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64章、五气朝元(下)

走进厅中,右侧沿墙壁垒着火灶。那面墙以块石砌成,很厚,中间有夹层。当石灶中生起火时,可将整面墙都烤的微微发烫,于严冬中去暖。岚媚儿今天出去的有点久,灶中的火已经快熄灭了,见状又赶紧要去仓房里抱木柴。

虎娃拦住她道:“不用去取柴,我看你家仓房里堆的木柴不也多了,这些日子你费心照顾病人,也没时间去砍柴吧?用这些树枝,一枝可以烧大半天,足够你们整个冬天生火取暖了。就是注意不要让火熄灭,每隔半天加一根放在上面,否则再想点燃会很麻烦。”

众人带来了老者砍下的六根寒火木,除了手腕粗的主枝之外,还有很多手指粗的细枝。虎娃取出一根细枝以法力点燃其尖端,放进了火灶中,众人立刻感受到那股温暖的热力。仅仅是根一尺多长的小树枝而已,点燃后竟然相当于一整灶木柴。

众人又走进了里屋,靠着那面温暖的墙壁,用石头垒着一张床榻,床榻上铺着很多柔软的兽皮,兽皮堆里躺着一条大汉。观其筋骨轮廓,仍能看出不久前很强壮的样子,可此刻他眼窝深陷人也消瘦了不少,显然是饱受着病痛的折磨。

大俊惊呼道:“夏卓师兄,果然是夏卓师兄!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?……咦,嫂子,你为何要把他的手脚都绑起来?”

进屋一看见夏卓,岚媚儿的样子又变得泫泪欲滴,解释道:“夏卓清醒的时候,浑身痛痒难熬,会忍不住抓自己、用身体撞东西,神智迷离时就更无法控制了。我出门时怕他发病伤着自己,所以就把他的手脚捆上了。他此刻还在昏迷中,其实昏迷不醒才是他最好受的时候。”

岚媚儿这阵子给夏卓采药,也回蛇女的村落拿过草药,主要都是给夏卓止痛止痒,后来干脆就让他安睡了。这样虽然能尽量减轻他所受的痛苦,但也治疗不了其病症,总不能让他就这么一天天的安睡吧?

虎娃上前伸手掀起兽皮、解开了夏卓的衣襟,发现他的前胸到手臂上,已浮现出一种诡异的淡青色纹路,若波浪、若藤蔓、若蛇纹。这种纹路是体内透到肌肤表面的,其纹理恐怕已经深及腑脏。

虎娃悄然以神识拢音问瀚雄道:“这是蛇精病吗?”

瀚雄亦暗中答道:“说实话,我没见过这样的病症。但看其症状,与传说中的蛇精病完全吻合,到了这种程度,通常已不可救药……小路师弟,你还能有什么办法吗?”

世间除了离珠神药或灵枢诀,没人能治得了蛇精病。就算是瀚雄的父亲长龄先生或武夫丘上的诸位尊长来此,恐怕也是束手无策。人总有一死,到了这个时候,也只能听天由命了。

虎娃却说道:“既然有药可医、有法可治,那就说明它并非绝症。不论夏卓师兄得的是不是蛇精病,先要找出他的发病原因。我虽不会灵枢诀,但世上既然有人曾创出灵枢诀、可治疗这种病症,那就未尝不可以玄理类似的手法救他。”

瀚雄吃了一惊,同时也暗自佩服不已。这种话出自一位少年之口,让人感觉他的口气未免太大了,就算这少年已是一名五境初转修士,也不能狂妄如斯。虎娃的修为虽已算高手,但和传说中的当世高人还差得很远呢!

假如瀚雄是第一天认识虎娃,难免会这样想,但如今他对虎娃佩服得已五体投地,所以听见这番话倒也不认为虎娃是狂妄。

其实虎娃真没有任何狂妄的心思,他就是这么想的。与世间其他修士不一样,没有任何人教过他具体的神通秘法,修行至今全凭自悟。当年太昊天帝所传的菁华诀,他也是自行领悟、并非山神所教。那么世间有一门秘诀可以救夏卓,肯定也是根据其发病原理调治,虎娃未尝不可以试试。

瀚雄又悄然道:“家父提过,据说灵枢诀的玄理,就是修炼腑脏经络、调和神气运转。轩辕天帝曾告诉后人,这世上虽万人万态,但有一种先天自然之态,暗合天地循行之道,周而复始生生不息。灵枢诀便是运转与修炼周身灵枢,使人达到这种状态,便能延年益寿、百病不生。”

虎娃微微怔了怔,在心中默默体会瀚雄这番话,假如不谈神通修炼,其意思并不复杂。不论世上的人形形色色是什么状况,却存在一种理论上正常、健康、仿佛先天就应该是那样的状态,人的生机元气就是那般运转。

