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63章、咳咳咳咳咳咳咳(上)

人们通常用寒意、寒光来形容利刃的锋芒,而此刻那无形的利刃便凝聚了天地间真切的寒意,瞬间将伤口给冻住了,连一滴血都没有流。扶豹欲击杀老者,而老者连头都没抬只是发出了一声咳嗽,他就莫名被大卸八块、身体散落于雪地中——这是多么骇人的场景!

那些正冲向高坡的众兽山修士,还没看见这边发生的事情。只有那头黑豹似与其主有某中心神感应,奔驰中扭头往这边看了一眼。老者恰好发出了第二声咳嗽,它腾跃在半空的巨大身躯随即向前扑倒、溅起一片碎雪,然后便一动也不动了。

没人能看清这头黑豹是怎么了、究竟遭受了什么暗算?假如把它从雪坑里拎起来仔细检查一番,会发现其前额正中只有一道很小的伤口,就像被极薄的利刃直插而入,却同样没有流出一丝鲜血。

灵兽黑豹的速度很快,它冲在最前面的,身边就是手持法器的毅孙。这头灵豹扭头间突然扑倒,其他人此时都注意到了异常状况。几人中修为最高的毅孙也急忙扭头看了一眼,神情极为惊慌,似乎已察觉到某种致命的危险。其实他的反应还是慢了,老者已发出了第三声咳嗽。

毅孙扭头的时身子突然下坠落入雪地中,这不对啊,他正在往前冲呢!再扭头前往看,自己的下半身已经冲出好几步远倒在了前方,无形的锋芒已将他腰斩。这一瞬间毅孙已做不出更多的反应了,只是下意识地挥处手中法器去格击仿佛看不见的攻击。

法器没有挥出去,他握着法器的那只手却飞了出去。毅孙可能比扶豹“幸运”一点,因为他离老者更远、修为也更高,遭受攻击能做出某些反应。在咳嗽声中,他只是被拦腰斩断并断了一条胳膊,却没有像扶豹那样被大卸八块,随即发出撕心裂肺般的惨叫。

别说众兽山的修士,就连准备迎敌的虎娃等人也被吓傻了呀!

众兽山在场共有六人一兽,老者也一共发出了七声咳嗽。前面三声极快,几乎就是瞬间接连而至,后面四声稍慢一点,听上去有点喘,但时间也很短。

第四声咳嗽,跑在扶豹后面的另一名众兽山弟子双腿齐膝以下留在了雪地中,身子却继续前扑,扑倒时脑袋又滚了出去。

另外三名众兽山弟子发出压抑不住的惊叫声,惊惶间转身便跑,他们还没有完全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,但哪还敢继续冲上高坡动手!这几人皆是四境修士,也能感应到有无形的锋芒出现,在这寒冷的雪原空气中,仿佛有看不见的利刃闪现。

他们刚一转身,老者已咳出了第五声。又有一人从左肩到右侧腰际,半边身子连着脑袋斜飞了出去。

剩下的两人狂奔而去,已施展出有生以来最快的身法。但身法再快也没有咳嗽快,当第六声咳嗽响起时,跑在后面的那人脑袋突然掉了,无头的身体又冲出了几步才倒下。

最后一人趁机逃远,他也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,那诡异的杀人锋芒竟是伴随着砍柴老头的咳嗽声发出的。此时他已冲到了三十丈开外,老者终于发出了最后一声咳嗽,而他也来得及做出反应,狂奔中全力祭出法器飞向身后。

这件法器光华大盛,忽发出“沧琅”一声,就好被什么东西斩中,随即光华碎灭被击出很远。得此机会,那最后一名众兽山修士已玩命狂奔而去,脚下丝毫不敢停留,连头都不敢回。

……

虎娃一直在盯着那老者看,在场众人没有谁比他观察得更仔细,从一开始他便意识到,是那老汉在杀人——咳嗽一声杀一人!

当那伙众兽山修士突然祭出法器冲来时,虎娃也掏出了石头蛋,他很紧张,倒不是担心自己或那老汉,而是担心同伴的安全。除了欲袭杀老汉的扶豹与那头灵兽黑豹,其余对手皆展示了御器神通,说明其修为至少全在四境以上。

虎娃这边,盘瓠应能搞定那头灵豹,而他自己就算能一个打三个,可瀚雄、大俊、小俊这三人却未必能挡住另外两个。瀚雄与小俊都是刚刚突破四境不久,大俊则只有三境修为,而对方显然修为更高、神通法力更为深厚。

这可不是同门切磋可以你来我往、从容展示攻防手段,真正的搏命格杀中稍有不慎便能立时分出生死。万一虎娃被缠住了片刻,师兄们就可能出现死伤,小俊可千万不能出事,瀚雄也不能出事,谁都不能有事!

