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59章、大动静(上)

虎娃告诉舍长大俊,自己这段时间就不回屋了,将在砍柴峰半山腰闭关修炼。瀚雄与盘瓠则轮流为其护法,为了不惊扰闭关中的虎娃,他们平日只是修炼开山劲功夫,也不再开凿石料,反正早已开采得足够多,连下个月的任务都完成了。

虎娃首先在洞府中修炼刚刚证入不久的妙空之境,这对于一个刚刚长大成人的少年来说,也是妙不可言的感受。谁说修炼中只有辛苦?亦有让人间无上之大美妙!虎娃是从头开始修炼妙空之境的,自初境一步步到达四境九转圆满,仿佛从生命诞生之初直至长大成人,感受与感应自我身心、运转神气法力。

这既是修炼,也是以一种全新的妙法重新印证修行。妙空之境也是一种定境经历,所求证的收获,是拥有与明晰那欲乐之极,这便是境中之妙欲。恐没人能想到,虎娃在巴原上最着名的苦修之地武夫丘上,由妙空入妙欲,求证了欲乐妙诀。

其中的享受以及感受,不足为外人道!

而虎娃此番闭关修炼并非仅止于此,他要使自己的功力以及心境都达到突破四境九转圆满的状态。其实在登上武夫丘之前他就可以了,但一直没有尝试。

每一层境界的突破,可能都伴随着某种凶险或考验。对于修士而言,想破关必须修炼功夫用足,也要迈过那妙不可言的一步,有些人达到九转圆满之后,却迟迟迈不出去。比如从三境突破到四境之时,深寂定境中的心魔袭扰就是一个关口。

假如人们惧怕这个关口,那肯定过不去,也不存在什么刻意压制修为的说法。因为到了一定的境界你可以不去修炼,任凭修为退失或止步不前,如果没有那种继续精进的心境,则不会迎来破关的机缘。但这世上绝大部分修士,谁不想突破更高的修为境界呢?

山神曾经提醒过虎娃,从四境突破到五境,可能伴随着大凶险,便是招至外魔侵袭,需选择绝对安全之地。虎娃已经可以迈出这一步,便选择在武夫丘上,这里应该足够安全了!

……

这一天深夜里,沉睡中的众杂役弟子却朦胧听见了剑鸣之音,仿佛是从脑海深处传来。不少人都做了一个梦,梦见五座巨大的山峰都化为了利剑,发出凌厉的剑气锋芒。这些杂役弟子并无修为法力在身,不过是修成了开山劲或更高明的武丁功,每日劳作消耗的体力极大,因此睡得也非常香,所以并没有醒来。

但就在同一间屋中,大俊和小俊这样有修为在身的修士却突然惊醒,夜色静悄悄并无任何异常,他们却感觉心到肉跳。因为身处的山峰隐约发出剑气锋芒,但是锋芒却不指向任何人,只是透出一种强大的威压,仿佛使人喘不过气来、连元神都感到战栗。

大俊已是正传弟子,随即就反应过来这是锁山剑阵的威势,不知因何故竟突然被引发了!难道又有蛮荒中的妖王想攻破武夫丘吗?大俊上山后不久就听说过这种传说,却从来没有经历过。据说上次有不开眼的妖王想攻破武夫丘,已经是近百年前的事情了。

所谓妖王,通常是指修为已达化境的妖修,其神通之强大已超脱众生族类之别,只要境界再上一层,便可迈过登天之径、获得传说中的长生成就。这样的妖王,干嘛要来攻打武夫丘呢,难道是活腻了想找死吗?事情还要从五百年前说起——

五百年前武夫大将军来到南荒,镇压与驱逐作乱的妖族、斩杀为祸一方的大妖,最终归隐于武夫丘上。就是从那时开始,南荒一带渐渐有谣言流传:据说武夫大将军镇守南荒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止妖王登天,修为达到化境的妖王,必须先攻破武夫丘才能迈过登天之径。

这谣言不知是谁编造的,应是武夫大将军的仇家所为,一听就知是扯淡!能否登天长生,与攻占武夫丘有半点关系吗?可它却非常有诱惑力与煽动性,须知山野妖类向来自悟修炼,一步步探索着登天之径。

但登天长生是何其之难,当这些妖王修为达到化境不得再有突破之时,往往会做各种尝试。尤其是一些寿元将尽的妖王,抱着宁可信其有、不可信其无的态度,便来攻打武夫丘。

武夫大将军隐居的几十年间,武夫丘上爆发了好几场激战,那些来犯的强大妖王要么被手持神剑的武夫大将军击退、要么被其当场斩杀。武夫大将军后来派弟子深入南荒澄清谣传,又在武夫丘上布下了一座锁山剑阵。

