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63章、咳咳咳咳咳咳咳(下)

一大群蛇女快速赶来,只听一位姑娘喊道:“岚媚儿,你没事吧?”

岚媚儿就是方才那名蛇女的名字,她向着众蛇女笨去,一边跑一边答道:“我没事,幸亏遇到了几位义士……他们斩杀了凶徒!”

直至此刻,岚媚儿也没搞明白那伙坏人究竟是谁杀的。她方才扶着那咳嗽的老者,眼看着凶徒们一个接一个倒地身亡,想当然便以是高坡上的虎娃等人施展的神通手段。至于那些人是怎么办到的,反正她也不懂修炼神通,反倒不必去多想。

盘瓠突然发出了叫声,因为它听出方才喊话的就是蛇女齐罗。齐罗朝着狗叫的方向抬头望去,一眼便看见了高坡上的虎娃,惊喜地叫道:“小路先生,原来是你!……是你们救了岚媚儿?”说着话也不理会山坡上散落的那些尸体碎块,拔脚就跑了过来,神情非常激动。

至于另外上百多号蛇女仍然站在原地,好奇地望向这边,却没有走过来打招呼。蛇女的习性,非常忌讳与异族男子接触,就连同属蛇纹族的成年男子都不会进入村落。她们一下子见到了这么多陌生男人,尽管没有敌意,但也不会主动往前凑。

虎娃等人已经走了下来,齐罗跑到他面前俯身就要行大礼,虎娃赶紧伸手扶住她道:“不必多礼,我们师兄弟几人在武夫丘上领受宗门任务进入南荒试炼,没想到恰好遇到了这件事。本想出手,却根本没有用得上我们动手,这些凶徒,都是方才那位老人家杀的……”

虎娃搀起齐罗,伸手一指老汉所在,却突然愣住了。就这么一转眼的功夫谁都没注意,那老汉居然已经不见了!

转回身岚媚儿也叫道:“咦,那位砍柴的老人家哪里去了?方才明明就在这里,我还用手扶着他呢!”

老者不见了,那根长柄砍刀也不见了,再看他方才所在的位置,连足迹都没留下。不仅没有离去的足迹,那老者先前在林间砍柴时,雪地上也没有留下脚印。但老者曾将长柄砍刀插入雪中痕迹仍在,不远处还放着他方才砍的六根寒火木,雪坡上散落那些众兽山修士的尸身。

老者的消失,就如他的杀人手段一样诡异,简直让人怀疑方才所见的一切是不是幻觉?他连个招呼都没打就走了,究竟是怎样一位高人?虎娃不得不猜疑,他施展的是某种妖物的天赋神通,而看其人的修为,恐怕是蛮荒中一位已破八境的妖王!

大俊终于回过神来,赶紧跑下高坡和齐罗打招呼、道一声久仰,然后又跑到那一大群蛇女面前,行礼做了一番自我介绍。他是来自武夫丘的正传弟子,名叫大俊,素以俊朗英武而着称,初次见面,给各位姐妹们问好,往后大家都是熟人了,要多多亲近交流云云。

众蛇女的样子皆有些惊怯,看他靠近甚至下意识地往后闪,但她们也知道他刚才帮了岚媚儿,而且是来自武夫丘的“上仙”,倒也没失礼,用很生疏的动作学着他的样子还礼,却也没答话,只是看着大俊一个人在那里说。

这搞得大俊多少有点尴尬,但他的脸皮比较厚、自我感觉也比较良好,倒也能端得住。

这时众人都走了过来,齐罗说道:“大俊先生,她们很少见到外族人,且自古以来,对异族男子天生就有惊惧之心,所以也不擅与您交流,请千万不要介意!”

……

齐罗怎会与这么多族人一起赶来救岚媚儿?她所在的村落离此还有一段距离,在对面山中。大家在严冬季节很少外出,但会派人在高处值守观望、警戒周围的动静。那几名众兽山修士追逐岚媚儿时,被观望者远远地发现了,于是便集合族中精锐赶来。

齐罗听说虎娃如今已是武夫丘上的杂役弟子,这位淳朴的蛇纹族女子倒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,反而感觉十分高兴。因为武夫丘自古与蛇纹族渊源极深,这样一来,他们的关系无形中好似又亲近了不少。

齐罗姑娘又向同伴们介绍了一番虎娃等人,众蛇女显然已知道齐罗在山外的遭遇,听说面前这位少年就是那挺身而出救助齐罗、施妙法为她疗伤并助其修炼的小路先生,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,并一齐向虎娃行礼。

这搞得虎娃颇不好意思,连连摆手让大家不必这么客气。岚媚儿却来到虎娃面前,噗通一声跪倒在雪地上,以哀切的声音道:“原来您就是小路先生,听齐罗妹妹说,您的疗伤秘法神乎奇技、举世罕见!我能否求您一件事,请救救我的男人夏卓!”

