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66章、常善救人(上)

大俊嘿嘿笑道:“这怎么好意思呢,你们辛苦养肥的猪,是留给众位姐妹们吃肉的。”

齐罗却看着虎娃道:“我们村里少了十二头猪,也不会有什么大影响。可您完成宗门任务的时间已经不够了,难道就不能让齐罗帮您一次吗?”

看她的样子,假如虎娃不答应让她帮忙,她会很伤心,可能当场就会哭出来。虎娃倒也不矫情,点头笑道:“那就多谢齐罗姑娘了!”

齐罗起身就走了。到了黄昏之前,又听见院外传来一片嘈杂之声,开门一看,只见齐罗带着一群蛇女,赶着十二头膘肥体壮的大肥猪踏雪而来。村寨中养的猪驯化得还不完全,冬日里体面覆盖着厚厚的黑色鬃毛,性子也比较野,要用绳子套住才行。

大俊赶紧迎过去道:“哎呀,诸位姐妹,怎能烦劳你们亲自赶猪呢?早知道说一声啊,让我们进村把猪扛走不就得了?”

这些蛇女已经认识大俊,不再像先前那样下意识的闪避,虽然没怎么搭话,但也有人看着他的样子抿嘴偷笑,笑得大俊很有些神魂颠倒,感觉骨头都轻了不少。瀚雄走过去轻轻踹了大俊一脚,在耳边悄声道:“你这花痴样,小心得蛇精病!”

大俊亦小声道:“我已有三境修为,怕什么?再说了,我还巴不得能得夏卓师兄那种病呢!大不了到时候请小路师弟出手调治一番。”

众蛇女把猪送到院子里便离开了,只有齐罗仍留了下来。趁着天还没黑,虎娃等人在附近山林里采集坚韧的枝条和藤蔓编了十二个大笼子,把这些大肥猪都装了进去。挑猪的长杆是现成的,就是那六根寒火木主枝,既坚韧又有弹性,长度也恰好合适。

至于那些寒火木的细枝都留了下来,应足够夏卓和岚媚儿今冬生火取暖了。当天晚上大家吃的是豹子肉,果然大有滋补之效,饱餐之后身上都暖暖的甚至有些发烫。

次日凌晨,他们便辞别夏卓与岚媚儿出发了,从这里赶回武夫丘的路还很远,要日夜兼程穿越山野才能按时到达。假如不是这几人有神通修为在身,这简直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每根寒火木两端都绑着笼子,大肥猪的身子卡在里面,四条腿伸出笼外不能乱动,这一担挑起来有近千斤啊,他们还要在高原上翻山越岭。看来抓猪并不是最难的任务,要把这些活的猪扛上武夫丘更要难得多,换做普通的修士恐也很难办到。

这么长的路、那么高的山,不可能每时每刻总是施展御物之功,必须要凭借强悍的身体劲力。可他们只有四个人,六副担子怎么挑呢?齐罗见状也很想帮忙,这时盘瓠突然站直身体,咳嗽一声又吹了一口气,担子便飞到了肩上。

众人皆惊叫道:“狗妖啊!原来它有神通修为……”

瀚雄又说道:“真不愧是我们的汪汪师弟,来到武夫丘上跟随小路师弟修炼,竟然也成了一名修士!”

可是盘瓠的个子太矮了,就算站直身体挑着木杆,那装着肥猪的笼子还拖在地上呢。虎娃瞪了它一眼,对另外几人道:“汪汪师弟已开启灵智、得以修炼,但请你们暂时不要让他人知晓,这也算是它的一个秘密。”

众人皆点头道:“我们知道了,不会说出去的。等到有一天,汪汪师弟也能拔出神剑斩开千步长阶的时候,再给大家一个惊喜,也把大家都吓一跳!”

虎娃顺手将盘瓠“吹”起来的担子接了过去,双肩一左一右挑起了四头大肥猪。盘瓠的个头太小,就算力气足够也没法挑起这副担子,假如施展御物之功倒可以“吹”着担子走,但也不可能持续施法两天两夜、这么不断地赶路登山。

大俊见状,便想去挑另一副多出来的担子,却已被瀚雄先行一步抢了过去,几人中体格最魁梧的瀚雄也挑起了四头肥猪。

盘瓠刚才是想帮忙也是想逞能,因为好半天都没人注意到它了,见大家都挑起了担子,反正都是自己人、在一起已经混熟了,它下意识地就施展御物之功将那副属于自己的担子给“吹”了起来。还好这里真没有外人,虎娃只得叮嘱大家不要泄露出去,却没有过多地解释原因。

齐罗见虎娃挑了两副担子,仍想帮忙分担。虎娃笑道:“这种事情你就别帮了,我们还要将它挑上武夫丘呢!你有二境修为,倒也不是挑不动它,但没法像我们这种修炼武丁功的人一样,日夜穿行赶路、登临绝巅。”

齐罗微撅着嘴有些不高兴,但也只得看着虎娃挑起了四头大肥猪,又坚持要送众人一程;盘瓠也有些不满意,但它很自觉地走在了最前面,为众人引路。

当他们离开了夏卓与岚媚儿的家,众人这才开口询问——方才大家皆感觉夏卓的样子点不对劲,但神智确实是恢复正常了、病症也消失了。虎娃究竟是怎么调治的、夏卓如今又是怎样一种状态?

