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65章、夏卓的病(上)

夏卓听说小路先生修为高超、擅于调治各种伤病,是特意来救治他的,不住地连声道谢。他坐在床上叹道:“这怪病折磨我好几个月了,感觉简直生不如死,只是苦了岚媚儿每日照顾我……小路师弟,这病还可不可治?如果已无希望,你们索性帮个忙,给我个痛快!”

岚媚儿赶紧握住他的手道:“你为何要这样想呢?有病咱就治病,我每次外出时都要绑上你的手脚,就怕你伤害自己!”

虎娃说道:“夏卓师兄不必着急,我首先要弄明白你的病因。你能否放开形神不要有一丝反抗,让我的神气法力切入你的身体?原本在你昏迷时我也可以这么做,但在你清醒的时候,我才能将你的病症察探得更清楚……为了防止神气杂扰,其他人都出去吧。”

众人都离开了里屋回到了外厅,有些不安地等待着。过了好一会儿,又听虎娃说道:“岚媚儿,你进来。”

又过好一会儿,虎娃又在屋里说道:“齐罗姑娘,你也进来!”

齐罗很惊讶,虎娃查探夏卓的病情,和她又有什么关系?但她还是很听话的进去了。这次时间过得并不久,便听虎娃说道:“好了,谢谢齐罗姑娘,你可以出去了。”

齐罗又出来了,一脸的莫名其妙,因为她进去之后什么事都没干,就是坐在岚媚儿身边,放开形神让虎娃的神识伴随法力查探,然后便出来了。众人也是一头雾水,不知虎娃在搞什么名堂。

但虎娃搞得越神秘,大家便越觉得有希望,更耐心地在厅中等候着。过了一会儿又听虎娃道:“岚媚儿,你也出去吧,我有几句话想单独问问夏卓师兄。”接下来,众人便听不见屋里的声音了,想必是虎娃施展神通拢住了声息。

屋里只剩下了夏卓和虎娃,夏卓很是忐忑地问道:“小路先生,我的病还有得治吗?假如已无生望,就请您不要隐瞒、给句实话!”

虎娃的神情显得有些疲惫,他方才就坐着没动,看上去也没做任何事,但神气法力却似有极大的消耗、人也非常累,但神情却变得轻松了。他看着夏卓露出了微笑,笑着答道:“师兄,你得的确实是绝症,这病我治不了。”

夏卓愣住了,他虽有思想准备,但听见这么明确的答案也难免感到一阵绝望。可他不明白,小路师弟说出这句话时为何要笑?紧接着他又听见虎娃道:“我虽治不了你的病,但可以救你的命!”

这短短一个呼吸的时间,夏卓的心情经历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他前倾身体道:“师弟,这是怎么回事,我的命还有救吗?”

虎娃点了点头:“当然有救,但我要先问清楚一些事。”

夏卓:“你问吧!”

虎娃:“你之所以留在这里定居,是不是因为沉迷于岚媚儿的美色?”

这句话又把夏卓给问愣住了,这病重的汉子神情很是尴尬,不知该怎样回答。然而虎娃又加了一句:“实话实说便行,不必不好意思,没别人能听见。”

夏卓的神情忽然有些激动起来:“要我说实话吗?是的,我的确沉迷于岚媚儿的美色不可自拔,我就是喜欢她!自从见到她之后,日日夜夜心里想的都是她,想要的人也是她。堂堂男子汉为美色所迷,是不是很丢人?你要嘲笑我便尽管嘲笑吧,难道这就是我的病因吗?”

虎娃却摇头道:“我没有嘲笑你啊,就是想知道你是怎回事,你若喜欢她便尽管喜欢她好了。这不是你的病因,却与病症有关,知道了这些,我才好救你的命。”

夏卓纳闷道:“这又是为什么呢?”

虎娃正色道:“你先别问为什么,三言两语我也很难解释清楚。你的病症已入生机纹理,无法彻底祛除,但我可以施展另一种手法,让你的生机纹理能融合这种特征,你的症状便会消失。但我这样做了,会有一种后果。”

夏卓紧张地追问道:“什么后果?”

虎娃竟有些不好意思地答道:“你将彻底沉溺于对岚媚儿的欲念之中,她的气息令你情迷,世间再没有别的女子能令你动心,你只会想要她。除了她之外,世间便再无美色。”

夏卓的神情有点哭笑不得,反问道:“这叫什么后果?我本来就是这么想的!”

