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57章、武夫丘上的快乐生活(上)

现在大家明白了,为何小四长老要亲自到场。假如只是由大俊这个舍长分派任务,其他人一定会追问究竟,甚至会帮瀚雄等人找到阿根师叔那里去理论。但小四长老已现场发话,别人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了。

但大家仍很纳闷,不禁在心中嘀咕——这新来的两人一狗到底是得罪谁了?

小四长老也看出大家有想法了,清了清嗓子道:“你们是不是觉得他们每天干的活太重、太多了?小路与瀚雄上山之前便已有神通修为在身,当然可以完成更多的事情,这样也能让他们更用功地修炼!至于汪汪嘛,既然是小路带来的,就应让小路平时多关照。”

狗怎么会采矿呢?那么虎娃必须一个人完成双份的任务才行!就算他是一名有神通的修士,这也很难啊。小四长老还特意说了,他们这三名杂役弟子所领的任务需要合力,不论是谁干的,反正最终一起算。如果总量没完成,就算三个人都没完成。

瀚雄也就罢了,这摆明了是把盘瓠那一份任务也算到了虎娃头上。询问之下,很多人才清楚虎娃的修为已有四境九转,比山中很多正传弟子都高,难怪小四长老布置的任务会这么狠。他这样一名修士,跑到武夫丘上凑什么热闹做杂役呢,大概尊长们也是有想法的。

众人看着虎娃不禁都露出同情的神色,待小四长老和阿根师叔走后,又纷纷上前拍着肩膀鼓励了一番。

只有布置任务的小四长老心里明白,这是二长老特意关照的,要给新来的小路一点教训。二长老还强调,宗主很看重这个年轻人,所以更要想办法让他多接受磨砺,将来才能成就大器!

小四长老分派了任务,也没忘记另一件正事,便是传授开山劲。每位杂役弟子入门后首先都要学习开山劲的修炼之法,通常是由舍长传教。而虎娃等三名杂役弟子却万分荣幸,竟得到了小四长老的亲传。

小四长老一句话都没说,直接在他们的元神中各印入一道神念心印。从开山劲的入门功夫直至武丁功的极致之境,诸般秘诀心得以及注意事项皆包含其中。他们本就有修为在身,于元神定境中自可慢慢解悟。

这可是武夫丘上的正宗传承啊,远比路村世代相传的开山劲功夫更详尽。诸般关窍讲解得极为透彻,不仅包括修炼之法,还包括各种运劲的秘诀。在别处就算能练成开山劲,也绝不可能学到这么多。

小四长老亦未厚此薄彼,给盘瓠也留下了同样的神念心印。假如是一条普通的狗,怎能解读这样的神念信息呢?如此复杂的东西印入脑海甚至会引起神智混乱。但汪汪显然不是一条普通的狗,且小四长老留下的神印是武夫丘历代传承的,若是解读不了,亦不会骤然涌现于脑海,而是练到哪一步便可解读下一步的内容。

其实这种传承手段对盘瓠来说是最合适的,假如以神念都教不了,他人又如何对一条狗讲解清楚呢?至于盘瓠能否练成开山劲,那就是这条狗自己的事情了,反正小四长老只管教。

尽管虎娃已不需要从头去习练开山劲,但得到这样的神念心印传授亦获益良多,至少他对于开山劲的修炼以及运用方式,有了更深更透彻的理解,再施展时亦威力大增。

当天晚饭后,瀚雄便定坐于床榻上,凝神思悟小四长老所传的神印,既然已来到武夫丘为杂役弟子,他当然也要修炼开山劲这门功夫,若能成功登上主峰是最好不过。而盘瓠亦人模狗样地端坐在自己的床榻上,似是在学瀚雄的样子,但闭着狗眼神情却极为认真庄重。

大家看着盘瓠的样子都想笑,但也都很自觉地没有笑出声,不想惊扰了新来的师弟。第二天一大早,大俊就领着三名小师弟去了砍柴峰,沿着一条蜿蜒的小道向下穿过茂密的山林,来到了一片怪石嶙峋的陡峭石坡旁。

武夫丘中除了已开辟未田地与房舍之处,基本还保持着原始的面貌,很多古树至少已生长了上千年。穿越密林的时候,盘瓠冲出去扑住了一只肥嘟嘟的鸟,其羽毛纯白中带着小黑点,样子有点像老母鸡。

据大俊介绍,这是高崖上的雪鸡,滋味十分鲜美,洗剥干净烤起来滋滋冒油,假如弄口锅炖熟再放点盐,那香气能飘出很远,味道就更好了。偌大的武夫丘整整五座高峰,只生活了三百余人,连个较大规模的村寨都比不上,山林中有的是各种禽兽,也有很多药田。

