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52章、武夫的用意(下)

越往上走,虎娃等人便超过了越来越多的登山者。这条登天径的坡度几乎是不变的,除非退到两旁小道上,否则根本没有能休息的地方,只能不停的往上爬。这里已经是高原,越往上甚至连呼吸都感到有些困难。

虎娃与盘瓠倒不觉得有什么,但瀚雄等人尽管有神通修为在身,也渐渐觉得有些累了。队伍中有两人本就没打算一定要在规定时间内登顶成功,只是想来经历一番,于是便主动闪到旁边去休息,打算先歇一口气再接着登山。

虎娃问瀚雄道:“你出汗了,需要歇会儿吗?”

瀚雄摇头道:“听说每年或多或少都有本无神通修为的普通人登顶成功,他们不仅天生体格健壮,而且心志坚韧顽强,登顶之后大多累得半死,但路上却一直没有停下。只要停下来稍微歇口气,那股劲也就松了。”

小洒也微微喘息道:“每年也有不少修士踏上登天径,其中有一半人都无法在正午之前登顶,并不是因为他们做不到,而是原本就只打算来凑热闹的,不想那么累。神气耗尽是修士之忌,更不会愿意为了看一场热闹而搞得筋疲力尽。”

瀚雄很关心地说道:“小洒姑娘,你就别说太多话了。在高原上登山,说话也是很费体力的。我看你喘得厉害,要不我扶一把?”

小洒:“你扶我,你不也在喘吗?”

瀚雄擦了把汗,嘿嘿笑道:“我长得壮,身大力不亏。”

小洒:“这又不是跟人打架,爬这么高的山,你长的越壮实便越吃力。”

这时虎娃提醒道:“调匀神气自然运转,于举步间气息相和,这也是一种修炼。”

小洒姑娘的修为比瀚雄高,但法力和体力是两回事,不仅要看天生的体格,也要看二境中修炼的根基。而且登山并非是与谁斗法,除非修为突破五境,掌握了御形之术,否则长途赶路还是要看体力与耐力的。快到山顶之前,小洒终于还是让瀚雄给扶着走了。

虎娃这一路上超过了很多人,他也看见许多人虽然速度越来越慢,却不停地在攀登,显示出过人的体力与耐力。感应其神气波动,其中大部分人居然都修炼了开山劲,其中有些人已练成了武丁功。

虎娃走在登天径上,突然想明白了当年武夫大将军的用意——武夫丘上为何会有那样的规矩留下?

这条登天径本就不是为瀚雄这样的修士准备的,而是留给巴原上所有习练了开山劲的勇士。据虎娃所知,很少有人能脱离军营那种每日操练的环境、自行坚持炼成开山劲,直至修成武丁功的人就更罕见了。至于已迈入初境得以修炼的修士,当然更不会去回头修炼吃力不讨好的武丁功。

但是开山劲这门功夫,最早就是武夫大将军带入巴原的,由他传授给身边的亲卫。就连路村的祖先路武丁。其所修炼的开山劲当年也是随武夫大将军所学。也就是说,在那位武夫大将军眼中,巴原上凡是修炼开山劲者,皆是他的功夫传人。这没有什么城廓甚至族类之别,在武夫大将军的年代,巴原当然也没分裂成如今的五个国家。

普通人想在规定时间内踏过登天径固然很难,想在武夫丘上修成武丁功则更不容易。但有武夫丘并不拒绝巴原上已练成开山劲者每年冬至来此登山,那些人都是武夫大将军留在世上的传人。他们若成为武夫丘的杂役弟子,将来便有希望踏过那长索成为正式的传人。

虎娃心里这么想的时候,脚下笔直陡峭的山路已到尽头。前方又出现一块巨石,巨石上插着一柄硕大的长剑,与山脚下所见几乎一模一样。在这巨石的后方有一片开阔的广场,广场的另一端,远远可见山中成片的房舍建筑。

这条路的尽头并不是山峰的绝巅,而是到了高处一片被人工开辟的坡地上,这里便是武夫丘弟子平常生活与居住之处。此刻距离正午还有一会儿,仍不断有人登顶成功,有人来到这里随即就躺倒在地几乎累瘫了。还能站着喘气的,基本上都是瀚雄与小洒这样的修士,有的已坐下调息。

这里有许多武夫丘弟子,不仅从他们的服色能看出来,而且每人都背后都背一柄长剑。他们没有理会那些定坐调息的修士,却上前扶起了那些瘫软在地者,先喂一小口热水,并让每人服用了一枚药丸。这是恢复体力、舒活气血的灵药,否则他们的身体会出问题的。

待到正午时分,已经有百余人登顶成功。虎娃粗略看了一眼,其中竟有八十余人是巴原各地来看热闹的修士。至于真正想成为杂役弟子且登山成功的普通人,还不到二十位;就这十多人中,超过半数都将开山劲修至了武丁功之境。

虎娃心中暗道——怎么才这么点人?不料旁边两名武夫丘弟子却小声议论道:“今年的人不少啊,小四长老定会非常高兴!”

