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53章、大俊与小俊(下)

大俊十八岁那年应征从军,在兵营里服役三年并练成了武丁功,待到解役归乡之后,便凑足了路费、打听好道路,千里迢迢长途跋涉好不容易来到了武夫丘。那已经是四年前的事情了。听他的讲述,原来仅仅练成武丁功还不足以拔出那石中剑,他又在山上多练了两年。

修炼开山劲至武丁功之境,相当于二境修为,其实也有九转功夫。要想拔出那石中剑,必须修炼到九转圆满、功力达到极致方可,刚刚修成武丁功的人可没那个本事,这需要经年累月的苦练。

更巧的是,大俊居然曾是北刀氏大将军手下的兵。他当年最崇拜的人就是刀将军,可能是受其经历的影响,所以才萌生了前往武夫丘学剑的念头。瀚雄也认识刀将军,两人便一路聊了起来,先赞刀将军一番、再夸大俊几句。虎娃却没怎么吱声,有些事情现在还不便开口提及。

据大俊介绍,杂役弟子在山中穿衣管暖、吃饭管饱,每三天还能吃到一顿肉,这是多么幸福的生活啊!但是吃肉必须先洗澡,这也是武夫丘的规矩,因为当年的祖师爷就很爱干净。女弟子自有专门的地方,男弟子则在山泉中沐浴,不论寒暑。

杂役弟子自从上山后,就居住在十人一间的大屋例。每座山峰上都有饭堂,那是大家一起用餐的地方,每天日出后与日落前开两次饭。给大家做饭是武夫丘上最轻松的差事,一般都会照顾身体相对较弱或年纪较大的弟子。

住在大屋里的不仅是杂役弟子,像大俊这种已上山四年、成为正式传人已两年者,仍和虎娃、瀚雄、盘瓠等住在同一间大屋中,他也是他们的舍长。像他这种情况者还有不少,不论入门先后,但武夫丘一众晚辈弟子仍是同吃同住。

瀚雄则问,这么多人住在一起,修炼时是否会互相打扰?大俊则告诉他,这个问题不必担心。武夫丘的修炼道场包括五座高耸入云的山峰,而杂役弟子也就二百多人,山中的正式传人则只有六十多号,全加起来总共才三百人左右。

这么大的地方,已经营了五百余年,山中有的是适合修炼之地。大家根据自己的爱好去找便是,就算平时不回屋睡觉、不去饭堂吃饭都没关系。但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到住处集合,领受各自的要干的活计。若是连续两个月都完不成任务,则会被送下山,武夫丘上不养蹭吃蹭喝的闲人。

难怪大俊方才介绍山中女弟子时没说是多少人,而是说有两屋子,那就是二十人左右了。女子不论是何时上山、是否已成为正传弟子,都住在生火峰上专门的院落里,以示大家的关爱。

而在武夫丘主峰上,还有专门的修炼洞府,若能成为正传弟子、且在尊长的指引下迈入初境得以修炼、最终突破了四境,则可于主峰上选择一处专门的洞府修炼。可惜大俊还没有这个资格,他虽然有幸成为正传弟子,后来也突破初境得以修炼,但如今只有三境八转修为,难怪他会那么怕更厉害的师妹熊丽。

说完了这些,他们又走过了一座索桥,从砍柴峰来到磨剑峰,进了一座院落。而这样的院落,在磨剑峰上共有六座,围绕着最中间的饭堂。当中的大屋里有十张床铺与十个柜子,有三张床还是空的,本来准备搬进三名从砍柴峰调过来的弟子,如今却住进了虎娃、瀚雄与盘瓠。

武夫丘弟子的居所乍看上去有点像驿站,但是条件比驿站好多了。外面是个很大的院子,两边有仓房,睡觉的这间屋很大,沿着墙根摆着十张床铺,床铺旁边还有摆放个人用品的柜子。十个人住在一起共同生活,其中一人为舍长,负责管理众杂役弟子、传达与分派宗门中的各种事务。

虎娃再一琢磨,那分明就是军士的营房嘛!但想想武夫丘祖师的身份,将山中弟子的居所布置成这个样子也不意外。而此地明显还有修炼宗门的特点,比如那柜子看似简陋,但十分高大坚固,虎娃的带来的包裹还不够塞满一个角的。更特别的是,关上柜门可阻隔神识、难以窥探里面放着什么东西。

屋里是空的,其他人都没在,估计都有事情忙或者去看热闹了。大俊领着人刚进来,又有一名身材瘦小中年人扛着三个硕大的包裹来了。

大俊看见他赶紧抢步上前,伸双手去接包裹道:“阿根师叔,我正准备带着三名新来的小师弟去找您领取日用之物呢,您怎么亲自将他们的东西送来了?”

