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60章、新任务(下)

二长老一不小心把实话都说了出来:“我当然知道,这任务就是我让四长老派给你们的,其目的就是磨磨你们的性子、好好接受一番历练。看来这番历练的效果不错,你这个大个子突破了四境,而小路更是突破了五境。你们既然有这么大本事,就说明应接受更多的历练。别以我不清楚,你们其实连个下月的采石任务都已经完成了,交到生火峰那么多武夫美石,这地上又堆了这么多开采出来的石料尚未运走。所以刚才派的任务,是另加的!”

小四长老又在旁边咳嗽一声道:“另加任务倒也无妨,可是你要他下山去弄十二头大肥猪,就算运气好能打着那么多野猪,而且都是最肥最壮的,但怎么弄上来啊?听你的意思好像还是要活的,那么就算有六境修为、带着空间神器也不好使啊!”

二长老答道:“我岂能故意刁难晚辈?也没说让小路一个人扛着十二头肥猪上山啊!他们三个这几月的任务,就是合在一起算的,所以他们三个也得一起去。另外大俊身为舍长也有责任,同屋的小俊不是修为也不错嘛,那就五名弟子一同去吧!”

二长老将派正传弟子大俊,带着小俊、瀚雄、小路、汪汪等四名杂役弟子,一行五人下山进入南荒,弄十二头大肥猪回来。他还特意强调,一定要是活的!最后吩咐道:“你们且回去休息,明天就出发。磨剑峰后有一条小道直通南荒,就从那里下山。”

瀚雄又问道:“二长老,您给我们多长时间啊?”

二长老随口道:“今天就是吃肉的日子,大家暂且就吃冻肉吧。武夫丘上的下一顿肉,就看你们了。”

小四长老赶忙劝道:“时间太紧了,三天还不够上下山的。”

二长老倒也没争辩,随即又说道:“那就给你们六天时间吧,快去快回,若是六天还不够,最多也只能九天。”

二长老交待完了事情,离去之前又给众人突然发来一道神念:关于昨夜之事,山中尊长已经对众弟子做了解释。那是锁山大阵的剑意锋芒威压,如今山中弟子从未亲身感受过,有个机会让大家感受一番也好。众尊长昨夜至今晨,曾关闭与重新运转大阵。

众弟子皆以为是诸尊长这么做必有深意,纷纷自己去琢磨了。既然如此,虎娃等人就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。

虎娃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:一名杂役弟子在砍柴峰闭关修炼,居然遭到了剑阵的威压侵袭,差一点就出事了,这事若传出去也是武夫丘的笑话。虎娃本没招惹谁,闭关时却差点被剑阵所伤。若谈无心之失,这恐怕也是武夫丘的无心之失啊!

……

次日,大俊、小俊、瀚雄、小路、汪汪这四人一狗,从磨剑峰后的一条小径下山,往南荒深处而去。大俊和小俊既领了同样的任务,也清楚了这件事的内情,但除了他们之外,山中别的弟子则不知道那大动静竟是虎娃搞出来的。

在下山的路上,虎娃很抱歉地说道:“我犯的过失,却让你们跟着我一起受罚,实在太不好意思了!”

大俊却拍着他的肩膀道:“小路师弟啊,这可不是受罚,我们还得谢谢你呢!这大雪封山的日子,要在山上呆一整个冬天,谁不憋得慌?而且武夫丘很多弟子,都希望能到南荒中试练,可尊长一般并不允许。今天能跟着你出来散心,也是开眼界的好机会,我还从来没有去过南荒呢!”

南荒已远离人烟,连绵险峻的山脉深处,只有当年被武夫大将军驱逐的妖族出没。弟子若修为不足,尊长是不会允许他们深入南荒的,弄不好进去了就出不来。而另一方面,武夫丘以南的蛮荒,又是自古以来有名的试练之地,可以寻找各种天材地宝、见识诸多妖族,史上还曾留下很多斩妖除魔的英雄传说。

武夫丘弟子世代镇守南荒,但普通晚辈弟子却极少越过武夫丘地界涉足南荒深处,因为那里对他们来说很危险,别忘了当年的祖师爷曾做过什么事。倒是巴原上很多其他宗门的修士,常跑到红锦城以及武夫丘一带开眼界,其中自恃修为高超、神通强大者,也会深入难荒游历、寻找各种机缘。

此刻的时节,是冬至过后的一个多月,已下了很多场大雪,有些陡峭的山崖暴露在积雪之外,而地势较平缓之处的雪曾已堆积的非常厚,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山间小道行走。所以武夫丘这次派下山的五名弟子,除了一条猎犬之外,皆有神通修为在身。

