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64章、五气朝元(上)

岚媚儿平日为夏卓采各种草药调治,用药的手段都是蛇纹族世代所传,其功效为镇痛、止痒、解热、安神之类,只能减轻夏卓所受的痛苦,却无法根治其病症,眼看着夏卓的病情越来越严重,再这样的下去恐怕命不久矣。

岚媚儿前不久听齐罗说过,小路先生为她疗治伤痛、采炼灵药助其修炼,神通奇技超乎想象。今天见到了这位小路先生本人,又听说他也成了武夫丘的杂役弟子,心中便燃起了希望,恳求虎娃出手救夏卓一命。

虎娃听闻详情之后,皱眉问道:“你说了这么多,夏卓师兄到底得的是什么病?”

岚媚儿低着头泣声道:“我本也不清楚,可后来齐罗妹妹说了一些山外的传闻,看其症状应该是……蛇精病。他的病症一旦出现,便发作恶化得很快,几乎每天都离不开人照看……我究竟该怎么办,他还有没有救?”

众人闻言顿时心里凉了半截,因为巴原上人尽皆知,几乎没有什么办法能彻底治愈蛇精病。但这种病在通常情况下并不致命,只是偶尔发作时会影响人的神智,状况稳定不恶化或症状较轻时,对平常生活的影响甚至不太明显。

可是听岚媚儿的介绍,夏卓的病症显然已经急剧发作且恶化了,不仅是神智,连身体也受到了损伤,到这种程度,人基本就没救了。虎娃以神识拢住声息,悄然问翰雄:“长龄先生是巴室国的神医,极擅用药。你父亲有没有告诉过你,蛇精病究竟可不可治?”

翰雄亦悄然答道:“家父曾提过,若蛇精病的症状已恶化,倒并非像世间传闻的那样绝对不可治,据他所知,有两种办法。但这两种办法也只是治其身伤、难疗其神乱,而且家父也不会。”

虎娃:“哪两种方法,竟然连长龄先生都不会?”

翰雄又答道:“第一种方法是用药,无所谓会与不会,但须用离珠神药,一般人怎可能得到?第二种方法倒不必借助那传说中的不死神药,只以医术调治,轩辕天帝所传的灵枢决可以办到。”

据说巴原上只有三树离珠,生长在孟盈丘主峰绝巅、命煞平日修炼的法座之前,普通人欲求离珠神药治病救命,简直是想都不要想的事。而灵枢决,虎娃曾听山神提过,它是轩辕天帝所传的秘法,可是并未听说巴原上有谁得此传承。

虎娃又想起另一件事。后廪曾告诉他,孟盈丘已放出话来,要答谢在相室国斩杀公子宫琅的那位小先生,请他登上孟盈丘,在命煞面前亲手采取一枚不死神药离珠。

如此说来,虎娃倒是有机会得到离珠神药。可虎娃本人并不愿意那样做,至少现在不会去,一来可能将自己的身份行踪暴露给很多人,二各来谁又知道那是不是一个陷阱?最重要的是,虎娃并不贪得离珠神药。

而碰到了今天的事,就算他想去也来不及了。因为按岚媚儿的描述,夏卓病情已十分危急,从这里赶到孟盈丘,需要由南向北横穿整个郑室国,恐怕时间已不够。

瀚雄当然不知道虎娃与孟盈丘之间的事情,他对虎娃解说时,语气中充满惋惜。而虎娃闻言却稍微松了一口气,他的想法与瀚雄不一样,原来这蛇精病是有药可医、有法可治的,那还不至于令人绝望。

虎娃与翰雄之间以神识拢音交流,别人是听不见的。那边大俊又安慰岚媚儿道:“你别着急,我们先去看看夏卓师兄的情况,再想办法如何救治。”

尽管知道蛇精病是一种绝症,但众人心中还抱着万一的希望,假如是搞错了呢?而另一方面,他们谁也没有见过症状恶化后的蛇精病患者,所谓不可治,只是道听途说,而小路调治伤病的手段如此高超,说不定能想到其他的办法。

众人准备去夏卓与岚媚儿家,齐罗则对众蛇女道:“你们先回村寨吧,假如有什么事情,我会再通知大家。”

这里有上百号人,也不能都拥到夏卓家里去啊。况且蛇女并不喜欢接近异族男子,这是她们历代养成的习性,夏卓只是岚媚儿的男人,其他蛇女也没有去过他们所住的地方。

离去之前众人打扫了一番战场。那六名众兽山修士的随身法器,以及他们所采取或购买的各种灵药、器物、特产,当然都不能浪费,被众蛇女带回了村寨。至于他们的尸身,就这么留在了雪原中。山野里经常有饥饿的野兽觅食,估计过不了几天,他们就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。

大俊主动帮着众蛇女打扫战场收集东西,借机套近乎,却突然惊呼道:“咦,人头都不见了!他们的首级去了哪里?”

