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57章、武夫丘上的快乐生活(下)

虎娃当然知道习练开山劲需要将一些药物放在热水中浸泡全身,同时服用一些促进筋骨气血恢复的药物,否则身体会在苦练中会留下损伤。以前路村与花海村两族人修炼开山劲时,这些药物都是水婆婆采摘炼制的。

他笑道:“你可以去阿根师叔那里要个大木桶,就在附近找个地方放着,有空便用热水沐浴灵药,这山里反正也没人围观。”

他们首先要做的事,便是沿矿脉找一处最佳的开采地点,然后便专心在这里采矿,这个任务当然是交给虎娃了。虎娃挑选的并不是看上去最容易采到武夫美石之处,而是天地灵气感觉最佳、最适合修炼之地。

他们将各种用具都拿到此处,瀚雄一招手,一柄斧子便飞了起来劈向山壁。瀚雄的三境九转修为根基已非常深厚,以御物之法开山劈石用不着亲手动斧凿。虎娃却赶紧摇头道:“瀚雄,你不可如此采矿!若是施展这等手法,又何必跑来武夫丘呢?这段时日你应用功勤修开山劲,持器凿岩也是一种运劲方式。待到武丁功练成之后,便可尝试隔空发出劲力透石而入。以小四长老分派的任务,你若能完成每日的定量,差不多就该将武丁功修炼到极致之境了。”

瀚雄苦着脸道:“这些我也明白,可在我没有练成之前怎么办?还不是得完成任务,难道真要靠大俊师兄他们来帮忙吗?他们帮一阵子可以,可也不能让人天天帮啊!况且大盘也有任务,我们不仅要干自己的活,也得帮它完成。”

盘瓠很不满地叫了两声,意思仿佛是说它也有神通法力,可用御物之法抡起斧子去劈山石,并不需要瀚雄与虎娃帮忙。虎娃扭头瞪了它一眼,示意这条狗不要逞能,更不要轻易卖弄妖法神通。

虎娃发现了一件事,小四长老给他们安排的地方挺绝,砍柴峰半山腰这一带并无其他武夫丘弟子的踪迹。而虎娃在磨剑峰上的那些同屋师兄,平时都有各自的活要干,大老远跑过来帮忙确实很不方便,而且也太容易引人注目了。

虎娃看出了端倪,却不知道真正的原因,这是二长老撺掇小四长老故意安排的,就是要他们在这个连人影都见不着的地方好生吃一番苦头,想私下找人帮忙都不容易。

虎娃笑着对瀚雄道:“这些你倒不必担心,四长老已经说了,我们三个的任务是算在一起的。你只管好生修炼开山劲便是,平时手持斧凿采矿也只动用自身劲力,能开采多少就算多少。至于剩下的任务,对我而言并不算难事。长龄先生让你来到武夫丘,虽未说要你一定能登上主峰,但你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吧?斩开云雾登上主峰的玄妙,你也已经清楚。我还想在小俊离开武夫丘之前,我们能一起登上主峰呢!”

瀚雄很听劝,面带歉意道:“你已经斩开道路成功,想上主峰随时便能去。以你的四境九转圆满修为,也是能完成任务的,这几个月就辛苦你了!”

接下来的这段时间,瀚雄便每日修炼开山劲,第一步便是于定坐运转气机、感应形神中的劲力,这对一名修士而言很容易掌握。真正难受的是手持斧凿去运用并锻炼这种劲力,这是苦功夫,就像一个人明明已经学会了飞,却让他坚持锻炼用脚走路。

瀚雄每天开采不了多少石料,但看见虎娃出手便放心了,虎娃开采的石料足够完成他们三个的任务。真正令瀚雄惊讶的,并不是虎娃的修为法力有多么强大,而是虎娃根本没动用其他的神通法术,就是在运用武丁功。

虎娃手中的斧子劈出去,劲力化为斧刃上的锋芒透入石壁,顺着手腕转动,能将坚韧的山岩切削成各种形状。二长老特意让虎娃来吃苦头,也知道他指望不上瀚雄或汪汪。但这一点都没有难倒虎娃,想当初他在离开路村之前,以开山斧劈出百丈山路,每天干得活可比现在更辛苦。

虎娃对小俊曾说过什么,瀚雄当然也清楚,他若想登上主峰,也必须用自己的方式寻找到相应的心境,就像一名刚刚上山的杂役弟子,不要凭借曾经的身份和修为,就踏踏实实的从头修炼开山劲。

虎娃对瀚雄的性情很欣赏,此人看似很憨直却并不笨,而且做事情既热情又扎实。

而瀚雄对虎娃就不仅是欣赏了,敬佩与感激之情已难以形容。他觉得很不好意思,每天自己完成不了多少任务,却让虎娃一个人几乎干了三个人的活。将来若有机会,他一定要好好报答与感谢这位小路先生,如今在武夫丘上对虎娃亦是言听计从。

