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55章、二长老受惊了(上)

山有柄,便为此剑之柄,虎娃本人站在山上,又怎能将整座磨剑峰提起来?就算他力能提山,剑还是没拔出来啊!他凝神感应了一会儿,不再用御物之功,又以御器之法去操控这柄剑。因为他已经在怀疑,此剑便是传说中的武夫神剑之一,却像这样随意插在路边的石头上。

果然是神器,虎娃有所感应,但此神器并非与他形神一体,而是与武夫丘整整五座巨峰浑然一体,根本不受他的御器之法控制。虎娃叹了一口气,最终不再动神通法力,运转武丁功的劲力,透体而出灌注剑中,这柄神剑便应手而出。

虎娃持剑在手,低头再看方才那山石,上面竟无一丝曾被剑插入的痕迹。他此时已明白,这剑、这石,都是武夫丘锁山剑阵的一部分,其变化玄通尚非自己所能尽解。前方有云雾遮道,而云雾怎能被剑斩开,这岂不似抽刀断水般无用吗?

虎娃向前劈出了一剑,剑光斩出带着无形的法力将那云雾中央劈开了一条路。但这一剑也吓了他自己一跳,因为劈出的不仅是剑光,那柄神剑亦自行化为光华飞了出去,再一回头,它仍插在山石上,就像从未被人拔出来,而前方云雾已重新合拢。

虎娃也无法细究其中玄妙,索性举步穿过云雾便来到了一道高崖边,抬头只见一根碗口般的巨索通往对面的另一座高峰。那便是武夫丘的主峰,如一柄利刃拔地而起直插云霄,到了半山腰以上特别是接近峰顶的地方,云雾缭绕看不真切,而那根长索一直向上通往云端。

这时瀚雄他们也走到了崖边,虎娃诧异道:“你们怎么也过来了?”

瀚雄答道:“那云雾只能遮掩视线,又不能挡住人,想过来自然就能过来啊……哎呀,这样一根长索,怎么能踏得过去呢?”

虎娃微微一怔,他刚才也正在想这个问题。云雾是根本挡不住人的,为何要先拔出石中剑斩开云雾,再踏上长索呢?谁想上主峰便直接过来踏索不就得了!再看前方那根数百丈长的巨索,确实无法踏过去,别说以虎娃现在的修为。哪怕是一名五境高手来了,也只能干瞪眼。

世间自古就有擅走悬索者,并不需要什么神通修为,那只是一种杂耍功夫。但这根索却不一样,它并不是平的,而是弯曲着倾斜向上,越往高处角度便越陡,人不可能站在上面。如果是像耍绳技那样抓握攀援,这碗口粗的索恰好让人没法握得住。

巨索的一端就像从山崖内生根而出,虎娃还伸出一只脚试了试,其表面滑不溜丢、丝毫不着力,别说走,想像猴子那样爬都没法爬。巨索在山风中轻轻地摇晃着,而下方就是一眼望不见底的深渊。

对于有修为的高人而言,还有另一种办法过去,便是定住自身、御大块之形,如飘飞般顺着长索登临另一侧的高山。这种御形之术,通常只有五境以上的高手才能掌握,可虎娃刚刚突破四境时便有所体会。他也这么试了,但随即便发现这样也行不通。

以神识感应那根长索,它根本就是不存在的!对不存在的东西,谁又能施展什么神通法术呢?眼前就相当于是一片虚空啊!然而奇异的是,长索分明就在眼前,探出一只脚轻轻试一试,也是真真切切的。

想踏着这根长索到达对面山峰,哪怕世上最高明的杂耍艺人也办不到,就连御形神通也不好用,若想强行登临,恐怕走不了几步就得摔下去,结果必然是粉身碎骨。虎娃越来越纳闷了,此长索与那石中剑一样,显然也是武夫丘上锁山剑阵的一部分,这是一种极高明的阵法。就算将武丁功修炼到极致,也是不可能踏过长索的!

假如登上武夫丘学剑,必须要过这一关,那就不是在考验弟子了,而是想让弟子都摔死,断没有这种道理。虎娃百思不得其解,回头问道:“小俊师兄,你在山上的这几年,亦曾见过别人登过主峰。就你亲眼所见,他们是怎么踏过长索的、有没有人摔下去?”

