是和善,相容打扮看上普普通通。据大俊私下介绍,别看金榕师叔平时都是笑呵呵的样子,但也是一名五境修士,在众弟子中人缘非常好,很多人修炼剑术时遇到什么问题,经常都会向他请教。

……

远望武夫丘主峰,就像一柄直插云宵的巨剑,在其大约三分之二的高度,“巨剑”若有缺,那是山中一片开阔的平台,建有宗门的重要场所。“剑身”上还有很多条纹路,那是山中交错的道路以及各种建筑。

历代弟子凿建的修炼洞府,在山中呈带状分布。接近峰顶的那一片洞府,是门中尊长的修炼之地。像虎娃与瀚雄这样的晚辈弟子,平日的修炼洞府在半山腰,有两片地域可以选择,总计共有近百处。

常驻武夫丘上拥有四境以上修为者,也不过三十余人,大部分修炼洞府都是空着的,金榕师叔便让他们自行挑选。

虎娃选了半山腰朝东南侧的这一片地方,离那隐秘的索桥不远,可以方便来往生火峰或磨剑峰。小俊与瀚雄则打算选择与虎娃相邻的两座洞府,平日有什么事也方便。

金榕师叔领着他们,沿着崖壁上开凿的山道走过一座座洞府门前,虎娃发现这些修炼洞府其实是沿着武夫石矿脉凿建的。他曾在红锦城外的深山中见过一条开采过的矿脉,岩壁上留下了很多大大小小的孔洞,有些孔洞就很适合改造成修炼静室。

但武夫丘主峰上的这些洞府并非是特意开采武夫石所留下,就是沿着矿脉凿建,在凿建的过程中顺便开采武夫石,这倒与虎娃在砍柴峰半山腰凿建的临时洞府是一样的做法。而这些专供四境以上弟子的清修之所,建造的规模可要大多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