虎娃等人一听,也赶紧上前接过东西,行礼表达谢意。包裹里各装了一床被褥、两双厚底麻鞋、三套换洗衣服,还有一个吃饭的盆。

那位阿根师叔答道:“我听说有三名新上山的杂役弟子住进了磨剑峰,刚才就看见你带着他们来了,瞄了一眼身量大小,便将日用之物先送来,也免得你们再跑一趟去领。”又看了一眼盘瓠道,“这位小侄的身材特殊,磨剑峰上没有合适的衣物,便随手拿了一套做个样子吧……今天峰上事多,你们先休息一会儿,我还得回去接着忙呢”。

几人再度行礼感谢,阿根师叔匆匆离去。大俊又私下介绍了一番,阿根来到武夫丘已经快三十年了,但一直是杂役弟子,始终没有成功踏上武夫丘主峰。如今他已没想再下山,就打算终老于武夫丘上,论身份比大家都长一辈,见面应以待师叔之礼。

阿根师叔不仅负责管理磨剑峰上的饭堂,也负责管理这里众弟子的生活起居、分派各种生活物资,相当于磨剑峰上主事的大管家。

虎娃闻言也在心中暗叹,这位阿根师叔当年既然能成功登上登径峰,想必年轻时也是体格健壮、毅力过人,但有些功夫并非所有人都能炼成的,到了这把年纪,就更不可能再炼成了。而这位师叔的眼力真不错,只是远远地瞄了一下,给虎娃和瀚雄送来的衣物和鞋,尺寸大小竟正好合适。

阿根师叔做事情还挺认真、一点都不含糊,按武夫丘上的规矩,也给盘瓠送来一套日用之物。虎娃帮盘瓠将衣物收进柜子,又帮它铺好了床铺。这条狗高兴得直打滚,心里乐开了花,它从小就把自己当成了路村族人,而来到这里之后,别人居然也将它当成一名杂役弟子,居然还和大家一样有自己的床铺。

就在这时,同屋其他的人也陆续回来了,不断相互介绍一番,大家都对盘瓠斗很感兴趣,免不得都过去打声招呼、伸手摸几把。虎娃发现这些人头发大多尚未干透,原来今天晚上要吃肉,他们先跑去看热闹,然后都去山泉中洗浴了一番。

天下的事情真巧,少务也住在这间屋中。当这位巴室国未来的国君走进来的时候,虎娃一眼就认出了他,不仅是因为相貌。少务看上去约二十四、五岁的样子,和大多数武夫丘弟子一样,身上带着一股英武之气,同时还有一种与后廪很接近的气息或者说气质。

看身材体格、肤色脸型,化名小俊的少务与大俊确实非常接近,若细看五官则就不太像了。假如这两人穿上同样的衣服,从远处望去还真不太好分辨。

少务和瀚雄看见彼此,都吃了一惊,但这惊讶的神色并不令人意外,因为屋里还有一条让众人吃惊的狗。尚未等瀚雄说话,少务便抢步上前抱拳道:“我是来自巴室国的散修小俊,这几位就是新来的师弟吧?”

瀚雄怔了怔,随即反应过来,呵呵笑着还礼,也做了一份自我介绍。少务“听说”瀚雄是巴室国长龄门的弟子,面露敬仰之色,又攀谈询问了好一番。一旁的虎娃暗自松了一口气,少务与瀚雄果然认识,少务已暗示瀚雄不要在此地说破自己的身份,而瀚雄已经反应过来了。

因为新来的三名杂役弟子,尤其是盘瓠的出现,今天这间大屋里很热闹,一直是笑声不断。正在大家谈笑之间,忽然听见三声鼓响,舍长大俊招呼道:“开饭啦!拿着自己的饭盆快去饭堂,今天有肉!”

大家都抄起饭钵冲了出去,只有盘瓠急得团团转,因为那饭钵很大,不太好叼在嘴里。虎娃刚想帮忙,只见盘瓠一咬狗牙,用两支前爪捧着钵沿站了起来,迈开后退像人一样直立行走,一溜烟跑出了屋子。

盘瓠从小就学着人的样子用两条腿直立走路,只有在快速奔跑时才会四足落地,它早就习惯了。跟随虎娃离开蛮荒后的这一路,在众人面前它只得老老实实地装一条普通的狗,反倒有些不适应。如今来到武夫丘上,既然众人都将它当成“汪汪师弟”,那还是站起来走路吧。

磨剑峰上的饭堂很大,足以容纳百余人一起用餐,主体是粗木结构,中间支撑着很多根大柱子,四周垒着厚土墙,屋顶上铺着很厚的草帘,屋里冬暖夏凉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