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54章、少务的困境(上)

饭堂内放着不少张粗木打造的矮桌,每张矮桌旁都有十个树桩做的木头墩子,住在同一间大屋中的人则围着同一张桌子吃饭,面前放着各自的饭盆。只见盘瓠也蹲坐在木墩上,用两只前爪扒住桌沿,整张狗脸几乎都伸到了饭盆里,吭哧吭哧地啃肉骨头,吃得别提多香了!

众武夫丘弟子以前可能也没见过等场面,望着盘瓠皆面面相觑,有人甚至忘了吃自己的东西。这时小四长老已经安顿好登径峰那边的事情,又带着两名背负长剑的随行弟子巡视各峰的情况,走进饭堂喝道:“看什么看,你们难道没有见过相貌出奇的师弟吗?快吃自己的饭!”

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吃肉,场面可真够奢侈的,据大俊私下介绍,今天这顿肉给的特别多。武夫丘上有三百余人,每三天大家都能吃一顿肉,这也是很令人惊讶的。但武夫丘拥有整整五座高峰,山中也有丛林野兽,众弟子还开辟了田地、种植作物饲养家畜,生活供养完全能自足。这里最不缺的就是壮劳力,且大家身怀各种技艺。

诱人的肉香飘荡在山峰上,大老远闻道就令人想流口水。吃东西的时候,虎娃发现有人悄悄把自己的面饼和带肉的骨头往怀里揣,有不少人还事先准备了一种晒干的树叶。这树叶是山中所产,很大,质地有点像莲叶,不渗水也不渗油,正适合用来包肉。

瀚雄的问大俊道:“师兄,他们在干什么?还连吃带拿啊!”

大俊小声笑道:“武夫丘上的饭堂,可以敞开了吃饱,众弟子食量都很大,但平时只能在这里吃却不能往外拿,否则会受处罚。但今天是冬至,日子很特殊,各宗门不少同道上山了,武夫丘又不接待他们,正是大家结交会友的会机会。拿些饼和肉出去,有的私下连酒都准备好了,晚上找个地方邀集三五同修,点堆篝火正可畅谈。”

原来是这么回事啊,难怪今天的肉给得特别多。说着话,大俊也在怀中摸出一摞子干树叶,原来他也准备包东西带出去。瀚雄凑过去道:“师兄,也借我几张呗?”

大俊纳闷道:“你是今天刚上山的,干嘛也要凑这个热闹,想去结交谁呀?”

瀚雄憨笑道:“不是去结交谁,我是与人同行来到武夫丘,同来还有一位姑娘,总不能让姑娘家半夜在这高山上受冻挨饿吧?我也带点吃的出去,夜里点堆篝火,在这传说中的巴原神山之上,好好畅谈一番。”

大俊瞪大眼睛道:“小师弟,你可真有两下子!在来武夫丘的路上就已经搭上某位宗门的女修了。究竟是什么样的姑娘家,能否介绍给师兄我认识认识?”

瀚雄赶紧摇头道:“这就不必烦劳师兄您操心了,您还是忙别的事情去吧。”

小俊在一旁笑道:“大俊师兄与很多师兄一样,平日声称在武夫丘上最幸福的事情,就是能够住在生火峰上,每日能与众位女师兄与女师弟们一起吃饭。”

大俊瞪他道:“你可别胡说!师兄我之所以有那种想法,是因为生火峰弟子平日为宗门所作的贡献最大,我当然也想为宗门多作贡献!”

磨剑峰上的弟子,几乎清一色都是体格健壮的汉子,他们平日从事各种劳作,还要修炼开山劲这样的功夫,食量当然很惊人。而今天这顿晚饭,估计大部分人都没怎么吃饱,因为饼和肉大多都被揣起来带走了。每年自冬至始的三天,也相当于武夫丘上众弟子的节日。

吃完饭回各自的住所,太阳已经落山,但高山上的天色还没有完全暗下来。虎娃差不多是最后离开饭堂的,因为他要等盘瓠。而盘瓠把盆里所有的东西都吃干净了,连骨头都嚼碎咽了,很满意地打了好几个饱嗝。

当虎娃走出去的时候,依稀听见留在饭堂中的阿根师叔似是自言自语道:“每年一度与各派同道结交会友的日子,固然机会难得。但功夫未成的杂役弟子,最好就不要去凑热闹了,否则玩上三天、用功一旦松懈,又得从头练。”

……

瀚雄出去的也比较晚,见小俊吃完了他便跟着走了。见私下无人注意,他凑近了压低声音道:“小俊师兄,你怎么也在这里?”