武夫丘除了宗主剑煞先生,还有四位长老皆是六境以上高手、各持一柄武夫神剑。四长老就是入籍负责每年冬至开山门的主事者,他年轻时在师兄弟中排名最末,大家都叫他小四,如今成了长老,众人还是习惯性的称他为小四长老。

虎娃正在四下张望,那位小四长老在哪里呢、他所携带的武夫神剑又是什么样子?这时突然传来了悠扬的金铁交鸣之声,似剑击又似钟响。正午已至,登天径封道了,还在路上的人就不要继续往上爬了,请退至旁边的小道下山。

仍在休息的人也都站了起来,只见那些身背长剑的武夫丘弟子,已排成两列向着半空行礼。一道剑光从山下飞来,落在众人面前化为一个男子的身形,一柄长剑已收于背后的剑鞘中。

原来这人便的武夫丘的四长老,虎娃在山下时还曾看见过他,混在人群中却没太留意。此人的相貌乍看上去约在四旬左右,留着卷曲的乱发和络腮胡须,显得有几分粗犷。但再仔细一看,假如他把胡子刮干净了、头发也梳整齐了,形容应该更年轻,模样也很清秀。

这位小四长老,可能就是觉得自己的样子太年轻也太清秀,不太符合武夫丘上的长老形象,所以才故意弄成这副更豪放的造型。但也没人敢笑他,因为小四长老确实是修为高超的当世高人之一。

四长老在广场上站定,废话也不多,随即向众人行礼道:“多谢诸位不远千里而来,于冬至日驾临登径峰,这是给我武夫丘的面子!请问你们之中,有谁愿意留在武夫丘上为杂役弟子?至于武夫丘的规矩,此刻就不用我多说了。只要留了下来,你们日后也会知道的更详尽。”

众修士只是还礼并未搭腔,而那些登上峰顶的壮士们则纷纷大声回应,他们就是为了成为杂役弟子而来。小四长老却吃了一惊,很意外朝众修士这边看了过来,因为虎娃与瀚雄已同时越众而出,高声答道:“我愿意留下为杂役弟子!”

再看虎娃身边还站着一条小花狗,也在那里使劲晃着尾巴。

虽然历年都有来自各宗门的不少修士登顶成功,但热闹凑过了也就罢了,很少见谁真留下来当杂役的。有修为能在规定时间内踏上登径峰的修士,在各自的家乡应该都拥有相对尊贵的身份了,谁会无故跑来吃这个苦头?众武夫丘弟子皆面面相觑。

小四长老毕竟是见过大场面、有身份的高人,意外之色只是一闪而过,随即就恢复了平静,走过来问瀚雄道:“你是何人,来自何方,方才所言是否属实?”

瀚雄答道:“我是巴室国长龄门弟子瀚雄,愿留在武夫丘上为杂役弟子。家父也就是长龄门宗主,他并无意见。”

小四长老点了点头道:“那你就留下当杂役吧,如果受不了可以自行下山;如果干不了,则会被送下山。”

然后他又问了虎娃同样的话,虎娃自称是来自相室国北荒的散修。小四长老亦点头道:“历年也有不少散修来到武夫丘,他们已有神通修为在身,修炼一段时日之后便自行下山离去,真正成为武夫丘弟子者却很少。你愿留下,那便试试吧。”

虎娃低声道:“四长老,我还带了一条狗,它能一起留下吗?那怕平时让它看个门也好!”

接下来更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,小四长老走到了盘瓠面前,一本正经地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盘瓠汪汪叫了两声,小四长老很满意地点头道:“汪汪啊,你既然在正午之前来到了这里,若想留下的话,便同样可成为武夫丘的杂役弟子。”

围观众人差点绝倒,武夫丘上的高人真是说话算数,杂役弟子不仅收妖族,连狗都收啊!盘瓠还莫名其妙得了一个名字叫“汪汪”,那么今后在武夫丘上,众杂役弟子就得叫它汪汪师弟了。

四长老办事有板有眼,接着又去问另外的人同样的问题。而虎娃和瀚雄看着对方同时小声道:“你怎么会留下做杂役呢?”小洒姑娘也在他们身后道:“你们两搞什么鬼?怎么都想留在这里做杂役弟子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