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51章、长而不宰(上)

虎娃笑道:“我们还要同去武夫丘,路上有机会便好好交流一番炼药心得。待会儿我要用碧灵花精华相助齐罗姑娘炼体,恐怕真需要你暂时回避一下。”

瀚雄赶紧点头道:“明白、明白,当然、当然!你们忙你们的,我和大盘就在这里逛逛看风景,看看还能不能找到别的灵药?”

依齐罗方才之言,需用碧灵花精油抹在全身肌肤上。这种事情,虎娃居然主动要帮忙,瀚雄只要不是白痴当然会回避。虎娃与齐罗又回到那洞府石室中,齐罗的脸不知何时已经红透了,她没想到虎娃竟然要帮她,到底是想帮忙还是想……啊?这让她都没法拒绝!

虽然认识这少年只有短短的两天两夜时间,但就是这两天两夜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,齐罗已经感觉自己无论怎么相报都不为过,心中只恐能为虎娃做的事情太少。

站在那里,齐罗的声音低得就像蚊子哼哼:“您,您,您要我怎样做呢?”

虎娃看了看这间石室道:“先把所有能铺的东西,都铺在地上吧。”

他这是要先铺好床吗?石室中有舒适的软草,齐罗在地上均匀的铺了一层,又把放在旁边的兽皮、衣物之类都仔细地铺在了石室的中央。虎娃又说道:“你且定坐在那里,平时怎么修炼的,此刻便怎么运转神气。”

齐罗依言坐下,低着头娇羞无限道:“解……解衣吗?”

在肌肤上涂抹精油,当然不能穿着衣服,她是鼓足勇气才问出这一句的,声音却低得恐怕只有自己才能听见。而虎娃的耳朵却极灵,当然是听清楚了,他怔了怔,就站在石室门口没有走进来,转过身去说道:“嗯,还是解衣更方便一些。”

齐罗很纳闷,转过身、离那么远,他怎么给她身上抹精油啊?他为什么不看着她呢,难道她不好看吗?这不可能啊!单纯的蛇女虽然对有些事情尚且懵懂,但也明白很多事情了,她不信自己对世间男子没有吸引力。

她是个姑娘家,同时太过妖娆娇媚了,所以虎娃才会转过身。当蛇女解去衣裳重新坐好之后,门口背对她的虎娃打开了一个小玉瓶。瓶口中飞出一片光雨,飘向石室中洒落齐罗的周身。

那动人的娇躯毫无瑕疵,是世上无数男人的梦想,但她却不是虎娃的梦想。其实虎娃无所谓看与不看,有所谓的只是齐罗,或许还有那些恨不能自己就是此刻的虎娃者。

虎娃施展的是炼化与“服用”琅玕果的秘法,而此刻炼化的碧灵花精油,被化润之人是齐罗。虽说碧灵花精油的渗透力极强,几乎能完全被肌肤吸收入体内,但根据其玄理,虎娃如此施法的效果当然好得多。

当那光雨落在赤裸的肌肤上,齐罗却突然眉头一皱,不禁发出一声呻吟,但很快就忍住了。她的体香和那碧灵花精油的奇香融在一起,显得是那么诱人,但她却再也没有半点旖旎的心思。首先是右边的小腿肚子上传来钻心的疼痛,感觉宛如被利刃深深切开。

紧接着虎娃的声音便传来道:“我昨夜对你说过,二境又称炼形境,洗炼筋骨形骸的同时,便会暴露一个人所有的伤病隐患,这个过程也会成为一道难以渡过的关口。用碧灵花精油炼体虽妙,但毕竟是借助外物,其灵效对你而言太过霸道,会非常痛苦难熬。”

齐罗已经说不出话了,她紧紧咬住银牙全身都在战栗,肌肤上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。那种痛楚不仅是从小腿上传来,全身很多地方都感觉到酸痛,甚至是难以忍受的痒和麻。如果是在她自行修炼时,她可能禁受不住也就停下了,可是此刻那光雨不断地洒落周身,使她不得不承受。

她终于明白虎娃为何要帮这个忙?假如是她自己直接将那精油抹在肌肤上,则是很承受的,炼体的过程也无法一次完成,需要分次慢慢来,一次一次经历这种痛苦煎熬。而今日这番最彻底的炼体,不留任何后患,当然是效果最佳的方式了,却是她自己做不到的。

这还是虎娃昨夜已施法为她疗伤、并以灵药洗炼其形骸之后的结果,否则会怎样,齐罗更无法想象。

虎娃施法将那精油化为奇异的光雨,以最均匀、最温和的方式润入她的体内,使灵效最佳、她也最容易承受。齐罗刚开始还能坐得住,但咬着牙身子颤抖得越来越厉害,待到一顿饭的功夫之后,她已躺倒在地,全身都在抽搐,忍不住发出各种呻吟声。

