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53章、大俊与小俊(上)

瀚雄回头苦笑着解释道:“我爹说了,我也老大不小了,自幼修炼至今,三境九转圆满却迟迟突破不了四境。总是在长龄门中修炼,人人都把我当个宝,天天夸我、哄着我。不如换一种环境,或许才是真正破关的机缘。他要我到武夫丘上做一年杂役弟子,并不一定要练成武丁功,也不一定要走过那长索到达主峰。只要在山中坚持一年,就在此地修炼,没有被人赶下来,便承认我真有能耐。”

虎娃与小洒闻言是哭笑不得,长龄先生为了教导儿子,真是什么招都想出来了。见瀚雄也要留在武夫丘上为杂役弟子,虎娃却隐约有些担心,他又想到了另一件事。自己来到武夫丘是为了找少务,而少务的身份在武夫丘上是个秘密。

三年前,少务应该也是通过这种方式留了下来,不如今知在山中何处、是否已踏上了主峰?但只要呆的时日久了,同门之间必然会碰面,长龄先生与国君后廪自幼便是知交,那么瀚雄也不可能不认识少务。

瀚雄离开巴室国在外行游,一路到达武夫丘,时间已过了大半年了,彭山禁地中所发生的事情他并没有听说。假如瀚雄在武夫丘上见到少务并将他认了出来,有些事情恐怕会节外生枝,说不定也有可能会泄露少务的身份。

可虎娃也不好此刻便追问或提醒瀚雄什么,只能到时候再见机行事了。而瀚雄这个人还是能信得过,假如少务要求他不泄露自己的身份,瀚雄肯定也会守诺。

这时瀚雄又对小洒说道:“小洒姑娘,很遗憾我要留在武夫丘上,暂且就不能继续陪你行游了。你回去时若路过巴室国,请顺道去一趟长龄门,就说是我的朋友,他们一定会热情接待。请你转告我父亲,我已经按照他的叮嘱,留在武夫丘上为杂役弟子。”

等他们说完这些闲话,小四长老那边也都问完话了,招呼新入门的众杂役弟子集合,现场分派到各个山峰上,由负责的师兄们将人领走。轮到虎娃、瀚雄和汪汪的时候,小四长老说道:“送这三名杂役弟子去磨剑峰。”

旁边有晚辈弟子惊讶道:“新来的杂役一般都留在登径峰,为何直接将他们送到磨剑峰,连砍柴峰都跳过了?”

小四长老呵呵笑道:“小路和瀚雄两人皆有修为在身,正可去磨剑峰上打铁,也不能浪费了一身神通法力啊!……至于汪汪嘛,它是小路带来的,当然也要跟着小路一起。”

有一位名叫大俊的武夫丘弟子走了过来,招呼道:“二位,不,三位师弟,请随我来吧,我领你们去山中的住处,路上也随便介绍一下番夫丘的规矩,你们可以在磨剑峰休息三天,三天之后便要干各种杂活了……瀚雄师弟,你干嘛这么看着我?我虽知道自己长得很俊,但也不是姑娘家啊!”

这位大俊师兄很随和,并没有摆什么架子,而且说话挺逗乐的。瀚雄得道:“师兄啊,你长得很像我的一位朋友,所以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。”

大俊笑道:“既然已是同门,将来便是朋友了。其实在磨剑峰上,你们还有一位小俊师兄,大家都说他的相貌与我神似、颇有几分我的风采。你们若是见到了,一定会很投缘的。”

虎娃又在心中苦笑,因为“小俊”便是少务公子在武夫丘上的化名。说着话,他们已经离开了这片开阔的广场,绕过山顶来到山峰另一侧。虎娃看见了通往山下的小道,还有山中开辟的层层梯田,前方的一道高崖上,有一条索桥通往对面的山峰。

此桥是由黑黝黝的铁索架成,下面是九条,两侧还各有两条,一共是十三根手臂粗的铁链。世人已知铁这种东西,但普通的工匠却很难加工冶炼它,且铁器极难提炼精纯,不堪使用也很容易锈蚀。那么这十三根铁链,定然是高人以炼器大神通制成,不仅坚韧无比,且不会锈蚀。

索桥上铺着木板,两侧还有竹条编的护栏,走在云端上晃晃悠悠看似很危险,其实很安全,只要胆子大点、有些下盘功夫,走过去并不觉得有什么费劲。过了桥便到了砍柴峰,大俊则介绍了一番武夫丘上的讲究。

杂役弟子第一年通常都住在登径峰上,除了修炼开山劲之外,平时主要负责下山采办各种生活物资、打理山间的田地。如果他们练成了开山劲,往往就会住到砍柴峰上,被分派一些需要有功夫在身才能干的杂活。

