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56章、我是谁(下)

虎娃笑道:“我先前不是办不到,只是没想到,而你需要用你自己的方式。其实最有效的办法,还是坚持修炼与运用武丁功,若御物法力耗尽,你便只能使用自身的劲力了,功到自然成。”

对虎娃而言,其实解决这个问题很简单,他只要想通了便能办到。他也算是路武丁的后人,得到过武夫大将军的嫡系传承。更要重的是,在他离开路村之前,曾手持开山斧硬生生地劈出百丈山路,早已将武丁功修炼到超出二境九转圆满的极致境界。

以他的修为法力,绝不可能每日连续施法那么长时间,到最后就无法再运用法力了,只能凭强健的体格与坚韧的意志,运转武丁功的劲力去劈开山石。少务没这么练过,世间其他的修士恐怕也不可能这么练,所以也就做不到。

少务又突然想起另一件事,追问道:“小路师弟,你已经劈开那千步长阶,为何没有登上主峰呢?”

虎娃露出孩子的笑容:“我又不是傻子!大俊师兄当年就是那么上去的,到了那边便要领受门规,也就不能告诉你这些了。于是我便一步都没往上走,赶紧跑回来对你说。我是天不亮去试的,当时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,所以尽量不想惊扰他人,悄悄把路劈开便回来了。”

少务由衷赞道:“小路师弟,你想的可真周道,我简直不知该怎么谢你好了!”

虎娃很大方地一摆手:“不必跟我客气,我都叫你师兄了,帮这点忙是应该的!我大老远跑来武夫丘找你,当然也希望你能完成心愿。可是完成心愿的前提,便是你要真正的在武夫丘上做一名杂役弟子。”

少务:“你既然已能劈开山路,打算什么时候去主峰啊?”

虎娃:“我不着急,想去随时能去。你也别着急,先安心修炼。到时候我们一起去,最好连瀚雄也能登上主峰。”

虎娃的确不着急,这一番由南向北横穿巴原,好不容易才来到一个安定的地方,暂时不必再四处漂泊。他在修炼中有很多感悟尚未完全参透,自悟的很多秘法手段也没有全然掌握纯熟,本就不必匆忙登上武夫丘主峰再去学剑术。

眼下对他来说最重要的,便是突破五境修为。山神曾提醒,破五境时将经历凶险考验,可能有各种阴邪之物趁机侵扰,不仅需要有人护法更要寻找安全之地。既然这样,仅仅依靠盘瓠护法恐怕是不够的,而世间哪里还能找到比武夫丘更安全的地方呢?

突破五境之后,他领悟的几套秘法也需要好好试练一番,比如得自駮马的天赋神通、采炼灵药的心得、借助五色神莲施法救治他人的手段,因偶遇蛇女齐罗而证入的妙空之境,都可以成为一种辅助或印证修炼的秘法传承。如何一一参透并融会贯通,这些也是虎娃想做的,武夫丘上是一个很好的修炼之地。

虎娃已将登上主峰的玄机告诉了少务,对少务而言知道了却未必能做到,就看接下来他如何去修炼。

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聊了很长时间,忽听少务惊呼道:“小路,这三柄石镰都是你刚才炼制的吗?”

虎娃:“是的呀,我反正是来帮你的,就顺手再帮个忙。你这个月要交出几把石镰?我看旁边已经放了两件宝具,就顺手又炼了三件。”

少务张大了嘴,看着虎娃半天没说出话来,良久之后才道:“佩服佩服!我这个月的任务是打造并炼制五件石镰,原本还差三件,你现在已经帮我全做完了!……我都没注意,你啥时候把我手里的石镰也拿过去炼化了?”

虎娃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:“我看你拿着东西在那里发愣,我正好制成了两件,就把你手里的那件拿过来给炼了,必看还可以吧?”

少务喘着气道:“请问你炼制的宝器石镰,其特性可保持多长时间啊?”

虎娃挠了挠后脑勺道:“边说话边炼器,这种材质也比较普通,其宝器之用,也就能保持百年左右吧……小俊师兄,武夫丘上有没有规矩,师兄弟之间不得帮助他人完成任务?”

方才说话之时,虎娃拿起地上的削凿工具将两件粗坯打磨成镰刀,又以法力炼化成宝器,顺手又将少务手里的另一件拿过去给炼好了。他这手于无意间自然地炼器功夫,已经让少务无话可说了。

少务虽是一名三境修士,但以他的身份,也不可能有太多的精力用在修炼上,根基并不如一般的修士更为精纯扎实,更别提与虎娃比了。况且虎娃的修为也比他高得多,少务也只有佩服的份!