锁山剑阵以五座山峰为阵枢,以武夫大将军亲手炼化的武夫神剑为阵眼,没有外人清楚他究竟在阵中布下了几柄神剑。武夫大将军平生所炼之器皆是剑,据说在其修为突破八境九转之后、长生仙去之前,有十余柄剑被炼化为神器,锁山剑阵也是在此时布成。

此剑阵留给后人的,一旦再有妖王来袭,开启大阵便可将之斩杀,也能避免山中弟子的伤亡。在其后的近四百年间,大阵曾经开启过三次,斩杀了四位前来攻山的妖王,最后一次是斩杀了两位同时出手的妖王。在那之后,锁山剑阵便再未开启过,也未曾被人触动示警。

妖物修行不仅艰难且所耗岁月长久,蛮荒中哪会出现那么多妖王,恰好听过这个传说而且还能相信、相信了还敢来拼命者就更少了,一百年也难碰到一位啊!

……

今夜当然并无妖王来袭,这动静全是虎娃搞出来的。除主峰之外的四座山峰上,普通弟子隐约感觉心惊肉跳;而诸位执掌武夫神剑的尊长,都惊得蹦了起来!

盘瓠正守在虎娃的洞府外为其护法,它也在定坐中修炼神气,忽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,睁开眼睛站起身发出呜呜的低鸣。这条狗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它的任务是保护闭关中的虎娃不受惊扰,假如有什么妖魔鬼怪来袭,自然会奋勇拦住。

可现在整座山峰都散发出凌厉的剑意锋芒威压,盘瓠也无从阻止,它甚至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?它刚刚站起身,就见三道淡淡的光华如夜空中不引人注目的流星,从三个方向飞射而至,看去势竟直奔虎娃闭关的静室所在。

盘瓠虽然承受着那莫名的威压,连元神隐约都感到战栗,但它还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,奋力蹦了起来企图阻挡那三道流光进入洞府。但人家在天上呢,盘瓠也不会飞,它的扑击根本够不着。

至近处才看清那是三道剑光,来者并没有直接射入静室,在峭壁外的虚空中陡然停住,先后化为三个人的身形。他们背后的武夫神剑已出鞘,悬于半空流转着光华,似是受到了某种召唤。

盘瓠跳起来又落地的一瞬间,突然感觉自己动不了了,仿佛形神都被定住,它还没有来得及看清那三人长啥样呢,就失去了知觉。盘瓠还是有两下子的,曾不止一次的偷袭各路修士得手,但今天它却很倒霉,一身法力与天赋神通尚未施展半分,就让人莫名其妙给弄晕了。

半空中有一人喝道:“小四,究竟出了什么事?”

小四长老的声音答道:“我也不清楚啊,突然被锁山大阵惊动,察觉触动剑意的源头在此,便立刻赶来……二长老,三长老,你们来得也不比我慢啊。”

又听火伯的声音说道:“那是新上山的小路凿建的修炼洞府……二长老,你最近不是在盯着他吗,怎么还让他搞出这么大的动静?”原来生火峰上掌管库房的火伯,竟然就是武夫丘的三长老。

二长老的声音既有些恼怒又有些尴尬地答道:“我怎么知道他在搞什么鬼?这已经是第二次了!上次是天不亮就将我从定坐中惊醒,这次干脆改半夜了,我差点还以为有妖王来攻山呢!”

小四长老的语气也有几分懊恼之意:“我从来就没有经历过妖王攻山之事,刚才还挺兴奋的,以为终于能开开眼界了,没想到竟是这小子搞出的动静。他在干什么呢!以为自己是妖王吗?……坏了坏了,锁山剑阵好像真把他当成妖王了!但他也没飞来攻山啊?”

几人在说话间已经出手施展神通,悬于背后的神剑鸣响,将那洞府周围的剑意锋芒纷纷化解。二长老又说道:“这小子是在找死吗?幸亏我们来得快!”

小四长老:“我们三个都跑来给他护法,山中其他的弟子怎么办?登径峰那边有不少人睡得好好的都被惊醒了!……二长老,主峰那边是什么动静?”

三长老火伯插了一句:“磨剑峰那边也一样,可别把姑娘们吓着了!”

二长老眉头紧锁道:“我正在纳闷呢,主峰那边并无动静,众弟子该睡觉的睡觉、该修炼的修炼,亦未受到什么惊扰……我因神剑共鸣察觉了变故,所以立刻赶来,居然还是这小子在捣乱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