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65章、夏卓的病(下)

齐罗与瀚雄等人一直在厅里呆着呢,岚媚儿独自进去之后,又过一会儿,虎娃竟然掀帘子出来了。他们赶紧问道:“怎么回事?夏卓还有救吗?岚媚儿在屋里干啥呢?”

虎娃答道:“岚媚儿正在照看夏卓师兄,师兄的病我也没法治好。但大家不必担心,我虽然治不了他的病,却可以救他的命。”

众人当然要追问究竟,虎娃苦笑着解释了一番。他反复诊断夏卓的病因,源头果然在岚媚儿身上,同时也出在他自己身上。巴原上的修士几乎都听说过蛇女的妙处,媚骨天成带着销魂气息,与之欢爱是人间难以想象的美妙滋味。

这不仅是一种身体的上的感受,也是一种精神上的感应与刺激,身心皆迷醉其中,它源自蛇女美貌的容颜、娇嫩的身躯、还有那独特的气息。虎娃刚开始也曾怀疑夏卓是不是中了毒?因与蛇女交欢过度、被一种毒素所感染。

但他认识齐罗,不仅为其治过伤,也采炼碧灵花精油助其炼体,并没有发现她的血脉中带着任何邪毒的气息。但齐罗有修为神通在身,已经历了二境炼体,所以方才虎娃把齐罗也叫进去了,感应她与岚媚儿的神气特征有什么差异。

两人果然是有差异的,某种方面来说就像是修士与普通人的区别。可是另一方面,岚媚儿只是一名普通的蛇女,她不能自如地收敛与控制天赋的媚惑心神气息,在欢爱的极致,就会进入到迷离甚至失控的状态。

偶尔与蛇女交欢,就算神魂颠倒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。可是像夏卓这样,完完全全的沉迷其中,放纵地追求这种欲乐,而且他身强体壮也能尽情投入。这样一来,反复的神气交感,身心就会受到影响,因为这不是正常情况下能体会的感觉,也超出了正常的生理与心理反应。

他的身心已异常态,由心神而及形骸,便会导致身体的病变。人们常会因为身体的原因影响到心神,而另一方面,心神也会影响到身体。夏卓最直接的病因并非是因为纵欲,而就是这种长期的神气互感,蛇女的气息真地能魅惑心神、改变神气运行状态。

所以他病了,某种一上也算是中了毒,却不是通常人们所理解的那种毒,就相当于被自被岚媚儿在无意间施展了某种秘术。如此说来,这不仅是夏卓的病,假如换一个人做了与夏卓同样的事情,很可能也会出现同样的病症。

但这种事情却又说不准,有可能会发生也有可能不会发生,并非是与蛇女欢爱就一定会导致这样的结果。若是修为已突破二境,自然就拥有洗炼形骸之功,就更不会了。可惜夏卓只是练成了开山劲,并未练成武丁功。

蛇纹族的女子自古被称为蛇女,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。她们的平时在村落中聚居,与男子相会时都单独到村落之外,而且生性不愿与异族男子接触,恐怕也是有原因的。

虎娃解释了半天,众人虽没有完全都听懂,但多少也明白了一些。齐罗则完全听明白了,她红着脸低眉道:“小路先生已有五境修为,自不会担心这样的事情。”

虎娃一摊双手:“我有什么好担心的,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?现在说的是夏卓!”

瀚雄挠了挠后脑勺道:“我听明白了病因,但小路师弟想怎么调治呢?……难道所谓的蛇精病,就是这么来的吗?”

虎娃亦挠头道:“这只是夏卓的病,至于是不是蛇精病,我也不清楚。如果是,也可能只是其中一种吧,不同的人可能有不同的蛇精病。身中五气均衡、灵枢运转如常,便是无病。夏卓的病我治不好,但可以用另一种方法,就让他达到与常人不同均衡。”

齐罗抬眼看着虎娃道:“你的样子有些疲惫,是不是很累?先休息吧!”

