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62章、砍柴功(下)

扶豹当初只是无意间撞见了蛇女齐罗,那种惊艳感难以形容,当即与众师兄定下了一条毒计,派出灵豹追捕蛇女,想演一场先英雄救美、在温柔抚慰的好戏,结果却被一名散修小路给搅黄了好事,自己还身受重伤。

等伤养好之后,扶豹仍难忘蛇女那动人的气息,只要念及便浑身发热忍不住的浮想联翩。如果他没见过也就罢了,但只要见过了便忘不掉,所以又来到了南荒,迫切地还想找到蛇女的踪迹。不是当初那名蛇女,别的蛇女也行啊!

扶豹等人当然不知蛇女的村落在何处,就这么没头苍蝇般地乱转,也不太可能找得到。扶豹之所以想这么做,还因为他带着那头灵兽黑豹。他的灵豹追捕过蛇女、熟悉其气息,假如南荒中曾有蛇女最近留下的踪迹,黑豹或许能察觉到。

他们在南荒中漫无目的的转了大半个月,感觉也是非常艰苦难熬,假如再没有什么发现,本已打算回去了。可恰恰就是今天凌晨,灵豹在雪地上找到了一行奇特的足迹、察觉到了蛇女的气息,顺着气息追踪下去,他们在山谷中看见了一座房舍院落。

这伙人来自帛室国众兽山,也是第一次到达南荒,对这一带的情形并不是很了解,但在蛮荒深处突然见到这么院落人家,也感到很奇怪。他们还没走过去呢,又突然发现身后正有一名蛇女走来。

那蛇女看见他们也吓了一跳,当场转身就走。在山野中的偶然遭遇,他们也不来不及布置什么圈套了,于是便直接动手抓人。

他们遇到的只是一名普通的蛇女,并无神通修为在身,但也异常妖媚动人。可能是因为身为蛮荒妖族,天生就更适应这一带的环境,这蛇女跑得也不慢,他们便一路追到了虎娃等人眼前。

抓住这名蛇女,可以悄悄带回众兽山享受其妙处,至于其有没有神通修为倒不是最重要的。且众兽山擅驯灵兽,假如好好调教一番,说不定她也能迈入初境得以修炼,那就更美妙了!

除此之外,假如逼问出附近的蛇纹族村落所在,还可以在野林中设伏,趁机再抓到单独外出活动的其他蛇女,若能碰到上次那位蛇女是则最好不过。他们这次来了这么多人呢,当然也希望多带几名蛇女回去。

至于抓到蛇女之后怎么回众兽山,扶豹甚至都考虑了。将她们制服之后换上普通仆从的衣饰,然后放在带篷的马车里离开红锦城,只要过了边境回到帛室国,便没什么好担忧的了。此事要做得神不知、鬼不觉,绝不能让外人知晓。

扶豹心里正想着好事呢,却突然看见前方又出现了另一个人,就是普通的乡下老头模样,受拄着一根带长柄的砍刀,像是进山来砍柴的,竟拦在那女子身前挡路。

南荒中出现这样一个人,情形本十分诡异,但他们对这一带并布完全了解,方才连院落人家都看见了,想必这附近还是有普通人活动吧,而那老头的样子怎么看都平凡无奇,且这些人也不认识寒火木。

反正那蛇女已经逃不掉了,几人停下脚步,扶豹上前开口道:“哪来的老头?好好砍你的柴,不要多管闲事!”

那老者却皱眉道:“这荒郊野外、天寒地冻的,你们几名壮汉为何带着这么凶的一头畜生,在追赶这位小娘子啊?”

扶豹:“她是我家中逃走的奴仆,我们当然要把她追回去。你这山野乡民,就不要多管闲事了。”

那女子在雪地中叫道:“不不不,我就是住在附近的蛇纹族人,根本不认识他们!”

老者眉头锁得更深了,不紧不慢道:“你们分明在胡说!谁家的奴仆能翻山越岭,在这严冬时节跑到蛮荒深处来,难道她会飞吗?假如她真会飞,你们又怎能追得上?”

毅孙也上前一步呵斥道:“我们是来自武夫丘的修士,有神通修为在身,奴仆当然也不简单……谁说人就不能跑进南荒,你不也在这里砍柴吗?不要再管武夫丘的闲事,否则对你没好处!”

“诸位不是来自帛室国众兽山吗,作恶时却自称武夫丘弟子,还要不要脸了?武夫丘上可没有你们这等败类!上次在红锦城外追捕蛇女未能得逞,这次居然跑到蛮荒中来了,难道真的以为武夫丘上无人,不能宰了你们吗?”