其实那条狗也有神通修为,至于是三境几转说不清,但虎娃知道盘瓠的本事,至少在大俊之上。大俊是众人的舍长、也是此行唯一的武夫丘正传弟子,他已有三境七转修为,但在这五名弟子中反倒是最低的。

在严冬的高原上走在大雪覆盖的山中是非常危险的事情,积雪覆盖了很多裂隙与的断层,不慎一脚踩空就可能滚落深崖。有很多地方被轻微的触动,就可能引发规模不同的雪崩。雪崩的危险不仅是把人当场埋住,倾泻的雪流也会裹挟着人落入深渊。没有敏锐的神识与高超的修为,无法安然通过。

以大俊的身份本应是带队之人,可他很自觉的走在了后面,由虎娃在最前方领路。盘瓠则习惯性的走在虎娃身边,在厚厚的积雪中,它又四足着地行走了。

虎娃展开神识感应与回避着被积雪覆盖的各种危险地带,手中时常有一枚石头蛋飞出,带着震颤的潮涌之音,离得很远便提前引发一场场规模各异的雪崩,众人待雪崩平息后再安全穿过。

从磨剑峰正对南荒的高坡上眺望远方,满眼是连绵无尽的雄浑山脉。自古以来,深山中也有一些鲜为人知的秘径,只有各支妖族行走。但是各妖族都有其活动的大致领地,而且在这个时节,所有的道路都被积雪覆盖了,苍莽密林间更是什么都看不清。

就算蛮荒中那些能能适应险恶生存环境的妖族人,此刻都在巢穴或村寨中过冬,极少在山野里出没。

瀚雄是在巴室国中肥沃的平原地带长大的,就算曾游历山野,所见的景象也与这里完全不同,不禁有些傻眼了。原始丛林的植被十分茂盛,从远处望去苍茫一片,走进林中积雪很厚、视野也被密密麻麻的树木阻挡。这上哪儿抓野猪去?除非运气好恰巧能碰上,而且要碰见一大群才行!

虎娃却暗暗庆幸,幸亏二长老要的是大肥猪,而非别的躲进巢穴里冬眠的猎物。他是在蛮荒中长大的,对很多野兽的习性都很了解。其实就算在路村,这样的冬季族人们也很少外出狩猎,但有时野猪会出现在村寨附近觅食。它们长着长长的獠牙、披着厚厚的鬃毛,经常聚成小群活动。

野猪是一种很危险的动物,假如被激怒,猛冲过来的杀伤力极强,连碗口粗的树都能撞断,寻常壮汉绝非其对手,更兼皮糙肉厚、速度快、耐力好、嗅觉敏锐,想捕猎很难。欲在这大雪封山的冬季、苍茫原始丛林中去抓野猪,得靠盘瓠了。

临下山前,大俊还特意跑去问过二长老,如果打不到足够数量的大肥猪,别的野兽行不行?反正就是请大家吃肉嘛,而且都抓活的就是了!二长老则点头说可以,但绝对不能比大肥猪更小。比野猪还大的恐怕就是更难对付的猛兽了,在冬天也未必能遇到很多。

虎娃却没担心捕猎的事,他走在生火峰的南坡上眺望远方的高原群山,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家乡。而这里的山更高、更宏伟,有很多新奇的草木与飞禽走兽,另有更多的妖族与妖物出没,自古留下了不少传说。

刚刚突破五境的虎娃,对天地间的万事万物同时也对身,都有一种更新奇的感受。天是那么蓝,万事万物都带着前所未有的新奇气息。这气息是万事万物中原先就蕴含的,仿佛能各种变化的纹理,只是虎娃先前还不能完全感受到,而如今能将世界“看”得更清晰。

若以炼器之法印证五境修为,便是能赋予器物原先所不具备的灵性妙用。它有两个前提条件,一是能感受到天地万物间蕴含的各种灵性,二是能选择合适的天材地宝承载想赋予它的神通妙用。

不谈神通手段,五境修为更体现在平常地行走坐卧中,神气自然运转,每时每刻都相当于在涵养修炼,感应着自身的变化以及万事万物的玄奇。这个过程仿佛是无穷无尽的,山爷就曾在五境九转圆满境界中修炼了几十年。

据虎娃所知,世上有很多修士终身都无法从五境突破到六境,但他们的修炼亦是没有止境的,就似天地万物、人心欲念之无穷无尽。当他自己也拥有五境修为后,才有了真切的感受。

五境又称“九转境”,在这一境中的修炼,也许能更清晰地体会到所谓九转的含义。无时无刻不在体会着天地万物,亦在进行自身于天地间的洗炼,如此周而复始、绵绵若存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