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58章、瀚雄的剑(下)

虎娃方才劈出的这一剑,便是模拟刀将军当初的那一刀。以他如今的功力,与北刀氏相比还差了一截,但意境是相同的,剑芒威猛而犀利。

对于修为更高的修士,这样劈出的剑芒还能有神妙的变化,那天刀将军其实也做了演示。假如将武丁功修炼到超越极致之境,将来若能迈入初境得以修炼、达到四境之上的修为,可结合御器之术操控剑芒如游龙般盘旋飞斩,其锋芒势不可挡;假如修为更高,则还有威力更强大的神通演化。

其实这就是当年武夫大将军留下的剑术精髓,北刀氏将军可谓得到了武夫丘的真传,结合自己的修炼成就了一门刀法神通。而虎娃并未登上武夫丘主峰学习剑术,这一剑却宛如亦得真传,只是修为尚在四境而已。

但虎娃今天却没有演示更多的神通妙法,他只是向小俊展现了纯粹地武丁功的劲力。假如手中换成别的武器,虎娃也劈不出这样的剑芒来,但这柄璞剑实在太好用了!

亲眼看见了虎娃这一剑之威,小俊也更清楚自己修炼所缺在何处,接下来的日子也别想别的了,潜心修炼吧。

虎娃等人辞别小俊,又来到砍柴峰的半山腰。瀚雄继续修炼开山劲,并手持斧凿开采石料,他的开山劲已练成,但尚未修成武丁功。虎娃则持璞剑在手,走入已经开凿出雏形的石之中,剑芒飞斩而出,石屑纷纷如雨削落,他此刻已尽情施展了剑意神通。

想在崖壁中开凿出一间修炼静室或者说一座洞府,这柄璞剑简直就是最好的工具,所以虎娃才会借来用。

此璞剑不仅适合用来开凿石室,更适合帮助采取武夫美石。刚开始的二十来天,虎娃连一块武夫美石都没有采到,因为他选择的地方不是暴露在地表的矿脉。但他事先观察过矿脉走向,有一条矿脉斜插石壁之中,他凿开山岩到了深处,便触及了这条矿脉。

此月最后的十来天,虎娃采出了一堆武夫美石,总计十多块,堆在洞口外的阳光下,色泽绚烂光芒耀眼。假如让山下的人发现了,估计眼睛都会看直了!小四长老布置的任务,只是要他们每月开采出足够的上等石料,至于武夫美石的数量并不强行要求,因为这只是碰运气的事。

但不强行要求也不等于完全没要求,虎娃、瀚雄、盘瓠这三名杂役弟子加在一起,每月至少要找到一块,如果完成更多,还会受到宗门的奖励。而虎娃采出的这堆武夫石,将一年的任务都搞定了。

开采出的石壳料要送到磨剑峰上给阿根师叔,但是武夫美石,要送到生火峰上给阿火师伯。大家常称呼阿火师伯为火伯,火伯掌管生火峰上的库房,库房中不仅有天材地宝,还有很多器物灵药,这些东西有时也会作为对弟子的奖励。

瀚雄第一次见到火伯时吃了一惊,有些结巴地说道:“怎么是,是,是你?”

瀚雄来到武夫丘的第一天就见过火伯。火伯看上去约六旬左右的年纪,满面皱纹就像半风干的枣皮,但气色非常好,透着很健康的红润光泽,花白的头发挽起一个发髻簪在头顶。那天他就在登天径的半道旁摆出两个大筐卖瓜果,瀚雄还在他那里买了不少青瓜。

火伯笑呵呵地说道:“诸位不必惊讶,一年一度的开山门之日,登山的人总会口渴,我挑点瓜果在山道上卖,既满足来者所需,我顺便也能赚点钱花……大个子,我可记得你,你买了我不少瓜果分给同伴,很大方啊,还赏了我这个老头子不少钱!”

这让瀚雄很有些尴尬,上山的第一天就碰见了生火峰上的尊长,他却浑然不知,还跟同伴开玩笑来着。当时火伯说他的钱给多了,瀚雄却很大方的一摆手道:“赏你了!”而火伯就笑呵呵地收下了,还连声感谢这位壮士慷慨。

等他们将采得的武夫美石都交出来的时候,火伯也吃了一惊,上下打量着这两人一狗,问道:“你们采得了这么多武夫石,真不简单啊!想要什么样的奖励呢,法宝还是灵药?小四长老说你们三人的任务是一起算的,我又该奖励谁?”

瀚雄很憨厚地说道:“这些美石其实都是小路师弟一人采取,您若要奖励,那就奖励他吧!”

火伯又看着虎娃问道:“孩子,你想要什么呢?”

虎娃却反问道:“阿火师伯,武夫丘上奖励杂役弟子,通常是以什么方式?”