小俊苦笑着答道:“我看见过好几次,包括大俊师兄那次。人家就是拔出石中剑斩开云雾过去的。我还曾特意跑到旁边高处了望,想看他们是怎么踏过长索的?结果长索上根本就见不着人。”

虎娃点了点头道:“我明白了,拔出石中剑斩开云雾是开启一种法阵,踏过长索应该另有玄机。大俊师兄受正传弟子门规所限,所以不便告诉你。”

小洒姑娘当然也对武夫丘上传说的长索很感兴趣,她并没有拔剑斩开云雾,如今也来到长索前了,站在那里研究了半天,发现想直接踏过去是不可能的。看远处长索另一端悬空的角度,其实应该是怎么爬上去才对!她歪着脑袋问道:“小俊师兄,这索就在眼前,你没想过别的办法吗?我倒是想到了一种法子!”

小洒想法很有创意,首先是在腰间系根绳子,然后在另一端结成绳圈套在长索上,这样就算不慎失足摔落,也会顺着长索滑回到崖边,不至于掉到下面摔死。另外再做一副特制的手套,设法套在手上抓握长索往上爬。

这个法子可能有用,若实在爬不过去就算了,反正挂在长索上滑回来便是。瀚雄忍不住竖起大姆指称赞小洒姑娘——她实在太聪慧了!

小俊却仍然苦笑道:“别说这种法子,比这更巧妙的办法我都想过。你所说的那种绳套,我都偷偷做出来了。但我研究过各山的四根长索,表面溜滑毫不着力,根本无法握着它往上爬,御物之功也全然无用。再说了,武夫丘是规矩是踏过长索,也没说带着绳套爬过长索呀。这些个主意也只能在心里想想,试都不好意思试,否则丢不起那个人呐!你们并没有拔出石中剑,也一样来到了长索边,小洒姑娘甚至并非山中杂役弟子,说明过索之法绝不是那么简单的。”

……

他们在这里研究长索,远方的武夫丘主峰之中,也有好几个人站在长索另一端连接的高崖上望着他们。居中是一位长者,相貌清癯,满头黑发银丝掺杂,斜背着一枝带鞘的古剑。剑这种武器,巴原上的贵族们有时也喜欢佩带,悬于腰间往往是一种轻巧的装饰。

但武夫丘弟子所背负的长剑,都是真正能在战场上砍杀的武器,不仅剑刃锋利、剑脊宽厚,入手也非常沉,挂在腰带上并不方便,所以都斜背在后面。而这位老者的剑,却显得非常轻便灵巧,看露在外面的剑柄以及剑鞘,纹饰古朴而华贵。

旁边有一名武夫丘弟子道:“二长老,小俊师弟带着两名新上山的杂役弟子又来研究这长索了。他们不知这四道巨索是锁山剑阵所化,是不可能直接走过来的。”

原来那位长者就是武夫丘上的二长老,他捻着胡须笑道:“那名叫小路的后生,已是一名四境修士,他上山之前也练成了武丁功,方才拔出了石中神剑,果然有点意思!”

另一名弟子说道:“他们上山之时皆有神通修为在身,就算习成武丁功,施展的手法也不一样,是不可能开启锁山剑阵的……咦,那女子并非武夫丘上的杂役弟子,怎么也跑来了,这不合规矩,要不要将她轰走?”

二长老却瞪了他一眼道:“宗主特意吩咐我,要关照新上山的那个后生小路,凡事尽量多行方便。人家不就是带了个姑娘、用脚尖碰了碰长索嘛!还能给你碰坏了不成?挺漂亮的姑娘家,好端端地轰人家干什么,万一给吓哭了怎么办?”

那名弟子低声道:“可巨索所在亦是武夫丘的禁地,外人不得涉足啊。”

二长老却仍然捻须笑道:“她又没有走上长索,算不得涉足。你们快看,她又蹲下身子用手去摸了,这下知道该有多滑溜了吧?嗯,这就更不算涉足了!……其实吧,这位姑娘也未必是外人,你们看她与我武夫丘杂役弟子的那个亲热劲,将来说不定就是自己人了!”

从磨剑峰这边望向主峰,云雾缥缈看不真切;但是从二长老那边居高临下望过来,视线却很清楚。在来到武夫丘之前,很难想象山中诸位执掌神剑的尊长是什么样子,在一般人看来,估计都是威严肃杀、不苟言笑的当世高人。

可是虎娃到了武夫丘,首先看见了小四长老,感觉却不是那么回事。而此时此刻他也绝对想不到,主峰上的二长老在晚辈弟子面前会那样说话。

照说带着小洒姑娘这样一个外人来琢磨长索,多少也是违反武夫丘规矩的。但宗主特意叮嘱过二长老要关照虎娃,所以那位二长老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

武夫丘的宗主,当然就是传说中的剑煞先生。仅仅是剑煞这个名号,便能让人倒吸一口凉气。此时的虎娃当然不可能清楚——剑煞前辈为何要关照他、而他又是何时被这位名震巴原的高人给盯上了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