虎娃颇有些费劲地又解释道:“正因为你是这样想的,所以我才想这样调治你的病症。而我一旦施展了这种手段,它便不再仅是你的想法,而是你不会再有别的想法。你的身心状态将与常人不同,不论是心还是身,凡涉欢爱,你只会对她有感觉,也只会对她起反应。

这种状态在世上很多人看来,当然是不正常的,它却是你的常态。当然了,除了这一点,其他的事情倒也没什么关系,该怎样还是怎样。你要是听不明白也罢了,反正不妨碍你和岚媚儿怎么样。

你既修炼过开山劲,也懂运转神气的入门之法,我再教你一套法门,是阴阳调和之道,让你神智清醒地去感受一切。但你这种清醒的状态却和常人不同,在他人看来,你这辈子都会因岚媚儿神魂颠倒,只拥有对她的爱欲。”

夏卓有些听傻了,张着嘴半天没有反应过来。其实他刚才很激动地说出那番话时,控制不住又有些神智迷乱了,是虎娃及时挥手祭出一道朦胧的白光又扫过了他的形神,让他继续保持清醒。

过了一会儿夏卓才长出一口气,下床又向虎娃行礼道:“这若是后果的话,也正是我想要的后果!请小路师弟施法救治。”

虎娃点头道:“我今天有些累,先休息一夜明天再施法术。你也暂且躺下休息,我施法让你好好睡一觉。”

说话间让夏卓重新上床躺好,虎娃一挥手便让他陷入沉睡之中,这比岚媚儿下药让他昏迷睡得可沉多了,直至第二天清晨方能醒来。

众人在厅中等了半天,也不知屋里发生了什么事,忽听虎娃的声音又传来道:“岚媚儿,你再进来一趟,我也有些话先要单独问你。”

岚媚儿挑帘来到里屋,发现夏卓躺在床上又睡着了,她很紧张的坐下,抬眼看着虎娃。虎娃的第一句话就让她悬着的心放了下来,只听小路先生和颜悦色道:“你不必太担心,我已想到能以什么办法救他的命。”

岚媚儿激动地热泪盈眶,随即拜伏于地道:“多谢小路先生,我们真不知怎么报答您!”

虎娃摆了摆手道:“你不必这么客气,夏卓是我的师兄,而你的族人齐罗也是我的朋友。我恰好碰到了这件事,出手帮忙是应该的……但我想到的办法,以前恐怕没人试过。为了更有把握,有些话我已问过夏卓,也要向你问清楚。”

岚媚儿连连点头道:“您问吧。”

虎娃的神情竟有些尴尬,小声道:“在他发病前后,可有什么征兆?我是指……你们之间相处的如何?”

岚媚儿思忖道:“并没有什么征兆,至于我们之间嘛……这座院落是今年开春后才完全建好的,起先我是每隔几天从村中跑到这里与他相会,后来他便越来越难舍,我干脆与他住在了这里,每隔一段时日才回村寨一趟。那是入秋前后的事情,到了秋后,他就发病了。”

虎娃轻轻咳嗽了一声,神情显得更不好意思:“原来如此!其实我想问的是男女欢爱之事。看来在他发病前后那段时间,你们每天都会有……他是什么感觉我知道,但我也想问问你是什么感受,是否体会到那欲乐之极、甚至神智迷离?……这些本是私密之事,外人也不好多打听。”

岚媚儿的脸色一下子就红了,头也低了下去,这种事情怎么好意思启齿。可是关乎夏卓的性命安危,她也只得低声答道:“确实正如小先生所说,他离不开我。至于欢爱之事,不仅是每天都有,且不止一次。后来我就住在了这里,感受到人间至美妙的欲乐。至于小先生说的神智迷离,也许有吧,他为我神魂颠倒,我亦为他……现在回想起来,在他刚刚发病的时候,确实有些不正常。”

虎娃追问道:“你能详细说说吗?”

岚媚儿的头垂的更低,声音也更低了:“那段日子,他简直就像山中发情的猛兽……”说到这里,她的声音已经低得快听不见了。

虎娃尽量板着脸,面无表情的又问道:“他是怎么回事,我已经看出来了。我现在想问的是你的感觉,他伤着你了吗?”

岚媚儿赶紧摇头道:“不不不,根本没有,从来没有。他不仅没有伤害我,反而让我体会到那种神智迷离、简直无法思考的欲乐,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美妙……我也知道蛇纹族的女子与常人有异,是不是我害了他?”

虎娃也摇头道:“不是的,你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他,反而给了他无法想象的欲乐。但他的神气状态已变得与常人不同,这是与你天生特异的气息反复交感所致,由心神而入形髓,所以才会出现这种病症。幸亏我来得早,假如再晚一个月,可能就没法救他的命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