这里药田并不是单独成片开辟的,就是将当地特产的灵药播种在最合适的野生环境里,采摘时不仅需要寻找,而且要攀援绝壁高峰、行至野林深处。

而这里毕竟是经营了五百年的宗门道场,虽然保留了原始的山林地貎,但并无大型凶兽出没。至于一些普通的所谓猛兽,在武夫丘弟子眼中也算不得凶猛。

几人拎着雪鸡来到溪流边,虎娃现场抟土以法力炼制了一口陶锅,以块石垒灶生火煮鸡。众人对虎娃的神技赞叹不已,但虎娃本人倒不是为了卖弄,就是为了能炖一锅雪鸡汤。当雪鸡快煮熟的时候,金澄澄的油花带着热气翻滚,诱人的香味飘出很远。香气引来了一只狐狸在树丛中探出脑袋观望,它发现几人后扭头就跑了。

大俊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包,取出一把盐撒进了汤里,又走进林中顺手摘回了一些野蔬同煮。瀚雄惊讶道:“师兄,你怎么随身还带着盐呢?”

大俊得意地说道:“到山中来干活,时常都能顺手打一些野味解馋,今天忘记带锅了,还还小路师弟现场炼制了一口。这山里有种冷麻椒,平时摘一些干透的,碾碎了撒在烤肉上最合适调味。还有一种寒树皮,炖肉汤入味最香……你们有汪汪师弟在身边,平时可就有口福啦!”

大俊介绍了半天,在武夫丘中如何就地取材烹制各种野味,他已经看出来盘瓠是一头优秀的猎犬,因此夸虎娃和瀚雄有口福。这番话听得大家都快流口水了,恰好雪鸡也炖熟了,赶紧吃!

一头雪鸡就算再肥,也不够三条汉子加一条馋狗吃的。连肉带汤全部吃完,咂着嘴感觉意犹未尽,盘瓠还想再去抓一只来,却被虎娃所喝止。他们不是来野餐的,该办正经事了。

就在泉流边不远,有一片灌木与野藤丛生的山壁,裸露着很多嶙峋的怪石,呈现出很深的斑驳颜色,表面隐约带着某种金属光泽。这是一条武夫石矿脉,比虎娃在山外曾看见的那条矿脉规模大多了,但并没有经过大规模的采掘。

武夫丘历代弟子也曾在这里采取武夫石,所留下的痕迹却不太明显,不注意几乎看不出来。这种情况也完全正常,以武夫丘如今之强盛,山中也只生活了三百多人,且并非所有人天天都跑到这一个地方来采武夫石。所以他们留下的采石痕迹对岩层的影响,甚至还比不上天然的风雪侵蚀。

大俊又讲了一番采取武夫石的规矩,无非是不要随意毁山林,要沿矿脉地势动手,不要触动山体引发岩崩。最重要一条,只选一片地方采石,不可四处乱凿。

四处寻找最易开采的石料,当然完成任务更轻松。可是武夫丘让弟子采石的目的,也是在这个过程中锻炼开山劲的运用,所以才有这样的规矩。

采石所需的斧、凿、锤等用具,就堆在山壁间的一座小石龛内,皆是上品宝器,只要力气足够,便能以之凿劈那坚硬的岩层。等所有事情都交待完毕,大俊最后小声道:“武夫丘也没有禁止同门之间互相帮助完成任务,你们刚来的就干这么粗重的活,恐有些难。假如快到日子,眼看还是完不成任务,你们就悄悄和我说一声,我找几个师兄弟一起来帮忙。但是这种事情,还是不要让尊长知道的好,否则太过明显也会遭至责罚。每次嘛,就让汪汪师弟抓些野味回来犒劳大家,只要熬过了头几个月的难关就好。”

虎娃却笑着说道:“多谢师兄关心,帮忙就不必了,既然是四长老亲自分派的任务,我们也一定会用心完成……假如实在有困难,届时再开口不迟。”

大俊又叮嘱了几句,比如修炼开山劲遇到什么问题可随时向他请教,若修炼不当可能会造成身体损伤,也要及时告诉他,好请尊长施治。有些熬炼筋骨的灵药,可以到阿根师叔那里去领取。

大俊走后,瀚雄说道:“运气可真好!那天买剑胚时,卖剑老头所送的山货皆可入药,而且都是壮筋骨、辽损伤的,简直就是为修炼开山劲所准备。有些可制成药汤沐浴,另一些可以炼化内服。我是长龄门弟子,干这些很擅长,就不需要找阿根师叔帮忙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