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66章、常善救人(下)

齐罗的话说到这里,她的答案已呼之欲出,会做这些又有本事做这些事的人,首先当然是武夫丘上的尊长!瀚雄问大俊道:“师兄,你在武夫丘上已修炼了四年,两年前还登上主峰成为正传弟子,是否见过那位老前辈?”

大俊直摇头:“我在武夫丘上可没见过那样一位老人家,要不然早就认出来了!”

虎娃追问道:“那你都见过哪些尊长啊?”

大俊:“大长老、二长老、三长老、四长老当然都见过,还有其他十来位在主峰上清修的师叔师伯们……武夫丘共有五位六境以上高手,便是剑煞宗主与这四位长老。”

小俊嘟囔道:“我在生火峰上见过大长老几面,据说人称武夫丘第一美女,形容确实端庄秀丽……可是三长老,我却一直无缘得见。”

大俊拍着他的肩膀道:“师弟啊,我与你深有同感,大长老确实是武夫丘第一美女。而且我们这些正传弟子都知道,她和小四长老的关系不一般,只要瞪一眼,小四长老就连话都不敢多说。至于三长老,原先掌管主峰后山的武备库,也负责一些别的事务。但其人身份,普通的杂役弟子并不知晓,就算见到了他也未必认识。他在山中还负责考察众弟子的心性行止,武夫丘众杂役弟子看似自行修炼,其实尊长们也在暗中关注,会挑选资质与心性上佳者重点栽培。在你们未登上主峰之前,我倒不好明言。”

瀚雄也追问道:“那么宗主剑煞先生呢?你见过几次、得到了哪些指点?”

刚才还眉飞色舞的大俊,神情又变得有些尴尬:“我武夫丘的宗主剑煞先生,当然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当世高人。别说是我,很多正传弟子都无缘亲眼一见呢!”有些话其实他没说,正传弟子突破四境之后、师门赐器之时,只要宗主剑煞当时在山中,便会亲自主持这个仪式。

说话间天色已晚,虎娃停下脚步道:“齐罗姑娘,天就快黑了,你就送到这儿吧,否则就来不及回村寨了。”

齐罗看了看太阳,又看了看阳光下的虎娃,娇滴滴地向他行礼,又再三叮嘱将来有机会一定要再来看她,恋恋不舍地站在雪地中望着虎娃的背影远去。

虎娃的样子很是威武雄壮,肩上挑着两根火红的寒火木,担起四头硕大的肥猪,在雪地里前行仍健步如飞。这时蛮荒中又下雪了,其身影渐渐消失于漫天飞舞的雪花中。

瀚雄知道齐罗一直站在那里目送他们,尽管挑着四头大肥猪,还向虎娃挤眉弄眼道:“小路师弟,你说蛇女真的有毒吗,夏卓师兄就是中了岚媚儿的毒?……你当然明白我的意思,我指的不是那种毒。”

虎娃仍然苦笑道:“那特异的媚惑气息,确实会给人造成异常影响,至于中不中毒,却不是她们的错。蛇女的习惯,本就不与外族人通婚,可总是有异族人去骚扰她们。岚媚儿也并没有想过要害夏卓,如今的结果,也是他们自己的选择。若说蛇女有毒,那这世上可能有毒的东西就太多了。比如那伙众兽山的修士,他们并未中了蛇女之毒,却几次三番做出那种事情,又是为什么?分明是中了自己的毒!”

瀚雄忽然想起了什么,提醒道:“那位老人家当时说过一句话,他说那伙人上次就该死。这上次又是哪一次呢,难道是指他们围捕齐罗姑娘的那一次?……我们当初遇到的事情,那位老人家也看见了?”

虎娃沉吟道:“我刚才也在想呢,很有这种可能啊。这次登上武夫丘前后,我总有一种被人时刻关注的感觉,难道真有高人在暗中窥探?幸亏我们并无为非作歹之举,否则恐怕与那伙众兽山修士是一个下场。”

瀚雄:“听你这么说,我怎么感觉有些发毛呢?我在山里洗澡的时候,会不会被人偷窥啊?”

众人都被他逗笑了,大俊笑道:“谁这么无聊去偷窥你!有啥没见过的吗?”