虎娃苦笑着答道:“如果让他完全恢复正常,那么病就等于治愈了。但他这病我治不了,只能让其身心神气达到另一种均衡,与岚媚儿的气息完全相融、成为他的常态。”

瀚雄赞道:“小路师弟好高明的手段!家父也说过,世间有些病不可治,但若生机未绝,人却可救,便让其带病延年。”

虎娃却摇头道:“也不能说夏卓师兄是带病延年,他只是身心如此、已与常人不同。他与岚媚儿或乐在其中,不必与外人道。”

齐罗微微低着头,好奇地小声问道:“岚媚儿的气息能感染形神、甚至使夏卓的身心出现异状。小路先生这等神通秘法,却可以救治这种症状,这是造福之术啊!不知是否能够传授他人?”

虎娃又摇头道:“齐罗姑娘,你错了!这等手法我虽能施展,但还不知如何去教他人修炼。就算将来能够传授,其实也相当凶险,它也能成为一种蛊惑人心的邪术,绝不可轻易使用。而夏卓和岚媚儿的情况特殊,这么尝试倒无妨。”

虎娃要救夏卓的命,并事先将后果说清,而夏卓自己也愿意,他才会如此施法。虎娃等于帮助岚媚儿对夏卓施展了一种秘法,让这个男人从此只为自己神魂颠倒。但假如换一种情况,它也会成为一种蛊惑与控制人的诡异邪术,仔细想想,甚至令人不寒而栗。

这算什么手段呢……勾魂术、迷心术、媚神术?不仅如此,虎娃传夏卓与岚媚儿的妙行之法,这两人在一起双修也不会妨碍到别人,但假如有人学会了滥用,同样有大祸患。

齐罗明白了虎娃的意思,又低声道:“小路先生何必这样想呢?您如今是武夫丘的弟子,而武夫大将军传下剑术,命传人世代镇守南荒、斩妖除魔,但剑术本身也可以用来做坏事,就看是什么人、以什么目的去用它?那些众兽山的修士得到了秘法传承,却没干好事,而您今天救了夏卓。”

这蛇女说的没错,虎娃所悟的秘法,并不是让一个人身心失常,而是运转灵枢使人保持在一种正常的均衡状态,从而百病不生、尽享天伦。如今他只是针对夏卓的特殊情况,施展了一种非常规的手段,这也算是秘法运用中的奇、正之道吧。

虎娃甚至隐约有种想法,当年轩辕天帝创出灵枢诀,是否就源自类似的感悟?这门秘术他如今可自行修炼,运转灵枢谙合天地巡行之道,不仅是二境中那种五气归元的状态,对五境修炼也很有帮助。

但他本人尚未完全体会、总结清晰,那只可意会的玄妙很难传授他人,或许要等到突破六境修炼大成之后才可以吧。就算形神中没有五色神莲,虎娃也可以修炼,但必须借助五色神莲的灵性妙用,他才能像昨日那般对别人施展。

这很类似虎娃为后廪调治身体时的情况,他本人已修炼菁华诀入门,但想运转菁华诀为后廪补益生机元气,还必须动用琅玕枝神器。看来回到武夫丘之后,他又需闭关参悟这门秘法了,融入自己的修行之中。

若说虎娃对夏卓施展的手段诡异,其实几日前亲眼所见砍柴老头的杀人手段,那才是真正的诡异!回去的路上,众人又谈起那位老者,纷纷猜测他究竟是何身份?大家各抒己见,却越说越扯,各种稀奇古怪的想法都冒出来了。

齐罗却说道:“我没有看清那位老人家,更没亲眼见到他的手段,但既然令你们都如此震惊,论其修为必是当世绝顶高人。不清楚他的身份也许无妨,只要明白他的用意便好。他的手段再诡异,可施展的目的又是什么呢?很显然,那位老人家是在保护你们的安全,否则你们与那些众兽山的修士们生死搏杀,稍有不慎就会出现死伤。他同时也是在帮助岚媚儿,将她从那伙凶徒手中救了出来,可能还想把你们引去给夏卓治病。是什么人会在蛮荒中保护你们,又是什么人会斩杀祸害蛇纹族的凶徒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