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58章、瀚雄的剑(上)

等来到他们每天干活的地方,虎娃对瀚雄说道:“你不妨就在这里将剑胚炼化为宝器,往后每日习练开山劲,便以此剑施展,它也能伴随你一起成长。我觉得在这种地方,最适合养炼这柄剑胚的灵性,错过了时机未免可惜。”

瀚雄手抚剑胚嘟囔道: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是要带回去献给我爹的!”

虎娃笑了:“你拿到剑胚这么长时间,一直没有亲手炼化,我们都知道你有此心意。小洒姑娘下山时说了,她将专程去巴室国长龄门拜访,你爹当然也会知道你这番心意。你认为长龄先生心里会怎么想?他一定着急骂你这个儿子太傻太愣,还不赶紧将剑胚炼化!如果他就在这里,说不定真会揍你的……”

虎娃指出了两个很关键的问题。第一,长龄先生那等高人,怎会跟自己的儿子抢机缘、争宝贝?况且剑胚确实是瀚雄买下的,长龄先生听到消息心中唯一的念头,恐怕就是希望儿子赶紧将它炼化,否则说不定会导致意外的变故。英竹山修士延丰之事,已经是个教训了。

第二,瀚雄持有此宝物的消息已经泄露出去,说不定就会被谁惦记。就算武夫丘上是安全的,同门都是可靠的,但谁又能绝对保证某些人不会有一念之差呢?假如剑胚真的被谁偷偷拿去祭炼认主了,瀚雄就算再怎么追究,恐怕也于事无补。

更重要的是,这个消息一旦传开只会越传越广。就算这柄剑胚在武夫丘上不出意外,等到他下山归国之时,那么漫长的路还要穿越国境,恐怕很难不出事!以瀚雄目前的本事,他自己绝对是保不住这剑胚的。

瀚雄今天没有继续把剑胚放在柜子里,而是随身带着,就说明他已经在担心了。那么想解决这些麻烦最好且唯一的办法,就是赶紧将之炼化认主,别人也就不用再惦记了。

虎娃最后还点到了瀚雄最重要的心事。修为越高的人,便能将这剑胚炼化得越妙用越强大,所以瀚雄才要带回去给父亲。但虎娃则告诉瀚雄,此剑胚最好的炼化过程,便是伴随人一起成长。瀚雄将来的修为未必会低于长龄先生,为何从现在开始就没有这种自信呢?

这些话若是别人说出来,瀚雄可难还会犹豫难决,但他对虎娃已是言听计从,而且虎娃说得句句都在里。瀚雄沉吟一番抬头道:“嗯,你说的对!我就在武夫丘上将之炼化为器,并以此器修炼开山劲。”

祭炼这柄剑胚,并不需要特别的炼器之法,只是参照自己的修炼以及修为境界,以心神法力温养祭剑。此剑胚的材质是罕见的武夫璞石,在瀚雄修炼开山劲、开采武夫石的过程中祭剑,当然是最好的机会。

反正这个月的任务已完成,不需再为其他的事操心,当天夜里瀚雄便在原先堆放采石器具的那座小石龛中闭关炼器。三境修为还炼制不了真正能与身心相合的法器,但已能炼制各种宝器、在城廓中担任共工。而瀚雄自幼修炼,三境九转修为根基十分深厚,炼制最上品的宝器已毫无问题。

一夜功夫,神器之胚已认主,看上去有些许变化,表面那些坑洼平滑了不少,但还有没有完全成型,却多了奇异的金属光泽。瀚雄就将这柄剑放在膝上,在定坐中涵养恢复神气法力,随后又进入了深寂的定境。

虎娃与盘瓠亦未离开,就在附近为闭关的瀚雄护法,防止他受到意外的惊扰。到了第三天凌晨,虎娃突然向着石龛的方向望了一眼,神情有些意外,随即露又出了笑容。瀚雄已出离了深寂的定境,却没有走出石龛,又接着在炼化剑胚。

这三天来,瀚雄于定坐中一直在以自身神气温养那剑胚的灵性,此刻又到了可再度祭炼之时,这说明了一件事,他的修为境界又有突破。瀚雄竟然在这番闭关炼器过程中突破至四境修为,这倒是个意外的收获,却如水到渠成一般。

第三天午后,瀚雄才走出那石龛,招手便一道剑光飞去,插入他们日的采石之处。这不是御物之功,而是御器之法。这位刚刚突破四境的长龄门修士,此生第一次御器,却操控的如此纯熟自如,因为那是他亲手炼化的法器,且随同他的修为一起成长,就像是生命的一部分。

瀚雄将剑胚炼化为宝器后,随即闭关进入深寂的定境,突破四境之后,又顺势将此剑炼成了下品法器,此刻走下石坡行礼道:“多谢二位师弟这几日为我护法!”

