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61章、踏雪的痕迹(上)

虎娃走在雪地上,天地仿佛化为浑然大物,此物不可御,身处其中却可御己之形,他的脚印越来越淡直至不留踪迹。瀚雄最先注意到了,惊讶道:“你们快看,小路师弟已踏雪无痕,这就是五境修为的御形之功吗?刚刚突破五境初转,便能掌握得如此纯熟!”

大俊则沉吟道:“我也听山中尊长说过,其实并非无痕,只是寻常人看不见。尊长还说了,武丁功修炼到极致之境,身法也突破某种极致,快速奔行时亦可踏雪无痕……但不可能像小路师弟这样似平常行走时也如此。”

虎娃回头笑道:“行走坐卧皆是修炼,我不过是在印证某种状态。原先朦胧有所悟,此刻才体会清晰。”

他此刻忽有一种纯明的心境,元神仿佛也随着视野舒展于天地间,很像在那奇异的悟道之境中的感受。二长老让他此时下山,其实对其修炼是很有好处的,突破五境之后要做的事,并非是继续枯坐洞府,最好能有一番远游、感受天地间万事万物的新奇。

在各修炼宗门中,弟子未突破四境之前,尊长通常不会让他们随意远游,需在宗门中下功夫勤修。突破至四境之后,弟子则可“出山”行游,结交各宗门同道、见识世间百态,心胸和眼界不能只局限在宗门一隅,但这种行游主要的目的是见世面、寻机缘。

而突破五境之初,最好不要总是呆在洞府中清修,在天地间远游对修炼也许更有帮助。但也有的修士并非如此,比如山爷突当年破五境后就一直呆在路村,因为他是族长有守护族人的责任。但山爷的心胸与眼界绝不仅限于一个蛮荒村落,他如今已是山水城的城主,而且也曾远游过巴原各地。

虎娃如今走得比山爷更远,从北荒来到了更为险峻广袤的南荒。

……

几人下山时,高处的云端上,武夫丘的几位尊长也脚踏虚空在那里看着。三长老火伯对二长老说道:“宗主的意思,只是让你找个机会让他们去南荒中走一遭。可你派的任务倒也新奇,竟让他们抓十二头活的大肥猪回来!”

二长老笑道:“既然是分派任务,总不能告诉他们出去玩一圈吧?那还叫什么处置,简直成了奖励!……我倒是想看看,他们有没有办法把活蹦乱跳的大肥猪弄上武夫丘,最多在九天之内。假如完不成任务的话,我就又有机会收拾他们了。”

小四长老亦笑道:“你就得了吧!我看小路带的那条狗很不简单,绝对是打猎的好手,就算找不到野猪,弄不好他们能给你把牦牛都扛上山来!……宗主,您说这孩子究竟回出自哪位高人门下?小小年纪便已有五境修为,他还要跑到武夫丘上来干什么?”

剑煞也站在众人之间,眯着眼睛道:“能教出这样的弟子,其师尊的修为和手段应不在我等之下。至于他为何来武夫丘,当然是为了历练,巴原上还有什么地方,能比武夫丘更适合用功勤修?他不是就在这里突破了五境嘛!这孩子年纪太小,却有这么高的修为,在宗门中难免受宠过甚,不仅总受人夸赞,有时也会招至同门生嫉。而到武夫丘上为杂役弟子,可没有谁宠着他、捧着他,二长老还经常想收拾他呢!他确实是来对了。而那位瀚雄,其父让他上武夫丘的用意恐怕也是一样的。”

二长老连忙点头道:“没错,瀚雄就是在武夫丘上突破了四境。宗主啊,您总是说这巴原上的世道要变了,可能是我等都不能预见的大变迁。而武夫丘还从来没有出过修为这么高的杂役弟子呢、更没发生过最近这些事,连想都想不到,真是世道要变了吗?……小路的这等才俊,在何处不是人中龙凤?就算现在去担任国工,也毫无问题啊!”

小四长老嘿嘿笑道:“不知这孩子会在武夫丘呆多长时间?假如他在武夫丘上又突破了六境修为,那乐子可就大了!……我武夫丘居然能有六境修为的当世高人做杂役,我一想到万一有这种可能,就忍不住直乐。”

剑煞也呵呵笑道:“如果真有那么一天,不论他的师尊是谁,也不论他的修为有多高,毕竟也做过我武夫丘的杂役弟子嘛!这也是自古以来各宗门前所未有之事。”

二长老又问道:“假如他登上主峰学剑呢?那可就是武夫丘的正传弟子了,他师尊能愿意吗?上次他已经打开长阶,居然扭头就跑了!”

