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59章、大动静(下)

三长老沉吟道:“锁山剑阵并未开启,只是因某种原因被触动了。”

二长老:“那是当然,又不是妖王来攻山,开启剑阵还需要我们几个主阵之人运转。这小子的能耐倒是不小啊?我真想现在就把他拖出来揍一顿!”

小四长老:“你跟一孩子怄什么气啊?他肯定不是故意的,假如事先知道会出这种状况,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呐。他在闭关中触动锁山剑阵,散发出剑意锋芒之威示警,难道他在……”

这时众人身后又有一个声音接话道:“没错,他正在冲关破五境修为!”

这声音中带着神念,解释了此刻发生的事情。武夫丘上当然很安全,绝无什么阴邪之物,盘瓠守不守在那洞府门口都无所谓。可是这五座山峰被一座大阵环护,锁山剑阵平时处于一种既未关闭又未开启的状态,若受到某种触动,便会散发出剑意锋芒威势。这并非是攻击,只是一种警告。

但对于虎娃来说,这无处不在、隐而不发的剑意锋芒,便相当于一种外邪。他由四境九转突破五境之时,那种元神仿佛舒展无极的玄妙感应,察觉到了这种剑意锋芒,剑阵便自然被触动了。

如此说来,武夫丘的正传弟子突破五境岂非都很凶险?事实当然并非如此,自古以来就没有哪位杂役弟子在这种地方破五境的!大家上山修炼的都是开山劲,当武丁功的劲力突破极致之后,便能拔出神剑斩开云雾登上主峰。

在主峰上得到尊长指点,若能从头迈入初境得以修炼,那便是正传弟子。正传弟子拥有四境修为后,皆可以在主峰选择专门的洞府闭关修炼。当锁山剑阵仅仅被触动而并真正开启之时,大阵环护最中央的主峰是不受影响的。

而另一方面,在主峰上破五境,也不会触动锁山大阵所蕴含的剑意锋芒,那里当然是最安全的地方。历来武夫丘弟子闭关,都是在主峰上的洞府中。而虎娃仅是一名杂役弟子,便没人告诉他这些。这不是故意不告诉,而是谁都没想到!

三名长老闻声同时转身道:“宗主,您也来了?”

来者正是威名赫赫的剑煞先生,他御神剑飞至时并未发出光芒,面目在夜色中看不清,只隐约可见其身形轮廓。剑煞捻着胡须说道:“这么大的动静,我怎么可能不来呢?”

……

虎娃刚才经历了一番大凶险,这也是他始料未及的。他的修炼很顺利,定坐中进入了一种很奇异的境界,并非从三境突破四境时那种深寂定境,而是清醒地感知着外界的一切,甚至清晰得不能再清晰。

他的元神外景与内景已完全相合,在这种状态下,元神感知仿佛能无限延伸,就算坐在这洞府石室之内,却能看见、听见整座山峰上发生的一切。他的神识能延伸出那么远吗?不对,就算他的修为突破五境之后,也没有这么深厚的功力!

这仅是在破关之时进入的一种奇异状态,仿佛天地万物的气息都映射于元神之中,此等机会稍纵即逝,是至难得的悟道机缘。虎娃收摄心神保持在这种状态中,察知周身内外的一切,尽情感应天地间万事万物那玄妙的“灵性”。

从四境九转圆满到突破五境的过程中,所经历这种的状态非常重要,它能使修士体会到将来修炼之路,这并非是他们本身的功力有这么强大,而是触动了天地间万事万物的气息。

但在这个过程中,外界很多“东西”也会被触动,易招至莫名的风邪袭扰。虎娃在奇异的悟道之境中延伸元神感应,甚至笼罩了整座砍柴峰。武夫丘上当然没有什么阴邪之物,他却感应到一种无处不在的气息,当他在最澄净的心境中去感受时,忽然察觉那是一种剑意锋芒。

虎娃的四境功力已精纯无比,修炼根基极为扎实。也许只能怪他自己的修为太精纯了,他展开元神的感应太精微了,加入换一个人就算在此地破五境,恐怕也很难搞出这种动静,就在同一瞬间,锁山剑阵的威势也因此被触发了。

锁山剑阵并未正式开启,这剑意锋芒也未主动攻击虎娃,只是一种威慑和警告。假如换成平常情况,虎娃顶多是被吓一跳,也不会有别的事。但他此刻正在闭关历劫,一旦受惊扰可能就会出大问题,不仅会冲关失败,而且还会伤及腑脏形神。

