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68章、挑水功(下)

虎娃这段时日演化以前所悟种种秘法,皆融入五境修修炼中。不知不觉,他已有五境二转修为。但那根损毁的空桑枝,虎娃还一直没有动手修复,一方面是他还没抽出空来,另一方面也自觉尚无绝对的把握。

就在春暖花开的一天,舍长大俊来找他了。原来是小俊已觉有把握能斩开云雾登上主峰,便想约个日子一起试试,顺便也问问瀚雄,希望大家最好能够一起上去。

对于这个结果,虎娃并不意外,其实前些日子,他就觉得小俊修炼的火候差不多了。此刻春天到了,小俊也该登上主峰了,能留在武夫丘上时日已不多。他对大俊道:“前几天我去找过瀚雄,他已能在一日之内挑水注满池子,想必登上主峰亦无问题,至于我更是随时都可以。”

大俊很高兴地点头道:“那我便去禀报尊长,这些年可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,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呢,三名杂役弟子一齐登上主峰!”

虎娃却摇头道:“不是三个,是四个,汪汪师弟也一起去。”

大俊又惊又喜道:“汪汪师弟,难道它也行?”

虎娃:“我想它应该更没问题,武丁功修炼得很不错,甚至都玩出花样来了。”

大俊向周围看了看:“汪汪师弟在哪儿呢?我可有日子没见着它了。”

虎娃:“它每天都跑到山林中找僻静处修炼,不想吼声惊扰他人,一大早出去的,估计过一会儿就回来了。”

大俊:“那我们就等汪汪一会儿,小俊今天去找瀚雄了,待会儿我们一起到瓜果园汇合。”

两人坐在这里等盘瓠,大俊看着远处葱翠草木与绽放的山花,突然问道:“小路师弟,开春之后便有机会下山走走,我们是不是去看看夏卓师兄的情况怎样了?”

武夫丘虽是传说中的世外修炼之地,但也并非与世隔绝。每年冬天大雪封山时基本断绝了与山外的往来,而到开春之后便有弟子会轮流下山。三百多人在山上修炼,不说别的,就是每三天吃一顿肉,也是很大的消耗,不可能所有东西都完全自给自足。

但武夫丘众弟子同时也堪称巴原上最优秀的工匠团体,比如虎娃曾见小俊打造的石镰,不仅是在山中开垦田地自用的,也是山下最受欢迎的农具。生火峰上还打造兵甲器械,虽然数量不多,但也都是最精良的。

这些器物一部分收存在主峰后山的武备库中,另一部分是要拿到山下去卖的。武夫丘上的东西,不仅在红锦城的集市中,甚至在巴原五国中都大受欢迎,有不少商队专门跑来收购。

武夫丘弟子当然吃得起肉,他们每日的劳作在常人看来也是极为辛苦的,为这世上创造了大量的财富。上下武夫丘的道路太过艰险,所以运送物资下山、采办东西上山,常人难以办到,都是武夫丘弟子平日领受的任务。

每年开春之后,便有正传弟子带杂役弟子下山,前往红锦城一带的各集市,出售各种器物、再买很多东西背回来。在雪山上闷了一个冬天,这也是难得散心的好机会,所以众弟子除非是受罚不得下山、或者正在闭关修炼,否则都能轮流领到这样的任务。

只要不是特别紧要的任务,时限一般都不是特别紧张,办完正事还可以到附近逛逛,只要是规定的日期之前回山即可。今年开春之后,虎娃和大俊等人当然也有下山的机会,可以抓紧时间办完正事,说不定还能抽空绕过武夫丘进入南荒一趟。

虎娃看着大俊似笑非笑道:“你恐怕不仅是想去看夏卓师兄吧?”

大俊也没否认,厚着脸皮呵呵笑道:“齐罗姑娘在那个蛇女村落里很有地位,而你与她关系又那么好,能不能帮师兄也介绍某位蛇女妹妹认识,有机会可好好交流一番嘛!”

虎娃:“上次有那么多蛇女姑娘跑出来,师兄到底看上哪位了?”

大俊:“其实我想问的是——她们中到底有谁看上如此英俊的我了?”说到这里,他又莫名长叹一声道,“上次南荒之行,我有种很深的感触,心中非常羡慕夏卓师兄。”

虎娃问道:“哦,这又是为何?他可是未能登上主峰,才不得不下山离去的。你羡慕他什么呢,难道是因为他有岚媚儿吗?”

大俊望着远方若有所思道:“可能是吧,但也不完全是,那只是一种感觉,我也不太好形容……小路师弟,你有没有想过——将来要做什么、此生所求又是什么?”