这蛇女居然有男人,名字叫夏卓,如今不知出了什么状况,想请虎娃施救。虎娃还没来得及说话呢,大俊却突然上前一步惊讶道:“你说什么?夏卓!你怎么会认识他、他曾经去过武夫丘吗?”

岚媚儿跪在那里低头答道:“是的,我男人也曾是武夫丘上的杂役弟子,看在同门的情谊上,就请你们救救他吧!”

瀚雄在大俊身后低声道:“夏卓是谁啊?”

大俊答道:“他上山比我还早两年,出身于红锦城外的猎户人家,就曾与我们住在同一间屋。他在武夫丘上做了三年杂役弟子,也炼成以了开山劲,却迟迟没有修成武丁功。小俊上山之前的一个月,他便下山回去了,你们都没有见过。若论上山先后,我们也都得叫他一声师兄。”

说着话,大俊上前扶起了岚媚儿,追问之下,众人才了解到事情的始末。

……

虎娃在冬至日登山时,就发现除了来凑热闹的各宗门修士之外,那些真正登上武夫丘想成为杂役弟子者,大多已练成了开山劲或武丁功,但其中也有人什么功夫都没练过,就是凭借身强力壮且意志坚韧。

这样的人来到武夫丘之后,想练成开山劲直至修成武丁功,最终能拔出神剑斩开云雾后的长阶,是相当困难的。虽说这不是绝不能成功,但可能性很小。其实武夫丘上每年都有杂役弟子离去,和成功上山的人数量差不多。像阿根师叔那样一直能留在武夫丘上,并打算终老于山中的人只是极少数。

夏卓上山后也算挺用功的,在山中用了三年时间终于炼成了开山劲,但练成武丁功的希望实在渺茫。他虽然有些失望,但也没有什么好懊丧的,山中三年毕竟练成了开山劲,且学会了很多技艺、擅于打造各种器物,于是便就下山了。

夏卓下山后,成了所在村落里最优秀的猎人与工匠,他所住的村落就在红锦城辖境的南端,已非常接近武夫丘外的南荒。

也许是艺高人胆大,也可能是在武夫丘上听了很多有关南荒的传说而感到好奇,夏卓后来偶尔也会携带利刃与弓箭进入南荒打猎。一年前的春夏之交,他在山中救起了一名昏迷不醒的女子,便是岚媚儿。

岚媚儿是在外出采集红锦花蕊时不慎被毒蛇咬伤的。蛇女也会被蛇咬伤吗?她们是人不是蛇,更非蛇妖,至于祖先也说不清是何种妖王。就算岚媚儿体质与常人有异,毒性发作不至于立时致命,但倒地昏迷并滚下山坡摔伤了。假如当时无人经过,她就死定了。

夏卓曾在武夫丘上学过艺,懂得一些救治毒伤之法,便留在山中照顾了她大半个月,直至其完全恢复。他是一名血气方刚的壮年男子,成天和一位千娇百媚的蛇女在一起,有些事情便很自然地发生了,其过程不必多述。

后来夏卓送岚媚儿回蛇女的村落,两人都感觉很是不舍。蛇女的习性是住在族人聚居的村落中,与男人相会时便独自出来。她告诉夏卓,想她的时候可以来找她,只要在村寨外约定的地点做上标记就行。她又问夏卓,想他的时候,又应该去哪里寻找?

两人说了半天,始终舍不得分手,后来夏卓一跺脚道:“何必这么麻烦呢?我住在这附近不就得了,反正回到村中也是单身一人!”

夏卓就在离蛇女村落不远的山下建造了一座房舍院落,平日大部分时间都住在这里,只是偶尔才回红锦城的村寨。岚媚儿原本偶尔来此与他相会,后来干脆也就长住在这里,偶尔才回蛇纹族的村落。两人就等于在山中过起了夫妻小日子,感觉倒也十分美妙。

可是到了今年秋后,夏卓却突然得了一种怪病,刚开始时只是神智偶尔有些迷离,但病情发作很快,症状越来越严重,甚至连身体都变得不正常了,肌肤表面出现了诡异的色斑纹路,时常神智不清全身痛痒难忍,甚至陷入昏迷惊厥中。

扶豹等众兽山修士在山中看见的那座院落人家,就是夏卓与岚媚儿住的地方。岚媚儿凌晨外出为夏卓采药,却又不放心离开家太久,回来的路上恰好撞见了扶豹等人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