虎娃笑道:“恭喜师兄了!……据我所知,自三境九转圆满突破至四境初转,会经历一种深寂的定境,有种种心魔滋生,能不能告诉我——你都经历了什么?”

瀚雄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道:“也没什么啦,平时我总怕我爹骂我没出息,其实现在才想明白,我爹从来没这么没认为,只是我担心他会这么看我罢了!……小路师弟,你帮我看看,那璞剑祭炼得如何?”

虎娃一招手,方才那柄剑又从远处的石壁中飞来。他握剑在手仔细观瞧,如说原先的剑胚像一根石条,此刻谁看见都知道它是一柄剑了,器物已具雏形。用手摸一摸,表面虽不平整,但感觉却很润,这剑是没有开锋的。

虎娃问道:“瀚雄师兄,这法器能不能借我用几天?”

瀚雄很大方地摆手道:“你想用尽管用,用多长时间都行!”

神剑之胚已祭炼成一柄璞剑,它对瀚雄而言是可以伴随其修为一起成长的宝物,但对世上其他人而言,此刻只不过是一件下品法器而已。瀚雄再借给他人使用,已经没有什么好担心的。更何况就算是原先的神剑之胚,虎娃要借也是没问题的。

虎娃将剑还给他道:“明天再用吧,我们今天先回去吃肉。你就将剑这么背着回去,不必再包着毡布。”

一晃三天,又到了吃肉以及同屋师兄弟齐聚的日子。瀚雄用一根皮索将剑斜挎在肩后,这柄黝黑的石剑并无剑鞘,在回去的路上很多人都看见了。到了晚间,同屋的师兄弟们也都知道了瀚雄终于将神剑之胚炼化成一柄璞剑,且修为亦突破了四境,纷纷表示恭贺。

小俊见瀚雄突破了四境修为,毫无掩饰地流露出羡慕之意,而他的祝福与恭喜也是那么地真诚。

次日,虎娃与瀚雄带着盘瓠先去了小俊每日打造石器的地方,私下聊了很久。瀚雄叹道:“家父让我上武夫丘,说是能安心呆在这里做杂役,有可能就是突破四境的机缘,说的果然不错呀!……这也要多谢小路师弟,这世上我最佩服的人,就是我爹和小路了!”

瀚雄先前曾说过,他最佩服的人除了长龄先生就是小路;而听如今的语气,虎娃与长龄先生在他心目中被佩服的地位,已经并列第一了。

小俊不免暗叹,长龄先生让瀚雄来到武夫丘的目的其实已经达成,而他同样是被父亲派来的,却一直未能完成任务。虽然虎娃让他寻找一种心境,不要再去想这样的事情,但遇事触景皆生情,难免时常有这样的念头闪过,心境比法力更难修。

这时虎娃拿过那柄璞剑交给小俊道:“师兄,不知你最近的修炼如何?用此剑劈一记,让我们看看。”

小俊持剑在手,凝神运劲向着虚空劈出,一道惊虹般的剑芒飞斩至数丈外,耳中能听见由空气摩擦引起的爆裂声。虎娃点了点头道:“这一剑的意境还差点火候,且功力仍稍有欠缺……你前些年事务烦杂难得潜心修炼,但在武夫丘上的这段日子,正是用功的好机会。”

以小俊的三境九转修为,论功力赶不上原先有同样境界的瀚雄,但总比只习练武丁功的杂役弟子更强。可他强在法力上,这是境界的差别,若仅论自身的劲力,确实还差了一些。虎娃曾亲手劈开过那长索前的云雾,知道以小俊的劲力若想穿透那云雾开启阵法,仍有不足。

瀚雄起哄道:“小路,我还没有练成武丁功,就没有办法献丑了,但你也给我们也露一手呗!”

虎娃接剑在手,向着同一片虚空也斩出了一记,就在小俊方才祭出的那道剑芒消失之处,有一道剑芒似是凭空飞出,如蛟龙般席卷七丈多远。几人有一瞬间什么声音都听不清了,那是剑芒撕裂空间的速度太快,使耳膜受到了一种奇异的压迫。

小俊惊叹道:“你劈出的这一剑,我看着好眼熟!”

少务当然会眼熟,因为他曾经做过北刀氏大将军的副将。北刀氏的那把砍刀,其实与这柄璞剑是同样的材质,刀叔当初在彭山禁地的高崖上劈出一刀、震慑在场众修士,虎娃亦亲眼见证。那是刀法亦是剑术——在武夫丘上炼成的剑术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