高坡上突然传来说话声,随着声音,虎娃等人已显露了身形。他们实在有些忍不住了,这伙众兽山的修士不仅信口胡言,说那蛇女是他们家中逃走的奴仆,居然还自称来自武夫丘!

众兽山修士皆大吃一惊,毅孙高声喝道:“又是你们!”

瀚雄亦高喝道:“这次又犯在我们手中,你还有什么话好说?”

而扶豹则低声道:“师兄,这下麻烦大了,该怎么办?”

毅孙亦低声答道:“该当机立断!他们是四个人、一条猎犬,且修为不会比我们搞;我们有六个人,还有一头灵兽,动手也不怕。赶紧出手灭口,决不能让人逃走泄露消息,除了那蛇女之外,一个活口都别留……我与师兄们来对付他们,你先杀了那管闲事的老头、制住蛇女。”

他们的麻烦确实大了,如果说上次的事情没有人证全凭空口猜测,还可狡辩的话,那这回是被当场抓住现形了。假如消息传到武夫丘上,恐历史就有高人御剑来取他们的性命,就算逃回众兽山都未必能脱身。而且这里离武夫丘不远,想逃都很难逃得掉。

这伙人敢动手,一方面是要杀人灭口;另一方面也是犯了经验性的错误,他们根本不知此刻面对的就是武夫丘弟子!

上次见面时,虎娃这边有八人一狗,毅孙等人对虎娃、盘瓠、瀚雄的印象最深,此刻又见到了这两人一狗。而他们原先的六名同伴,尤其是那名五境修士延丰则不见了,又换成了另外四个人。

想必虎娃等人曾在冬至那天去武夫丘看热闹,然后有些人便告辞离开,他们又结识了另一伙同伴,来到这蛮荒深处寻机缘,却恰好在此处撞见,真是冤家路窄!

瀚雄的修为不高,上次见面自我介绍只有三境,但身份却是长龄先生之子,所以必须要灭口除掉,否则后患无穷。至于另外几人修为也不会高到哪里去,真正的当世高人,谁会在武夫丘开山门的时候去凑热闹呢?

毅孙等六人来自帛室国的大派修炼宗门众兽山,且清一色都是四境修士,自信有绝对的把握能大获全胜。——他们就是这么想的。

既然已做出决定,就不能拖延时机,扶豹一声令下,众兽山的修士们便突然暴起发难。修为最高的毅孙率众同门祭出法器向高坡上冲去,要将虎娃等人堵在这里,不能给他们逃走的机会。

而扶豹向前一跃,从怀中抽出一支长鞭,朝着那砍柴老头的脖子上卷去。那老者离他最近,首先要杀之灭口,然后顺势制住蛇女,不能让她再逃了。

方才他们看见老者之所以会停下脚步说话,一方面那蛇女已逃不掉了,另一方面也是感到惊讶,想尽量搞清楚对方的来历。可是扶豹刚才站在这里,放开神识扫视窥探了老头半天,并未发现任何异常,所以此刻便径直出手了。

他的长鞭刚一挥出,尚未施展任何神通,却突然落到了地上,鞭柄上还握着一只手,连着齐肩断掉的胳膊。扶豹怔了怔才意识到——那竟是自己的手!

这一瞬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山林中有一阵刺骨的冷风吹过,那蛇女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老者年纪大了好像身子骨也有些弱,手拄长杆弯腰发出了一连串剧烈的咳嗽。而毅孙恰好下令动手,带领众同门祭出法器冲向高坡,扶豹也向那老者挥出了长鞭。

在老者咳嗽出第一声时,远处的瀚雄正忍不住高喝:“老人家小心!”

瀚雄离老者太远,而扶豹的距离太近,众人也没料到对方转眼便杀人,想阻止已来不及了。其实瀚雄也不是太担心,因为虎娃方才已说过,那老者的功力比他们几人都要精深,他对虎娃的修为与眼力当然深信不疑。此刻真正该小心的应是扶豹才对,瀚雄只是下意识地叫了一嗓子。

可是令人目瞪口呆甚至惊骇难言的事情发生了,老者手拄长杆弯腰咳嗽,似对扶豹的动作没有任何反应,可能连看都没看见。但他的第一声咳嗽发出,扶豹握鞭的手臂便掉到了地上,就似被利刃整齐的切断,却没有滴落一丝血迹。

扶豹甚至不知自己的手臂是怎么断的?他看见断臂落地,才意识到右手没了,张嘴还没来得及发出惊呼,就觉天旋地转,又以一个诡异的角度看见了自己的胸口。胸口连着身子从眼前一闪而过,脑袋竟撞在积雪上。

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,扶豹的脖子和手臂其实是同时断的,他低头看断臂时脑袋便掉了,而眼睛居然还能看见东西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