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60章、新任务(上)

“它想告诉你,昨天夜里有人来过……有三道剑光飞到那边的半空化为三个人,后来又突然出现了另一个人。我在定境中没有看清他们的样子,也没有听见他们在说什么。”随着声音,只见虎娃已经走出了洞府静室。

盘瓠惊喜地叫了一声,晃着尾巴跑了过去,站直身体吸着鼻子嗅虎娃的气息,仿佛想研究他究竟有没有受伤?虎娃当然没受伤,他此刻神气饱满容光焕发,状态好得不能再好。瀚雄亦惊喜道:“恭喜,恭喜,你已突破了五境修为吗?……知不知道,昨天夜里武夫丘出事了!”

虎娃有些担忧地问道:“武夫丘出了什么事?”

瀚雄神情很夸张地答道:“昨天夜里睡觉的时候,很多师兄在梦中都听见了剑鸣之音。还有不少人包括我都醒过来了,感受到弥漫的剑意锋芒威压,很吓人的!……今天早上我听大俊师兄讲了一个传说……据师兄猜测,昨夜可能有某位妖王飞临武夫丘附近,触动了锁山剑阵;然而那位妖王并未攻山,随即就走了,可能是被吓走的。”

瀚雄绘声绘色地对虎娃讲了那个流传了快五百年的谣言,还有数百年来曾有妖王攻打武夫丘的故事,这些都是他今天早上刚听大俊说的。虎娃听完之后,面带歉意道:“师兄啊,我感觉应该不是妖王路过。昨天夜里的动静,可能是我搞出来的。”

瀚雄大惊失色道:“这怎么可能呢!你不过是闭关破五境而已,怎会震动整座武夫丘?”

虎娃苦着脸道:“我也不知道啊,可能是无意中触动了锁山剑阵吧……现在怎么办?是不是先找尊长去说清楚,认错并领受责罚?”他向瀚雄讲述了昨夜在定境中感知的一切,当时他的心境并无波动,但此刻细细琢磨,昨夜应该是惊动了山中的尊长,他还是赶紧去认错吧。

瀚雄目瞪口呆,好半天之后才拍着虎娃的肩膀道:“小路师弟,你可真有本事,如今已是武夫丘上修为最高的杂役弟子!”

虎娃实话实说道:“在我没有破五境之前,也是修为最高的杂役弟子啊。”

瀚雄笑了:“那倒也是!……其实你也不必担心,这又不是你的错。昨天有尊长赶至,并没有把你怎么样,就说明他们不会责罚你。”

“嗯,的确不能算你的错,这只是无心之失。你肯向尊长坦诚,很好,我与二长老就是为此事来的。”两人身后突然传来说话声,回头一看,两位背负神剑的尊长已脚踏虚空站在那里,其中一位是小四长老,另一位想必就是二长老了。

虎娃、瀚雄与盘瓠赶忙行礼,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位二长老。小四长老方才的话还带着神念,已经向他们解释了昨夜为何会发生变故。虎娃在突破五境之时,那元神仿佛延伸无极的定境中,感知过于精深与精微,竟察觉与触动了锁山剑阵隐而不发的剑意锋芒。

小四长老神念中,又对“无心之失”的概念做了一番解释,是他本人的看法。他认为这世上人们无意间犯下的过失分为两种:一是行为后果或可预见;二是不可预见。

关于第一种情况,比如有一位耕田者在地里挖窖,留下了一个深坑;而另一位耕田者不慎,失足掉进坑里摔死了。这不能说前者杀人,因为他根本就没想过要杀死后者。这是无心之失,却可能要受到惩罚。

因为在人们正常的认识中,那样的深坑是能摔死人的,这是一种危险的举动。具体应受到怎样的惩处,要看他是否已尽量提醒他人、曾用什么办法防范这种意外的发生?

但换一种情况,比如一个人打了个喷嚏,把另外一个人给吓死了,而前者也不是故意打喷嚏要吓死谁。这种匪夷所思的状况,超出了人们正常的认知,既不是他不该做的事情,同时也不可预见这样的后果。他可能也会承担某些后果,但不应受到更多的惩处。虎娃闹出的动静,就属于这第二种情况。

在深山中开凿洞府闭关修炼,本不会影响到其他人。换一个地方,这是完全正常的行为,虎娃事先也根本不可能知道会触动锁山剑阵。

虽说是不可预见的无心之失,没必要惩处虎娃,但他毕竟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,不仅惊扰了山中众弟子,且昨夜几位尊长都被惊动赶来、出手为虎娃护法。后来他们发现虎娃在定境中居然未受惊扰,而锁山剑阵的威压持续不散,又不得不关闭了大阵,这是武夫丘开宗立派数百年来的头一遭。