火伯答道:“那就说不定了,各种俗物及宝具皆有可能。一般对杂役弟子来说,最高的奖励通常就是武夫美石。”

虎娃:“那我就拿一块武夫石吧。”

火伯哈哈笑道:“两块、三块也行啊!你自己开采的,那就自己拿吧。如果嫌这些武夫美石成色不佳,可以跟我去库房里挑。”

虎娃:“那就不必了,我就在自己开采的武夫美石中拿一块。”说着话弯腰拣起了其中最小的一枚,这块美石比鸡蛋小了一大圈,却和野鸡蛋差不多。

火伯点头道:“不错不错,你既不贪心也很有眼光,这块的成色是最佳的,比最大的那块要好多了。”然后又对瀚雄道,“大个子,以后想吃瓜果就来找我,就不需要花钱了,帮我挑水浇田就行。”

在这高原雪峰上的冬天,能吃到新鲜的瓜果是一件匪夷所思之事,可是火伯的瓜田里偏偏能种出来。那与其说是瓜田还不如说是一片罕见的药田,还巧妙的借用了山中温泉的热力。瀚雄很痛快地点头道:“好的!我也不是要吃瓜,您若是想找人挑水,请随时吩咐!”

……

武夫丘正传弟子若是炼制法器时需用到武夫石,要么向尊长求取,要么就自行去开采。而山中能炼器者也都是正传弟子,杂役弟子通常是没这个本事的,众人在干杂役活时采得的武夫石,不可悄悄私留,那些本就是属于武夫丘宗门之物。

虎娃已采出了这么多武夫美石,却一枚都没自己偷偷留下,如数交给了火伯。其实不仅是他如此朴实,在那个年代的很多人,都会很自然地这么做。

虎娃领受奖励拿回的这枚武夫美石,与他曾指点小洒姑娘所采的那枚是一样的质地,皆是最为纯净的天材地宝,只是要小得多。他的目的是为了修复一件法器,就是小洒姑娘曾不慎损毁的空桑枝。

那件法器已损毁,难道还能修复吗?用普通的炼器手法当然已无可能,但虎娃研究其物性良久,发现这天材地宝内在的“纹理”仍然很完整,只是曾炼化的灵性妙用已失去。假如以某种物性的天材地宝与之融合祭炼,顺其天然纹理祭炼灵性妙用,还能重新成为一件法器。

这种新炼成的法器,不仅具有空桑枝原有的妙用,还能施展出更多的神通。这是虎娃在曾经的炼器过程中自行领悟的,且与他炼药的经历有关。他当初炼化碧灵花的汁液为精油,现场采炼而成,后来瀚雄问他——是否修炼过神农天帝所传的大器诀?

虎娃当然也没有得到过这门传承,他之所以能够那样炼化碧灵花精油,是自己的修行,尤其与他所修炼的菁华诀有关。修炼菁华诀能感应天地间的生机,这门神通秘法本不是用来炼器的,而是修炼人自身。

但若以人为器,那么菁华诀也就相当于炼器了,所谓的灵性妙用,便是人的生机!

形神中拥有琅玕之神器,虎娃能够运转菁华诀去感应与采炼天地间的生机,这种生机也是一种纹理,在不断的演变中。仓颉先生曾说的纹理,既可以是天材地宝的物性、奇花异草的灵效,也可以是诸般法宝器物的神通妙用。

世间先有太昊天帝创出菁华诀,五百年后又有神农天帝创出大器诀。虎娃现在已经明白,太昊天帝当年是怎么创出菁华诀的,那么神农天帝又是如何创出大器诀的呢?听瀚雄介绍的传说,神农天帝以一支长鞭挥出,便能炼化草木为灵药,而后创出大器诀。

明明是炼药的手段,后世怎会成为炼器神通呢?难道是将器物的灵性妙用视为生机,而将天材地宝的物性视为灵药吗?

虎娃对这个传说很感兴趣,他想结合自己修行感悟试试。他曾以炼菁华诀为后廪施治,其实是以人为器、以妙法为天材地宝。而如今用手中的武夫美石融炼那损毁的空桑枝,便是以器为人、以天材地宝为灵药,如果能够成功,他的想法便等于得到了印证。

但虎娃参悟了几日,发现自己成功不了,因为修为境界还不够。要想将两种不同的天材地宝物性完美的融合,并赋予一件器物原先所不具备的灵性妙用,这至少需要五境修为。他于是就将此事暂且放下,待到突破五境之后再说吧。

虎娃上山一个月之后,武夫丘诸峰已被大雪所封。除了身怀绝技的高手,就算普通的杂役弟子,也无法再来往于山外,山中便成了与世隔绝的修炼道场。虎娃得到瀚雄新炼成的璞剑之助,在岩壁中开凿了一座静室,当成自己的修炼洞府,他又开始辟谷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