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52章、武夫的用意(上)

武夫丘下不仅有来自巴原各地凑热闹的修士、企图登上登径峰的勇士、还有各村寨来的商贩。在正北面的山门外,商贩们早就搭起了帐篷还有各种简易建筑,只要人多的地方就有生意做,而且来这里的人大多很有钱。

巴原九丘之一的武夫丘、传说中着名的神山脚下,这几天热闹得就像一个庞大的集市,四处传来各种吆喝声,虎娃来到这里时也不仅暗暗皱眉。众人很快便发现,这个临时形成的集市中的货品简直比红锦城中还齐全,这一带所有的特产,包括一些罕见的天材地宝都有出售,只是价格也更昂贵。

但这种“盛况”也只限于冬至的前几天,过了今天,武夫丘上的修士们就要清场赶人了。在聚集了上千人的山野中,有一条明显的分界。大道旁有一块巨石,巨石上插了一把巨剑,很难想象是怎样身材的巨人,才能拿得起那样一把剑。

从露出巨石外的三尺剑锋的来推算,其剑身应足有一丈余长,据说是当年的武夫大将军亲自将它插在这里的,历经风吹日晒已有近五百年,却不见半点锈迹。这柄插在路边的巨剑便是武夫丘的山门所在,不管人来得再多再热闹,却无人越过这一条无形的界线。

从这里向南望去,有一座雄伟的山峰拔地而起直插云霄,在它的正面有一条笔直的山道,就似是一柄开天巨刃劈出来的痕迹。这座山峰就是登径峰,那条山道便是登天径。如果从更远处的高空望去,此地共有五座高峰,登径峰在最北面。

东面的那座山叫砍柴峰,西面的那座山叫生火峰,南面的那座山叫磨剑峰。这都是很原始古朴的名字,武夫丘上的高人们都这么叫。但在很多年后,这三座山又被人分别称为勘才峰、成器峰、砺刃峰。倒是最北面的登径峰以及最中央的武夫丘主峰一直没变过名号。

登径、砍柴、磨剑、生火四峰之间,于云端上都有索桥相连,也只有动用不可思议之大神通,才能架设那超乎世人想象的索桥。走在那四座索桥上,胆子小的人腿都会发软、根本迈不动步子。

而这四座山峰与最中央的主峰之间并没有桥,各连了一根孤零零的长索。那长索的质地非竹、非木、非金、非铁,各长达三百余丈、约有碗口粗细。高原上的风很大,云端上的长索总在摇晃和震颤中,据说杂役弟子想前往主峰,就必须踏过长索。

那些长索只要看一眼心肝都会打颤,想从上面走过去,稍有不慎便会摔得粉身碎骨,武夫丘挑选传人,别的不说,要的胆子也太大了吧?但历年来总有无数人想在冬至这一天、于规定时间内踏上登径峰,要么证明自己的功夫,要么期待着成为武夫丘上的杂役弟子、有朝一日能走过那四道长索中的一根。

武夫丘每年冬至大开山门,来者皆可由登天径登山,时间是自巳时之初至正午,要在一个半时辰之内踏上登天径便算成功。

虎娃他们来的正好,刚刚到达山下没多久,众人便开始登山了,乌压压也看不清有多少,总之抬眼望去,前方那一丈宽的山道上全是人。有人非常着急,时辰一到,便越过那插着剑的巨石飞奔而去;也有的人显得很悠闲,等大部分人都走得差不多了,这才不紧不慢的踏上登天径,比如虎娃等人。

不着急的大多是来自巴原各宗门的修士,他们本就没打算去做武夫丘的杂役弟子,也各怀神通法力,在一个半时辰内登山这座山峰没太大难度,只是来开眼界、凑热闹的。但情况也并不完全如此,和虎娃等人走在一起的就有几名当地的男女,刚才还在摆摊卖特产,现在把东西一收也开始爬山了。

听他们的谈话,原来每年都会爬一次,未必要在规定时间内登顶,半路上也可以摆摊,贩卖饮水和各种食物。按武夫丘的规矩,除了成功登顶并愿意留下走杂役弟子的人,山上是不会接待其他的登山者的,不管住更不管吃,倒是给了当地人做生意的机会。

虎娃暗中观察这些山民的生机神气,发现他们的身体大多特别棒,别的登山者都尽量少带东西,而他们跟在后面都是尽量多背东西,有人甚至连折好的帐篷都背上山了,很显然其中有不少人都练成了开山劲。

小洒姑娘小声说道:“据我看,这些跟在大队人马后面登山的商贩,其中有不少就是武夫丘上的杂役弟子,可能还有武夫丘的正传弟子。他们每年趁这个机会凑热闹,也赚一笔,否则这登天径哪是那么好爬的?”

虎娃这次倒没说小洒姑娘想多了,他亦深以为然。这远处巴原南荒的武夫丘看似高不可攀,但来到这里却发现它充满生气,真不知其宗主剑煞前辈是一位怎样的人?

