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61章、踏雪的痕迹(下)

他们又向南荒更深处进发,由盘瓠这个最有经验的“老猎手”带队。世上有很多东西,不去找它的时候往往不经意就能看见,刻意去找时却很难发现,比如山林里的野猪。

第二天并无什么收获,晚上又择地宿营,继续吃昨天留下的角麋肉。四境修士便可以开始尝试辟谷,但此时的辟谷只是一种修炼方式。在修为突破七境之前,任何人都不可能真正的辟谷不食,就算是虎娃也不能。

虎娃形神内融合了自幼服食的不死神药灵效,可以慢慢炼化吸收,他辟谷修炼几年不吃东西都行,但并不能永远如此。至于刚刚突破四境的瀚雄以及尚未突破四境的大俊、小俊与盘瓠,当然更不能不吃东西了。

在高山雪原上行走并在不断地找寻中,极耗体力,他们又都在修炼开山劲,食量颇为惊人,那一头角麋的肉,恐怕也只够吃几天的。这一路上小俊显得很平静,跟在虎娃后面观察周围的景物,他也是第一次进入南荒,每天休息之时,仍不忘定坐运转形神中的劲力。

到了第三天黎明,盘瓠已经先跑出去探查周围情况了,众人纷纷起身舒展了一番筋骨,驱散周身的寒气。然而小俊却一直端坐在那张铺开的野糜皮上,没动也没反应,似对周围发生的事情似浑然不觉。虎娃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大家都静静地待在不远处守候。

瀚雄悄然以眼神询问,虎娃则轻轻点了点头表示确认。小俊此刻正处在一种深寂的定境里,浑然已忘置身何地。虎娃曾见证过瀚雄破四境,也能察觉小俊此刻的神气特征,他清楚小俊正在经历什么,只是没想到会是此时此地。

那种深寂的定境,虎娃当初在太昊遗迹中曾经历过很多次,反复洗炼心神。看小俊的样子,他应该也不是第一次了,可能很久之前就到了这一步,却迟迟未能勘破。这段时间小俊就如虎娃所言,心里暂时放下了很多东西,就在山中做杂役弟子、每日勤修武丁功。

昨夜他可能是在修炼运转武丁功的劲力之后、调息涵养神气之时,无意间又自然进入了这种深寂的定境。盘瓠跑回来了,见此情景也没出声,又跑去了远处的山林中。等到太阳已经升得很高时,小俊终于在定坐中睁开了眼睛,神情恍然似经历了一场大梦。

虎娃首先走过去恭喜道:“小俊师兄,你终于破四境成功了。”

瀚雄与大俊听闻此言,也赶紧上前祝贺。这真是意外之获,小俊这段时间一直在修炼武丁功,尚未达到能斩开那云雾中法阵的功力,今天修为却自然突破了四境。他很感慨地向虎娃行礼道:“小路师弟,这要多谢你的指点!你让我寻找的心境,也是一种修炼,我迈过了这一步。”

瀚雄走拍着他的肩膀道:“太好了!接着好好修炼武丁功,等来年春暖花开之时,我们一起登上主峰。”

小俊望着周围的山野道:“虽得到小路的指点,但我欲找寻的心境却一直未得完全纯净,走下武夫丘进入这无人的山野,感觉就像解开了无形的束缚。我首先不是登上了主峰,而是突破了四境,这便是机缘呐!”

恰在这时,远处山林中忽传来盘瓠的连吠之声,像有什么重要发现,众人赶紧都跑了过去。

盘瓠并没有发现野猪的踪迹,它在密林间的雪地上找到了几行鞋印。是鞋印,不是脚印,看雪地里留下的纹路,还是加工很精致的那种皮底鞋,并非蛮荒中的妖族人所留下——有来自山外之人几天前曾经过这里。

虎娃看见这些鞋印当即脸色一变,对众人道:“先别去找野猪了,我们得赶紧追上这些人,看看他们想干什么?……瀚雄,这些人我们见过,就是那伙来自帛室国众兽山的修士!”

