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69章、结拜(下)

不少人都感到很惊讶,暗道这几人的修炼是否太快了、或者太过自信了?也有人在暗中议论,这几人是否与那飞郎一样,在山中实在呆不下去了,眼看已开春,便找个机会试试运气,不行的话便就此下山。

武夫丘上每年冬至都有新的杂役弟子来到,经过一个漫长的大雪封山季节,最先坚持不住的往往在来年春天就会下山,今年第一个下山的便是那羽民族人飞郎。

大俊在主峰上等待,几十名正传弟子也都聚集在主峰那一侧的高崖上,还私下里悄声向大俊打听——今天要登主峰的人都是谁、什么状况、有没有把握、为何四位长老全都来了?

大俊只是笑着悄声回答——待会儿便知。主峰上的众弟子当然不能大声喧哗,因为四位长老并肩而立,居然都到场了。这也是大家以前没见过的,通常弟子上山,负责接引的只是二长老一个人。

磨剑峰那边聚集的众杂役弟子,已经看见虎娃与瀚雄等人来到了那插着神剑的小路口,大家都很自觉的退开距离让出了一片空地。接下来令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,第一个走上前去拔剑的,竟是迈开两条后腿直立而行的汪汪。

瀚雄他们几个对此并不意外,可是将其他的人都给惊呆了。武夫丘的规矩是来者不拒,哪怕妖族人只要在每年冬至按照要求登上了武夫丘,都可自愿留下做杂役弟子。所以虎娃当初问小四长老能不能将这条狗留下时,按武夫丘的规矩当然也是可以的。

但众人多少都将这件事当成一个玩笑,可没想到开春之后,第一个跑去拔剑的居然是这条狗!它也没有手啊,怎么能把剑拔出来呢?

盘瓠已有三境修为,但这柄剑仅凭御物神通是动不了的,必须它亲“手”去拔。而盘瓠也有自己的办法,它站在了剑的侧前方,剑柄恰好和它的肩头差不多高,它用有些怪异的姿势向后拧身,两只前爪反伸到肩后握住了剑柄。

然后只见这条狗伸着舌头一用力,居然将剑给拔了出来!周围响起一片惊呼声与喝彩声,盘瓠的神情有些得意,用双爪夹着剑柄,高举神剑跳下了石头,跑进路口奋力向前一挥,只见一道凌厉的剑光斩出,那凝聚不散的云雾中竟出现了一扇门户。

从这个方向望去,门户内仍是一片云雾缥缈、什么都看不真切。

盘瓠捧着剑晃着尾巴跑了过去,一踏进这道门户,前爪握住的剑就化为一道光芒向前射出,面前便出现了一道千步长阶。它挺直了身体尽量端正狗容,一步步登阶而上。盘瓠的个子有点矮,就这么迈后腿登台阶颇有些费劲,但始终没有把前爪放下来。

主峰上的众正传弟子能看见这边的情形,他们也是目瞪口呆。盘瓠走进那缥缈的雾气中就像凭空消失了,接着主峰这侧的高崖边缘也出现了一扇云雾笼罩的门户,盘瓠从里面迈步走出。这条狗抬头看见这个场面,也吓了一小跳,随即又吃了一惊。

因为它看见了众弟子前面依次排开的四位尊长,二长老和小四长老就在其中,所以不难猜测这四人的身份。最左边的大长老它是第一次见到,果然如传闻中那般,可称武夫丘上的第一美女,但是排在左起第三位的竟是火伯!

这时大俊在侧方开口道:“汪汪师弟,恭喜你拔出神剑斩开道路,终于登上了主峰,还不快拜见前来接引的四位长老!”

盘瓠赶紧上前行礼,还汪汪叫了两声。原本在这种场合,弟子是应该开口感谢尊长的接引,然后还有一番问答。可是盘瓠不会说话啊,所以也只能这样了。

二长老然已知道这条狗今天会试着上主峰,没想到它真上来了,而且是第一个上来的。他的神情颇有些哭笑不得,轻轻咳嗽一声道:“汪汪,你当初来到有幸武夫丘上,如今终于修炼有成,可喜可贺!