当虎娃路过那块插着长剑的巨石旁边时,竟有一种奇异的感应,神识中似听见了剑鸣之音。不是那石中巨剑真的在鸣响,而是此处有一座庞大的法阵,将五座山峰浑然一体相连,那柄山门前的巨剑便是阵枢之一。

没有人专门教过虎娃阵法,但是太昊遗迹种便有当年太昊天帝当年布下的法阵,那里的祭坛、琅玕、龙血宝树,包括山石和莲池的分布都蕴含着阵法之妙,它曾境就是虎娃定境中的元神世界。虎娃如今虽还不能尽解其妙,但也多少能体会很多阵法的玄理了。

武夫丘上下所布置的应是一座护山大阵,平时看不出什么威力,可一旦遭遇强敌,不仅那石中巨剑会化为利刃,就连各座山峰都会如参天利剑一般显化出杀伐神通。不论武夫丘在巴原上是不是最强盛的宗门,但它的根本重地所在,几乎是不容攻伐的。

虎娃猜得没错,他所感应到的法阵好像也不是什么秘密,一起登山的商贩们还聊到了。原来环绕武夫丘五座山峰的阵法叫做锁山剑阵,不仅可在遭遇强敌时发动,平常的时候,世间高人也不可随意飞上武夫丘。除非是驾驭武夫神剑,否则剑阵会自然发动将其截住。

也就是说,哪怕是有飞天之能的化境高手,若未得武夫丘的允许,也不能直接飞上山。对自幼走惯了山路的虎娃而言,踏上登天径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;只是对世上大部分人来说,它太陡了,不可能举步从容,几乎都得手脚并用。

走在这条路上最好不要回头看,否则手攀陡壁会有一种晕眩感,只要一脚踩空便会直线滚落,而下面还跟着好多人呢。

武夫丘上的高人们当然不会让这种事故发生,其实想上山并不止这一条路,登天径也不算是路,它就像是一条在山间劈开的丈许宽的巨缝。一旦有人滚落,道旁就会有人影闪过将其接住,不仅是怕这人摔死,更不能让他砸到下面的人。

每走不远,虎娃就能看见旁边横向的山道,蜿蜒而平缓,有些商贩已经卸下包袱在路口摆摊了,主要是卖水和解渴的瓜果。冬至这种时节、武夫丘这种高原之地,居然还能买到甘甜多汁的瓜果,而且是外乡人叫不出名字的特产。瀚雄也买了不少,请大家都尝一尝,确实挺好吃的。

小洒姑娘又小声说道:“据我打听到的消息,每年冬至之日,武夫丘上的弟子都会守在登天径两旁,就是为了防止登山者出意外。”

瀚雄啃了一口手中的青瓜道:“你方才已经说了,那些小贩中很可能就有武夫丘弟子,趁着这个机会顺便赚点钱,那么武夫丘上的尊长呢?我刚才是在一个老头手里买的青瓜,你说他会不会就是剑煞前辈啊?”

众人都笑了,小洒姑娘咯咯笑道:“你小点声,别让人给听见了!你也想太多了,剑煞前辈是何等高人,怎么会出来摆摊呢?”

他们一行六人以虎娃为首,虽走得不紧不慢但一直没停下,半个时辰之后,就已经超过了不少登山者,毕竟他们至少都有三境以上修为。前面有很多人刚开始跑得很快,但爬了一段山路便累得气喘吁吁,退到旁边的小道上休息了。

虎娃暗暗叹息,山路还没走完一半呢,越往上走其实感觉越艰难,像这些人是不可能在规定时间内登顶的。虎娃看别人,别人也在看他,道旁便有人议论道:“你快看,有人连狗都带上山了,跑得还挺快!”

另有人说道:“狗算什么啊,刚才还有人牵了只猴过去,每年走这条山道的,千奇百怪什么人没有?”

此人话音未落,虎娃就听见了风声,有一个人直接从他后面跳上去了,再抬头往上看,他不禁想起家乡蛮荒中的羽民族人,因为此人也背生双翅。红锦城一带生活着很多支妖族,方才虎娃就听道旁人议论,看见了牛头怪、羊头怪……等等。

有人喊道:“快看,来了一位羽民!”

又有人说道:“长着翅膀会飞就了不起啊?有种就直接飞上武夫丘!”

先前那人道:“那会被剑阵斩下来的。”

另一位像是武夫丘弟子的小贩说道:“那倒不会,山上的剑阵不斩飞鸟,只有飞天神通才能触发,他就算直接飞上去也没事。但武夫丘上的杂役弟子要练成武丁功将来才能登上主峰,这和有没有翅膀可没关系。”

羽民,不仅指虎娃见过的羽民族人,其实也是巴原上对所有长着翅膀的妖族的统称。刚才跳过去的那位羽民,其双翅张开擅滑翔,鼓动双翅想登上这座山倒是没问题,难怪刚开始还走在虎娃等人的后面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