虎娃身为弟子,应主动向尊长坦诚,且要诚恳道歉并尽量设法弥补自己的过失。

小四长老的这道神念可够絮叨的,但细细琢磨,他好像是故意在维护虎娃、帮虎娃解释某些事,有些意思应该不是说给这三名杂役弟子听的,而是说给身边的二长老听的。

虎娃垂手站在那里,也发现二长老盯着自己的样子有点不太对劲。这位长老浑身散发的气势越来越威严,令虎娃不禁又想起了昨夜曾切身感受到的剑意锋芒威压。虎娃有一种自幼领悟、近乎天赋的神通,便是在人的生机律动以及神气特征中感受其内心的情绪。

但是他这种神通,对小四长老和二长老这等高人好像没什么用。修为达到他们那种境界,已可收敛神气于无形。假如不是驾驭神剑脚踏虚空站着,虎娃甚至看不出这两位尊长有何等修为?但二长老此刻并没有掩饰神情,他显然对虎娃有意见——很大的意见!

小四长老最后道:“至于该如何处置此事,今天二长老已经来了。小路,你就听从二长老发落吧!”

这位二长老果然是来找他算账的,虎娃赶紧上前一步躬身道:“二位尊长,确实是我不慎引发了这场变故,让诸位尊长费心受累,也惊扰了诸同门的休息。我事先没想到会有这种状况,但它确实是我引起,该有什么责罚,我都愿意领受。”

二长老气鼓鼓地瞪了虎娃半天,他本打算好好教训虎娃一顿,可是原先想说的话,又被小四长老方才那番神念给堵了回去,只有先用眼神教训了。二长老一言不发,虎娃却感到了凌厉的剑意侵袭,连神气法力都隐约被压制。

虎娃心里也清楚二长老是故意的,同时也是在考验他的修为。假如二长老是在瞪瀚雄,估计瀚雄此刻已经被瞪趴下了。但虎娃则一脸诚恳,始终就这么恭恭敬敬地垂手而立,神情举止并无一丝异常。

二长老暗赞一声,这孩子的修为真不错,心性更是难得。难怪昨夜众高手赶来之前,他在剑意锋芒的威压下定境未失、人亦未受伤。其实就算有五色神莲护身,假如虎娃本人的修行不扎实,心境不澄净,当时也过不了那一关的。所以二长老如此试探,得出的结论倒也完全正确。

二长老又忍不住在心里嘀咕,哪儿冒出来的愣小子?想当初打开了千步长阶却不登上主峰,而如今居然又跑到砍柴峰闭关破五境,还触动了锁山剑阵!会不会是哪位高人故意派来的弟子,就是来逗他玩的?

这时小四长老轻轻咳嗽了一声,示意二长老吓唬吓唬孩子就得了,不必真跟晚辈计较。二长老的神色终于缓和下来,轻轻点了点头道:“尊长照护弟子修炼,本是应为之事,你就不必对向我们几位道歉了。但你昨夜确实惊扰了山中弟子休息,有人做了恶梦、人有没睡好觉、有人在定坐涵养时被惊醒,据说生火峰上还有姑娘被吓着了!同门之间你也应该做些补偿,这样吧,下个月你们就领一项任务,去弄十二头大肥猪,让大家吃肉解解馋。”

小四长老纳闷道:“这大雪封山的,上哪儿去弄大肥猪啊?”看他的神情也颇觉意外,事先并没想到二长老竟会让虎娃去干这种事。

二长老说道:“下山去弄呗,可以打猎啊!他本事不是大吗?已经突破五境了,武夫丘上还从来没有修为这么高的杂役弟子呢!就因为大雪封山,普通杂役弟子下山采办不便,所以才要派他们去。山上三百多号人呐,每三天就要吃一顿肉,不多弄点怎么行?”

小四长老低声道:“库房里有肉啊,冬天最易保存肉食了,大雪封山之前,都已经采办好了。”

二长老却反问道:“有新鲜的吗?有活的、可以现杀的大肥猪吗?”

小四长老摇头道:“那倒没有,都是挂在库房里冻着的肉。这种天气,连腌都不用腌。”

二长老:“武夫丘上冬天的日子长,不能让弟子们总吃冻肉啊。”

小四长老:“怎么能说是冻肉呢?吃的时候都烧熟了!”

二长老:“那烧熟之前呢?”

下方恭敬侍立的三位杂役弟子再度目瞪口呆,他们没想到二位长老竟会这样说话,假如不赶紧打断,看架势他们恐还会没完没了讨论冻肉的问题。瀚雄小心翼翼地开口道:“二长老,二位长老,小路师弟已领了下个月的任务,我们这三个月,都要在此开采石料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