自古以来,有无数人想登上武夫丘,但能成为杂役弟子者甚少,最终能来到主峰成为正传弟子则少之又少。你能站在这里,便说明已经历了一番艰苦磨砺,用功之勤勉、意志之坚韧远超同辈,这便是当年武夫大将军挑选传人的要求。

杂役弟子在山中修炼的,便是武夫大将军留于后世传人的武丁功,其精髓是那种一往无前的大气魄。它不仅是一门锻炼筋骨与磨砺意志的功夫,若你将来能迈入初境得以修炼,它也是武夫丘剑术的根基……”

按照传统,负责接引的尊长要勉励刚刚成功登临主峰的弟子一番,并解释为何要将武丁功修炼到极致之境、才能成为正传弟子,同时讲授武夫丘的门规、以及在主峰上修炼需要注意的事情。其实对于二长老这等高人,发过去一道神念就行了。

但这是一个仪式,还有其他弟子在场观礼,要尽量显得严肃而庄重,所以二长老会以舒缓的语气开口,让众人都能听闻。当宣布门规之时,弟子还要立誓遵守。讲到最后,这名弟子也要说几句话,以示对尊长的感激、能成为正传弟子的荣幸、将来一定要好好修炼云云。

四位长老皆没有一丝嬉笑之色,背负武夫神剑神情皆庄庄严肃穆,浑身的气息宛如凌厉的剑意锋芒,使在场的晚辈弟子不由自主心生敬畏……

二长老正在一本正经的说话呢,元神中突然传来了大长老的神念:“你对它这么说不合适,人家是已有修为的妖狗!”

小四长老的神念亦同时传来道:“它又不会说话,等你讲完了,难道让众弟子听它汪汪叫吗?”

二长老回神念道:“那你们让我怎么办啊?自古以来,接引仪式便是如此!”

三长老也发来神念道:“你先勉励汪汪两句就得了,别着急宣讲门规,下面还有三个在等着呢。等他们全上来之后,再一起办吧。”

二长老:“你怎么知道他们都能上来?”

三长老:“小路去年就将这长阶打开了,至于小俊我不敢保证,但瀚雄肯定也是能上来的。”

小四长老又插入神念道:“三长老,你没跟宗主抢弟子,倒是先下手把那大个子给抢走了。人家是巴室国长龄门长龄先生之子,有家传秘法修为已经破了四境,还得到了宗主的神剑之胚,你这个便宜占得不错啊!”

三长老答道:“我只是教了瀚雄我自创的挑水功,哪有什么抢传人的说法,武夫丘上的弟子,不都是大家的传人吗?而且瀚雄自己说了,他父亲鼓励他登上主峰拜师,已经得到了原先宗门与师尊的许可,我这么做……”

小四长老又插入神念道:“我们早知道你看那大个子顺眼,想当初他上山的时候,买你的瓜果,是不是多给了不少钱?”

这时大长老以神念不悦道:“小四,你啰嗦什么!……二长老的开场话快讲完了,赶紧让下面几个人上来吧。神剑还没送回去呢,叫人家怎么再打开长阶啊?”

见证仪式的众弟子,可不清楚这几位长老正在暗中以神念拌嘴,只见他们无比威严的站在那里,而二长老正在开口勉励汪汪师弟。这时二长老才意识到下面的人现在上不来,因为要先运转阵法将那长阶收起,神剑才能重新归位。

二长老的一番开场话也讲完了,盘瓠学着人的样子躬身行礼,以示受教并谨记。二长老忙里偷闲还以神念回到:“宗主猜测小路是仓煞的传人,如果他上来了,便说明仓先生煞不反对他到武夫丘上再拜高人为师,甚至……”

大长插话道:“甚至是宗主猜错了,小路其实并非仓煞传人……你快点吧!”

只听二长老的周身传出一阵如龙吟般的剑鸣,背后的那柄神剑自行出鞘飞到了半空,剑意锋芒似与整座山峰共鸣。一道剑光如蛟龙般飞去,又化为一柄神剑插在磨剑峰的那边的石头上,而众弟子发出轰然惊叹。

第二个拔出神剑斩开长阶、来到众人面前的是虎娃。虎娃看见三长老也微微吃了一惊,三长老率先发来一道神念:“不必惊讶,我就是武夫丘上的三长老,而杂役弟子并不清楚。我同时也负责考察众弟子的心性行止,对你们几个一直都很满意。”

虎娃心中暗道:“您当然很满意,要不怎么专门选瀚雄去挑水呢?”同时上前给四位尊长行礼、感谢他们前接引。二长老又开口勉励了一番,然后命他也暂退一旁、与盘瓠站在一起。接着龙吟般的剑鸣声又起,二长又一次祭出武夫神剑,运转锁山剑阵收起了那千步长阶。

众弟子再度轰然喝彩,虎娃也在凝神观察与感应着锁山剑阵的玄妙,元神中突然传来二长老的神念道:“你这小子太顽皮了,上次天不亮就打开了千步长阶。害我赶来等了半天,而你居然没上来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