虎娃可以有一个选择,立刻出离定境放弃,虽冲关失败但可以下次再来。在这剑意锋芒的环绕下,恐很难全身而退,会留下些许内伤,再设法慢慢调治吧。

假如虎娃不这么做,定境一旦惊破,那他就会伤得极重,将很长时间都恢复不了元气。然而虎娃却仍在那奇异而澄净的状态中,仿佛并没有受到什么惊扰,甚至还清晰地在感受与观察着那剑意锋芒威压。

他的身下瞬间出现了一朵莲花座,十五片张开的五色花瓣缓缓闭合,将他的身形完全包裹其中。五色神莲光华流转,化解了剑意锋芒对形神的冲击,渐渐竟不再是五色,通体呈现出一片洁白。

虎娃坐在五色神莲化为的洁白花苞中,这悟道之境的机缘太难得了,他仍能清晰的感知周围发生的一切。他“看见”天边有三道光华飞至化为三条人影,却没有看清那三人的面目,更没有听见他们说话的声音,后来剑煞出现的情况亦是如此。

不是虎娃的感应不够精微清晰,而是来的几位高人皆以神器护体,隐去了声息与神气,不想惊扰到定坐中的虎娃。

满山的剑意锋芒威势仍在,但来者却祭出法力共鸣,将他所在的洞府周围遭受到的侵袭化解。定境中的虎娃感受着这一切,定心安然,这种状态下的收获,需要将来慢慢去参悟。

三位长老赶到时,包裹着虎娃的五色神莲花苞便消失了、重新融入形神之中,它并非虎娃特意祭出也不是他刻意收起,而是神器护主自生感应。

……

剑煞与三位长老还在外面的半空站着呢。他们已经明白了究竟,三长老赞道:“这孩子好精深的修为,破五境时竟触动了锁山剑阵,难怪宗主一直在关注他。”

剑煞呵呵笑道:“我留意这小子,并非因为他的修为,而是他所做的事情。”

二长老却皱眉道:“咦,不对啊?他居然还在破关之境中,居然没被惊扰。我还等着把他拖出来,先治了他的伤,然后再好好教训他呢!”

剑煞很满意地又点头道:“不错不错,真的很不错,有些超乎我的预料。我原先也以为他可能会受点伤的,但在武夫丘上历劫破五境,当然不能让他有什么大凶险,否则传出去像什么话、我们的脸往哪儿搁?……在他触发剑阵之后,至你们赶到之前,这段时间他居然没事!”

小四长老:“他倒是没事,可我们怎么办,就在这儿为他护法一夜吗?”

剑煞摆手道:“算了,别再惊扰外围四峰中的弟子了……反正我们都在,便合力施法,将锁山剑阵给关闭了吧。”

二长老惊呼道:“什么?锁山剑阵自祖师布成之后四百年,就从来没有关闭过!”

剑煞苦笑道:“可是祖师也没说过不让关闭大阵啊?我们几个都在,难道还怕哪位不开眼的妖王来趁机攻打武夫丘吗?”

四长老赶忙说道:“宗主,我也认为该闭关锁山剑阵,等这小子出来之后再恢复运转便是,就是我们几个点力……惊扰了山中弟子睡觉也不好,而且东桃还在闭关呢。”

二长老:“大长老在主峰上闭关,那里也不会受惊扰。”

四长老又说道:“主峰上虽然不会受到剑意锋芒威势惊扰,但东桃也执掌武夫神剑,当能像你一样感应到锁山剑阵被触动。她可能以为有妖王来攻山了,虽然有我们几个在,还有锁山大阵守护,用不着她操心也用不着她出手。但她如果想出来看热闹怎么办,岂不是也打扰了修炼?就算没有惊扰到她的修炼……”

二长老与三长老同时摆手道:“行了行了,你别啰嗦了,我们同意关闭剑阵。”

……

半夜被惊醒的武夫丘弟子,感受到那剑意锋芒威压的时间并不长。不久之后,那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便莫名消失了。夜色一片沉静,五座山峰被大雪覆盖,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盘瓠是被瀚雄弄醒的,这时初升的太阳已经照到它的身上,它趴在那里感觉有一只大手在揪它的耳朵。这条狗晃了晃脑袋睁开眼睛,就听瀚雄说道:“汪汪师弟,不是让你为小路守夜护法吗?你到底听没听懂啊,怎么趴在这儿睡着了?”

盘瓠一下子蹦了起来,发出呜呜的叫声,伸出一对前爪朝着半空使劲比划。可是瀚雄也听不懂它想说什么,有些担忧地追问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想告诉我什么?小路有没有事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