当天众人就在夏卓家休息了一夜,虎娃定坐涵养恢复神气,也在默默地体会与感应着形神中五色神莲的灵性妙用。他今天诊断夏卓病症的过程非常耗神,先是感应夏卓的神气运行以及身心状态,又与自身比较,分析其特异或失常之处。

后来他将岚媚儿叫了进去,查探其生机特征与常人有何不同,接着又将齐罗叫了进去,感应同为蛇女之间的微妙差异,最后才得出了结论、想到了办法。

如今夏卓的病症已恶化,虎娃治不好,他只能采用另一种方法,就让这种异状成为夏卓本人的常态。这相当于虎娃要借助岚媚儿的气息,对夏卓施展一种后果很诡异的秘法。

更直接的说,夏卓将不会再对世上别的女人有兴趣,他只对岚媚儿有欲望,包括精神上和身体上的欲望。这只属于他们之间,却妙不可言,甚至是无穷无尽。

……

第二天凌晨,又在那石灶中添了一根寒火枝,虎娃让众人都退到了屋外,尽量不要干扰他施法。再一次将夏卓唤醒,让他和岚媚儿抵足相坐、除去身上衣衫,自己则转过身背对两人。岚媚儿和夏卓都闭上了眼睛,一团白色的毫光凭空浮现笼罩了他们,仿佛筋骨血肉都在这白光中隐约变得透明。

不仅能见血脉的运转,两人形神中甚至出现了一条条回转的光带,那是寻常人的肉眼所看不见的经络。就算是离珠神药或灵枢诀,对付这种病症,也只能治其身伤而不能疗其神乱,虎娃同样是疗其身伤,再由形及神。

岚媚儿和夏卓听从虎娃的吩咐放开形神,虎娃引导岚媚儿的神气完全与夏卓交融,进入了一种互感相通的状态,洗炼着夏卓周身的经络。

背对着他们的虎娃突然一弹指,岚媚儿雪白的肌肤上出现了一道伤口,鲜血立刻溢出,却没有向下流淌而是飞散到白光中被炼化。鲜红色的血凝结又消失,留下的只是淡黄色透明的液滴,这液滴化为雾状沁入夏卓的形神之中。

与此同时,虎娃手中又飞出了一枚龙脂泪珀,在白光中化为一片飞雾,同时润化洗炼两人的形神。五色神莲的妙用运转,在朦胧的白色毫光中,夏卓肌肤上那诡异的纹路随着血脉经络运行竟渐渐淡去消失。

对于夏卓和岚媚儿来说,世间再没有什么感觉能比这更美妙了,他们不清楚虎娃究竟是怎么办到的,甚至不由自主的发出呻吟声。岚媚儿并没有感到伤口的疼痛,因为那伤口在光毫的洗炼中很快就愈合了。而虎娃的神情却十分凝重,显然施展这样的法术令他颇感吃力。

等两人都恢复清醒的时候,时间已是午后,虎娃开口道:“没事了,你们穿好衣服吧。今后可以安享在这里的生活,正是你们自己所求所愿……我再教你们一套秘法,它对你们来说也许并非修炼,只是一种享受,但有朝一日,也有可能迈入初境得以修炼。”

虎娃以神识拢音,所传两人的“秘法”,便是他自行领悟的妙空之境、妙欲之乐,对于这两人而言就是真切的欢爱,便成了妙行之法。修妙行之法,可清晰与清醒地感受那常人难以企及的欢爱欲乐,若能体会入境之妙,将来未尝不可以此踏入修炼之门。

……

虎娃走出屋子时,伸手扶住门框身子晃了晃,脚下甚至有点发虚。他施展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神通法术,借助五色神莲的妙用才能办到,此刻已接近于神气耗尽了。瀚雄赶紧过去欲搀扶虎娃,而齐罗的动作更快,腰一扭便闪身把虎娃扶住了。

虎娃累得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,只是做了个手势,然后便坐在火堆前涵养神气、恢复体力。屋里传来的响动声,夏卓与齐罗衣衫整齐的走了出来,向着虎娃跪拜致谢。

再看夏卓的样子,比以往消瘦了许多,但神情已完全恢复正常,眼神明澈,病症仿佛都消失了。瀚雄与大俊等人皆是修士,以神识感应,却总觉得夏卓有什么地方不对劲,但又形容不出是为什么。

待虎娃睁开眼睛,再度开口时便说道:“此间事毕,算算日子,我们要赶紧回武夫丘了,二长老最多只给了九天时间,如今已经过去六天了。”

齐罗与夏卓夫妇便追问,他们此番下山究竟领受了什么宗门任务?得知详情后也是哭笑不得。岚媚儿和夏卓赶紧道:“若说猪,我家恰好也养了两头,你们便带回去吧。”

大俊摇头道:“那两头猪还不够肥,再说了,夏卓大病初愈,冬天也得多吃点肉补补身子,你们还是自己留着吧。”

虎娃亦说道:“我们带来了一头猎杀的灵豹,其骨肉皆滋补之效,正可让夏卓师兄调养身体,估计等到开春之时,便能彻底恢复了。”

齐罗抓住虎娃的胳膊道:“小路先生,我们村中有猪啊。十二头大肥猪,今天就能给您凑齐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