至于磨剑峰上住的,基本上都是入门三年后的杂役弟子,还有不少武夫丘的正传弟子,他们平日干的最多的便是打造各种器物。至于生火峰上,杂役弟子很少,基本是武夫丘正传弟子的居住之地。

瀚雄和虎娃刚来到武夫丘,便被小四长老分派到磨剑峰上,令人稍感意外。说到这里,大俊又笑道:“其实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,你们的小俊师兄三千前踏上登天径,就有神通修为在身,也被小四长老直接派到磨剑峰去了。其实什么人住在那座山上,也没有一定之规,比如像你们这么出色的师兄我,两年前就已经拔出石中剑、斩开拦路云雾,踏过长索上了主峰,成为武夫丘的正传弟子。但如今我仍然住在磨剑峰,主要是负责照顾你们这些师弟,还有一些师妹。”

瀚雄纳闷地问道:“武夫丘上还有女弟子吗?”

虎娃亦同有此问,他已知道孟盈丘的正传秘法更适合女子修习,而武夫丘弟子人人都要练成的武丁功,当然更适合男子习练。可是巴原上偶尔也有一些健壮的女子来到这里,那脾气简直比男人还厉害,彪悍无需解释。

大俊呵呵笑道:“武夫丘上的女弟子虽很少,但也有两屋子,你们要小心,她们可不好惹!……小声点,那边就来了位女师兄。”

前方又看见了房舍田地,山中分布着不少院落,迎面走来了一位女子,那膀大腰圆的样子,几乎比瀚雄还要壮上几分。同门修士之间不论男女,一般正式的称呼都是师兄、师弟。有时私下里不那么讲究,对女子也会叫一声师妹。

只见大俊向那女子赔笑笑道:“熊丽师妹,几日不见,你长得越来越美丽水灵了!这是要去哪里啊?”

原来那名位弟子名叫熊丽,虎娃又暗暗惊讶,她原来是一名妖族人。仅看其皮肤确实还算水灵,但那身姿,着实称得上伟岸。熊丽答道:“今天登径峰上很热闹,来了各宗门的许多修士,我想过去看看——其中都有何等人物?”

大俊:“师妹其实不必着急,那些人既然上了山,会在四座山峰上都转一圈的,最多能留三日呢。但是武夫丘的规矩,不管吃也不管住,您若是看谁顺眼,见他夜间冻着了或饿得慌,不妨送点吃的再给张毯子,也是结缘交好的机会。”

熊丽一眼又看见瀚雄了,停下脚步上下打量他道:“这位是新来的师弟吗?好体格啊!以后有机会,一定要多交流切磋。”

大俊赶紧拦在瀚雄身前道:“这位瀚雄小师弟,是刚刚上山的杂役弟子,可没那个本事跟你动手,等他好好练几年再说吧……我们还有事,您先请!”

等熊丽走后,大俊才心有余悸道:“瀚雄啊,以后再碰到这位熊丽师兄,你的嘴可千万得巧点、尽量哄着点,假如她提出跟你切磋,你绝不能答应。虽然她会向你保证,不将你打死打伤,但也够你受的!”

瀚雄吓了一跳,追问道:“我已有三境九转修为,且自幼修炼多年,难道还不能与她比划一番,这位熊丽师兄很厉害吗?”

大俊:“岂止是厉害!她与我在差不多时间登上了武夫丘主峰,她今天没有背着剑出来,否则更会吓你一跳的。她那把阔剑,别说拿在手里抡,就算拍出去都能压死人。这是一位奇女子啊,天生力大无穷,又在武夫丘上练了好几年,如今已有四境七转修为。别说你三境九转,就算四境九转圆满,也未必能打得过她!”

他们是沿着山边的道路走,说话间又看见一道碗口粗的长索穿过云雾通往另一座山峰,那边便是四峰环绕的主峰武夫峰,其山势陡峭,如一柄利剑直插天际。这边道旁有一条小径通往长索,路口有一块光洁如玉的山石,石头上也插了一柄剑。

这剑没有方才所见的巨剑那么夸张,就是普通的长剑大小,三尺剑锋只有一尺露在外面。这条小径的入口处有凝聚不散的云雾缭绕,看不清长索与山峰的连接处,武夫丘杂役弟子需拔出这石中剑、斩开云雾并踏过长索,才能到达主峰。

面前说话的大俊和刚才过去的熊丽,都已经成功了。大俊这个人除了说话有时喜欢自夸,倒也没什么别的毛病,而且对两位新来的师弟很热心。他听说瀚雄是来自巴室国长龄门的弟子,感觉非常亲近,因为他也是巴室国人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