假如偏离了这种正常的状态,生理机能便会失衡,假如继续恶化便会出现种种症状直至送命,这便是病了。而所谓的治病,无论是用药还是用别的医术,都是让人重新恢复生理与心理稳定的常态。

轩辕天帝所传的灵枢诀,是一门修炼秘法,也是前往轩辕天帝所开辟帝乡神土的指引。它当然不可能是特意为调治蛇精病所创,但其玄理却能让人自行祛退世间百病。

那么根据这个思路,不论虎娃会不会灵枢诀,他首先要研究夏卓的发病机理,其身心状态与正常人究竟有何不同、可采取什么办法让他恢复常态?

这时齐罗用手碰了碰虎娃,小声道:“小路先生,您有什么办法可以救治夏卓吗?”

虎娃点了点头道:“我正在想办法,无论成与不成,总之会尽力一试……这个样子不行,我得让他清醒过来。”

说着话他走上前去,将手置于夏卓的前额上方,离得一寸多远并没有触及肌肤,五指发出了五色光芒,又渐渐幻化成纯白的光幕。然后手带着这团白光从夏卓的脑门缓缓移到其脚尖,将其全身都扫过一遍。

不懂神通修炼的岚媚儿见虎娃施展出这等手段,不禁瞪大了眼睛面露惊喜之色,她什么都不清楚,所以想法反而最为简单,以为高人施法定能救治她的男人,便充满期望地等待着。

只见夏卓发出一声呻吟,睁开眼睛醒了过来,忽然眉心一皱面露痛楚之色。岚媚儿赶紧说道:“他醒了,但清醒的时候会很难受!”

虎娃点头道:“我知道,就是我把他弄醒的,我需要观察他清醒的状态。”

虎娃手中发出的那团白色光幕,是运转了五色神莲神器的妙用,而且是突破五境后刚刚掌握的,以前尚施展不了。他在闭关破五境时遭遇剑意锋芒威压侵袭,五色神莲自然祭出护主,化为一朵洁白的硕大花苞将他包裹。这就是与他形神一体的神器,虎娃感应得当然极为清晰。

五色光芒融合为一片洁白,也是调和形神中五气归元。其实这种状态,在一名修士二境九转圆满时便能达到,无需刻意去修炼。但虎娃此刻借助五色神莲,演化出一种妙法神通,不仅是自身的修炼,而是在对他人施展。

现在的虎娃已经明白,为何每次法力或体力耗尽之后,他能恢复得那么快。就连不慎受了伤,也能愈合的极快、不留下什么隐患痕迹。正因为他自幼服用了那么多莲子与莲藕,其神效可慢慢炼化吸收,更因为他的形神中融合了五色神莲。

换一名普通的二境修士,当然不能与虎娃相比,他们只能在修炼中运转元气尽力调治自身。而虎娃可自然地恢复常态,并祭出五色神莲的妙用对他人施展。

五色神莲可驱除世间一切疠瘴邪毒,但夏卓的病因并非是普通的中毒,所以虎娃只是让他紊乱的神气尽量平和,触动其元神让其暂时清醒。此刻他并不是在治夏卓的病,反而将岚媚儿给夏卓服用的草药中那些止痛、止痒、致人昏迷的效力都给清除了。

夏卓睁眼便看见了屋里这么多人,也吓了一跳,随即又看清了岚媚儿和大俊,以嘶哑的嗓音惊呼道:“大俊师弟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……岚媚儿,这些人又是谁?”

虎娃一弹指,隔空解开了绑住夏卓手脚的皮索。大俊上前道:“这几位是今年新上山的师弟,我们奉尊长之命进入南荒试炼,却恰好碰见了岚媚儿,得知你住在这里,而且生病了……”

大俊介绍了一番众人,也包括人模狗样的汪汪师弟,但他并没有提岚媚儿今天遭遇的事情,免得让病重的夏卓担心。夏卓挣扎着下床与众位师弟见礼,大家又劝他赶紧坐回床上休息。

虎娃一直在凝神观察,夏卓向众人行礼时神情很痛苦,时常咬牙连腮邦子都在抽搐,肌肤上那淡青色的纹路随着身体的战栗,仿佛也变得更加明显与妖异。他能感应到夏卓正承受着全身难以抗拒的痛楚,还有一种又痒又麻的感觉几乎透进骨头里。

但是夏卓强行忍住了,在众师弟面前举止没有失态,说明此人意志确实很坚强,在清醒的状态下能咬牙控制住自己。可他能忍住一时,却不能忍到永远,强忍太久便会导致神智迷离,生机神气亦会紊乱,这与一个人的意志力无关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