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55章、二长老受惊了(下)

虎娃等人在长索边研究不出个所以然,又回到了小路口的山石旁。瀚雄伸手试了试那柄石中剑,他无论如何都拔不出来,看样子只有练成武丁功才行。小洒也试了一下,她当然更不行。盘瓠见状也跳上石头想去拔剑,御物之法不好用,它就只能用嘴去叼剑柄了,却被虎娃及时喝止。

虎娃带了一条狗上山成了汪汪师弟,这已经够过分了,再让这条狗去啃武夫神剑,也未免太放肆了。就在这时又听见三声鼓响,磨剑峰上的饭堂开早饭了。虎娃对小俊道:“拔剑登峰另有玄机,我们先吃完饭再说吧。”

小俊长叹道:“小路师弟在上山之前便已练成了武丁功,且修为境界比我高得多,却仍然无法成功。看来想登上武夫丘主峰,别派修士的确难如登天啊!”

瀚雄却说道:“你也别着急,可能是功力还不够,反正还有时间,我们以后再接着试呗!……小洒姑娘,你等我去弄点吃的来,今天再陪你玩赏别的山峰。”

小洒很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瀚雄大哥自去吃饭吧,我已有四境修为,正可辟谷修炼几日……你先去,别饿着了,我还在昨日那桥头等你。”

吃完早饭,瀚雄又跑去陪小洒了,杂役弟子刚上山有三天休息时间不必做别的事情,主要是熟悉和了解武夫丘上的环境以及各种规矩,而瀚雄恰好可以陪着小洒在各座山峰上乱逛。少务每天还有杂役的活要干,虎娃便一个人又来到了插着长剑的小路口。

这里并无别派宗门的修士徘徊,大家上山后都看见这石中剑了,但曾得到告诫,非山中弟子不可触碰,唯一真伸手去摸了的恐怕只有小洒姑娘。虎娃这次没有拔剑,径直举步走过了小路来到高崖边,他回头看着身后凝聚不散的云雾,似乎明白了些什么,也想起自己已好久没有习练过开山劲了。

开山劲这门功夫,要坚持不懈才能练成。但若练成之后很长时间不再去练的话,功力也会退失,这与人平日锻炼身体是一个道理。开山劲可以使人获得超乎寻常的强大力量,达到武丁功境界后,还可以改善人的体魄,而这种改善则是永久性的,但也要坚持练习那套行功之法。

比如白溪村中的老者田逍,年轻时曾练成了开山劲,不仅每日坚持劳作,也会习练一段开山劲,到了七十多岁仍可上阵杀敌,虽功力毕竟是不如巅峰之时,但体魄仍比一般人强壮得多。田逍最后还因过度使用劲力而受了内伤,若不是虎娃恰好在村中,这老汉就危险了。

但对于虎娃这种修士而言,通常却没有这种问题,开山劲不过相当于二境修为,就算把功力练到极致,也不过是二境九转圆满。但其功力好似是没有尽头的,仿佛可以无穷无尽的习练下去,但这门功法本身却无三境之神通,顶多修成可隔空发力之劲。

只要虎娃有三境以上修为,且他还在修炼之中,二境的根基当然仍在,武丁功的劲力始终保持在二境九转的巅峰状态,所以也不必特意再去练了。但今天的经历使虎娃很困惑,拔剑没有问题,不拔剑亦能穿过那云雾,那么玄妙只在于怎样去挥剑斩开云雾了。

照理说,虎娃不应该上不了武夫丘主峰,他修炼的开山劲是路村的祖先路武丁传下来的,而路武丁当年便是跟随武夫大将军本人所学啊!虎娃沉吟良久,又转身上山了,找了一个僻静无人之处,定坐运转元气化为劲力,这便是习练开山劲的定功。半日之后他又站起身,又运转劲力活动躯体,重新试炼武丁功之劲。

……

少务今天干了一番杂活,又在山中练了半天功夫,回到屋中时没看见虎娃,虎娃也没去吃晚饭。只有盘瓠自己端着盆去了饭堂,但吃完饭后这条狗也跑没影了。

第三天少务吃完早饭,瀚雄打了声招呼又去找小洒姑娘了。少务苦笑着叹了一口气走向了磨剑峰高处,崖壁间有一个很宽大的石龛,石龛中堆放着开采来的武夫石壳,他每天的杂役就是将这些武夫石壳制成各种器物,有刀有剑,甚至还有诸如各种农具之类的寻常用品。

大概没有人能想到,贵为巴室国的储君,每天就干着山中石匠的活。武夫石壳非常坚韧,就算有特殊的工具,想把它加工成特定的形状也很不容易,必须有过人的劲力,而山中杂役弟子所使用的便是开山劲,而且还要掌握发力的技巧,否则一不小心就凿坏了,又得重新再来。