至于盘瓠,这条狗虽然一块石料都没开出来,但成天也没闲着。它正在凝炼妖丹的过程中,可模拟运转形神中的劲力、修炼开山劲的入门功夫。盘瓠每天亦会定坐行功,然后跑到僻静的山林中活蹦乱跳舒展筋骨。

妖物之原身往往比修士之人身更强悍,盘瓠显然将之当成了一种锻炼原身的方式,它也不需要像瀚雄那样时常以灵药浸泡全身,太昊遗迹中的那些不死神药它从小也没少吃。

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,武夫丘上开始下雪了。这三名杂役弟子每天大老远跑到砍柴峰的半山腰采石,将品质最好的石料背上磨剑峰交给阿根师叔。虎娃还用坚韧的藤条编了两个小筐,正好可以搭在盘瓠的背上,有些较小的石料便可以让这条狗驮着。

他们在山路上踏雪来回,每日于磨剑峰和砍柴峰之间的吊桥穿过,其他弟子见了皆啧啧称奇,有人甚至看着盘瓠暗暗叹息——明明是一条狗,怎么跑来当牛做马了?

二长老也在暗中关注他们的情况,他只是想让这几人吃吃苦头,倒不是真想折磨他们。可是没过多久,这位二长老鼻子差点都被气歪了,却又无可奈何。

二长老以为自己叮嘱四长老安排的那些杂役活很重,就算虎娃是一名四境修士也不容易完成,先让这小子知道天高地厚。不料虎娃根本没动用四境神通,只使用武丁功的劲力,半个月刚过,便把整个月的任务都完成了。

更气人的是,虎娃采出的全是石壳料,竟然连一枚武夫美石都没找到!

有没有采出武夫美石倒不重要,武夫丘也不缺这种天材地宝。但虎娃每日凿削岩层,样子并不像是在开釆石矿,他只是将碰到石壳顺手给采了出来,就这样还能提前完成任务!

他这是在干什么?小孩子喜欢捏泥巴玩,难道这孩子人大了、本事也大了,爱好就变成了劈山石?半个月后二长老才突然反应过来,原来虎娃想在那里开凿一处修炼静室!

静室还没有开凿完毕,但三名弟子这个月的任务已经完成了。其实武夫丘上并不缺各种上佳的石料,仅虎娃所见,阿根师叔所掌管的库房里各种石料堆得如小山一般,有些已是几十年前开采的,到现在还没用完呢,根本不需要再派弟子刻意发掘。

但采石是一种运用开山劲的方式,之所以派给他们这种活,也是二长老想出口气。现在这口气没出成,二长老也只得作罢。堂堂武夫丘掌管主峰事务的二长老,又怎会故意去刁难几名杂役弟子呢?

半个月后,虎娃仍在继续开凿,先抓紧时间将山中的修炼静室弄好了再说。顺手采出的石料则暂且堆在一旁,就当提前完成下个月的任务了。而瀚雄和盘瓠依然用各自的方式修炼着开山劲,已然掌握了诀窍。

其实以他们的修为,只要肯真正地下苦功,练成开山劲并不难,比普通人要容易得多!

这天两人一狗在磨剑峰的饭堂中很开心地吃了一顿肉,冒着鹅毛大雪,又回到平日所住的大屋里。虽然舍长大俊并未规定什么日子大家必须聚齐,但在吃肉的这天晚上,所有人都聚在屋中谈笑交流,已是约定俗成的习惯。

大家对瀚雄与虎娃能提前这么多天完成本月任务都很佩服,不愧是已有神通在身的修士!虎娃只是笑笑,并没有解释什么,瀚雄更没有多说。这时却有一人问道:“瀚雄啊,我们听说你在红锦城中得到了一件神器之胚,是小路师弟指点你买的,能不能拿出来让大家见识一番?”

瀚雄微微一怔,他可没有提过这件事,而虎娃应该也不会多嘴。他们这才想起那天一同登上武夫丘的不仅有小洒姑娘,还有另外三名来自巴原各地的散修。那几人也曾与武夫丘弟子接触交流,想必会提及在路上的这番奇遇。

既然有师兄已经开了口,瀚雄便打开柜子将那柄璞石剑胚取了出来。众人传看玩赏一番,又细细询问了其神妙之处,纷纷赞不绝口,皆露出极羡慕的神色。

第二天再去山中练功时,瀚雄将那柄剑胚用一块厚厚的毡布包着背在了身后。背剑而行在这里是正传弟子的标志,瀚雄这名杂役袋子背着一柄剑而且还包着毡布,看上去未免有些不伦不类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