剑煞:“他当时跑掉,是去告诉同伴了。他的师尊既然让他来了,又有什么不愿意的?他若真的登上主峰学剑,只要敢拜师,我还不敢收徒啊!……咦,二长老,你不会是想跟我抢吧?其实你没必要抢,我们武夫丘自古以来的规矩,尊长只要看晚辈弟子顺眼、谁都能指点。”

武夫丘上的很多规矩,是武夫大将军五百年前留下的,与其他修炼宗门相比,更有点类似军中的习惯。比如杂役弟子拔剑斩开云雾登上主峰,便可以成为正传弟子。但若外人问他的师尊是谁,有时却并不明确,山中任何一位尊长都可以指点他。

山中的弟子身份首先是武夫丘弟子,然后才谈得上是谁的传人。弟子修炼中有什么问题,可以向各位尊长请教,并不局限于自己的师尊。

但武夫丘毕竟也是一派修炼传承宗门,按照各宗门的师徒传承关系,是谁指引某位弟子迈入初境得以修炼的,当然就是其传法之师。武夫丘上的秘传,包括御剑、炼剑、剑符以及剑阵,到了高深的境界则需要以神念心印传授,那么授神念心印者亦为师尊。

听二长老的口气,他好像看上虎娃了,假如有可能的话,他希望虎娃成为自己的亲传弟子。而听剑煞宗主的意思,虎娃是他先看上的,叫二长老不要跟他抢。

他们这番话在外人听来多少有点搞笑,因为虎娃年纪轻轻已是一名五境修士,放眼巴原各国都算高人了,以他如今的本事与手段,做一位国工已是绰绰有余。收这样的弟子,简直是在抢现成的便宜!

想让虎娃登上武夫丘主峰拜师,也得他自己愿意,而看起来武夫丘上众尊长都挺希望他这么做。

……

在大雪封山的严冬,从已经看不清道路的磨剑峰走下武夫丘,仅仅在路上就用了差不多一个白天。下山之后前方还是山,起起伏伏千岩万壑,高处陡峭的山岩裸露,地势较低或较平缓之处,植被茂盛,林间很多地方的积雪都有齐腰厚了。

虎娃等人在黄昏前进入了一片林海中的雪原,放眼鸟兽无迹。瀚雄嘟囔道:“二长老要我们下山弄十二头大肥猪的时候,我还在想,到山下的村寨里买就是了,就是扛上山很费劲。没想到他是把我们派入南荒,看来就是不想让我们打偷懒的主意啊。”

虎娃道:“我们先找好今晚的宿营之地,然后在附近看看。就算发现了野猪足迹,今天也不着急去抓,尽量多走一些地方,心中有数便好!”

二长老给了他们最多九天时间,而且是要十二头活的大肥猪。假如刚下山就抓了一头,却迟迟抓不住另外十一头,难道还要将那活猪带在身边养着吗?所以虎娃说不着急,要动手便一次抓利索,先搞清楚哪里有野猪出没。

大俊又问道:“假如我们找不着呢,难道真要去抓比野猪还大的猛兽吗?”

虎娃:“先看看这一带都有什么,等有把握了再说。”

当天的宿营地是盘瓠找的,在一处避风的山坳里,上方并没有发生雪崩的危险,岩层下有一个天然的向内凹陷,正适合点上篝火过夜。在天黑之前,盘瓠又发现了兽群的踪迹,带着小俊猎了一头角麋回来。

大型的成年角麋,论体重也和野猪差不多了,它们在冬天成群活动,刨开雪层啃食下面的草叶,同时也吃树皮上的苔藓。这种动物擅奔跑且极易受惊吓,长着一对硕大的如树杈般的长角,成群狂奔时也很危险。

以他们几人的本事,想抓几头角麋当然不难,可是需要的都是体型最大的那种,而且要活蹦乱跳的弄回武夫丘上去,这实在太难了,还不如野猪好办。至少把野猪捆起来找根棍子扛上雪山,应该还是活的,而角糜就说不定了。

除非实在没办法,暂时还是不要打角麋的主意了,且记住这一带有成群的角麋出没。

众人晚上吃的是烤角麋肉,其肉质有些韧但很香,且颇有滋补之效。大俊随身带着调料,亲手为师弟们烤制美味。第二天再出发时,瀚雄带上了剩下的肉。而小俊将那张完整的角麋皮处置干净、卷好,连同那对长角一起背在背后道:“这些都是有用的好东西,可不能浪费了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