大家也都吃了一惊,再仔细搜索一番,那六人的脑袋确实都不见了。有三人的脑袋是被那老者诡异的手段斩落的,另有两人是被翰雄各补一剑斩首的,最后一名众兽山的修士是被众蛇女的弓箭射死的,但此刻六颗人头皆不翼而飞。

当众蛇女赶来时,那老者却诡异地消失了,谁都没有注意到他是怎么离开的,现在看来,他还带走了这六人的脑袋,这让大家既骇然又不解。他为何在杀人之后还要把头都拿走呢,难道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吗?这也太吓人了!

还好那老者对虎娃等人并无恶意,也幸亏有他出手斩杀了作恶的凶徒。否则虎娃等人未必是那些众兽山修士的对手,今天也避免不了一场搏命格杀,很可能会出现死伤。

老者先前是在砍寒火木,这种特异的枝条非常罕见,这片千年寒火松林中的寒火木都让老者给砍下来了,一共只有六枝,此刻仍插在雪地上,他只带走了人头却留下了这些东西。

这六根寒火木的主枝条都有约一丈余长、手腕粗细,上面还长了很多横生的小枝桠,一尺到三尺长、一指到两指宽不等。这些也都是好东西,可不能就扔在这里浪费了。

虎娃拿过翰雄的璞剑,运劲将寒火木上的枝桠全部削了下来,将六根光溜溜的丈余长棍绑成一束,就连那些小枝桠也捆成几捆,让众人携带。他们当然也询问了齐罗,认不认识那砍柴的老者、知不知道他为何会出手相助?

可齐罗也是一头雾水,她从远处赶来时根本就没注意到那老者,甚至连看都没看清。众人皆对那老者的身份百思不得其解,但他定是位修为超乎想象的高手,很可能就是蛮荒中强大的妖王,所施展的是众人从未见过的天赋神通妖法。

盘瓠见那头灵兽黑豹趴在雪坑里,脑袋倒是还在,浑身亦无什么伤痕,就连那张黝黑发亮的豹皮也应该是完整的。众兽山修士们的碎尸扔这儿就算了,但这么一头猎物可不能浪费了,它叼着一只豹爪将之拖下了山坡,看不出这条个头不大的狗竟有这么大的力气。翰雄见状也将灵豹扛在了肩上,众人便跟着岚媚儿走了。

……

夏卓曾登上武夫丘做了三年杂役弟子,并练成了开山劲,不仅身强力壮,且是一位优秀的猎人与工匠。他在山谷中修建的院落虽然有些粗犷,但十分坚固宽敞,以整块的山石垒成的院墙很高,墙头上还镶着很多磨得很锋利的尖石,能防范山中各种猛兽。

院门是以坚韧的厚木打造,正面伸出着很多根削尖的硬木,就算是凶悍的野猪撞上去也没好下场,修建这所院落显然颇费了一番心思和功夫。众人开门而入,院子里的各种器物颇有些杂乱,看来夏卓病症发作已有一段时间,岚媚儿每日忙于照看他,也没太多功夫去收拾打理。

前院左侧是堆放各种杂物的仓房,而右侧竟然有带屋顶的猪圈。猪圈里养着两头猪,听见人声便使劲地哼哼,它们显然是饿了。

小俊诧异地问道:“你们家还养猪吗?”

岚媚儿答道:“是啊,这里夏秋时节物产多,吃不掉食物既可以晾干收存,还可以养猪。到了这个时节,就可以杀了过冬。可这阵子夏卓病了,还一直没有来得及杀猪呢。”

小俊之所以会问,是因为终于想起了此次下山的任务,二长老就是让他们抓十二头活的大肥猪回去。但他们并没有打这两头猪的主意,还是留给夏卓和岚媚儿过冬吧,而且显然也不够肥。

大俊忍不住又问道:“齐罗姑娘,你们村寨也养猪吗?”

齐罗答道:“有啊,但是不多,前几年才开始养的。”

翰雄放下灵豹,也追问道:“有大肥猪吗?多少头?”

齐罗不明白这些人为何突然对猪感兴趣了,又答道:“有十几头吧……我们快进去看看夏卓。”

众人互相看了一眼,完成二长老指定的任务终于有着落了,但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,先看看能不能救治夏卓的病症再说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