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50章、妙空之境(下)

这是定境中所呈现,但所有的事物都与虎娃的经历有关,包含着一切的源头。虎娃也很清楚这不是幻境,因为他从未看清那女子的容貌,却感觉那是世上最美妙的形容。他并没有在幻想中赋予她什么样子,见到的就是这样的她。

他甚至不清楚——世上是否真地存在这样一个人?

虎娃有神气交感的萌动,伴随妙不可言的欢爱之欲,他伸手抓住了她的一只脚踝,另一只手顺着她的小腿轻抚而上……该发生了都发生了,可以想象那样的爱欲之妙,而虎娃所享受到的,更是超乎世人想象的极欲之乐。

虎娃迈入初境的年纪很小,哪怕世上顶尖高人恐怕都料不到这种情况,那时的他就如婴儿般单纯质朴,进入的初境感受也是一种复归于婴儿的身心状态。直至如今,他的眼神也一直都像婴儿般纯净。

这种情况没法单纯地说好或者不好,至少山神就因此担忧过很长时间。虎娃迈入初境得以修炼的时候,很多事情他都没有经历过,或者对他而言根本就不是什么考验。

而此刻的虎娃是迷醉的,他在迷醉中放开了身心;他又是清醒的,清醒地感受着超越人间的欲乐。他的身心是那样地敏感,敏感到了极致,神气共鸣相融,伴随着身与心的缠绵交合。

他仿佛重新经历了初境、二境、三境直至四境九转圆满,竟然是在一种似无止境的欲乐中。他在定境里不知经历了多长时间,但无论怎样漫长,总是感觉那么短暂……

洞口外的火堆已无明火,发出炽热的幽红色,而石室中的各种东西却缓缓飘浮起来。那是虎娃在定境中与那女子欲乐相融,达到一种妙不可言之境,神气舒张自然御物。紧接着那些东西又缓缓飘落于地,境没有发出半点声响。那是虎娃已知欲境玄妙,全然凝炼身心相投,便没有再触动元神之外的事物。

凌晨时分,虎娃终于出离了定境,他仍然闭着眼睛凝神回味了良久。这一番定境经历,竟使他的精气神完全恢复到巅峰状态,仿佛本身蕴含着阴阳调合的修炼之妙。虎娃很清楚那一切并不是真实发生的,但感受又是完全真切的。

虎娃回味在定境中所发生的一切,难道他想的就是她吗?嗯,这就是他想要的!

虎娃又意识到,这种定境中的神气互感欲乐,竟然也蕴含着修炼之道,能与他此前的种种感悟相印证,甚至可以成为一种秘法,太玄妙了!但是转念又一想,如此秘法也隐含着大凶险,稍有不慎,可能就会堕入另一种境地。其中分别是很明显的,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却太难把握。

……

当第一缕阳光照入山谷时,虎娃走出了石室,他的感觉神清气爽,甚至周身都散发着另一种前所未有的容光,气息和气质也仿佛莫名成熟了不少。这种变化是形容不出来的,只有很熟悉的人才能感觉到。

齐罗听见动静很快就出现在虎娃面前,躬身行礼道:“小路先生,您休息好了吗?”

虎娃看见她,便很有些不好意思的点头道:“休息得非常好,多谢你了!”

齐罗有些纳闷,虎娃休息得好不好,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,难道是谢她昨天让出了静室?而且虎娃的表情好像有些腼腆又有些奇怪,但她也没敢多问。当虎娃和齐罗走出山洞时,看见瀚雄和盘瓠早已来到了山谷中,正探头探脑往这边张望呢。

见他们出来了,瀚雄也招呼道:“小路先生,您休息好了吗?”这句话与方才齐罗所问是一字不差,但看这壮汉说话时挤眉弄眼的样子,显然另有含义。

虎娃也同样答道:“休息得非常好,多谢你了!”

这意思应该是感谢瀚雄没有来打扰,瀚雄嘿嘿笑道:“应该的,应该的,朋友嘛!”

盘瓠却撇了撇嘴,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,这条狗的表情倒是越来越生动了,渐渐让出了虎娃之外的人也能看得懂。而瀚雄又问道:“小路先生,我们今天做什么呢?……回去之前,是不是要先采取那株碧灵花?”

虎娃点头道:“我们先去看看那株碧灵花,今日应到了最佳的采炼时机,正可相助齐罗姑娘炼体。”

瀚雄亦点头道:“好的,好的,您好好去采花。要不我接着找个地方猫着,再回避一下?”

