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51章、长而不宰(下)

齐罗拜伏于山谷中,目送虎娃领着盘瓠与瀚雄一道离去,直至看不见他们的背影才起身。她穿行山野密径赶回蛇纹族的村寨,一路上还在回味这两天发生的事情,宛若做梦一般,尚未完全回过神来。

听了小路先生的某些讲述,她已经明白那些“坏人”为何要抓她、又想怎么抓她?那些人放出一头灵兽黑豹来追捕她、伤了她、让她无路可逃,然后打算再让一个人扮演英雄来救她,让她感其恩情,然后得到她。

那些山外的人为何有这么多阴谋诡计?她本来好端端地守候碧灵花,与那些人素不相识、毫无关系,根本也不需要他们来做什么。他们通过伤害她的方式来创造机会“救”她,却想让她从此献出自己、属于他们,让她失去自己的村寨、离开所生活的山野。

假如那些人并未这样做,或从未遇见她,她的修炼不会受到打扰、人也不会受伤,将安然待到碧灵花凋谢之时,采取其精华炼体。无论这过程是否顺利,那都是她自己的事,她不会失去更多本就属于自己的东西。所以,她根本就不希望他们曾出现。

那些人是在算计与伤害她,而虎娃的出现是救助了她。但在齐罗这样蛮荒妖族女子眼中,那些众兽山的修士与虎娃等人皆来自山外的世界。是来自山外的一伙人伤害了她、同样是来自山外的另一伙人救助了她。

无论这两伙人合谋与否,但将他们视作一个整体,对于她来说,事情有区别吗?假如虎娃只是放她逃去,然后他自己来取代那些众兽山修士的角色,好像是没有区别的。她本不需要这些人的出现,本不必经受那样的伤痛与惊吓,更不必非得以自己为代价、无从选择地去报答谁。

但那位小路先生所做的一切,使这件事情真正有所不同。不仅因为他是真正地救助了她,也不仅是因为他帮她进行了更完美的炼体。他使她的遭遇发生了改变,却没有企图去主宰本属于她自己的世界,让她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。

更重要的是,他还告诉了她层层修炼境界之妙,对她讲清楚了所发生的事情,让这位单纯的蛇女看清了其事的本来面目,可以像现在这样去思考。

很难说这位小路先生是无私还是有私,他找到她也有他的目的,问了她很多问题,见证与经历了这一切,也带走了他的收获,可以说是各成其私吧。

齐罗当然想报答虎娃,假如虎娃提出什么要求,她也不会拒绝。但相比山外的世界,她当然更愿意回到自己所生活的村寨,这是蛇纹族女子自古以来的习性。她很希望虎娃将来有机会或有事情,能去村寨里找她,让她可以更好地报答他。

齐罗所在的村寨位置以及找到那里的道路,她都尽量详尽地告诉了虎娃。只是蛮荒深处险峻群峰连绵,她不太容易说得清楚,希望小路先生能够找到吧。以他的本事,想找是一定能找到的!

……

走在路上,瀚雄说道:“太可惜了!您没将她带走。”

虎娃反问道:“有什么可惜的?无论是遇到她之前还是遇到她之后,我都没有想过带一位蛇女在身边。而对于她来说,相比就这么莫名被一个陌生人带走、毫无准备地接受未知的命运,当然更愿意回到自己的村寨。只是你想多了,事情不是你先前想的那样!”

瀚雄讪讪笑道:“也是,也是,还是小路先生看得明白,我是越来越敬佩你了!……我听说蛇纹族的习性,女子都聚居在村寨中,她们的男人都在外面……您如果想见她或者想怎样的话,完全可以去村寨里找她,你一定已经知道她的村寨在哪里了吧?”

虎娃笑道:“你还是想多了!我没想将她怎么样……假如换成你,你会吗?”

瀚雄下意识地的挺胸道:“我当然不会趁人之危!……但你我的情况不一样嘛,我爹早就警告过我,而且我也没你那么大本事、为她做了那么多事情。”

虎娃苦笑:“这话说得!好像不将人家姑娘怎么样,自己就吃了多大亏似的。她原本好端端地守着那株碧灵花修炼,又招谁、惹谁、欠谁了?……此番经历,我自有大收获,你呢?”

这是大实话。虎娃除掉了众人身边心地恶毒的隐患延丰,亲手炼制成功并带走了珍贵难求的碧灵花精油,而且帮助齐罗姑娘进行了最完美的炼体。他还了解到蛇纹族的秘法以及修炼、蛇女的天赋神通玄妙,将来若有事进入南荒,他还会得到齐罗及其部族的报答与帮助。

这些若不算收获,还有什么是收获?最重要的是,虎娃感悟了前所未有的妙空之境,其滋味玄妙难言,既是一种超越人间诸般欲乐的大享受,也可是一种印证修行的秘法。而这是虎娃的自己秘密,他当然对谁都不会说出来!

瀚雄感慨道:“我当然更是大有收获,不仅大开眼界,也感悟良多啊!……小路先生,我今日观你采炼碧灵花精油的手法,虽源自蛇纹族的秘传,但另有玄妙的演化。竟很像传说中神农天帝留于世间的大器诀,难道您得到了这门神通秘传?”

