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68章、挑水功(上)

高原上漫长的冬日一天天过去,转眼已经到了虎娃登上武夫丘的第三个月。此时巴室国所在的平原地带已无积雪,气候渐渐回暖,草木都开始发芽了,但武夫丘上仍是大雪封山。虎娃等人又一次到火伯那里去交任务,带着最近采出的十几枚武夫美石。

火伯一看见他们就乐了,笑呵呵地说道:“又找到这么多武夫石啊,每人挑一枚吧,剩下的我再收回库房。”

这时有一名身形比瀚雄还要魁梧的女子,背着一柄门板似的阔剑走进屋中道:“火伯,我来领一捆寒火木枝,要去祭炼器炉火……咦,这不是瀚雄师弟吗?我上次看见你挑着四头大肥猪冒雪上山,功力颇为深厚啊!又听说你已突破了四境修为,我们较量一番如何?”

回头一看,正是登上武夫丘第一天就见过面的女师兄熊丽。瀚雄早就得过大俊的提醒,不能招惹这位女师兄,尤其是绝不要和她切磋功夫,赶紧苦着脸摇头道:“不不不,师弟我修为低微,哪能是你的对手?”

熊丽粗眉一皱,很不满地说道:“就算自认修为低微,也要找比自己境界更高的人切磋啊,这样才有助于精进。”

虎娃在一旁低声道:“熊丽师兄,你的修为比瀚雄师兄更高,又何必找他切磋呢?”

瀚雄赶紧点头道:“对对对,小路师弟已有五境初转修为。熊丽师兄要较量功夫的话,便找小路师弟吧……那天挑猪上山的时候,他也挑了四头啊!”

盘瓠很不满的瞪了瀚雄一眼,虎娃分明是想帮他脱身,他怎么转眼就把虎娃卖给熊丽了?熊丽看了虎娃一眼,神情分明是没看上,看来有些事情就得讲究对眼,与谁能挑几头猪没关系。

只见熊丽摇头道:“小路师弟这身子骨就算了,瀚雄师弟,你应该身大力不亏,我最欣赏的就是你这种体格,一看便知为人亦憨厚朴实,身心皆美啊!……放心吧,姐姐与你只是同门切磋,绝对不会伤着你的。”

火伯突然说道:“熊丽,你是正传弟子,何必要找杂役弟子切磋呢?要找就找主峰上那些师兄吧,可以挨个洞府去敲门,看谁顺眼就找谁……至于瀚雄,他还要帮我挑水浇园子呢,假如被你打趴下了可不好办。”

瀚雄赶紧点头道:“对对对,我还要帮火伯挑水呢。”

幸亏火伯帮忙,这次才将熊丽打发走了。瀚雄终于松了一口气,朝火伯道:“多谢您了!”

火伯笑道:“我可没少见过,你的那些师兄被熊丽收拾后的惨样。她天生力大无穷,又有四境八转修为,与她较量,可不是一般的好受。我看你很顺眼,所以就救你一回。但是呢,叫你去挑水也是真的。”

瀚雄挺胸道:“我说的话也是发自肺腑啊,上次就告诉过您,什么时候想叫我帮忙挑水,就尽管开口。”

火伯仍然笑眯眯地说道:“就是现在啊,你是不是已经修成了武丁功?那也应该能帮我挑水了……我回头和小四长老打声招呼,这个月你的任务就换一换,不要在砍柴峰上采矿,便来生火峰上挑水。”

瀚雄拍着胸脯道:“说挑咱就挑,今天就挑!大肥猪都挑上武夫丘了,何况是几桶水呢?水桶在哪儿呢、您又让我从哪挑到哪?”

火伯瞟了他一眼道:“你说话的语气,怎么有点像大俊呢?成天和他在一起混,要注意别学他拿些毛病!……既然是你自己要求的,那便随我来吧。”

火伯照看的园子,在生火峰朝向主峰的一侧,约有十多亩地。在这严冬季节的高原雪山上,居然也能种出新鲜的瓜果,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。它巧妙的借助了山中天然温泉的热力,在周围白雪皑皑的环绕下,这片缓坡竟呈现出一片青翠之色。

高处有一个利用天然岩层凿出的池子,池边有一个闸口。把闸口打开一条小缝,池中的水就会流出,顺着缓坡上开凿的浅沟灌溉与浸润这片土地。虎娃和盘瓠也跟到这里来看热闹了,不禁啧啧称奇,可他们看见那池边放着的东西时,又望向瀚雄露出同情之色。

这里挑水的担子,是一根罕见的寒火木,有两丈多长。担子下面没有水桶,只有两口硕大的铜缸。难怪火伯会找瀚雄来挑水,假如是虎娃这种体格,把寒火木扛在肩上,那缸底还没离地呢。

瀚雄也傻眼了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火,火,火伯,您就是让我用这两口缸挑,挑,挑水吗?”

