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67章、象帝之先(下)

刚开始的时候,瀚雄还怀疑盘瓠是不是病了?这高原雪山上的冬天也够冻人的,但不对啊,它分明已是一条有御物神通的妖狗,一般是不会生病的。那么就是练功受伤了、很可能是伤及了肺腑。

可是查探这条狗的神气状态,又不像是有伤的样子,瀚雄担心自己的修为还不够精深,又跑去提醒虎娃。虎娃则笑道:“它没病也没受伤,你不用管,它就是在玩呢,学人咳嗽。”

经虎娃这么一提醒,瀚雄也恍然大悟,意识到盘瓠最近一直在模仿那位砍柴老头的咳嗽声。这条狗真是志向远大,那么诡异且极高明的功夫,看到了就想学会吗?但难得盘瓠平日无事时也有了自己的爱好,爱咳就咳去吧。

高原上的严冬很漫长,日复一日的修炼与劳作很是单调枯燥。这天连日的飞雪终于停了,瀚雄回磨剑峰去找大俊和小俊玩耍了,虎娃也走出了洞府,手里拿着一根丈余长通红的木棍,正是他曾经用来挑猪的那支寒火木。拎在手里抖了抖,这坚韧的木棍弹性极佳,发出了轻微的嗡嗡颤音。

盘瓠听见动静便晃着尾巴跑了过来,想看虎娃要干什么。虎娃手持木棍朝天空轻轻一挥,没见有什么异状,半空中却突然传来一声似空气被撕裂的脆响,很轻微几不可察觉。他运转的便是武丁功的劲力,透过木杆斩出,与抖动手腕的动作结合得非常巧妙。

半空中却有个人被吓了一跳,自言自语道:“他怎么冲我这儿来了,难道是发现我了吗?这不可能啊!……咦,这不是老夫的独门绝技砍柴功吗?我当初就是练着玩的,没想到这小子看见了、现在也学会了,这算不算是我教的呢?”

空中隐匿之人便是武夫丘宗主剑煞,他不让几位长老来围观,但自己还偷偷跑来看。假如虎娃能看见他的样子,估计也会被吓一跳。传说中威名赫赫的剑煞先生,居然就是曾在红锦城集市上卖剑胚的那位乡下老头,也是曾出现于南荒深处那诡异的砍柴老者。

虎娃手持寒火木朝着半空挥动,面前并没有树,他只是在模拟演化这门功夫,却恰好正朝着高空中剑煞的方向。他发出的劲力当然劈不到剑煞立足处那么远的地方,剑煞也歪着脑袋很,感兴趣的想看他究竟学到了几分火候?结果虎娃只是比划了几下,又一转身向着崖壁挥动寒火木。

总是砍空气干什么,虎娃还没忘记自己的任务,他要开矿!

这段时间他与瀚雄、盘瓠皆潜心修炼,已好久没有专门开采石料了,这个月的任务得赶紧先完成再说。随着木杆挥动,虎娃的气势立刻就变了,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剑意锋芒,长杆顶端有一道道剑气挥洒而出,盘旋飞转斩入山岩,顿时火星四溅、石屑纷飞。

暗中观望的剑煞不禁连连点头,又自言自语道:“砍柴功只是老夫年轻时的玩耍之举,真正演化的还是武夫丘的剑术,嗯,就是这样的!……那条狗,你又在凑什么热闹啊?”

盘瓠喜欢看热闹,见虎娃以长杆施展剑术这么起劲,它便四足落地弓起后背,朝着石壁兴奋地直咳嗽。以往在这种场合它都是汪汪叫的,如今改习惯了。

岩壁被凿开露出深处矿脉,随即便有整块的武夫石壳被接连削落,这些都是武丁功的劲力所为,同时又以御物之法将石料运到山坡上堆放整齐。其实若仅凭武丁劲力,他也只能将这一道道剑气劈出去而已,可如今借助五境修为,便能操控那剑气回旋,精确地沿矿脉开采石料,甚至还能顺手切削整齐。

这看上去只是信手而为、很是潇洒,其实极耗神气法力。剑煞也很想知道,这孩子功力有多深厚、究竟能坚持多长时间?所以一直仍站在高空静静地看着。忽见一道碧光从山岩中飞出,那是虎娃在凿开石壳时恰好又采出了一枚武夫美石。

就在此时,他的动作却突然停住了,扭头问盘瓠道:“你刚才干了什么?再来一次,让我看清楚!”