说笑声中,盘瓠在前方领路,虎娃挑着四头大肥猪走在众人之前,冒着高原上的飞雪、避开白雪覆盖下各种危险,众人翻山越岭赶往武夫丘。他们在路上走了两天,中间只休息了很短的时间,终于将这十二头活的大肥猪按时挑上了磨剑峰。

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吃得苦、受得累,换做普通的修士恐怕也不行。山上仍飘着雪花,高原上的积雪越来越厚,道路也越来越难行。离南荒最近的磨剑峰后山,今天却很热闹,至少聚集了一百多名弟子。

众人都是来等猪的,有人还特意放下了手中的活计跑来看热闹。据说二长老和小四长老打了赌,二长老说虎娃等人完不成任务,小四长老却认为能。当他们在飞雪中挑着担子出现在众人面前时,大家都发出了欢呼声。猪不多不少十二头,而且都是膘肥体壮,四人一狗也一个不少全都回来了。

虎娃等人也没想到,回到山中竟有这样隆重欢迎的场面,使他们一下子就成了武夫丘上的名人。他们放下担子来到二长老面前行礼道:“今天恰好是第九天,您分派的任务,我们侥幸完成了。”

二长老打赌输了,却没有生气的样子,他反而很想笑,尽量板着脸不失尊长的威严道:“这不是野猪,分明是村寨中驯养的猪嘛!”

大俊赶紧解释道:“您只说是大肥猪,也没指定是野猪还是家猪啊,算我们完成任务了吗?”

二长老捻着胡须点头道:“算,当然算,只要你们不是偷的、抢的就行。”

大俊一拍胸脯道:“当然不是偷的、抢的,我武夫丘弟子怎能做出那等事情?这是妖族村落的朋友送的,谁叫我们人缘好呢!”

二长老终于忍不住露出了笑意,摆手道:“把这些猪挑到各山的饭堂去,交给执事的师叔、师伯们。”

几人又挑起大肥猪,顶飞雪、过索桥,在武夫丘外围的四座山峰上转了一圈,接受沿途众弟子的围观与喝彩,每座山上留下三头,最后才回到磨剑峰休息。大俊还纳闷地嘟囔道:“你们说,二长老咋回不问我们——是从哪个村寨弄来的大肥猪呢?”

小俊笑道:“师兄难道想吹嘘,在蛇女村寨中的人缘有多好、得到了众蛇女的仰慕与崇拜吗?我看二长老就是不想给你这个当众显摆的机会!”

大俊反问道:“二长老怎会知道,我们是从蛇女村寨里弄来的肥猪?”

小俊道:“但二长老知道你喜欢显摆!”

大俊:“我方才听说,二长老与小四长老打赌输了,也不知赌的是什么?”

瀚雄:“我们怎能知道,要不你去问问二长老本人?”

大俊急忙摇头道:“这种触霉头的事情,干嘛让我去啊?”

小俊:“你不去谁去?二长老平时都在主峰上,只有你是正传弟子,能见到他。”

大俊当天还是上了主峰,当然并没有问二长老赌输了什么,而是向尊长禀明此番下山的经过。那伙众兽山修士并没有离开,他们进入深处南荒再度作恶,却被一位莫名出现的老者以诡异的手段斩杀,连人头都不见了。

这样的事情,当然要禀报清楚,众人下山所遇的一系列事件,包括为夏卓治病、蛇女村寨赠送大肥猪等等,都做了一番详细的汇报。

不料二长老只是面无表情的摆手道:“我知道了,那几名众兽山弟子敢这么干,死了也是活该。我武夫丘自会处置,你们在山中安心修炼便是……大雪封山之时,是每年最佳的用功良机,下山走了这一趟,你们应各有收获,正需用心体会。”

自从虎娃等人回山之后,武夫丘上便终日飞雪不断。索桥、山中平时往来的道路、居所以及众弟子常去的修炼之地,当然有人清扫,但大片山野已被厚厚的积雪覆盖。山中的修炼生活又变得繁忙而安宁,虎娃等三名杂役人还是要完成的与先前一样的采石任务,但这对他们已经很轻松。

大部分时间,虎娃就在砍柴峰半山腰、自己开辟的那座洞府静室中闭关修炼,洞府入口处被厚厚的积雪半掩,平日无人打扰。他在参详新领悟的秘法、以印证如今的五境修为,放元神融入天地间,仿佛以天地灵枢运转自身的形神。

修炼之余他又做了每次突破更高修为后都会做的事情,便是炼化了那枚石头蛋法器,如今他已经融炼十二枚合一。这不仅是数量的概念,更赋予了石头蛋一种前所未有的妙用神通,便是他曾感受到的剑意锋芒。

如今一枚石头蛋祭出去,光影拉长会幻化成一柄飞剑,盘旋之间这柄飞剑又会化为十二道剑光。剑光飞出洞府,在半空中似摩刻着某种稍纵即逝的纹理,纹理变化中又隐约蕴含着阵法之妙。待剑光飞回洞府中,又于虎娃周围布成一座法阵,也说不清是蛋阵还是剑阵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