就算左右无人听见,他说话仍然很小心,称呼少务为小俊。小俊答道:“我来到这里已有三年了,家中尊长也是知道的。我很关心此番上山的人带来了什么消息,不知你在巴室国中听说过什么?”

瀚雄则摇头道:“我对家父说,想行游历练一番,也到武夫丘上开开眼界。家父则告诉我,假如能留在山上做一年杂役弟子,那才是真的长本事了。假如家中有事的话,他会派人来通知我的。我离开长龄门已有大半年了,巴室国中并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。就算最近有,我也没听说啊。”

小俊不禁暗暗失望,他人在武夫丘上,其实一直在等着巴室国中的消息。父君后廪派的密使应该来了,按原先的约定,就混在今年这一批上山的人当中。密使将安排他返回巴室国,接下来他就该继位为新君了。

三年前他离开巴室国的时候,后廪的身体状况还属国中绝密,当时并无几人知晓,但少务绝对是清楚的。可是父君让他远离国都、甚至离开了巴室国,跑到武夫丘上为杂役弟子,还要求他尽量登上主峰见到剑煞前辈本人。可惜三年过去了,他却一直没能做到!

如今约定的日子已经到了,少务在武夫丘上无法再久留,就算没有完成愿望,但国事为重,他也不得不按照原计划归国。当他见到瀚雄的时候,以为瀚雄便是父君派来的使者,没想到瀚雄居然以杂役弟子的身份留了下来,更没想到他的判断错了。

小俊并没有多说什么,又问道:“瀚雄师弟,你干嘛走得这么快,着急干什么去啊?”

瀚雄:“刚才不是说了嘛,此番同行者中有一位姑娘家,我得去照顾照顾。”

小俊哼了一句:“重色轻友!”

瀚雄却大大咧咧地说道:“我瀚雄岂是重色轻友之人?那姑娘也是我的朋友,在山上陪照顾她也就是这两天,往后不是天天与你同吃同住吗?你有什么事情需要师弟帮忙的,尽管开口,我绝不推辞!”

这时虎娃领着盘瓠从后面赶过来道:“瀚雄啊,你别着急,小洒姑娘知道我们在磨剑峰上,一定会过来的。你若满山乱找可能会走岔了,在索桥那边等着就好。”

瀚雄:“这座山上一前一后有两条索桥,我在哪边等啊?”

虎娃:“我们是从砍柴峰那边过来的,她也看见了,真有心想找你的话,估计也会从那边过来的。”

瀚雄:“你要一起去吗?”

虎娃笑着摇头道:“我就不去了,照顾小洒姑娘、陪同她在武夫丘玩赏的重任,就交给你了。我先回屋歇会儿,顺便向小俊师兄请教一番武夫丘上的诸多事项。”

瀚雄很听劝,便跑到通往砍柴峰的桥头去等着小洒姑娘了,他不仅带着饼和肉,还带着件从行李里翻出来的厚裘衣,又把新领的被褥也给夹走了,说是晚上找个地方好铺着坐,否则山中寒气太重。

武夫丘的规矩很有意思,冬至这天上山凑热闹的各宗门修士,不得踏进众弟子的居所,以免打扰大家的修炼,武夫丘不管吃也不管住。但今天来到山上的八十余人,并非无人接待,武夫丘众弟子可自行招呼结交。

所以这几天山中会很热闹,这么大的山,有很多适合露营之地,大家三三两两聚在一起,在山岩下找一处避风的地方,点燃篝火畅谈各地的轶闻趣事、并交流切磋修炼心得。

小俊回到屋中时,其他人都走空了。他没去凑热闹是因为有心事,后廪的秘使应该就在山上,可是天黑后彼此也不好寻找。他打算明天在绕山的四座索桥上来回多转几圈,等待那秘使出现。不知父君的状况如何了?他非常担忧,假如秘使没来,很可能国中情况有变,那他三天后就会自行下山归国。

小俊正独自坐在床上默默地想着心事,虎娃走了进来。虎娃进门前已确认院落里并无他人,又将盘瓠留在了门口,若有人进来则随时叫出声。

屋中没有点灯,光线很昏暗,虎娃走进来的时候,手中拿着一件东西。此物渐渐发出亮光,晃着了小俊的眼睛。小俊猛抬头看见虎娃手中之物,露出又惊又喜的神色,随即上前拜倒在地便欲行礼。

这是他拜见父君的大礼,因为虎娃手中拿的就是后廪的信物,相当于后廪本人亲临。虎娃施了个小法术,让这信物上有光芒发出,此刻只有少务能看见,一句话都没多说。

见少务欲跪拜,虎娃赶紧收起信物扶住他,以神识拢音悄然道:“小俊师兄不必多礼,我受人之托,有话与你说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