虎娃却摇头道:“采炼灵药之时,你最好和我一起。假如我的手法有什么不对,你也可以开口指点一番。”

瀚雄一想,这话也有道理,他是巴室国长龄门的弟子,门中所学便擅长炼药,于是就跟着一起去了。他们来到了乱石丛中,早晨高原上的风很冷,而那碧灵花的花朵已凋谢。虎娃对齐罗道:“你便用蛇纹族秘传之法,在其主茎上切开一道口子吧。”

听虎娃的意思,他要用第一种方法手采炼碧灵花的汁液,并不断其生机。蛇女摸出一把尖锐的小石刀,将碧灵花的主茎靠近根部的位置切开呈一个枣核形的细长缺口,向内切入很深,然后问道:“小路先生,要我帮您采取汁液吗?”

虎娃摆手道:“不用,我想亲手试试,你且退到一旁观看。”

齐罗、瀚雄、盘瓠都退到了旁边好奇地望着。虎娃站在花丛旁似凝神入定,神识已顺着这根植株延伸到其地下的根系。这株碧灵花长在地表的部分有过半人高,展开的茎叶了覆盖了三尺方圆,但其根系却远比地表的植株远为庞大,在乱石下深入丈余,展开的范围接近两丈方圆。

片刻之后,虎娃突然伸手一指那株奇花,然后再往天空一挥手。山间的风停住了,至少在虎娃周身两丈方圆之地没有了一丝风。只见细小的液滴竟然带着暖意不断飞出了切口,随即化为弥漫的雾气,不仅是缺口中,那些尚未枯萎的叶片也都张开了,整根植株上仿佛都有淡淡的香雾飘出。

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异的幽香,那是碧灵花的气息,带着某种奇特的灵性。虎娃的身形在这奇香笼罩中显得有些朦胧,不知过了多久,他身后的包裹里突然飞出两个小玉瓶,就像被无形的手拿着,塞子打开了,一个玉瓶中的四枚碧针丹被倒入另一个瓶中。

装着药的瓶子飞回包裹,已经空了的小玉瓶则飞到虎娃手中。那香雾在凝聚,不断于瓶口上方汇聚成小小的云团状,然后有一滴无色的液体落入瓶中,荡漾着沁人心神的气息。

齐罗已经完全看傻了,蛇纹族秘传的采炼取碧灵花精华之法,虎娃并不是只用了前一种,他两种同时用了,却借助第一种方法汲取碧灵花的汁液,现场施展神通法力凝炼成蛇女所需的碧灵花精油。

瀚雄也看呆了。其实想得到碧灵花精油并不难,只是过程复杂一点,将整根植株捣碎蒸制,收集其蒸气冷却便可,甚至用不着什么神通法力,蛇纹族人自古就会。但虎娃并没有伤及这株奇花的生机,汲取其汁液直接就凝炼成了碧灵花精油,是最纯净的那种,而且半点都没浪费!

假如按照蛇纹族通常的方法去提炼碧灵花精油,这株生长了百年以上的奇花肯定是保不住了,所得的精油也顶多能装小半瓶。可是虎娃凝聚香雾化为纯净的精油,将手中那小小的玉瓶都滴满了,然后背包里又飞出两个小瓶子,将一瓶中的灵药倒入另一瓶中,又拿空瓶子来装。

差不多两小瓶全部滴满之后,香雾才散尽,众人又感觉山间的冷风再度吹来。

虎娃的神情稍有些疲倦,显然方才施法也颇耗神气法力。他指着那株碧灵花道:“如此做法,不影响这株奇花的生长,来年它还会土发芽……齐罗,这两瓶碧灵花精油你拿好,应足够你二境中炼体之用。”

齐罗做梦也没想到虎娃的炼药手法竟如此神奇,更没想到他会凝炼出这么多碧灵花精油,而且是全是给自己的!她没敢伸手去接,赶紧摇头道:“不不不,小路先生,我用不了这么多,小半瓶就足够了。这是您亲手炼制之物,应是您自己留着。”

虎娃看了看手中的小瓶道:“我昨日感应过你的生机律动及神气运行,这以碧灵花精油辅助炼体之术,对你来说恐怕还有些困难,你以前试过吗?”

齐罗低头道:“我没有试过,只是听族中历代相传的秘法,需将这种精油均匀的抹在身上,修炼时即可吸收润化形骸百脉。”

虎娃点了点头:“可是这个过程,对你来说恐怕会很痛苦,我就再帮你一回吧……这里不合适施法,我们先回洞府静室中再说。”

瀚雄方才已经看傻了、也听傻了,此刻才反应过来道:“小路先生,您简直是神乎其技啊!叫我来,哪是想让我指点啊,分明就是想指点我,我可得找机会好好跟您学学。您这等手法,在我长龄门,也只有家父一人能施展。而家父当年在四境修为时,恐怕也没有您这等本事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