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54章、少务的困境(下)

少务紧紧抓着虎娃的胳膊道:“真没想到父君派来的使者,竟是小路先生您!不知我父君可安好?我这些日子呆在武夫丘上,已是心急如焚、望眼欲穿……”说到最后,他的声音已忍不住有些哽咽。

虎娃拍了拍他的肩膀道:“请稍安,不要让他人见了起疑,且坐下慢慢说吧。”

这一夜并无他人回屋,虎娃可以从容地向少务讲述巴室国中的事情,就算左右无人,他也一直很小心,始终以神识拢住声息。待他说完之后,少务又垂泪行礼下拜道:“多谢您出手救治我父君、为他再延寿元!……父君可曾命我几时归国?”

虎娃答道:“国主说了,你在明年秋末之前回到国都即可,那么便可以在夏末出发,届时国主自有安排。至于他有怎样的安排,我亦不知,我此行的任务只是传话,现在你已心中有数了。”

少务:“多谢小路先生千里迢迢不辞劳苦来到武夫丘,为我传达父君消息。其实您只要登上山即可,也不必留下来做杂役弟子啊?”

虎娃摇了摇头道:“我来到武夫丘并非仅为了给你传信,自己也想见识一番这座传说中的神山以及这派修炼宗门,并在山中修炼一段时日……小俊师兄,你上山已有三年,为何迟迟未能登上武夫丘主峰啊?”

少务长叹道:“我自幼自视甚高,想当然地认为天下的事情,将来没什么是自己办不到的。二十多年来,也一直没遇到过什么真正的挫折。虽说登上武夫丘主峰这一关很难,但自古以来历年都有人成功,我当然认为只要肯下功夫,自己也可以办到。但来到这里之后,才知谈何容易……”

将开山劲中的武丁功修炼到极致,便能拔出那石中剑,斩开云雾、踏过长索登上武夫丘主峰。这些听上去虽然很难,但还不至于绝对无法做到。比如两年前,同样来自巴室国的大俊就做到了。可完成这种事情,也要看来者是什么人。

少务贵为巴室国公子,自幼不可能有过什么艰苦的生活经历,就算父君想刻意锻炼他,也不可能真正地历尽艰险。他成年后便在工师伯劳大人的亲自指引下,迈入初境得以修炼,并协助伯劳大人处置国事,得到国中众人的称赞,可谓巴室国的天之骄子。

后来他又到了军中,成为北刀氏大将军的副将,过了一段时间的军营生活。就在那时,身边的人都已看出来国君后廪属意于少务、将来想将君位传给他。少务在军中已是一名修士,突破了三境修为,但他并没有习练开山劲。

身为一国之储君,就算他做出与将士们同甘共苦的姿态,但谁又会每日鞭笞与号令他去练那种苦功夫?更何况根本没这个必要,少务已是一名修士,就算不是一名修士,又何必去练什么开山劲呢?

少务这样的成长经历,也给了他强大的自信,来到武夫丘之后,便自以为一定能练成。说实话,他已经很能吃苦了,三年来并没有被送下山就是证明。以其身份之尊贵,这简直是无法想象的。

因为少务心里憋着一口气,他要证明自己,同时也向举国之人证明父君的选择是对的,所以他才能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中坚持下来。他也用功苦练了,否则在武夫丘上还能干什么呢?一年后练成了开山劲,又用了一年修至武丁功之境,这已经相当了不起!

少务虽修成了武丁功,却迟迟登不上主峰。他也拔出了那石中剑、斩开了拦路的云雾,在四座山峰都试过了一遍,可就是无法踏过那长索。他曾问过大俊师兄这是怎么回事?大俊师兄则摇头告诉他,可能是拔剑斩开云雾的方式不对。至于怎样才是正确的方式,受武夫丘正传弟子的门规所限,大俊却不能说。

大俊很委婉的提醒过这位小师弟,这可能是他有修为在身的原因,而大俊本人在登上武夫丘主峰之前,并未迈入初境得以修炼。同时以少务的功力,可能也没有达到武丁功的极致。

这使少务陷入了困惑之中,难道已有修为在身者就无法过那一关吗?这也是武夫丘防止别派宗门弟子混进来的一种方式?他在武夫丘上已经呆了这么长时间,也放下了巴室国公子的身份,吃了那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苦头,却一直没有完成父君的嘱托。

少务身怀宏伟的抱负,希望将来有一天能恢复当年的巴国,重建开国之君盐兆以及武夫大将军的功业。可如今连一座武夫丘的主峰都上不去,又谈何宏图伟业呢?