仔细看那些足迹,共是六个人留下的,人的足迹旁还有一只走兽的脚印,看痕迹应是一头体型硕大的豹子。虎娃在一棵树的树皮上,又发现了黑色的兽毛,正属于他曾见过的那头黑豹。而盘瓠的狂吠声也告诉了他,走过这里的人,就是曾围捕过蛇女齐罗的那伙众兽山修士。

那头黑豹及其主人曾被虎娃打伤,而另外的五名众兽山修士当时或多或少也都受了点伤。后来虎娃登上武夫丘之时,并没看到那伙修士,估计他们要么在养伤、要么已离开红锦城,应该没胆子再到武夫丘附近露面。

虎娃上了武夫丘之后,并没有再提蛇女齐罗的事情。但瀚雄却对同屋的师兄们讲过上山之前的遭遇,大家也都听说了。大俊还曾向尊长禀报——有众兽山的修士在红锦城外图谋不轨,企图用奸计掳走一位蛇女。

至于武夫丘的尊长们是如何处置的,结果不得而知,可能会传话警告众兽山吧。而那些人当时未能得逞,后果亦并非不可挽回,恐也用不着千里迢迢去兴师问罪。

可没想到他们居然还没走,这么长时间过去了,他们的伤也应该养好了,此刻足迹却出现在南荒深处。难道他们还是贼心不死,仍想打蛇女的主意吗?齐罗所在的蛇女村落很偏僻隐蔽,并不容易被找到,可虎娃仍有些不放心。

众人得知情况后,也顾不上去找野猪了,沿着众兽山修士留下的足迹便追了下去。那些人已经走过去好几天了,幸亏这几天山中并没有下雪,雪地中留下的许多痕迹还在,他们在山野中就这么追了两天。

大俊在路上说道:“小路师弟,我先前怎么就忘了你认识妖女呢?你在上山之前曾救了那名懂修炼的妖女,听说关系好得很啊,她一定告诉了你前往蛇女村寨的秘径。这次下山是好机会啊,二长老简直是在奖励你,就是让你趁机去找那蛇女的……兄弟,我太羡慕你了!”

小俊也说道:“若实在找不到野猪,我们可以找蛇纹族的村落试试。据我所知有的妖族村落也是养猪的,假如蛇纹族恰好也养猪就好了……我们也不白要人家的东西,可以打另一些猎物去交换。人家可不是二长老,不会一定要求是比肥猪更大的活物。”

虎娃苦笑道:“当初那位齐罗姑娘确实告知了她们村寨的大致方位,据说山中还有秘径。可是蛮荒中地势太复杂,不是几句话能说清楚的,况且这种雪天,也根本看不见路啊!我就算想找,短时间内也未必能找到。再说了,蛇纹族的习性,并不欢迎男子进入村中。就连蛇女和自己的男人相会时,都是单独去村寨之外,我们这几个异族大男人闯进去算怎么回事?……我只是有点不放心那伙众兽山的修士,想看看他们究竟去了哪里、在干什么?”

在追踪的过程中,虎娃发现那伙人并没有什么明确的目标,好像就是在蛮荒深处寻找着什么,沿途还采取了一些灵药与特产。可他们这么兜来兜去,渐渐就接近齐罗所在村寨的大致方位了。

大俊又说道:“那些人来得比我们早,假如明天再追不上的话,我们就直接去蛇女的村寨吧……小路师弟,你既然知道大概的方位,我们应该能找到。”他现在关心的问题已经不是大肥猪了,只想撺掇虎娃去找蛇女。

盘瓠却呜呜叫了两声、摇了摇头,虎娃俯下身看那些足迹道:“已经很近了,这些痕迹像是昨天刚留下的。他们也不可能知道后面有人追踪,不会走得太快,按正常情况,我们明天就应该追上……假如明天还是追不上,我们就先去找齐罗姑娘所在的村落。”

这天他们一直追踪足迹走到天黑,临时找了个营地过了一夜,天刚亮便继续出发了。登上一道高坡时,盘瓠突然停下脚步竖起了耳朵,与此同时,众人也都听见了前方山林里传来咔嚓一声。居然像是有人在砍柴,再定睛望去,还真是有人在砍柴,而且那支在砍一种很特别的树枝!

……

武夫丘中有一座砍柴峰,砍柴峰上有一种奇异的树木叫做寒火松,其木质坚硬致密,生长得极为缓慢,但原始丛林中树龄已有数百年的寒火松亦十分高大。生长了近千年的寒火松,其树身高处有时会出现一种很特别的枝条,表皮是红色的且十分光滑,在针叶落尽后的冬季里,看上去就像一根分叉的红珊瑚。

虎娃并没见过红珊瑚是什么样子,只是听人如此形容,而山神也曾以神念向他介绍过。据说巴国王宫中就收藏了一株珍贵的红珊瑚,是当年开国之君盐兆带来的。

这种特殊的枝条的出现,可能是寒火松发生了一种自然变异,很少能见到,它也是武夫丘弟子每年都会在山中寻找的东西。它的质地异常极密坚韧,寻常的刀斧很难砍斫,掉到水里会如石头般直沉至底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