方才山崖间石屑纷飞剑气纵横,盘瓠连声咳嗽好像是在喝彩,剑煞离得太远也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,但尽在盘瓠身边的虎娃却敏锐地察觉了。盘瓠闻言有些得意的蓄势运劲,朝着前方用力咳嗽了一声。

就见一丈多外的一块山石上,似凭空出现了一道裂纹,伴随咔地一声脆响,就像被利刃斩中。

然后这条狗站直了身体,晃着尾巴很得意的看着虎娃,仿佛在等待着夸奖。然而虎娃却愣住了,手拄长杆静立良久没有说话。盘瓠不仅是在学那老者咳嗽,而且咳嗽声中也发出了隔空劲力,带着无形的剑意锋芒。它是什么时候练成这门功夫的、又是跟谁学的?

盘瓠首先肯定是跟虎娃学的,天天见他演化剑术,自然也会试着在修炼中模仿。其次更重要的,当然是和那砍柴老头学的。老者一声咳嗽便可杀人,虎娃当时觉得震撼无比,主要是因为那老者的手段太高明了。

而盘瓠这条狗的想法很简单,它就是在效仿虎娃,尝试着演化自己的神通法术,同时也将武丁功练到了超越二境九转的极致之境。盘瓠能修成武丁功并拥有这份功力,虎娃并不意外,它的精进速度比瀚雄还快,可是它学会了这一招,显然与其天赋神通有关。

盘瓠的这声咳嗽,威力当然比那老者还差得很远,正面斗法也难以斩杀毅孙等人,但若用以偷袭的话,也是非常诡异难防。

良久之后,虎娃才开口道:“你有天赋震吼神通,可冲击人的形神。以前在斗法中,你都是猝不及防震得人元神恍惚。如今练成了武丁功,竟将武丁功的劲力化入震吼之中,演化出这无形的剑意锋芒……看来那天我们遇到的老人家,应是一位强大的妖王,其天赋神通与你类似,所以才能施展出那么诡异而犀利的手段!”

云端上的剑煞闻言,差点没一头栽下去,暗骂道:“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?说谁是妖王,我看你才是妖王,小小年纪就这么妖孽!”

虎娃当然不知道这些,他刚才的结论错了,但思路却完全有道理。盘瓠的确是将武丁功的劲力融入天赋的震吼的神通中,才练成了这声咳嗽。虎娃又说道:“又何必那么死板呢?你又不是那位老人家,发出的本应是犬吠,如此才能发挥天赋神通最大的威力。就不必再学人家咳嗽了,还是像以前那样震吼吧。”

盘瓠闻言又四足落地弓起身子,向着方才那块石头吼了一声,那石头表面应声而裂,又被斩出一道更深、更长的裂痕,果然威力更大了。

剑煞在云端上嘟囔道:“罢了,罢了,我年轻时觉得好玩自创的砍柴功,被这小子学会也就罢了。可我的独门绝技咳嗽功,竟然让一条狗给学去了!……你们自己玩吧,我也不看了!”

剑煞转过身,头也不回地飞走了,却错过了接下来更为“精彩”的一幕。只见虎娃也挺胸动劲,突然发出了一声吼,既像是盘瓠的吼声,又像是藤金、藤花那两头獒犬的吼声,但仔细听,它是在模拟演化当初那头駮马的嘶吼。

虎娃运转劲气、鼓动胸腔共鸣,连吼了半天,声音可够闹人的,连盘瓠都用爪子捂着耳朵闪到一边去了。

最后只听虎娃叹息道:“这门秘法,终究还是没有修炼大成啊,尚未到形神兼备的境界。我可以模拟演化那駮马之形与电光神通,但发出的震吼威力,终究还是弱了几分。我毕竟不是驳马,天生的原身构造不同,很难发出那样的震吼……嗯,咳嗽声是不是更适合我呢?”

接下来虎娃也开始咳嗽了,咳嗽声中还带着震吼雷鸣般的回音,盘瓠则躲得更远了。

他咳了半天,又自言自语道:“好像还是有点不对劲,这其中的讲究,应是修炼剑意锋芒、祭出无形剑气,又何必费劲去咳嗽呢?……但这门秘法,倒需要好好琢磨一番……哎呀,嗓子都快哑了!”

说着话,他又咳嗽了一声,这回倒不是故意的,就是嗓子有点难受,张口却吐出一道电光。他方才所说那门秘法,并非是指无形剑气,而是吞形诀,只是虎娃本人尚不清楚其名。他所修的吞形诀,是从以神气吞駮马之形、进而演化那头駮马的天赋神通中领悟的。

虎娃学着盘瓠一样震吼或咳嗽,其实是在刻意以某种形式去施展神通法力,反而失去了吞形诀的本意与真正的妙处,所以他自己也感觉不对劲,便没有再这么玩了。

少年的天性还是好玩的,虎娃和盘瓠都找到了自己感兴趣的玩法,在大雪封山的武夫丘上修炼,日子倒也不是那么枯燥无味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