这个问题,恰与虎娃前段时间闭关时的思考有关,但他的那些感触也不太好言述,只得答道:“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做,也不知能否有完成心愿的那一天?”

大俊:“其实我也有很多重要的事情,有我尚不清楚的责任与使命,但这一切都结束之后呢?……你又想做什么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?”

虎娃望着远处烂漫的山花,也陷入了沉思道:“我想知道我从何而来、又为何而来?我好要去寻找一直想寻找的人,要去求证我想得到的答案。我是一名修士,便要去探寻修行大道的本源。”

大俊:“修行?”

虎娃点了点头:“是的,修炼一切所求伴随所行,我称之为修行。其实不仅是我们这样的修士,世上形形色色的人所走过的历程,何尝不也是一种修行?言行举止坐卧谈笑,迎来送往诸事诸思,对天地岁月之感怀,其实都是一种修炼。我突破五境修为后,对此感触更深。”

大俊沉默了一会儿,又开口道:“其实我方才的问题本身,同时就是答案。当做完我要做的事情,很想就像夏卓师兄归隐山林。既有一身修为,也足以安身立命、享受此生。”

虎娃笑道:“你倒是很喜欢过那种小日子啊?”

大俊反问道:“难道你不喜欢吗?再大的人物,操心完天下的事情,回到家中过的不也是自己的小日子?这世上的大多数人,也不如夏卓活得那般逍遥快乐。我这么说,倒并非胸无大志,想当年武夫大将军威震天下,最终不也是归隐这武夫丘上、过自己的日子吗?我有神通修为在身,可以过得很滋润啊,假如你再给我介绍一位蛇女妹妹,那滋味就更美妙了。”

虎娃:“说来说去,你又绕回到蛇女身上了!可我琢磨了半天,你打的好像也不是坏主意。有可能的话,我倒愿意帮你找个机会再与那些蛇女打交道,至于有没有美丽妖娆的蛇女姑娘你看上你,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。”

大俊赶紧起身向虎娃行了一礼:“小路师弟,我和我的爱侣,两口子都要多谢你了!”

虎娃被逗得哈哈直乐道:“影子还没有的事呢,你就代表人家来谢我了?”

这时山林里传来汪汪两声叫,盘瓠晃着尾巴跑了过来,大俊道:“汪汪师弟回来了,我们赶紧去找小俊和瀚雄吧。”

两人一狗离开砍柴峰,经过磨剑峰前往生火峰半山腰的瓜果园。也许是因为大俊刚才的问题,虎娃走在路上仍若有所思。同时他还有种感觉,这位大俊师兄来到武夫丘,恐怕也有着自己的秘密。

这世上的人,谁又没有自己的秘密呢,比如小俊,又比如虎娃与盘瓠。但他们来到瓜果园时,瀚雄已经将那池水注满了,正坐在池边与小俊吹牛。

看见他们,瀚雄大老远就扯着嗓门招呼道:“你们来的正好,一起吃瓜果吧!武夫丘特产的青瓜,能补益中气、调理气血、柔嫩肌肤、滋养容颜。新鲜的青瓜,带着春天的气息。这可是我亲手种的灵药瓜果,一般人绝无机缘尝到,你们的运气真好啊!”

大俊笑骂道:“你跟谁学的这些?是不是生火峰上挑水,天天偷瓜果去讨好那些女师兄、女师弟,说的都是这一套啊?”

虎娃亦说道:“明明是火伯种的瓜果,怎么成了你亲手种的?”

瀚雄:“我天天挑水灌溉,这园子里的瓜果都是春天刚结的,也算我亲手帮火伯种的……大俊师兄,你可不要乱说啊,我怎能偷这里的瓜果去讨好生火峰上的女弟子?今天还是第一次请人品尝呢。”

他在园子里摘了一些刚刚成熟的瓜果分给大家,就连盘瓠也捧起一根青瓜在那里啃得津津有味。大俊吃了几口道:“怎么感觉越吃越饿了?”

瀚雄一本正经道:“我亲手种的青瓜特有灵性,可补益脾胃,有助消食。”

小俊笑道:“那就先清一清消肠胃吧,恰好今天晚上吃肉,你能多吃点!”

瀚雄又看着盘瓠道:“说到吃肉,真是人不可貌相啊,汪汪师弟的个头这么小,居然比我还能吃。”

大俊也笑道:“假如比赛啃骨头的话,我们谁都不是汪汪师弟的对手!……对了,小路师弟方才说了,汪汪也要和我们一起登上主峰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