虎娃惊讶道:“神农天帝所传的大器诀?我虽听说过,但并不了解其玄妙,更没有得其秘法传承。大器诀不是炼器的秘法吗,怎么与采药有关?难道长龄门有此秘传,长龄先生已修炼大成?”

瀚雄赶紧解释道:“曾听我爹讲过,传说当年的神农天帝,以手中神鞭感应天下草木灵性,挥鞭而灵药成。他留于后世之人一门秘法,感应百草及万物之妙,以神通秘法炼化之,可助益修炼。待后天迈过登天之径,亦是前往其帝乡神土的指引。

后人修炼此秘法,发现其妙处不仅在于炼药,凿炼大器宛若天成,因此称之为大器诀。家父只是听过这种传说,并未得此秘传。我今日见您采炼碧灵花精油,将蛇纹族秘传的两种方法合而为一,不仅保留了那株奇花,且挥手间直接炼成了灵药,便想起了这个传说。

您的手法很像大器诀,但未曾修炼过大器诀也很正常。家父曾说过,世间不同的秘法,用以施展类似的神通之时,其玄理总有相通之处。听说巴原上并无哪派宗门有大器诀传承,而命煞所在的孟盈丘上有三树离珠,便是神农天帝当年曾拥有的不死神药。”

原来如此!山神也曾对虎娃提过神农天帝与大器诀,但没有长龄先生对瀚雄讲得这么详细。虎娃倒是对那离珠神药多了几分兴趣,可还不至于现在就傻乎乎地跑到孟盈丘上,自报身份采取灵药。

虎娃笑道:“多谢你告诉我这些,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呢。你是应该将你父亲的话常记心上,长龄先生确实非常有见地!……关于炼药之道,今后可以好好交流。现在快走吧,我们已经离开一天多了,小洒他们应该等着急了。”

听了瀚雄的话,虎娃也在回味自己方才的炼药手法。他的所有神通手段皆是修炼中自悟,山神并未教过他任何具体的秘法,给予的都是境界上的指点。他自然就施展了出来,就像那蛇女的天赋神通,他可以向瀚雄解释其玄理,但想传授其秘法却很难。其实虎娃修炼的菁华诀,如今情况也一样。

瀚雄一拍大脑门道:“哎呀,延刚应该已经回去了,假如见到小洒姑娘他们,也不知说没说实话?小洒知道了这边发生的意外,一定会着急担忧的,我们快点走!”

……

小洒他们昨天没见虎娃、瀚雄、延丰、延刚等四人回来,就在担心他们是否遇到了什么变故,也在猜测他们是不是去寻那蛇女了?但是寻找蛇女干嘛要去那么多人,嫌不够热闹吗?

直至今日清晨,才见延刚独自回来。延刚倒没有隐瞒实情,既伤心又惭愧对小洒等人讲述了山中发生的变故,然后收拾行李掩面匆匆而去。大家都深为震惊,细思之后又觉不寒而栗,幸亏小路先生除掉了此人,否则想想都觉得后怕,继续与这种人同行,谁知道还会出什么事情?

小洒姑娘听说他们果然去找那蛇女了,又在心中暗道:“哼哼,我果然没有猜错!唉,男人呐!小路先生嘴上说不感兴趣,可一转眼还是寻去了。而延丰也太不是东西了,他凭什么那样做,活该受死!没想到瀚雄那个浓眉大眼的家伙也去了,他去凑什么热闹?嗯,不对,这里没瀚雄什么事,他应该就是去帮小路先生的,这傻大个,倒是挺够朋友!”

小洒不禁对虎娃莫名有些失望,但是转念一想,她又有什么好失望的?无论小路先生与那蛇女如何,又关她什么事,难道也要对她怎么样才行吗?而以小路先生的所作所为,她只应感谢与感激才是。难怪师尊常说,她总是想得太多,就算把事情搞清楚了,却往往没看清简单的事理。

小洒想了半天,对虎娃少了几分异样的期待,倒是对瀚雄又多了几分好感。

直到天黑之前,虎娃和瀚雄才领着盘瓠回来,众人总算松了一口气,纷纷上前询问详情,并痛骂延丰。大家惊讶地得知,小路先生并未打那蛇女什么主意,只是救治其伤势、指点与帮助其修炼,便让她自回蛮荒村寨了。

小洒忍不住又在心中暗想:“世间女子又有几人敢说,凭姿色动人能比得过那有修为的蛇女的呢?小路先生还要去武夫丘,带着一名蛇女确实太惹眼也不方便,所以便让她回去了,这样也能让那蛇女更感激。嗯,他一定问清了蛇纹族的村寨所在,还会去找她的!”

而虎娃说道:“意外耽误了两日,时节已不早。今夜且好好休息,我们明日便动身赶路前往武夫丘。”

一夜无话,次日由虎娃领路,一行六人穿行山野前往武夫丘。当他们终于达到武夫丘下时,恰好是冬至之日的清晨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