听见虎娃问题,少务又解释道:“武夫丘上并无这等规矩,谁的人缘好又擅结交,自然能得到同门之助,若是有时实在完不成任务,偶尔找人帮忙也很正常。但正如师弟方才所说,这每日的杂役之活,看似随意分派,实有循序渐进的安排,皆与每人的修炼有关。若总是指望同门相助完成,实是耽误了最适合自己的修炼机会。武夫丘的尊长这么做,当然也是为了考验传人的心性以及品性,无论是肯下苦功的人还是明白道理的人,都会尽量坚持自己完成任务。若有余力再相助他人,当然更是一种锻炼。”

虎娃又笑了:“师兄说的不错,但是你从今天开始,遇事情便没必要再想这么多,眼光也不必这么高远。我方才只是随口一问,其实我帮不帮忙无所谓,你若想下苦功,自己再多打造几件石镰便是。”

少务方才的话有什么问题吗?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!但他说话的语气,却是以纵观武夫丘全局的角度去分析的。虎娃也认识了不少身居高位之人,站在什么位置便以什么样的眼光去看事物。他方才开口时仍是公子少务的心境,所以虎娃才会提醒一声。

少务随即明白过来,点头道:“多谢师弟提醒,从此刻起我便踏踏实实做武夫丘上的杂役弟子小俊,若功夫修炼的不到家,还请你多多指点。”

……

三天已过,仍逗留在武夫丘上的各宗门修士要全部下山了。瀚雄依依不舍地将小洒姑娘一直送到了山脚下,虎娃、小俊、盘瓠、大俊也跟着去送行了。下山走的当然不再是登径峰上的登天径,武夫丘各座山峰上早已开凿了更方便的山道,平日同道拜山走的便是这些路,登天径只在每年开启那么一次。

回来的路上,大俊一个劲地夸小洒姑娘长得漂亮、人才也为极出色,瀚雄听着只是嘿嘿直乐。盘瓠跟在后面却是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,记得在登上武夫丘之前,众人提到那蛇女齐罗时,它也是这副表情。虎娃却清楚,假如说的是少苗,这条狗的反应便不一样了。

武夫丘上的杂役生活便正式开始了,小路、瀚雄、汪汪等三名杂役弟子今天也将领到每个月要完成的任务。令人惊讶的是,刚送走小洒回到磨剑峰上,他们便看见阿根师叔与小四长老站在院中。

大俊赶紧领众人上前行礼,并问道:“四长老,您怎么到这儿来了?”大家私下里称呼四长老为小四长老,但晚辈当面还是不敢加这个“小”字的。

小四长老瞄了大俊身后的虎娃等人一眼,神情有些高深地说道:“当然是为磨剑峰新来的三名杂役弟子分派任务。”

大俊诧异道:“他们不过是刚上山的,有什么样的任务,需要您老人家亲自来指派?”

小四长老不动声色道:“这三位虽然今年刚上山的,但都很有特点,也极为出色,我便直接把他们派到了磨剑峰。他们每月的任务也当然与他人不同,所以我要来亲自交待一番。”

虎娃和瀚雄赶紧躬身道:“多谢四长老看重,晚辈愧不敢当!”就连盘瓠也是直着身子站在那里,低下狗头以前爪做行礼状。

小四长老差点被盘瓠逗乐了,却仍然板着脸尽量以威严的语气说道:“你们还有什么不敢的?刚上山能耐就大得很!……不说这些了,接下来这几个月要干啥,都听好了。”

一般分派弟子所事杂役这种事情,在磨剑峰都是由阿根师叔交待给大俊这样的舍长,再由舍长转达给同屋的弟子,没想到竟惊动了小四长老前来。磨剑峰上众弟子也都围到了这个院中,想知道小四长老给新来的三名师弟什么任务?结果又令众人皆吃了一惊。

小路、瀚雄、汪汪三个,每天要到砍柴峰去开采武夫石。将质地最好的整块石壳背上山送到磨剑峰阿根师叔这边,假如采出了武夫美石,则送到生火峰主事的火伯那边。

众杂役弟子虽分住四峰,但每天干活的地点未必就在所住的山峰上。武夫丘自古就是盛产武夫美石之地,但寻常人难以攀登且早就成为了宗门道场,开采的规模一直都不大。最好的武夫美石产于主峰,主峰上很多修炼洞府就是当年采矿之后留下的。

众杂役弟子上不得主峰,另一个重要的采矿地点便是砍柴峰的半山腰,也不像民间采矿那样大规模挖掘,而要每人挑选一个地方重点采取。在山中采石,还得将那些沉重的石料背上来,这当然是非常繁重的劳作。

而且小路等三名杂役弟子每月须完成的定量,比磨剑峰上很多已入门三年的师兄还多。按以往约定俗成的惯例,这些都是已经将武丁功炼至相当于二境九转圆满境界,才会被分派的杂役活,以期进一步的突破功力的极致。

刚上山的杂役弟子,大多都住在登径峰,平日负责下山采办各种物资、照顾田地作物等相对轻松的活计,怎么一上来就让他们干这些呢?何况小路与瀚雄已是修士,想必在上山之前,则更不可能成天只干这等最粗重的苦力活了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