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67章、象帝之先(上)

这法阵当然不是武夫丘上的锁山剑阵,恐怕只有盘瓠能看出端倪,虎娃此刻仿佛端坐在曾经的太昊遗迹中那白玉法座上,十二道剑光就是十二株参天的龙血宝树。

太昊遗迹中的宝树、莲池,皆是法阵的一部分,也是虎娃修炼中最早的元神外景,他早已熟悉无比,只是需要参透其玄妙。十二株龙血宝树生息相连运转,其茂盛的树冠展开,能隔绝遗迹内的气息,使外人难以察觉异状。

虎娃以石头蛋模拟演化这个法阵,则隐匿了他本人的气息,外人就算以神识扫过,也很难发现他坐在洞府中。又过了一会儿,十二道剑光化为了五树光芒,笼罩住虎娃的形神,显然又在演化太昊遗迹中那五株琅玕树,光芒呈五色,又宛如五色神莲之妙。

虎娃在演化他修炼至今所领悟的种种妙法,并不拘泥于哪一门神通、哪一支传承,他甚至连这种概念都没有。他此番闭关在思考一个问题,与齐罗当日所说的话有关。

那伙众兽山修士跑到南荒中强掳蛇女,倚仗的便是所修成秘法神通。而虎娃治疗夏卓的病症,所用秘法本是让人内炼五气归元、外运天地灵枢,他却能使夏卓完全沉迷于岚媚儿的魅惑气息中偏离了常态。

那么世上种种秘法,所追求的目标又是什么?它应该就是人之所求,而这个过程,虎娃又称之为修行。那么对于虎娃本人来说,他踏上这条路,最终的目的又是什么?在这条路上注定将发生很多事情,比如查出屠灭清水氏一族的凶手、为族人报仇。接下来呢,最终是踏过登天之径、长生成仙吗?情况是这样,又好像不是这样。

成仙是为了什么、人又为何能得以长生?这似乎与人为何能得以修炼是同样的问题。虎娃在思考修炼本身——世上为何会有这条修炼之道?在他看来,各门秘传、诸般神通,其实并无什么区别,都蕴含于先天地而生的本源大道中。

就像山爷当年点亮的那盏灯,在它出现于世间之前,既是从未被点亮的、亦是始终存在的。

虎娃这些日子演化所修所悟诸般妙法,也没有忘记修炼武丁功。石头蛋时常飞出洞府化为剑光,又将武丁功的隔空劲力融入御器之法,成了一种威力强大的御剑之术。由于他的法宝特殊,剑气纵横、变化呼应间,又隐约似一座展开的剑阵。

……

这天,当虎娃又一次将石头蛋祭出洞府展开剑意锋芒时,却不知飞雪的高空上有五个人正在远远地看着。当中便是武夫丘的宗主剑煞,身边除了原先的三位长老,又多了一位身形窈窕、容颜秀丽的女子,便是刚刚出关的桃东大长老。

剑煞看着半山中盘旋飞舞的剑光,眯着眼睛道:“我看他的法器明明就是个鸡蛋,鸡蛋里居然还能孵出飞剑来!……这颇得我武夫丘的炼剑精髓啊,无论什么器物皆可赋予剑意锋芒,到底是你们谁教他的?”

小四长老摇头道:“这可不是我教的,他突破五境之后炼器手段自然更高明,赋予了原先的法器剑意锋芒,可能与他曾触动锁山剑阵有关。”

剑煞又问道:“看他御器的手段,法宝斩出的剑光分明是武丁功的劲力所演化。这也是我武夫丘剑术,又是谁传授给他的?”说着话,他还斜着瞄了二长老一眼。

二长老赶紧摇头道:“不是我教的,真不是我教的,我最近都在主峰上呢,可没有再为难过这小子。想必他已将武丁功修炼到极致之境,又炼化法器具备剑意锋芒,未尝不能试着演化出这等剑法,蕴含武夫丘御剑之术的真意。”

剑煞又盯着三长老问道:“剑术也就罢了,我还是第一次看人用鸡蛋施展呢!可他的剑光又隐约化为了一座剑阵……阿火,这又是怎么回事啊?”

火伯也赶紧摇头:“我可没教过他剑阵,他还不是武夫丘的正传弟子呢,更没有拜师成为内宗传人,怎么可能教他剑阵?……宗主您再仔细看看,那可不是武夫丘的剑阵,应是他自己原先所学的阵法,此刻尝试着结合剑法与法宝的妙用演化,威力尚且嫩了点!”