火伯憨厚地笑道:“熊丽刚才不是说了嘛,看你的样子就身大力不亏,我亦深以为然,所以才找你来挑水啊……假如找你的汪汪师弟,就算它有这把子力气,也挑不起这两口缸。”

瀚雄:“这恐怕跟力气没关系,这两口缸,不是一般人能挑起来的。”

火伯:“你不是修成了武丁功吗?正好可以用上!……你已有四境修为,假如挑不动,或者在山路上踏空,还可以动用神通法术相助。其实无论我提不提醒,你都会这样做的,但最终还是凭武丁功的劲力。”

虎娃与盘瓠只得暗中叹气,瀚雄自找的这挑水差事,可真够变态的,还不如回去让熊丽揍一顿呢。但事已至此,瀚雄也只得认命了,低头问道:“从哪儿挑水呢?”

火伯:“你可不能偷懒弄积雪放在缸里融化,更不能就近在温泉中取水。池中用以灌溉的水,取自特定的泉眼……你随我下山吧,先把空缸挑着。”

瀚雄运足劲力挑起了那两口硕大的铜缸,晃晃悠悠地跟在火伯后面往山下走。虎娃和盘瓠也跟着,有点担心瀚雄一脚踏空滚下去了,随时准备出手保护他。瀚雄运足武丁功,同时也借助御物之法稳定两口缸,倒也没有太大危险。

果园下方这条山道开凿得很宽,且无一丝积雪,但很陡。下行百余丈,崖壁上有一个泉眼,泉眼外凿出了一个小水潭,恰好可以把那铜缸放进去装水。此泉终年恒温,夏季感觉很清凉,冬天则微微冒着白汽。

火伯站在水潭边说道:“你每天就从这里挑水上去,注入那个池子中。这两口缸很大很沉,装满水挑起来就更吃力了。刚开始也不要求你能把那池水注满,但每天至少得挑两缸。一个月之后,你若能在一天之内注满一池的水,就算完成任务了。”

火伯又叮嘱了其他的一些事项,比如每天挑水之前,要把那石阶上的积雪完全清除,防止踩滑。武丁功有修炼之法也有运劲之法,这两只缸在这条路上挑水,既是修炼也是运劲。瀚雄既有修为在身,起初也可动用神通法力相助。

小四长老想必已经教过他如何修炼与运用武丁功,那么如今则需用心体会,假如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,可以来请教。待习练纯熟之后,他便自然能把水挑上山,并在一日之内将那池子注满,除了武丁功之外,不需要运用其他的神通法术。

诸事交待完毕,火伯临走之前最后说道:“你如果累了,可以摘些园中的瓜果解解渴……对了,在你之前,就是熊丽帮我挑水的!”

听见这最后一句话,虎娃等人对望一眼,心中不约而同都冒出一个念头——今天碰到的这一出,是不是火伯与熊丽事先商量好的吧?更有意思的是,瀚雄登上武夫丘的第一天,就在半路上买了火伯的瓜果分给大家解渴,而如今,他倒是天天有新鲜瓜果吃了。

……

武夫丘上的传承秘法,有御剑、炼剑、剑阵、剑符之术,至于宗主剑煞的“砍柴功”与“咳嗽功”倒并非是祖师所传,而是这位高人自创。砍柴功修炼的是那炉火纯青的运劲技巧,咳嗽功修炼的则是锋芒无匹的无形剑气。

其实只要将武夫丘上的剑术修炼到极高的境界,就能祭出那威力惊人的剑气,咳不咳嗽倒无所谓。剑煞那天面对那伙众兽山人的修士只是咳嗽了几声,假如他真的拔剑了,谁又能跑得掉呢?但那些人,还不配名震巴原的剑煞拔剑。

至于三长老火伯,也自创了一门功夫或者说秘法神通。假如习练有成,不仅能掌握极高明的武丁功劲力运用之法,也对将来领悟武夫丘的剑术极有帮助。这是当年他挑水时所悟,便称之为“挑水功”。

虎娃来到武夫丘上的第四个月,瀚雄被火伯抓到生火峰去挑水,只有他和盘瓠还留在砍柴峰半山腰这片僻静的地方,每日修炼就更没人打扰了。虎娃想起瀚雄时总是想笑,因为他忍不住又想起了那两口硕大的铜缸。

瀚雄那大个子可以在缸里洗澡了,还能顺便以灵药浸泡筋骨。

漫长的严冬终于过去了,峰巅上仍有常年不化的积雪,但山脚下的草木已渐渐发芽,春意就似万物的生机纹理,在不停的舒展中,青翠之色一直从山脚缓缓漫延到山腰,山中又有不少无名的野花含苞待放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