虎娃的元神舒展而开,关注感应着对手所有的动静。他已准备好将石头蛋一化为五,等待在最合适的距离出手、同时阻击五名敌人,并指挥师兄们站在自己身后结阵迎敌。他在高坡上也注意到了扶豹袭击老者的一幕,眼神随即便移不开了。

令虎娃骇然的是,他竟没有搞清楚那老者究竟是怎样出手的?看上去老者根本就没出手,就是手拄长杆弯腰在那里咳嗽,但眼前发生的事情,已把他给惊呆了。

那名蛇女站在老汉身后,看着这一幕眼睛瞪得老大,脸色一片煞白,从双腿到全身甚至连嘴唇都在哆嗦。她也听见了老汉的咳嗽声,却没有意识到正是这咳嗽声在杀人,她还扶着老汉的一只胳膊,用另一只颤抖的手轻轻地拍他的后背——这完全是无意识的动作。

直至最后那名众兽山修士,终于祭出法器挡住了莫名出现的诡异一击,虎娃不禁长出了一口气,发现自己居然已经流冷汗了。那老者的咳嗽声竟能杀人,这未免超出了世人的想象,也超出了虎娃这等修士的认知。

但最后那一击则说明,面对其攻击时,其实仍有迹可寻,并非完全无从防范。否则的话,遇到这样的对手,干脆就伸脖子等死得了,逃跑都没有意义,连人家是怎么出手的都不清楚,反正听见一声咳嗽就会被斩,躲都不知往那儿躲!

最后逃走那人,在众兽山六名修士中修为仅次于毅孙,他当时已经逃到数十丈外,狂奔中全神戒备那诡异的袭杀,尽全力施展神通终究还是挡住了一击。既然他能做到,若换位相处,虎娃应该也能做到。

这说明假如事先便全神戒备、拉开足够远的距离,面对老者那诡异的手段,倒并不是毫无反抗之力,至少不会像方才那些人死得那般莫名其妙。而毅孙与扶豹等人根本就没防备,也根本不了解这老者的手段,恐怕连想都想不到。

……

老者的一声咳嗽,并未成功斩杀最后一名众兽山弟子,他手拄长杆有站直了身体,并没有追击的意思。看上好像以他的身份与修为,面对那样的对手若一击不中,也不会继续追上去再来第二下。

老者不追,但虎娃却不能放那人逃去,可他刚想动便停住了,因为那人并未逃脱。

最后那名众兽山修士接着冲出去没多远,冷不丁就听见一片破空之声,无数箭矢迎面射来。他的反应倒不算慢,闪身躲掉了几支箭,急切间运转御物之功又拨开了几支箭。但他正全速往前狂奔,法器已失且全神只戒备身后,就像自己撞进了箭雨中,又怎能完全躲得开?紧接着就被射中,惨叫着倒地旋即无声,被射得如刺猬一般。

高坡上的众人皆向那边望去,就见雪地山林中赶来了一大群人。这被大雪覆盖寒冬高原,给人的感觉突然变了,仿佛是一片春意气息,满眼婀娜娇艳、简直美不胜收。来的是蛇女、上百位蛇女,她们拿着弓箭与各种武器。

没想到在这样的冬季里,还能看见这般丰富鲜艳的色彩。蛇女生得艳丽娇美,也很喜欢装饰打扮。她们采集红锦花蕊制作织锦,还用各种鸟儿的彩羽绒编织绒料,就连蛮荒冬季中最常见的裘皮衣物,也要用各种天然的花纹拼成美丽的图案。

更重要的是,这群蛇女皆娇媚无比且充满活力,她们也是部族中的精锐,那动人的气息交织在一起,世间恐没有男人不感到惊艳与销魂。

扶豹的人头已落地,脖子上那碗大的伤口却被寒意封住没有流血,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,尚未完全死透,以一个奇异的角度朦胧看见了这一幕。他进山就是来找蛇女的,如今竟有这么多美丽妖艳的蛇女出现在眼前,却是他在世上所见的最后一幅场景。

高坡上的瀚雄也出手了,毅孙与另一位身体被斩断的众兽山修士尚未死去,脑袋连着上半身犹在雪地里挣扎,发出惶恐而凄惨的叫声。这惨叫太难听、太惨人了,简直已不像人的声音。瀚雄挥出两道剑光给了他们一个痛快,惨呼声便戛然而止。

而大俊站在那里犹如石化状,张大了嘴甚至忘记合上。方才那一幕,是人间罕见的惊骇;而现在这一幕,又是人间难遇的惊艳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