剑煞无奈地叹了一口气,又扭头问大长老道:“御剑、炼剑、剑阵,武夫丘上的三大秘传,这小子好像都会了,那么就剩下剑符之术了……桃东,你不会再教他剑符吧?他还不是正传弟子、更非内宗传人,这可是违反门规的。”

大长老亦摇头道:“宗主啊,我们没人跟您抢弟子!但他既已能自行演化剑阵,假如精通符文神通,将来未尝不可自行炼制剑符。若真有那么一天,您可别来问我!”

剑煞瞪眼道:“炼制剑符,哪有你说的那么简单?”

大长老耸肩道:“当然不简单,但御剑、炼剑、剑阵之术,又有哪一样简单,他不是照样都学会了?若换作别人,我当然不会这么认为,但他可说不定!那夏卓的病,就连宗主您都束手无策,不是也让他给治好了吗,难道是您教的?”

剑煞:“他那叫治好了吗?把人治得魂被都勾走了!”

大长老:“不管他是怎么治的,但夏卓的命是救下了,对谁也没什么妨碍……宗主,您为何要引他去做这件事,又怎会知道他能有这等本事?”

剑煞嘟囔道:“我事先也不敢确定,只是想确认一下他的身份来历。若他能用离珠神药,便与命煞关系密切;若他能施展灵枢诀,便是仓煞的弟子……没想到啊,他果然是仓颉先生的传人!”

二长老追问道:“宗主您怎能这么肯定?”

剑煞:“我也就是这么一猜,并不敢完全肯定。但你们说说,若不是得到了灵枢诀的传承,又怎能治得了夏卓的病?只是他的方法有些奇特,反正我们也没修炼过灵枢诀,可能就是那么回事吧!如此说来,他应该就是曾在相室国出现的那位‘小先生’,据说其人曾随行仓煞左右,而命煞也对他很感兴趣呢,居然跑到武夫丘上来修炼了。”

三长老沉吟道:“听宗主这么一说,我也越想越觉得有可能!”

剑煞终于长叹一声道:“仓煞先生的修为手段,当真在我之上啊,他竟能教出这样的弟子来,令人不得不佩服!”

二长老又小声道:“若真是仓煞先生的传人,那他必然精通符文神通,迟早也能炼成剑符之术。假如是这样,我还松了一口气!否则哪来的孩子,自称是散修出身,居然将谙合武夫丘秘传真意的御剑、炼剑、剑阵之术,在修炼中都给演化出来了?”

桃东大长老又蹙眉道:“这小子若不是仓煞先生的弟子,该不会是哪位高人故意派到武夫丘上来打脸的吧?他未登上主峰为正传弟子,便能施展出武夫丘的剑意真髓。那么不用他的师尊本人出手,宗主您就已经败了。”

剑煞很不高兴地反问道:“打什么脸?他又没有在众人面前炫耀修为,只是独自找个地方练功而已,是我们这些尊长自己跑来围观他的吧?……不管他有多能耐,不是还要跑到武夫丘上来练剑吗?如今也是我武夫丘的杂役弟子!”

二长老沉吟道:“假如他能登上主峰,就说明他心里没什么别的想法,就是到武夫丘来练功的,倒可能是我们想多了。其实吧,他早已能登上主峰,又有这等修为,能演化出武夫丘的剑术也正常……想当初祖师爷武夫大将军,不也是自行创出了武夫丘的剑术吗?”

他这个说法倒是很新奇,但仔细想想亦不无道理。三长老又说道:“无论如何,他是在武丁功的基础上结合自己的修为,演化出这等剑术,也算是祖师爷的传人了。”

小四长老突然插话道:“你们听!那是什么声音?是那条狗在咳嗽、像人一样咳嗽,不对,它好像就是故意在学谁咳嗽呢。”

众高人于云端上凝神细听,半山腰的密林中果然传来一条狗的咳嗽声。那是盘瓠在学着某人的样子咳嗽,声音竟显得有几分苍老,模仿得惟妙惟肖。众人的神情都变得有些古怪,分明想笑却又都忍住了,不由自主都看向剑煞。

剑煞的脸上好像有点挂不住了,于虚空中跺脚道:“这是什么世道?狗都成精了!”

小四长老却小声道:“您指的应是狗妖,我们也不该歧视。不论怎么说,那条狗也是我武夫丘的杂役弟子嘛,它学得还挺像,很有天赋啊。”

剑煞:“你们这些尊长,何必总来偷看一个孩子修炼,还偷听那条狗是怎么咳嗽的?大家散了,都回去吧!”他率先化为一道剑光转身飞去,其余四位长老对望一眼,也都离开了。

……

盘瓠最近一直在咳嗽。它每次习练开山劲之后,总要跑到密林中,站在雪地里迎风运劲,发出一声又一声咳嗽,就像嗓子眼卡了根鸡毛、总也抠不出来似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