虎娃虽没有看她,却能清晰的感应到她,这个场景对于齐罗本人来说固然难以忍受,可是对于旁观者来说却也是香艳刺激无比,能使人血脉贲张。她在炼体过程中,控制不住生机律动中那独特的神气特征,那独有的天赋神通气息尽然展现。

世上没有人能比虎娃此刻感受得更为清晰,他闭着眼睛想的却不是齐罗,也没有刻意去分散或转移自己的注意力,自然又在回味昨夜的定境。他站在那里又入定了,甚至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处、周围正在发生什么事情。

玉瓶中的碧灵花精油渐渐化去了一半,虎娃早已停止了施法,剩下的事情就要靠齐罗自己了,他也帮不了什么忙。不知过了多久,当虎娃从定境中睁开眼睛的时候,还保持着刚才手持玉瓶的姿势。

蛇女齐罗已经穿好了衣物,就跪拜在她身后的石室中央,一直没敢出声打扰他。

虎娃转过身道:“很好,这一关你总算过来了。但须记住,以此方式炼体,总归是借助外物之妙,你还要在修炼中切实用足功夫。这里还有半瓶碧灵花精油,足够你今后所用了。二境中每破一转可用一次,每次以少许即可,不必像今日这么多,也不会再像今日这般难受了。”

两瓶碧灵花精油,为齐罗炼体用了半瓶,虎娃将剩下的半瓶留给了她,自己则带走了另外一瓶。就算他想全部留给齐罗,这蛇女也是绝对不会要的,而且它确实是难得的奇物,对虎娃而言,对它的兴趣比对那碧针丹更大。

……

齐罗这番炼体的时间可不短,一直过了正午,瀚雄才见两人从山洞里出来。齐罗显然已整理过仪容,衣衫齐整、发丝不乱,但脸色却仍带着一丝异样的潮红,虽然已经收敛了生机律动中那种天赋神通的气息,但浑身上下都洋溢着动人的魅力容光。

她还背着一个包裹,应该已简单收拾好了那处临时洞府里的东西,将要离开此地。虽然已等了很久,但瀚雄没有露出一点不耐烦的样子,此刻心领神会地迎上前去道:“小路先生,我们这就一起回去吗?……齐罗姑娘,我来帮你拿包裹,这是为小路先生效劳!”

齐罗却往旁边躲了躲,没有把包裹给他。而虎娃笑道:“齐罗姑娘要回南荒中的村寨,而我们要上武夫丘。走得不是一条路,你怎么帮她拿包裹?”

瀚雄愣住了,而盘瓠却露出了一副“我早知如此”的表情。没有人比这条狗更了解虎娃,盘瓠很清楚虎娃不会是为了齐罗的美色而做什么,而且它也能看出来虎娃并未对齐罗动情、那不是他心中想的女子,看眼神就知道。

就算将齐罗带在身边为侍者,对虎娃来说也不可能。山神同样给盘瓠留下神念心印,这条狗心里清楚,虎娃这一路修行看似轻松随意,其实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背负、深怀震惊世人的秘密。盘瓠的灵智越清晰,就越感到惊讶——他这一路是怎么做到待人遇事、行止如常的?

就连盘瓠在众人面前,都得时常注意夹着尾巴做一条普通的狗。假如虎娃再将一位千娇百媚的蛇女带在身边,那简直是嫌自己不够张扬、唯恐别人不会盯上他了!况且虎娃也不需要她这样做。

虎娃又转身以叮嘱的语气对齐罗道:“你二境修炼中的困扰已解决,但回去之后仍要用足修练功夫,方可层层精进至九转圆满。你在这一带长大,更熟悉与适应此地,如今再遇到那伙众兽山的修士,虽不是他们的对手,但只要及时遁走亦可避开,不会再像前天那样被他们堵住。虽说有武夫丘的庇护,这一带的人不敢轻易招惹你们蛇纹族人。可是冬至将近,快到武夫丘开山门的日子,红锦城一带涌来很多巴原各国的修士,其中难免有心怀邪念且胆大妄为者,比如那伙众兽山的修士。既然炼体已毕,你还是不要在这附近的山野中久留,赶紧回去吧。”

假如虎娃要齐罗跟他走,哪怕只是身边的侍者,齐罗也不能拒绝,但也得先回村寨打声招呼、说清楚原因,但虎娃并没有提这种要求。齐罗已经离开村寨大半年了,以她已突破二境修为的身份,在村寨里的地位当然非常重要,甚至是下一任族长的人选,肯定也着急想回去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