少务今天打造的是一把镰刀,并不是什么很华贵的法宝,看上去就是普通农夫收割作物时所用的石镰。但他是一名三境九转修士,所以领受的任务有更高的要求,不仅要把石镰给凿出形状、磨出刃口,还要以法力炼制成宝具,使之同时兼有金属器物的某些特性。

这种宝具当然比普通的武夫石壳用具好用并耐久,根据炼制者功力深浅以及所耗心血,所炼成的特性可以保持几年到几十年不等,最终还会重新恢复为普通的武夫石壳用具。共工为人炼制这样的器具,会将这些情况都说清楚。

少务不仅在做石匠,同时也等于在干那些普通的城廓共工们最常干的活,却比一般的共工要辛苦得多。他的任务要求,这些宝器石镰的特性要能维持十年以上。

少务这个月的任务是要打造五件宝器石镰,也就是说每吃两顿肉便得制成一件,最近他心里有事,不小心已经弄坏了好几柄,如今眼看已过去了大半个月,只制成了两柄。看来不能再操心太多别的事了,否则这个月的任务便完不成。

少务刚刚坐下来便听见身后传来一声狗叫,回头一看,虎娃领着盘瓠走了过来。他站起身道:“小路师弟,你怎么找到我这儿来了,有事吗?”

虎娃的神色很兴奋:“我和别的师兄打听了,知道你在这里干活呢。当然是有事找你,我知道怎么才能踏过那长索登上主峰了!……天还没亮的时候,我又去试了一下,你猜斩开云雾之后有什么变化?”

少务惊喜道:“什么变化?”

虎娃:“走过去看见的并不是一道长索,云雾里出现了一条千步阶梯,那是一种阵法变化!”

少务惊叫道:“你成功了!是怎么成功的?”

……

天还没亮的时候,武夫丘的主峰上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,先将那位二长老给吓了一跳,赶紧提剑就从窗户里飞了出去。然后他又哈哈大笑,等过了一会儿,二长老居然在那跺着脚直跳,嘴里嘟嘟囔囔不知在骂谁。

主峰上众弟子随后赶至,纷纷询问二长老是怎么了?二长老却恢复了尊长尊严的姿态,摆了摆手又说没事了,让大家都该干啥就干啥去。

这都是虎娃搞出来的事情,他在山中习练武丁功一天一夜,忽然有所体悟,于是便下山拔出了石中剑。他挥出了一道剑光,手中神剑一化为剑光向前飞去,而云雾被斩开竟出现了一道门户。他走进门户之后,眼前所见并非高崖边的悬索,而是一道通往主峰上方的千步长阶。

虎娃炼制、拥有、使用过很多神器,他迈入门户看见长阶,便能感应出很多玄妙。这长阶是那神剑于阵法中所化,外人是看不出端倪的。虎娃心中大喜,便想将此最新发现告诉少务,居然掉头就走了。

在主峰上负责接引踏索登峰成功的弟子者,便是二长老。按照自古以来的规矩,这位接引长老将勉励那名弟子一番,并讲解一番武夫丘锁山剑阵的玄妙,解答这位晚辈心中的一些困惑,然后宣布主峰上的门规,要求登上主峰者立誓遵守。这是一整套仪式。

可是自古以来,也没哪个家伙会挑天不亮的时候来拔剑登峰啊!杂役弟子觉得自己修炼得差不多了,都会告诉舍长师兄自己想试试,通常还有同门在一旁观摩见证;而主峰上的尊长也是知情的,早就做好了准备。假如这名杂役弟子未能成功的话,大家还会勉励一番,这种事情都发生在白天。

少务第一次拔剑尝试之时,便是这种场面,后来他又在各座山峰上都试了一遍皆未能成功。而像昨天那种事情,已近乎于胡闹了,虎娃拔出石中剑便惊动了二长老,带着山上的一伙弟子跑到对面等着看,结果只是看了一场热闹。

但虎娃不了解这些啊,他还没来得及打听太多呢,重温武丁功的修炼忽有所悟,便跑来拔剑斩路。

二长老正在定坐,突然被惊扰,当时吓了一跳,因为他也从未遇到过这种事。二长老穿窗而出随即就飞到了崖边,发现原来是虎娃成功了。二长老又哈哈大笑,已经摆出了一副器宇轩昂的高人派头,准备来上一套神圣而庄严的接引仪式了。

但接下来的场面却差点没让二长老吐血,神剑已化为了千步长阶,虎娃却没有走上来,居然掉头就跑掉了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