胸中的远大理想且不谈,少务也不得不考虑眼前的现实问题。他离开国中已经三年了,虽然远离了一些不必要的纷争,但对很多状况也失去了掌控。父君让他上武夫丘、争取见到剑煞前辈本人,当然是大有深意,可他如果完不成,就等于白白浪费了继位前这最重要的三年时光。

他在武夫丘上还会考虑很多事情,每天干各种杂活,余下的时间不仅要练习开山劲,他本人亦需要修炼。说起来他如今与瀚雄可称一对难兄难弟,修为已是三境九转圆满,但就是迈入四境这个关口,亦迟迟无法突破。

去年接到消息,他的兄长、拜在凉风顶宗主圆灯先生门下的公子会良,修为已突破四境多日。少务心中也有些着急,他甚至隐约有种感觉,这三年来花了这么功夫,假如不能成功登上主峰,反而耽误了原先的修炼,更耽误了太多的事情。

待到国之后,他又如何向国人解释和交待这三年来的经历呢?就算他将来成为一国之君,这段失败的经历也会伴随着他一生,时常被人提起。少务难以接受这样的失败,尤其是付出了这么多,明明已经可以成功的失败。

虎娃听完这番话,也在心中感慨。世人都有各自不同的烦恼与困扰,比如公子少务,若不是因为他的身份,断不会有某些的想法。可正因为他是少务,才会不得不那么想。

虎娃沉吟道:“小俊师兄,你也不必如此叹息。能在武夫丘上为杂役三年,并非是此生的失败经历。至少据我所知,如今巴原上的各国公子,没有第二人能做到这一点。听你方才的语气,也是很佩服自己的,但没有完成最大的愿望,所以又对自己失望。你方才说已能拔出石中剑斩开云雾,却仍然踏不过长索,那又是怎么回事?难道已有修为在身之人,就踏不上武夫丘主峰吗?假如是这样,后廪国主又何苦让你来?一定是还有什么别的玄机没弄明白,待会儿我也去试试。”

少务惊讶道:“小路先生也想去试?那要练成武丁功才行!”

虎娃:“不瞒你说,我来到武夫丘之前就已练成了武丁功。”

少务跳了起来道:“那就快去试试,我这三年有好几次见到同门的师兄弟拔出石中剑登上了主峰,但他们谁也没遇到我这种情况。而他们同样也都没有修为在身,仅仅是练成了武丁功而已。小路先生的修为比我更高,看看会不会碰到同样的困境?”

虎娃:“小俊师兄就不要再称呼我为小路先生了,哪怕是私下说话,你也叫我小路师弟即可。”

少务点头道:“对对对,小路师弟,我们现在就去试试呗?天已经亮了!”

两人说了一夜的话,不觉已天色微明,他们并肩走出了一屋子招呼了盘瓠一声,一起来到山峰的北侧。磨剑峰在武夫丘的南端,恰好正对着广袤的蛮荒,与主峰相连的长索当然是在北面。两人在黎明的雾霭中没走出多远,便听见小洒姑娘惊喜的声音喊道:“小路先生!”

只见瀚雄与小洒并肩走来,瀚雄肩上扛着被褥,上面还沾着不少草叶,而小洒身披的便是瀚雄的厚裘衣。这高原上的夜间确实不是一般的冷,寒风吹过如刀刮一般,他们定是找了个避风的地方,点篝火夜谈去了。

两人是从山下钻上来的,武夫丘绕着峰顶的居所以及更高的地方,这几天外来的各宗门修士不得涉足,但是环山道路以下更低的山中,大家皆可随意活动。瀚雄上前又介绍了一番小俊,当然没说他是公子少务,只称是同屋住的师兄,在武夫丘上已修炼了三年。

听说虎娃要去试那石中剑,小洒也大感兴趣地要去开眼界,瀚雄则一路小跑先把被褥送回了屋。通往长索所在有一条小道,路口的山石上插着一柄剑,前方终年凝聚的云雾不散。四人一狗来到这块山石前,虎娃伸手握住了剑柄,暗运御物之功想试着将之拔出来。

三境修士的御物之功,可比普通人的手劲要大得多,它相当于延伸出体外的无形之手,操控什么东西都非常稳而且更容易发力。但虎娃却发现此剑无法撼动,它不仅与山石一体,恍然间甚至与整座山峰一体,就似磨剑峰之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